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命運預測術的迷思 
            
            兩種迷信

        一般人因為相信有了「命運」的存在,所以從「相信」
中就產生了兩種「迷信」︰ 一、是對命運可以完全被預測的迷信︰迷信存在著一種
「命術」,藉由這種命術,我們可以完全準確無誤的預測出所謂的
「命運」。 二、是對命術者的迷信︰迷信凡是「命術者」,都有準
確的預測能力,可以準確的預測出所謂的「命運」。 其實,相信有命運的存在,和命運是否可以被完全準確
的預測出,二者之間並沒有絕對的關聯性,但因人們對命運的好奇
和迷戀,或想一窺命運的神祕,或想從命理中找尋關於自己命運的
解釋,或對於現實命運的困境,急欲從命理中尋找趨吉避凶的方法
,於是,因為種種迫切的情緒,就產生了相信「命術者」可以藉由
某種「命術」,完全準確的預測出未來命運的「迷信」。 就是因為這兩種的「迷信」,所以就有了因迷信而產生
的糾紛和禍害。 改灶風波 在清朝俞樾所著的右台仙館筆記裡,有這麼一則故事︰ 在鄞縣的地方,有一個算命先生以占卜為業,有一天,
突然有一個男子在算命攤前對著他破口大罵,幾乎要動起武來,街
上的行人好奇的圍觀了過來,探詢爭吵的原因。 只聽那男子說︰ 「今年夏天,我因家裡不安定而來找他卜算,當時他問
我家裡的灶是朝什麼方向?我說是向南,他說灶的方向錯了,應該
改為西南向,我聽了,就照他的話改了灶向。 等到了秋天,家裡的人還是一樣常患疾病,於是我又來
找他卜算,他還是問我灶的方向,我回答他說是西南向,他又說灶
的方向錯了,又叫我應該改為西向,家人才能免於疫病,我聽了,
又照他的話改為西向。 現在已經入冬了,家裡的人不僅健康未見好轉,而且我
做的生意也虧損累累,我百般無奈,只好又來求教於他,這次他還
是問我灶的方向,我也照實回答,想不到這回他竟然說我家的灶向
,應該改為南向,如此不是又回復原來的方向了嗎?從夏天到冬天
,我奉他如神明,求他指點迷津,想不到他竟然如此反反覆覆的愚
弄我!」 這個男子因為迷信江湖術士之言,深信家人的不順和家
裡的「灶向」有關,於是改了兩次灶向,等到第三次,算命先生叫
他改回原來的灶向時,才驀然驚覺受騙!他的「覺悟」也未免太晚
了!如果算命先生第三次叫他改為「北向」或「東向」等時,或許
他還要再受騙幾次才能覺醒! 如果他以同樣的問題去問不同的算命先生,恐怕同時會
有不同的「灶向」解釋和其他不同的建議,萬一他的家人狀況「碰
巧」的好轉了,猜對「灶向」或其他因素的算命先生,恐怕將因此
而「權威」或名利雙收起來了! 「迷信」的本質就是這樣,或因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而
產生,或將兩件毫無相關的事件做某種因果性的連接解釋而產生,
而事實上,兩件毫無相關的事件之發生,純屬偶然的機遇,其間並
沒有任何實質的關聯或因果性的相屬。 那位男子,如果家人的健康狀況突然好轉了,他一定以
為是改灶向的效果奏效了,從此就更迷信於算命和改運,而算命先
生也因此更加深自己算命方法的「準確」和信心,如此認「偶然」
為「應然」,結果就從此陷入了假性的「因果」關係的泥淖而難以
自拔! 命運預測的報準定律 絕大部份所謂命運「算準」的故事,或迷信的產生,其
背後的原因,絕大部份皆是由於錯誤的因果解釋,和籠統的「穿鑿
附會」而來,至於坊間所流傳的「算命傳奇」,大皆不脫命術的
「報準定律」︰ 命術的「報準定律」︰ 一、被算命者,對於「準」的,莫不大肆宣揚,對於「
不準」的,莫不緘默。而十次中那唯一「準」的一次,也可能是「
猜準」或「巧合」,就像那「中獎」一樣,中獎者皆興高采烈的宣
揚自己的中獎經驗,而不中者,皆為之緘默,所以我們所聽的,皆
為中獎而不是不中獎者的消息! 二、算命者,對於他「算準」的,莫不大肆宣揚,引為
廣告,對於「算不準」的,皆有一套合理化的說詞來言之成理。而
十次中那唯一「算準」的一次,也可能是「猜準」或「巧合」,就
像那賣獎券的一樣,莫不逮著機會大肆宣傳自己所賣獎券的中獎率
和中獎金額,以吸引人們去買他的獎券。 其實,「命術」本身如果有它可靠的「可信度」和說服
力,自然不必靠著口耳相傳的「傳奇故事」來加強它的「可信度」了。 絕大部份在坊間流傳的「命術」,都不脫「籠統」與「
晦澀」的本質,加以各種的「命術」,解釋的人各有各的創見與看
法,言人人殊,缺乏一種學術該有的嚴謹與客觀,經不起實證性的
檢驗,因此各種的「命術」在先天性「假設有誤」的不足下,兼又
各個「命術者」後天「解讀能力不足」的失調下,其永遠成為一種
非主流的「邊緣學術」,恐怕也是「命中註定」的了! 因此,在先天假設有誤,後天解讀失調下,各種的「命
術」只能籠罩在「迷離」和「神祕」的光暈裡,繼續以「傳奇」和
「籠統」的面貌,吸引著人們對它的好奇與青睞! 命運預測的兩項條件 如果假設「命運」確實能完全的被預測,而在以「有特
定的方法」為前提下,那麼,要能準確的將命運預測出來,至少同
時需要兩項條件︰ 一、有一種能夠正確預測的方法(即命術)。 二、有一個能夠正確解讀「預測方法」的人(即命術者
)。 只有存在著一種能夠預測命運的方法,和一個能夠正確
解讀這種預測方法的人,那麼命運的祕密才能夠完全的被呈現出
來。 但綜觀坊間流行的各種「命術」,其推算命運的法則,
有的簡單,有的複雜,估且不論其準確性,只以推論的法則來看,
以「簡單的法則」來推命的命術,方法雖然簡單,容易判讀(如血
型、西洋星座、生肖等),但都是籠統的原則性解讀,無法涵蓋人
生千變萬化的複雜面。 是故,簡單的法則,只能解釋或解讀簡單的人生現象,
若欲以簡單的法則詮釋複雜的人生面貌與現象,無異緣木求魚!所
以簡單的推命法則,既然「簡單」,就易流於「籠統」了! 但是,如需推命「準確」,就需麼有一套「複雜的法則
」來推算,以涵蓋人生的複雜面,但複雜的法則一定複雜繁瑣,要
參考的因素太多,因此就不容易解讀,所以解讀的人就很容易「各
唱各的調,各吹各的號」,以至各取其需,各自穿鑿附會的產生了
各種不同的解釋! 這就形成了「命理學的兩難」︰ 愈簡單的推命法則,愈容易推算,但愈籠統。 愈複雜的推命法則,愈不容易解讀,所以愈容易穿鑿附會。 簡單的法則,無法涵蓋複雜面,複雜的法則,無法簡單化! 命運預測的侷限 由此可知,各種的「命術」,有各自先天的侷限性與弱
點無法逾越,只能在各自的範圍內,「部份」的解釋命運的面貌,
如果「命術者」無法看清此種侷限性,尚且自我膨脹,欲將某種以
個人資料來判斷的「命術」,膨脹逾越它的範圍,預測其無法也不
應預測的事物,如國家天下大事,社會或經濟情況等等,那麼其不
自量力也就明顯可知了! 況且,各種的「命術」還有一最大的先天致命傷,那就
是,各種的「命術」都是由「人」所發明的,然後隨著歷史的演進
,由不同的人做學理或推命技巧的補足與改進,既然是由人基於自
己的體悟,而窺見了所謂大自然或人生的奧祕而「發明」出來,那
麼,此種推命方法的發明,並不就等於發現了人生的真理或奧祕,
只能說,此種人所發明的推命術,只是「某種程度」的窺見了或接
近了人生的奧祕,而不就等於人生「全部」的奧祕! 況且,人生存在世界之中,不止生命充滿著不可確定的
變動性,還受著社會國家的大環境和世界局勢的影響和左右,我們
如何可輕易的下定論,單只以某種以個人資料來推命的「命術」,
就想窺盡一個人一生的窮通禍福呢? 是故,所有「命術」最大的致命傷,就在於「基本假設
」的錯誤,也就是相信各種「命術」的人,皆「假設」其所相信的
「命術」,皆「完全」的隱藏著一個人一生的奧祕和窮通禍福,而
且也相信經由「正確」的解讀,可以「完全」的窺盡這種奧祕。 也就是,各種相信「命術」的人,都相信「命術」的可
以「全測」和「全準」! 而事實上,人不是,也不可能是上帝,所以由「人」所
發明的任何「命術」,都不可能窺盡天地間的所有奧祕,所以任何
「命術」的不可能「全測」和「全準」,似乎也是理所當然和天經
地義的了! 如果有此認知,知道了各種「命術」先天性假設的「全
測」和「全準」的不可能後,那麼,任何的「命術」的「測不準」
︰有時準,又有時不準,也就不是太讓我們訝異的事了! 全測與全準的不可能 如果命運確實能正確的被預測出來,除了要有一正確的
預測方法(命術)外,還要有一個能夠正確解讀「命術」的人。 如果我們「假設」確實存有一種「命術」,隱藏有人全
部的命運和窮通禍福的奧祕,那麼如果要將這命運的奧祕解讀出來
,我們還需要有一個「懂得」如何正確解讀命運密碼的人! 但人不是神,也不是上帝,人之能力有限,看法各異,
能解讀出來的生命密碼,也就自然不完全了!如果以同一種「命術」
,來解讀同一個人的命運軌跡,每一個解讀的「命術者」,一定
有各自認為「正確」的解讀方式,因此,對同一個人的命運軌跡,
不同解讀的人,產生不同的詮釋方式,自然也就不足為奇了! 綜合以上所述,如果一種「命術」,正確解讀無誤的話
,隱藏有人生八成的奧祕,而如果一個「命術」解讀者,有八成解讀
「命術」能力的話(意即有八成相命的功力),那麼,能夠解讀
出來的命運奧祕,也不過才六成有餘,如果再扣掉所謂的「湊巧猜
對」的成份,那麼,預測的準確率,將只有更低而不是更高了! 知道各種命術的侷限,和知道各種命術「全測」和「全
準」的不可能後,我們對於坊間流行的各種「命術」,也才有了真正
透徹的了解與真實的認知,我們也才真正了解了,為什麼不同的
「命術者」,總是短於事前「準確」的預測,和總是長於事後「諸
葛亮」式的推理和解釋,我們也才了解了,為什麼自古會流傳著︰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功德五讀書」之類的說法和原因了。 因為人們已經發現了命運的難測和不確定性,也已經發
現了所有命術欲「全測」和「全準」的不可能性,同時也已否定了所
有命術的絕對性了! 底下,我們將針對坊間幾種蔚為「命術的主流」,而在
現時仍相當流行的各種「命術」,作一番深入的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