*第一章 開始*




我也只是一個傳達信息的人(messenger)罷了!
因為這本書,是從動物的智慧和洞見所流露而出,
是送給人們的一項珍貴而非凡的禮物!



每一個人都具備和動物溝通的心靈能力,而這種能力,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兒,因為長久以來,在各個不同的文化當中,早已多方記載著能和動物溝通的事蹟了。

然而,什麼是能和動物做「心靈溝通」 (telepathic communication) 的能力呢?

我的定義是:那是一種,共同生活在「大地之母」(Earth Mother)的懷抱中,彼此做為兄弟姊妹,所共同分享的一種共同的語言(universal language),而這種「語言」,是一切語言的基礎。

而在與動物做心靈溝通時,會經常以「看到」、「聽到」、或是「知道」、「感覺到」(feeling)的方式呈現出來。

例如,一個人接收到動物的思想,可能以圖像的方式呈現出來,也可能是以聲音的方式呈現出來,也可能是以「知道」、「感覺到」的方式呈現出來。

我經常聽到有人說:「我知道,這就是我的狗兒所想要的!」或是:「我有一種,事情就是如此的『感覺』!」 有一次,在我的工作坊中,我要求學員,分享他們和動物溝通的經驗,有一位女士告訴我說,有一次,她正低頭看著一本書,但她感覺有人正盯著她看,於是她抬起頭來,發現到,她那隻澳洲的混種牧羊犬,就坐在她的正前方盯著她看,她接著說:「我只知道牠想要我打開電風扇,所以我照做了。然後我走回來繼續看著我的書,但幾分鐘後,我猛然驚覺到,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是多麼的不尋常啊!所以我再度抬起頭來,竟然發現我那隻牧羊犬,正心滿意足的躺在地板上,慵懶的享受著清風的吹拂呢!」

從孩童開始以來,我就一直能夠和動物說話了,也就是能夠和動物做心靈的溝通,而從那時開始,我就立定志向,將來要從事和動物有關的工作,所以及長後,我就一直在動物相關的領域裡工作,但因為「心靈溝通」(telepathic communication) 的能力,並不是一項被主流科學所認可的方式。所以,在生命中,我曾一度灰心的想拼棄這種心靈能力不用。

雖然我發現,之前我所從事的每一項與動物有關的工作,都是值得我去奉獻和充滿教育性的,然而對我來說,卻總是有著一種失落什麼的感覺,在那裡揮之不去,因為對我來說,在心靈的深處,總有一種承諾在呼喚,呼喚我,要做我真正的自己,那種力量在心靈深處湧動著,不斷的呼喚我,是到了該將我的心靈能力,和我喜愛的動物相關工作,做一結合的時候了!

而在讀了 J 亞倫•波恩(J Allen Boone)的「無聲的語言」(Kinship With All Life)後-----那是一本有關作者和動物做心靈溝通的親身經歷-----我終於得到了鼓勵,所以我決定踏出去,從心靈的至信中踏出去。

然而,我也只是一個傳達信息的人(messenger)罷了!

因為這本書,是從動物的智慧和洞見所流露而出,是送給人們的一項珍貴而非凡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