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命運與業力(二)
            
            業力的運作原理

        一個人的命運,不僅由一個人本身的狀況和業力所決定
,更由他所處的家庭和社會環境的共業所決定。 以此觀之,一個人的命運,除了被自己「內在的狀況」
所影響外,也會被「外在的狀況」所影響,由內外兩種因素的左右
,就決定了一個人命運的走向。 而這兩種內外的因素,和一個人的「業力」有著重大且
密切的關聯,業力對一個人命運的影響,主要是表現在兩方面︰ 一、是內在的業力慣性︰包括一個人的個性、價值觀、
興趣、嗜好、才華等。 二、是外在的業力磁性︰這是一種神秘且複雜的「力量
」,是宇宙的某種內在法則的彰顯和表現,它就像無形的磁力一樣
,隱然影響掌握著人與人之間的遇合、相吸、排斥、分離等,主導
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 內在的業力慣性和外在的業力磁性,雖是兩個看似不同
的因素和屬性,但卻是業力一體兩面的呈現,雖有內外之分,但卻
是內外互相影響,同時對人的命運起著主導性的作用。 可以這麼說,外在的業力磁性,造就一個人命運的外在
條件和環境,它是命運外緣的主宰因素,主宰著一個人命運軌跡
,所有的外緣和人際關係的遇合分離。 而內在業力慣性,它構成了一個人的個性,價值觀,人
生觀和所有的價值取向,一個人因為繼承了前世的這種內在業力慣
性,而在外在的業力磁性所主導的外緣環境堙A做出了一個人「應
然」會做出的抉擇和取向。 如此的內外配合和「應然」,就決定和構成了一個人所
謂的「命運」! 命運的構成,就在於內外兩種之間的配合和互相影響,
所以,內在的業力慣性和外在的業力磁性,並不是兩個獨立不相關
的影響命運的力量,兩者之間常是互為因果,互相影響。 命運構成的原理,就在於強大的外在業力磁性,將我們
置入一個形勢比人強的環境,又配合著我們內在強固難以更改的業
力慣性,而做出了我們「應然」會做出的決定! 但當外在的業緣環境,其勢力不是那麼強大,或是我們
內在慣性堛漪Y種習性,並不是那麼的堅固時,那麼命運軌跡的走
向,就不是那麼的不可更改了。 甚且有時,外在的業力磁性所導致的外緣環境,也不是
那麼的絕對和不可更易,因為當我們修正了某種不良的內在慣性後
,往往也為我們抉擇和創造出,有利於個人命運發展的外緣條件
了。 因為「業力」,並無一個實質不變的主體,它的本質是
變動、是無常性的,因此業力的兩種外在因素,也常相互影響而變
動,就有如薪火一樣,薪因火燃,火因薪燒,薪燃火更燒,火燒薪
更燃(命運就譬如薪火的合和)! 內在的業力慣性和外在的業力磁性,也是如此的發展著
。我們因著某種內在的個性和價值觀,因而產生了某種的抉擇,因
著抉擇,而造成了某種的外緣和人際的業力,又因為所產生的外緣
和人際業力,而左右影響著我們的個性和價值觀,常常這兩種影響
命運的內外因素,就是如此互相輾轉影響著,因而產生了我們生生
世世不同的命運面貌。 業力成熟的條件 業力對人命運的影響,極其的複雜,極其的細微,也極
其的深遠,就像蜘蛛網一樣,橫的縰的千絲萬縷,有時,我們甚至
需將影響「目前」命運的業力因緣,推至無窮遠的「宿世」以前,
但我們不能也不必追究那影響命運的無窮盡因素,如果我們能從某
個定點來探討,可能更有助於我們對命運真正的了解。 如果說,我們和某人因為有了某種的糾葛,因而產生了
某種業力的「因」後,這個業力的「因」形成後,要成為業「果」
,中間尚須借助多種的助「緣」才能成熟。 業力的「因」,就有如「種子」,種子要長成、開花、
結果,中間尚須無數的「緣」助成,如土壤和養份的供給,水份日
光的多寡,或其他有利於植物生長的因素,都決定了這顆「種子」
將來開花與結果的好壞。 如果其中任何的一個助緣不足或不成熟,或有妨礙植物
生長的因素出現,那麼,也就影響了植物的成長,或影響了開花結
果的與否和好壞。 業力的因果法則,也是如此的發展著,當一個業力的「
因」形成後,尚須有多重的因緣配合,才能讓這個業力的「因」種
子,形成業力的「果實」。 任何一個業「因」的形成,一定有一個「行為者」和一
個(或一群)「被行為者」,當兩者產生某種的對待關係後,「因
」的種子就形成了,而會儲藏在我們的「阿賴耶識」堙A也儲存在
宇宙神秘的法則堙]阿賴耶識雖是個人的,但亦含括在宇宙的法則
堙A和整個神秘的宇宙法則,有某種神秘的關聯)。 而這個行為者和被行為者之間的「業因」,要完成它的
「果報」關係,尚須有各種的機緣助成。 首先,這兩者的果報要完成,最基本的前提是,兩者必
須同時存在於「同一個時間系統」堙A也就是,兩者要能同時存在
於「能夠有機會遭遇」的同一時代,如果不能生於同一時間系統
,兩者即無相遇的機會,那麼果報也就不可能完成了,所以「時間
」因素是首要的助緣。 等「時間」因緣具足後,第二個要考慮的重要因素,就
是「空間」的條件,如果兩個有業力關係的當事者,雖生於同一時
間系統堙A但兩者卻各處於永無機會相遇的「空間」系統,那麼「
果報」當然也不可能完成,唯有時間和空間的因素齊全後,兩者的
業力才有成熟的可能。 所以,時間和空間,這兩個最基本的要素,是任何業力
要成熟不可或缺的條件,而時間和空間的遇合,也會因著業力的大
小、輕重、成熟度,而有遲速之別,就好像不同的種子,有各自不
同的成長、開花、結果的時間,同樣的,不同的業力種子,也有各
自不同的時空成熟因素(光想像這樣複雜的時空因素,就可以知道
業力的宇宙法則,其複雜與精密的程度,實超乎吾人的想像
之外!)。 然而,有了時空因素的配合,「果報」就一定成熟嗎?
那也未必,尚須視業力的大小,行為者和被行為者的「內在業力慣
性」而定! 如果兩者之間的業力勢力過大,那麼果報的成熟也只是
遲早而已。 如果兩者之間的業力勢力不大,那麼果報的形成,尚需
視兩者的「內在業力慣性」而定! 因為一項果報的成熟,除了外在條件的成熟,尚需視行
為者和被行為者的「內在業力慣性」而定,因為人本身是行動和行
為的主體,如果一個人的個性,價值觀和人生觀改變了,那麼,他
為人處事的態度也必然隨之而改變,也就因此影響了事情發展的軌
跡。 所以,一項果報的成熟與否,或果報能否被化解、減輕
或改變,就完全視業力雙方的「內在業力慣性」而定了! 王麻子的二十六刀 清朝時,有位姓唐的居士,曾記載著一則他親見其人的
真實故事。 說有個商人叫程伯麟,在江蘇揚州的地方從商,他信佛
非常的虔誠,尤其信仰觀世音菩薩。有一年的夏天,亂兵作亂剛好
經過了揚州城,當時的情勢,非常的慌亂危險,他非常的惶恐,怕
自己和家人被波及到,因此他虔誠的祈求著菩薩的保祐,不久,夢
見菩薩對他說︰「你全家十七人,其他十六人都能免難,只有你在
劫難逃!」 他醒過來後,想起夢中之事,內心非常的驚慌,只好再
度祈求菩薩慈悲保祐,第二天晚上,他又夢見菩薩對他說︰「因為
你在前世殺了一個叫王麻子的二十六刀,因果法則是無法逃避違逆
的,所以此世你必須獨自償還前世的業債,你應該吩咐家人避居東
廂,獨自一人在中堂等候,以免連累了家人!」 他對於夢中菩薩的話,深信不疑,知道此劫終無法躲過
,因此心也就平靜下來,準備獨自來了結這段業緣。 等到了第五天,突然有一亂兵闖進了他的家中,看到他
就像看到仇人一般,兩眼通紅,憤怒的衝向他,舉刀就要砍下去,
他平靜的對那亂兵說︰「你就是王麻子嗎?我前生砍了你二十六刀
,殺人理當償命,你就殺吧!」 那亂兵聽了,嚇了一跳,怒火頓時消卻了大半,驚疑的
問他說︰「你如何知道我的名字?」他就將夢中之事詳細的告知。 亂兵聽了,不禁嘆了口氣說︰「你因為前世砍了我二十
六刀,以致我們結下了怨仇,但如果我現在殺了你,那麼來世碰到
了,你還是要殺我的,如此的冤冤相報,何時可了呢?」 說完後,就用刀背在他身上輕輕的滑了二十六下,就此
了解了兩者之間的宿仇。 這個故事頗發人深省,因為前世的一樁怨仇,在此世
,因為時間空間的巧妙配合,業力仇恨的種子眼看就要開花結果了
,但因一念之間,改變了「內在的業力慣性」,覺悟到「冤冤相報
,無有了時」,因此以輕輕的二十六刀,化解了前世怨恨仇殺的重
重二十六刀! 善哉!這亂兵的「一念之間」,真是可敬可佩! 因果業力的化解,神通是無能為力的,也不敢為力,菩
薩縰有大能力大神通,因深知因果法則的無可代替與不能違逆,也
基於尊重每一個眾生「意願」的「大慈悲」,因此讓有業力糾葛的
眾生,彼此以自己的「自由意志」,選擇「一笑泯恩仇」或選擇繼
續「冤冤相報」下去。 尊重眾生的「自由意志」,是菩薩的「大慈悲」,不是
菩薩的「殘酷」! 這個商人因為虔誠的信仰,所以菩薩只能「告知」他處
境的危險,而無法改變現實的情境,因為這樁事件,牽涉到雙方的
「業力」和「自由意志」,如果菩薩干預了一方,也即干預了因果
法則,更干預了其中一方「報仇」的自由意志! 如果對一方「慈悲」,干預了因果,即是對另一方的「
殘酷」!所以,尊重因果法則,就是尊重了所有眾生的「自由意志
」,也是對所有眾生的「大慈悲」! 業力的化解,須靠雙方的自由意志或意願,而不是靠任
何超自然的力量! 這個故事,終究以喜劇收場,但在芸芸眾生之中,有多
少人能夠有被「告知」的機會,和覺悟到「冤冤相報,何時可了」
的道理呢? 又有多少人,能夠自覺到內心受業力盲然的惑動,而能
頓然的克制自己,停止從事危害別人利益,或身家性命的不道德和
莽撞的行為呢? 安世高的故事,就是另一種覺悟與莽撞的故事。 安世高的故事 安世高是安息國(今伊朗)人,他雖身為太子,但早年
即棄捨王位,出家修道,他學識非常的淵博,精通各種經藏。在漢
桓帝初年,來到了中國,由於思慮敏捷,才情高超,不論何事一經
見聞,便能通達無礙,所以來到中國後,不久就精通了中國的語言
,因此曾翻譯了許多經論,如安般守意經、陰持入經、道地經等三
十九部,對早期小乘佛學的傳播,有很大的貢獻。 相傳安世高早年即悟道,頗有神通,能知宿世之事,他
曾自述,前世也是一位通曉宿世因緣的出家人,因為知曉了有一宿
世的業緣需要了結,因此特地前往廣州。 等他到了廣州後,在途中剛好遇上賊寇作亂,有一少年
見到他,憤恨的不由分說舉刀便砍,前世的安世高早預知了此事的
發生,因此雖驟逢凶變,仍然安然若素,平靜的對那少年說︰「我
自知多生前曾傷害過你,欠你命債,故此次不遠千里而來,就是要
來償命的,你之所以會如此憤恨不已,那是因為前世的怨仇尚未解
除的緣故啊!」 說完,安然的引頸受刃,臉上毫無懼色,那少年並不因
他的一番話而有所覺悟,仍然揮刀砍了下去。 前世的安世高死後不久,神識又投生為安息國的太子,
就是後人所知曉的安世高,安世高知前生之事,因此後來特地到了
廣州,去找尋那前世殺他的少年。 那少年當時尚在人世,安世高豋門前往拜訪,對那人說
出從前償還命債的往事,希冀化解彼此之間的冤結,免得冤冤相報
,無有了期,那人當時已是耄耋之年,憶及年輕時的殘暴凶狠,不
禁十分的悔恨,而此樁多世以來的怨仇,終因安世高的寬宥和那人
的懺悔,而得以盡釋前嫌的化解了。 這個故事和前面的故事,最大的不同處,在於前述的王
麻子,體悟了因果纏繞相報的可怕,故以寬容諒解之心,澆卻了一
股莫名的憤恨復仇之火。而安世高故事堛漱皉~,雖然也被「告知
」了兩者之間的宿世仇恨,但熊熊的仇恨之心,仍然漫沒了他那無
法寬諒的狹礙心靈! 一個在霋那之間扭轉了「內在的業力慣性」,而止息了
彼此間可能永無休止的復仇之火! 而一個卻臣服於宿世遺留而來的「內在業力慣性」,而
使「冤冤相報」有得以肆延的機會! 但兩個故事,慶幸的都以喜劇收場。 王麻子的故事,是理所當然的喜劇,而安世高卻由於修
行和覺悟,徹底的扭轉了「內在的業力慣性」,他的內心清淨如水
、寬廣如大海,仇恨之火或人性裡慾望、情緒或非理性的污穢面,
無有留存的空間,因此能將悲劇的續集轉為喜劇的收場! 前世的安世高,本可逃避劫難,不必到廣州赴死,但他
深知肉體的無常與危脆,終有幻滅的一天,他也悟到神識的不滅和
心靈的解脫自在,因此他知道,如果業報的對方,尚不能改變與抗
衡自己的「內在業力慣性」,那麼,縰使他可逃過一世,也不能逃
過永遠,所以,他安然的到廣州赴死,也成就了他的自在和解脫! 黑色業力的化解 殺人與被殺,以佛家的因果業力來解釋,或許都有它背
後宿世的原因,但我們實不必如一些詭辯的、一知半解的學者的解
釋來扭曲它。 他們認為,如果被殺的人,都有他宿世堙u應該」被殺
的理由,那麼,殺人的人,實不必負任何的責任,並認為佛家的因
果業力論,會讓一些殺人者,迫害者、逃避責任者,有正當的理由
來「合理化」他們那些不道德的行為。 這樣的看法,是完全扭曲了「因果業力論」的真義,並
將「因果業力論」和「宿命論」或「決定論」劃上了等號! 「宿命論」和「決定論」,認為一切事情的發生,無論
你如何做,都有無可逃避的「應然」,因而否定了人最可貴的「自
由意志」的存在。 但「因果業力論」,卻完全尊重了「自由意志」的存在
與可貴,認為一個人之所以會去殺人迫害人,以業力來看,可能有
某種宿命的因緣存在,但有這種宿命的因緣存在,並不因此表示了
,你有了殺人或迫害人的「權利」,你可以「選擇」殺或不殺,迫
害或不迫害,因為你有你任何人無法干預的「自由意志」,但如果
你做了,彼此將會「冤冤相報」下去! 所以,「因果業力論」是在告訴我們,我們的行為背後
,可能存在著某種強大的「業力」因緣,而這種「業力」因緣,是
我們行為可能發生的「解釋」,而不是一種「必然」發生的結果! 畢竟,做與不做,尚需靠我們的「自由意志」來抉擇,
至於結果,則理所當然的,須由行為者來負責與承受了! 如果我們繼承前世而來的「內在業力慣性」,如個性價
值觀等,絲毫未變或更加的庸俗低下,那麼果報的形成也愈是必然
,程度也愈是嚴重惡劣! 而我們此世的業報,雖是以前業因的「果」,但也是以
後業報的「因」,所以,所謂「冤冤相報」的原理,就在於當事人
,雖然承繼了以前的「業力慣性」,但不只沒有自我改善,反而愈
加的自我暴棄,以致業力的羅網也就愈加緊密,如此當然也就愈無
法躲過不好業力的形成與成熟了! 相對的,如果當事人雙方,雖然有著不好的「黑色業力
」關係,但在此世堙A努力的自我改善偏差的個性、價值觀和人生
觀,改暴躁為忍耐寬容,改懦弱為堅強,改暴力為仁慈愛心,改愚
癡為智慧,那麼,不僅可鬆綁不好的業力魔咒,也可縮短業力纏繞
的時間! 並且因著這逐漸改良的「內在業力慣性」,對外不僅可
以創造出好的新的業力因緣,對內也因此培養了慈悲心,愛心、寬
容等好的人格特質。 當一個人的包容性,變得愈來愈寬廣,慈悲心,變得愈
來愈具足,清明的智慧也就產生了,因著這樣的慈悲與智慧,做所
該做,包容所該包容,不推諉、不逃避,勇於負責,勇於任事,當
一個人有著這樣優良的人格特質與生命品質時,不僅可化解不好的
「黑色業力」,更可以在此世堙A開創屬於自己命運的新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