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命運與信仰
             
            今世因果

        一般相信有「命運」的人,常常相信人生中的一切一切
,都是註定好好的,是你的,就是你的,躲也躲不掉,不是你的,
就不會是你的,爭也爭不來! 從這樣的觀點出發,來看人世間的一切,就落入了「絕
對宿命」的泥淖,人生似乎只是消極的認命,而少了積極的奮發。 因此,有這樣觀點的人,就常將人世間的一切挫折和困
頓,悲傷和無奈,完全諉之於「命運」或「業力」使然,這樣全然
的將現世發生的原因,訴諸於前世的「業力」和「因果」,從好處
來看,固然可以使人以「釋然」的心情,心甘情願的處於不可違逆
的逆境中,「認命」的逆來順受,但從另一方面來看,這樣的「認
命」,除了讓人能坦然的自適外,實在看不出有太大的積極功能
存在。 因為對現實的「認命」,就是等於對現實的投降和無能
為力,這樣消極的心境,不止放棄了與環境抗衡的勇氣,也放棄了
自己對自己和別人的責任! 而有人,甚且花費了大量的金錢和精力,去尋求所謂更
明確的前世因果或業力因緣,來解釋現世的困境原因。 如果前世的「原因」愈明確,就愈讓自己「釋懷」,愈
消除自己應盡的責任,而自己也就愈能坦然的「逆來順受」! 雖然以「業力」的觀點來看,在人生中,確實有些前世
的業力,是這一世的我們,所難予以轉移的,也確實有些「命運」
,是我們所難以扭轉的。 但在人生中,每一件事的發生,都有現實的因緣存在,
都有現實的因與果,而我們本身,就是最主要的參與者與決定者,
所以一件事的發生,除非我們本身完全沒有著力的機會,否則,只
要有著力的機會,不管大小,這樣的事,仍然不能諉之於「定命」
或「定業」! 雖然,我們已自認盡了所有的努力,但同樣的事,如果
由別人處理,或易時處理,結果可能就不一樣了! 所以從「只要有著力機會」這一原則出發來看,人生毌
寧充滿了積極的光明面,因為所有事情的發生,一定有其原因和軌
跡可尋,而我們本身就是最主要的參與者與決定者,我們所有的行
事,都有自己取捨的標準和價值觀。 從這樣的觀點來看,所有成功和失敗的人事關係,在「
現世」堙A必然可以找到它合理解釋的原因和基礎,而我們本身在
這些成功或失敗的事例堙A也必然的有我們本身所無可推託需要負
擔的責任! 雖然前世的「業力」,可能是事例發生的某種導因,但
不是必然的「結果」,「結果」要發生,除了業力的種子外,我們
本身的個性、價值觀和對事物的愛好取捨,才是主要的因素和助
緣。 所以,可以在「現世」中,尋求到合理解釋和原因的,
也就是我們本身「有著力機會」的,實不必將發生的原因推至所謂
「前世」的解釋上。 因為那樣的前世原因和業力,也只是用來讓我們「理解
」用的,而不是讓我們拿來當作「解釋」或「推託責任」用的! 何況,如果前世存在,那麼,我們每一個人不止有一個
前世,而是有無數個前世存在! 所以對於數不清的無數前世存在,實不必太去在意,或
想去探討我們曾經有著什麼樣的前世,因為現在的我們,目前存在
的這個個體,「它」是所有這無數前世存在的總累積,也是所有業
力的總結果,所以此世的我們,自然是最踏實的「存在」了! 至於所謂的前世,只不過是過去虛妄的影像或幻影罷了
,只有此世才是承繼了這無數前世的總合,才是我們所要熱切懷抱
的! 所以對於前世,實不必懷有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如果
能實際的面對此世的自己,抓住「當下」每一刻的存在,那才是最
落實的存在。 不然,所謂虛榮的前世或卑微的前世存在,只不過是不
肯面對自己的人,緬懷往日的榮耀而沾沾自喜,或傷感過去的卑微
而自憐自嘆,儘活在過去虛妄的幻影埵茪w! 如果能真實的生活在「現世」堛漕C一刻,抓住每一個
「當下」,那麼,現世的每一分每一秒,將遠比虛幻的無數前世更
為永恆和踏實的存在著! 畢竟,一個在「前世」堨輝榮耀的國王,是遠比不上
一個在「今世」媔堀玼挹堛犒A夫的! 更何況,所謂的前世,也不是那麼輕易的就能夠被一些
所謂的「大師」們所探知,而且他們所窺探出的,或許也不是什麼
事實,而只是他們所認為的事實而已,因為前世畢竟是難以驗證
的! 因此與其去探測虛渺不可測的所謂「前世因果」,倒不
如積極踏實的去探討一目了然的「今世因果」︰即在今世發生的事
例堙A檢討事實發生的原因和因素。 以如此積極務實的態度去面對人生,不只讓自我有反省
的能力,也讓我們有從事例中檢討再出發的機會,這樣,我們的人
生,不僅將因此充滿著負責、不推諉的堅毅勇敢精神,我們自身也
將因此得到充分改善和改造的機會。 信仰與感應 對有宗教信仰的人來說,從當初選擇宗教來做為自己精
神上的依藉,就有種種不同的緣由。 有的人,是為了解決自己人生的疑惑,而認同宗教所提
出的主張,有的人,並沒有那麼深刻的自覺經驗,是因在生活上或
精神情感上,遭逢某種的困頓和孤寂,因而欲在宗教所提供的庇護
下,得到某種精神的依藉。 但不管是以何種的原因進入宗教之門,都是相信了宗教
有某種超越人類極限的「超自然力量」,因為相信了有這樣的力量
存在,才能讓我們在人生的驚濤駭浪中航行,有了依恃的力量和信
心。 所以,相信有這麼一種超自然力量的存在,自然是所有
宗教信仰者的共同體認。 而「感應」便是這超自然力量對信仰者的顯現! 而信仰者,也自然的有意無意的,以「感應」來做為驗
證自己信仰的誠意和深度。 幾乎所有宗教,都免不了在強調某種的感應和神蹪,而
感應和神蹪,往往也是讓人們走入宗教之門最好的接引方式,尤其
是對講究信仰「全能」神祇的宗教,信仰者無不時時刻刻的在祈求
著感應和神蹪。 但所有宗教的原始意義,莫不在提供人們一條指引生命
最終歸宿的道路,「感應」只不過是一種方便接引人們入門的方
式! 但或許人生的若難與折磨太多了,或許人們的心靈太脆
弱了,因此,追求「感應」似乎變成人們信仰宗教唯一的期盼,以
致本末倒置的扭曲了宗教的原始意義! 以佛教來說,甚多的經典都描述了佛菩薩的神力和感應
,也確實有甚多的人,因為真誠不移的信念,而蒙受了真實不可思
議的救渡。 但人們似乎太強調了有形的感應,也太窄化了感應的形
式,以致讓人們錯覺的以為,只有如此的感應,才是感應! 殊不知,感應不只憑誠意、信念,也憑因緣,而且感應
的形式也常因人而異。 誰能說,有時閃過腦海,讓我們剎那茅塞頓開的一個念
頭,或別人適時的建議或援助的,不是感應? 誰又能說,感應的形式,一定是夢到、見到某種形象,
對你耳提面命或施予治療,才是唯一的感應! 以佛教的義理來說,感應的方式是無拘無束,感應的時
機是無所不在的。因為以某種意義來說,每一個有愛心、有誠意助
人的人,都是施予別人感應的化身和媒介,每一個人,都可能是菩
薩的化身,就像千江有水千江月一樣,隨時隨處在給予別人感應和
援助! 就因為一般人對感應形式的誤解,並且對於因果業力認
識的不清,所以就造成了普遍性的對於信仰認知的偏差,由於這種
偏差,就造成了完全相信信仰的全能和絕對,而無視於生活層面的
現實因素! 例如,有人太強調信仰上的感應,以致將信仰和感應做
了不切實際的連接。 信仰的真實意義,不只建築在「合理的相信」上,更建
築在「真實的認知」上,唯有了真實的認知,才有了真正與深入的
信仰。 當一個人對信仰有了真實的認知,當會往內積極的求取
心靈的真正解脫,而不是往外追尋虛渺的外在感應。 真正的信仰,是建築在,體認這一心靈可以獲得真實解
脫的深信上,而不是建築在,相信感應可以完全救渡我們的膚淺信
仰上! 以求感應而入信仰之門,就猶如將房子的地基建築在岌
岌可危的沙地上,隨時都有傾圮倒塌的危險! 那些將信仰和感應做完全等號連接的人,常常將一些宗
教行為和自身的一些現實利益,做某種有關的聯想。 例如,健康和信仰,本是各自獨立,各自有各自遵行的
法則,不該也不應將兩者做某種不切實際的連接,因為健康有健康
的因果,如果撇開「業力」的關係不談,在今生要有健康的身體,
就應常保心靈的愉快,並注意營養的攝取,以及要有適當的運動,
並常注意及實行有關身體健康的養生之道。 如果不做此圖,混淆了健康和信仰的因果,將兩者做不
切實際的等號連接,期望藉由虔誠的信仰,而帶給自己身體的保佑
和保障,如此將褻瀆了虔誠的信仰。 因為信仰的價值,除了來生的歸宿,最大的意義就在於
,身處多變的人生,能帶給我們心靈的力量,以達心靈的寧靜和真
正的解脫。 信仰有信仰的因果,我們以何種「原因」進入信仰中,
將得何種信仰的「果實」! 健康也有健康的因果,如果不重健康的維護和養生之道
,而將健康的責任推託給所信仰的神祗,就好像開車不重行車安全
,而用貼滿整車的佛號咒語,來保障自己超車超速、不守交通規則
的安全一樣的荒謬! 如果曲解了健康和信仰的因果法則,不只將因此喪失了
健康寶貴的契機,也將因此喪失了信仰寶貴的真義! 如果因為真誠的信仰,而帶來一些逢凶化吉的感應和庇
護,那是我們所可「期待」,而不是可以認為理所當然的「必
然」! 因為以佛教來說,佛菩薩是「覺者」而非「全能者」,
況且業力的因果法則是難以違背的,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都要承擔自己行為所帶來的結果,如果有所「感應」,那也是在
某種可變動範圍內,依著每人的「業力」「因緣」和「誠心」,所
做的因勢利導的調整罷了! 同理,信仰和事業、婚姻、錢財等等之間,也有各自獨
立應遵行的法則和因果,當我們在現世中,以何種的人生態度,以
何種的價值觀,以何種用心的程度,來經營從事事業、婚姻、錢財
等時,也將在現世中,得到它應有的果實和報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