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前言 ─開口說話的吉拉德先生

    當哲學家波蘭依(Polanyi)反對將人看作只是由一堆物質構
成的「生命機祴」的觀點時,神經生理學家吉拉德(R.Gerard)反
駁道︰ 「但據我們所知的事實是,思想並不能使肌肉運動!」 有人開玩笑的譏諷說︰「如果意識真的不存在,那麼,吉拉德先
生,你又怎麼會開口說話呢?」 所有的唯物論者,不管是哲學或科學的唯物論者,都認為只有「
物質」才是最真實的存在,任何東西,包括人,最終都可以用物質
來解釋,「人」只不過是一堆由分子、原子構成的「物質」而已,
除此之外,人,什麼也不是! 唯物論者,不只急於否定自己的存在,也急於否定他人的存在! 他們宣稱,所謂「意識」或「心靈」這種東西,並無法用物理或
化學的方法來證明,「意識」只不過是「人大腦中,一種生理變化
的反應,或者是神經系統的化學或電子活動的作用和結果而已!」 這樣的論調,也只好讓我們相信,這些唯物論者,他們的思想,
當然也包括他們的唯物論信仰,統統也只是他們大腦中物理化學或
神經反應的「不可避免」的結果。 當然,除了這些「會開口說話」、「會思想」的唯物論者外,也
有很多的哲學家和科學家是不贊成這種論調的。 哲學家柏格森就是其中的一位,他認為人的「思想」雖然不能離
開大腦的作用,但不能說大腦就是人的思想,因為大腦的作用,只
是人思想時的必要條件,雖然大腦失去了功用,人也就無法思考,
但大腦並不是思想,思想也不是大腦! 柏格森的譬喻,可說一針見血,同樣,對於人的「意識」和「肉
體」,我們也可以做如下的譬喻,意識和肉體,可以比喻為司機和
車輛的關係,儘管司機必須藉著控制車輛的引擎,才能讓車輛行走
,但引擎不是司機,車輛更絕不是司機! 儘管意識必須藉著大腦控制人這個肉體,但大腦不是意識,肉體
更絕不是意識,肉體死亡,並不代表意識也因此而死亡! 我們有理由相信,現今科學各領域的急速發展,將愈來愈揭發生
命的諸多奧祕,而在這漸被揭露的生命奧祕中,唯物論者雖然仍在
「開口說話」和做一些「退縮性的解釋」,但顯然的,將愈來愈無
立足之地,因為生命的奧祕,當我們揭露的愈多,就愈顯示出,唯
物論只不過是一項明顯的淺見和偏見而已! 生命終將不死,但不管我們如何稱呼「生命不死」的部份,或「
意識」或「精神」,或「靈魂」或「中陰身」,重要的是,我們目
前,有足夠的證據,或者論據,來支持「它」的存在嗎?而不只是
一種信仰或信念。 而所有目前支持「它」存在的證據或論據,足夠用來抵擋唯物論
者或懷疑論者對「它」的攻擊嗎? 或者是,足夠用來反駁「相信但不盲信者」對「它」的挑剔嗎? 所有這些,都將是我們所要討論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