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輪迴現象探討(二)
    
          清醒時自發的回溯前世

    有些人在清醒時,似乎偶而會有一閃而過,類似「前世回憶」
的印象,但這種自發性的經驗,發生在成人身上,其真實性大多堪
疑。 因為當一個人到達成人階段,或到達某種年齡層次時,大多有很
豐富的人生經歷,他可能已接觸過數也數不清的各種訊息,而絕大
部份的這些訊息,都隱藏在心靈或潛意識的深處,連我們自己可能
都已忘記了曾經接觸過這些訊息,這就是前面所提到過的「隱藏性
記憶」。 但隱藏性記憶不一定要藉由催眠,有時在清醒時,也可能會浮光
掠影的浮現到意識層面,只是我們已忘記了它的來源,而把它當做
是我們某一世的真實回憶! 比較起來,孩童的自發性前世回憶,就顯得極有價值,尤其是那
些極年幼的幼童,當他們才開始學會說話時,他們純真的心靈,還
沒有受太多塵世訊息的污染,而且他們幾乎都不是出於大人在旁的
提示或暗示,而是出於自願自發的回溯前世,因此常常引起大人們
的震驚。 在提到有關輪迴案例的研究,尤其是關於幼童自發性的前世回
憶時,我們不得不提到一個人,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的教授史蒂文生
博士( Ian Stevenson ) ,二、三十年來,他長期致力於研究世界
各國幼童的輪迴個案,由於他專業、鍥而不捨的學術修養,不僅在
輪迴案例的研究領域開了先河,而且由於他客觀、嚴謹的分析研究
,也讓他在學術界得到極高的聲譽和評價。 底下,我們將引述他的一些研究成果,來和讀者共享。 一個令人驚異的輪迴實例 斯娃娜塔,一九四八年三月出生於印度的潘拉巿,她從大約三
歲起,就經常向家人透露她的另一個「前世」,她說她叫比亞,屬
於卡特尼鎮的帕薩克家族,後來嫁給梅哈地方一個叫斯里的男人,
育有二個兒子,卡特尼鎮距離潘拉巿有一百五十公里遠,家人對她
的奇異言談,雖然充滿疑惑,但卻沒有再做進一步的查證。 在一九五八年,斯娃娜塔十歲那年,全家搬到一個叫奇哈塔卜的
地方,有一天遇到一個來自卡特尼鎮的婦人斯麗麥提,斯娃娜塔對
她一見如故,說在前世認識她,並提及有一次她和這位婦人到某地
參加婚禮,卻一時找不到廁所的趣事,這個婦人證實了斯娃娜塔的
描述細節都是真實的。 一九五九年三月,印度超心理學者班納吉( H. Bannerjee )對此
輪迴案展開調查,他訪問了斯娃娜塔,記錄了有關她前世在卡特尼
鎮住家資料的九點描述,便前往卡特尼鎮,去尋訪是否確有帕薩克
家族的存在,根據斯娃娜塔的說詞,她前世父母家「外觀是白色的
,門是黑色的,門上有鐵桿,房子前面的地板是石片砌成的,她們
家有部汽車,家後面有一所女子學校,從家堨i以看到鐵路」。 結果,班納吉依據描述,果然找到那間房子,那正是帕薩克家族
的住宅,而帕薩克家族也向班納吉證實,他們確實有一個女兒叫比
亞,嫁給梅哈地方一個叫斯里的男人,比亞於一九三九年因病去世
,而斯娃娜塔對前世住家的九點描述也完全符合事實。 同年的夏天,帕薩克家族和比亞丈夫的家屬,一起拜訪斯娃娜塔
,雖然他們非常小心地避免透露任何線索給斯娃娜塔知道,但斯娃
娜塔仍然一一指出他們的姓名和身份,並且說出一些只有雙方才可
能知道的細微瑣事。 值得重視的是,比亞的大兒子,根本不相信輪迴之事,當斯娃娜
塔指認出他的身份時,他故意否認是被錯認了,但斯娃娜塔仍然非
常堅決地認為他,就是她前世的大兒子,後來大兒子還指著身旁的
朋友,想誤導斯娃娜塔說是她的小兒子,但斯娃娜塔則堅持說,她
並不認識這個陌生人。 不久後,斯娃娜塔特地到卡特尼她的娘家,和梅哈她前世丈夫家
去拜訪,並且又指認出一些人和地方,經過這兩次嚴格的「驗證」
後,帕薩克家族和前世丈夫的家屬,終於完全的接納了斯娃娜塔,
認為她確實是比亞所轉世的,此後,斯娃娜塔就常去探望比亞的親
人和比亞的孩子,當她和他們相處時,所流露的誠摰感情和關懷,
並不因為年齡的差距而有所阻隔(比亞的弟弟和孩子都大斯娃娜塔
幾十歲以上),就像是比亞生前所表現的一樣。 史蒂文生博士於一九六一年夏天到印度調查此案,回美國後,他
仍然與斯娃娜塔保持通信聯絡,到了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他又與斯
娃娜塔再度晤面,那時斯娃娜塔已以優越的成績取得植物學碩士的
學位,但仍然保有對前世的記憶。 回憶前世的印度小孩 哥柏,一九五六年八月出生於印度的德里,他的父母屬於印度
種姓階層中較低層的商人階層,當哥柏在兩歲多才開始學會說話時
,有一天,家埵釩人到訪,他的父親要求哥柏把客人用過的杯子
拿走,那知哥柏突然說︰「我不想做這些,我是一個婆羅門族!」
說完並發怒似的,把杯子掃到地上,在印度種姓階層分隔嚴明,婆
羅門族是屬於最高階層,他們通常不屑於去碰觸比他們低的階層用
過的器具。 當時大家對哥柏的言辭和行為感到驚訝,他的父親就要哥柏對他
粗魯的言行做解釋,哥柏說,他的前世住在德里南方一百六十公里
遠的馬舒拉巿,他說他曾經經營一家和醫藥有關的公司,叫「蘇克
香加拉」,他住在一間大房子堥臘皉陶\多僕人,有一天,他和一
個兄弟發生爭執,他的兄弟開槍打死了他。 哥柏的父母,起初對哥柏所提到的前世並不在意,而且他們對馬
舒拉巿一點也不熟悉,但他們偶而會將哥柏怪異的談話內容透露給
朋友聽,其中他父親的一個朋友聽後,說他好像隱約記得在馬舒拉
巿曾發生過一件類似哥柏所說的凶殺案,但朋友的述說,並沒有激
使他父親前往馬舒拉巿做進一步的求證。 後來於一九六四年,在哥柏九歲時,他父親前往馬舒拉參加一個
宗教的慶典活動,在那媯L意中,他突然發現了哥柏所說的那家醫
藥公司「蘇克香加拉」,於是他向醫藥公司的經理求證,公司的經
理向他證實說,在一九四八年的五月,公司的另一個老闆因故槍殺
了他的兄弟,死者叫夏帟波。 不久後,夏帟波的家屬得知後,就前往德里拜訪哥柏,並邀請哥
柏到馬舒拉去,在這兩次晤面中,哥柏認出了很多夏帟波生前所熟
悉的人和地方,並說出了很多夏帟波生前的細微瑣事。 其中最令夏帟波家人驚訝的是,哥柏說出了夏帟波被他兄弟槍殺
的原因,他說那是因為公司的另一個合夥人,也就是他的弟弟,平
時好爭執並且揮霍無度,夏帟波跟他太太借錢,希望給他弟弟一筆
錢來安撫他,但他太太認為如此做,只會姑息和助長他弟弟的需索
無度和氣焰,因此並不贊成他如此做,後來兩兄弟為了金錢的事,
愈吵愈激烈,弟弟在要求落空下,憤恨的拿槍射殺了哥哥夏帟波。 雖然這件槍殺案,廣泛的被流傳著,但其中的一些細節從沒被報
導過,因此除了夏帟波家人,外人是不可能得知其中這些細節的,
除此之外,哥柏的家人和在曼舒拉的夏帟波家人,不只相隔遙遠,
而且兩個家族是屬於社會地位完全不同的兩個階層,更不可能有任
何的關係和連繫。 由於哥柏對夏帟波超乎常人的熟稔,並且指認出一些只有夏帟波
才知道的人事物,因此夏帟波的家人深信哥柏就是夏帟波所輪迴再
世的,等哥柏回到德里後,就常常去拜訪夏帟波兩個住在德里的妺
妺,後來當哥柏年齡漸大後,他就逐漸失去對前世的記憶,而兩個
家庭間的來往也就愈來愈少了。 史蒂文生博士的一位朋友,印度學者普拉薩博士( Dr.J.Prasad )
,在一九六五年開始對此案展開調查,而史蒂文生博士於一九
六九年接手此案的調查工作,直到一九七四年才停止。 預告來世的輪迴 在阿拉斯加南部,有一個特臨吉族( Tlingit )印第安人叫文生
的漁夫,有一天,告訴一個跟他很親近的姪女查特金太太說,在他
死後,他將出生為她的兒子,然後指著自己身上兩處因小手術留
下的疤痕,一處在靠近鼻樑處,一處在後背處,告訴他的姪女說,她
將由胎兒身上出現類似疤痕的兩處胎記,而認出是他的再世。 文生死於一九四六年的春天,大約十八個月後,於一九四七年十
二月,查特金太太生了一個男孩,取名叫小查特金,奇特的是,
小查特金身上有兩處胎記,而這兩處胎記的位置,剛好就是文生身
上疤痕所在的位置。 當小查特金十三個月大時,有一次,查特金太太試圖教他念他的
名字,那知小查特金不耐煩的跟他媽媽說︰「妳難道不知道我是
誰嗎?我是卡柯迪啊!」卡柯迪是文生一個特臨吉族語的名字,查
特金太太將此事告訴她一個嬸嬸,這位嬸嬸告訴她說,在小查特金出
生前不久,她曾夢見文生對她說,要來當查特金太太的兒子,查特
金太太非常驚訝,因為她並沒有告訴她嬸嬸,任何有關文生曾經對
她說過的話。 當小查特金兩歲多時,他自動的認出許多文生生前所熟悉的人,
此外小查特金的一些行為特質,也非常類似文生,例如,小查特
金梳頭髮的樣子非常的像文生,小查特金和文生都會口吃,還有彼
此都非常喜歡船和戲水,彼此都有同樣強烈的宗教傾向,而且彼此都
是左撇子,小查特金很小就顯現出操作引擎的興趣,並有修理機祴
的才能,而這點不太可能承襲或學習自他的父親,因為他的父親對
引擎和機祴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興趣和才華。 當史蒂文生博士於一九六二年調查此案時,小查特金已經十五歲
,而也幾乎完全忘記對前世的記憶了,史蒂文生博士曾察看他的
兩處胎記,仍然非常明顯,尤其在背部的那一處胎記更令他印象深
刻,那塊背部的胎記,大約三公分長五釐米寬,比正常的膚色深而稍
微隆起,尤其在胎記的四週有許多小圓點,就像是手術時用針縫合
傷口所留下的痕跡,此點非常吻合文生因動小手術而留下的疤痕樣
式。 後來在一九七二年,當史蒂文生博士最後一次會見小查特金時,
他的口吃毛病,除了在緊張時,可說幾乎已正常了,他仍然保持
對引擎機祴的興趣,但不幸的,在參加越戰時,曾因炮彈聲損傷了
他部份的聽力,此外,身體狀況良好,並在離家不遠的一家紙漿廠工
作。 回憶前世的鍚蘭女孩 夏莉妮,一九六二年十月出生於斯里蘭卡的可倫坡,但不久後
,全家就搬到可倫坡南方六十公里遠的貢納捷拉,從小甚至還不
會說話時,夏莉妮即顯示出對水特殊的恐懼,當家人想要把她浸入
澡盆時,她總是極力哭喊掙扎著害怕被浸入水中,除此外,當即使還
是個嬰兒時,她也顯示出對巴士的恐懼,不管何時,只要有人帶她
坐上巴士,或即使遠遠看到巴士駛來,她就開始哭泣,這類莫名的
恐懼症,深深困惑著她的父母。 等夏莉妮學會講話後,她就漸漸向家人透露她的另一個「前世」
,她說她前世住在離貢納捷拉兩公里遠,一個叫卡圖達哇的村莊
,她提到她前世父母的名字和其他家人,並描述所住房子的地點和
特徵。 她並提到她前世的死因,這死因合理解釋了她今生一些莫名恐懼
症的來源,她說有一天早晨上學前,她出去買麵包,道路因雨積
水,那時剛好有一輛巴士急駛而過,水花濺到她身上,她因害怕趕
緊往路旁躲閃,一不小心就掉到被水淹沒的稻田堬T死了。 巧合的是,在一九六一年五月,也就是在夏莉妮出生一年多前,
在卡圖達哇,曾經有一個叫荷美西莉的十一歲小女孩,被發現不
幸溺死在路旁積滿水的稻田堙A情況和夏莉妮的描述非常相近。 夏莉妮的父母雖然和荷美西莉的家人,有些遙遠的關係,但他們
從來沒有見過荷美西莉,他們記得說,當初曾經聽到過這個不幸
的消息,也感覺哀惜,但後來就完全忘記這個不幸的事件,當夏莉
妮開始回溯她前世的死因時,他們也並沒有將它和荷美西莉的事件,
做相關的聯想。 後來,因為一連串的事件,讓他們不得不懷疑,夏莉妮可能就是
荷美西莉轉世的,那是在夏莉妮大約三歲時,有一天,在貢納捷
拉的街上,夏莉妮突然自動認出一位荷美西莉的堂兄,一年後,她
又在街上指認出荷美西莉的一個姊姊。 在一九六六年,夏莉妮的父親為了求證,就帶她前往卡圖達哇,
那時看熱鬧的群眾也蜂擁而至,大家好奇的想知道指認的結果,
然而在這種陌生人環伺的氣氛下,夏莉妮並沒有做太多的指認,只
正確的指認出荷美西莉的母親,雖然如此,夏莉妮以前對荷美西莉生
活的敘述,幾乎都得到證實,而且夏莉妮和荷美西莉也有很多共同
的特質,譬如她們都愛吃某種食物,並且都喜歡同樣形式的衣服。 史蒂文生博士,在夏莉妮首次前往卡圖達哇做指認的數星期後,
即開始調查此案,而在往後數年對雙方家庭的調查中,除了一些
微小的細節,並沒有發現前後不一致的重大誤差出現。 而夏莉妮對前世的記憶,從五歲開始就慢慢減退,到一九七三年
她十一歲時,她幾乎已經完全喪失對前世的記憶了,而她對水的
恐懼,在四歲時就已完全消除了,但對巴士仍留有輕微的恐懼感,
當史蒂文生博士在一九七三年最後一次見到她時,在其他方面,她已
是一個完全正常的鍚蘭女孩了。 回憶前世的泰國小孩 邦庫奇,一九六二年二月出生於泰國一個叫唐克哈的小村莊,
他的父親是鄰近一所小學校的校長,在邦庫奇才開始能夠以完整
字句表達他的意思時,他就斷斷續續提到關於他的前世生活,他說
他叫查瑞,未婚,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女朋友,住在九公里外,一個叫
華塔納的小村莊,並提到父母的名字,和家媥皉釭漕熏Y牛,並且
提到他前世的死因,他說,有一次在村莊所舉辦的展覽會中,有兩
個人在他身上刺了幾刀,搶走他的手錶和項鍊,並將他的屍體丟棄
在一處田園堙C 邦庫奇雖然年紀還小,但常憤憤的說,等他長的夠大時,他將採
取復仇行動,他常常以棍棒去敲擊一根木樁,將木樁當做他前世
的仇人,每當他用力敲擊時,他總是大聲的喊出那兩個人的名字,
有如正在進行報復一般。 邦庫奇說,當查瑞死後,他寄居在謀殺現場附近的一棵樹上達七
年之久,後來在一個下雨天,他遇到他現在的父親,於是跟隨著
他坐公車回家,邦庫奇的父親回憶說,他確實在太太懷孕前不久,
到過華塔納去參加一個會議,而那天正是下雨天。 邦庫奇的父母,都說從未聽過有關於查瑞的事,而且他們在華塔
納也並沒有任何親戚或舊識,雖然當時在華塔納發生的一樁謀殺
案,消息可能會傳到鄰近的村鎮,但是,在泰國治安非常不好,常
常有謀殺案發生,要期望一個人去記住所有謀殺案是不太可能的事,
所以合理的情況是,邦庫奇的父母當時可能聽聞這件事,但很快就
忘記了,而且當邦庫奇談到查瑞時,離查瑞的謀殺案也已經超過十
年了。 邦庫奇記得前世的事,很快就傳到查瑞家人那堙A查瑞的家人於
是趕到唐克哈來探訪邦庫奇,那時邦庫奇還不到三足歲,不久後
,邦庫奇也由家人陪同,到華塔納去拜訪查瑞的家人,這一次的拜
訪,證實了邦庫奇對前世生活的描述,幾乎都是正確的。 至於邦庫奇所提到謀殺查瑞的兩個兇手,一個嫌疑犯在當時很快
的逃脫,而另一個嫌疑犯雖然被逮捕和審判,但因罪證不足,最
後還是被無罪開釋了,而根據警方的檔案資料,這兩個嫌疑犯的名
字,和邦庫奇所提到謀殺查瑞兇手的名字,竟然完全符合。 史蒂文生博士在一九六六年開始調查此案,對雙方家庭都做過多
次的訪談,在往後的幾年中,他繼續追蹤此案的發展,他最後一
次和邦庫奇與他的家人會面,是在一九八○年的三月。 英國雙胞胎姊妺的前世 吉蘭和珍妮佛,是一對同卵雙胞胎姊妺,於一九五八年十月出
生於英國的荷克斯漢。 當她們在兩歲到四歲時,她們就經常提到有關她們已逝世的兩個
姊妺,喬娜和賈桂琳,在一九五七年五月,也就是在這對雙胞胎
姊妺出生的一年多前,有一天,一個沮喪絕望的婦女,失去理性的
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她瘋狂的將車開上人行道,撞上了喬娜和賈桂琳
,兩姊妺當場死亡,那時喬娜十一歲,而賈桂琳才六歲。 幾個月後,她們悲傷的母親再度懷孕了,而她們的父親深信輪迴
,他認為死去的兩個女兒,這次一定會成為雙胞胎再度回來,雖
然醫生堅決說並無任何雙胞胎的跡象,但父親仍然深信他的判斷,
認為這次一定是雙胞胎,果然,父親的判斷是正確的,生下的是一對
雙胞胎姊妺。 而父親認為是死去女兒再度投胎的想法,也獲得進一步的支持,
因為在雙胞胎妺妺珍妮佛身上有兩處胎記,一處在前額靠近鼻根
處,這處胎記,符合死去的小女兒賈桂琳,有次騎腳踏車跌倒所碰
傷留下的疤痕,另一處胎記在左腰部,也符合賈桂琳身上胎記的位
置。 更令人訝異的是,她們的父母從來沒有跟她們提起任何有關死去
姊姊的事,但當他們將儲藏多年的姊姊的娃娃玩具拿給她們看時
,她們立刻拿取她們「自己」的娃娃玩具,並給它們取名字,而這
些名字,正好和她們死去的姊姊為玩具所取的名字完全一樣,但是這
對雙胞胎姊妺,根本不可能有機會看過這些玩具,因為自從喬娜和
賈桂琳不幸喪生後,悲傷欲絕的父母,為免睹物思情,就將所有的
玩具都收藏起來了! 當吉蘭和珍妮佛還不到一歲時,她們就全家搬離荷克漢斯,直到
四歲左右,父母才帶她們回家鄉探訪,但當她們還沒到達時,她
們突然對父母說,前面有所學校和公園埵釩雃h鞦韆,這令她們的
父母很感驚訝,因為雖然她們以前曾被帶到公園堙A但那時,她們還
只是坐在搖籃車堣E個月大的嬰兒而已。 此外,吉蘭和珍妮佛的一些行為,也很類似喬娜和賈桂琳,珍妮
佛非常依賴她的姊姊吉蘭,就像賈桂琳依賴她的姊姊喬娜一樣,
當雙胞胎姊妺開始學寫字時,吉蘭很容易就學會拿鉛筆的正確方法
,但珍妮佛卻總是用整個拳頭握住鉛筆,這點很符合喬娜和賈桂琳生
前的行為,因為當喬娜死時,她已十一歲,已經能夠正確使用鉛筆
寫字許多年了,而賈桂琳死時,才剛六歲,仍然用拳頭握著鉛筆寫
字。 史蒂文生博士從一九六四年開始調查此案,此後一直和這個家庭
保持聯繫,直到一九八五年為止。 欺詐、自欺和記憶扭曲 在一般的輪迴案例中,就和所有有關生命的迷思故事一樣,多
少都有一些瑕疵和疑點,而這些瑕疵或疑點,對有些案例來說可
能是一大致命傷,因而減損了案例的真實性,但對於一些調查詳實
、證據充分的輪迴案例來說,這些難免的瑕疵或疑點,就像晴空萬里
堛漱@些浮雲,並不妨礙或阻止我們對真相的透視。 在世界各地出現的輪迴案例中,多少都會出現一些所謂欺詐的情
形,但這些欺詐的案例,相對說來是極其少數,況且在絕大部份
可靠的案例中,當事人和其家庭,並沒有任何欺詐的動機,或從其
中得到任何的利益或好處,因此,所謂欺詐的說法,或有,也只是調
查時需注意的少數特例,並不具有太多的份量。 此外,也有一些因為巧合或自我暗示而產生的「自欺」現象也需
排除,例如,有些父母在生產前,因夢到某某人物或某某異象,
因而就「認定」他的子女,可能就是某某知名人物或某某神靈所投
胎的,等子女稍長後,他們也以同樣的認知來「暗示」或告知他們的
子女,受這樣暗示的子女,從小自然在觀念或行為上,不自覺的去
認同或模仿他以為是「前世」人物的言行舉止,如此,透過這樣的
自欺和認同,這些被認為「轉世」的小孩,也就真的愈來愈像他們
的「前世」了。 有趣的是,在世界各地,有時有很多的人,同時宣稱是某某知名
人士或宗教人物所「轉世」的,只是,如果同時讓他們聚在一起
,不知將發生什麼事! 然而,這堜珨〞漲蛓蛢{象,畢竟也只是一種特例,它仍然不足
以用來解釋絕大部份調查詳實、證據充分的輪迴案例。 還有一種較可能發生的情形是,如果有父母聽到他們的子女做了
某些敘述,雖然這些敘述,可能只是聽來或並沒什麼特殊意義的
片段故事,但這些父母,卻非常敏感的將孩子的敘述,和某些他們
儘可能想到的人物,做一些不切實際的關聯或聯想,而以為就是這些
死去人們所投胎的。 於是,他們就前去拜訪這些死去人們的家屬,跟他們的家屬敘述
自己孩子對「前世」的回憶,這些家屬在聽了之後,雖然半信半
疑,但也傾向於「可能」真的是他們家人的轉世。 然後兩個家庭,就彼此交換關於死去的人和這個「轉世」小孩間
的詳細訊息,由於過度的相信和附會,他們彼此就認為小孩確實
講對了很多關於死去之人的生活細節,但事實上,在兩個家庭會面
之前,這個小孩並沒有說出什麼特別和正確的訊息,只是後來被人們
過度渲染而已! 這種說法,確實應該值得重視,尤其在那些特別相信輪迴轉世而
又特別敏感的地區和人們,但值得重視,並不意味著,我們因此
可以用此種見解來涵蓋所有輪迴轉世的個案,因為在很多經過詳實
調查的輪迴個案中,在兩個家庭會面前,小孩關於前世生活的回憶細
節,都已事先被記錄下來,而且事後都得到了高度的證實。 因此,雙方家庭「記憶扭曲」和「巧合附會」的說法,確實可用
來檢驗和解釋一些案例,但不足以用來解釋「所有」的輪迴案例! 隱藏性記憶對輪迴的解釋 另外一種值得重視,也常被用來解釋輪迴現象的,就是所謂的
「隱藏性記憶」說。 這種說法認為,小孩之所以能夠知道某個已死去之人的消息,是
由於從別人處不經意聽到的,例如,小孩子可能在某處或在家
,聽到從別的地方來的訪客,和他父母談論有關某個人死掉了,或
某個人被謀殺的一些情形和消息,而後他的父母忘記了,但小孩卻不
自覺的將這些聽來的消息併入他的「幻想」中,因此虛構出一個投
胎轉世的故事。 這種說法,在許多輪迴的案例中,確實無法排除發生的可能性,
但有一點,就連反對輪迴的人也無法否認的是,輪迴本身如果存
在的話,那麼前世也是一種記憶,一種深藏在心靈隱晦角落的「隱
藏性記憶」,因此,「隱藏性記憶」說,用在解釋輪迴的個案,並不
像在催眠的個案中,佔有那麼重的份量! 而且在一些個案中,尤其是在兩個家庭相距遙遠的個案堙A雙方
家庭並沒有被發現有任何聯繫的可能和跡象,因此在這些個案中
,隱藏性記憶的說法是走不通的。 如果退一步來說,在所有輪迴的個案中,確實都有隱藏性記憶的
潛在可能,但那也無法解釋這些個案中所發生的一些現象,因為
當這些小孩子開始談論他們的「前世」時,大都才兩三歲,他們所
學到的字彙,尚且不足以讓他們充份表達他們所想描述的,如果說他
們能夠完全聽得懂大人交談時所使用的一些複雜的描述性話語,如
此未免太高估小孩子的理解能力了! 如果再退一步說,在輪迴案例中,小孩確實能夠理解大人的談話
,如此也不足以解釋,為何一個小孩子能夠將一件單獨的談話內
容,轉化或虛擬成一件複雜生動的「前世回憶」,而且這件前世回
憶,不只得到驗證,而且內容還充滿著一些不為外人所知道的家務事
或細微瑣事,就如同我們在前面所舉的案例中,哥柏竟然知道夏帝
波跟太太借錢的事,或是斯娃娜塔提到她的前世比亞,和一位婦人
到某地參加婚禮卻找不到廁所等的小事。 當然,除此之外,隱藏性記憶說更無法解釋,顯現在小孩子身上
的一些行為和性格上的異常現象,但這些現象卻可以在小孩所宣
稱的前世人格找到解釋或原因,因為如果說小孩確實能夠聽到人們
談論某個死去人物的消息,但這個「聽到」,只能解釋小孩子對這個
人物粗略狀況的「了解」,並無法解釋小孩子行為和性格上跟這個
人物的「雷同」,或一些無法解釋的類似現象。 例如在前面的例子中,小查特金身上,不只有和文生身上疤痕相
同的胎記,而且有同樣的口吃,都是左撇子,並且表現出相同的
宗教傾向和對引擎和船同樣的愛好,或是在另一個例子中,夏莉妮
從很小時,甚至還是嬰兒時,就顯示出對水和對公車的恐懼,而這些
恐懼症,以「今生」的角度來看,可能顯得有些「莫名其妙」,但
如果往「前世」看,知道她在前世曾因躲閃公車而掉到水田堬T死
,對她的恐懼症,我們也就心領神會了! 因此,「隱藏性記憶說」,或許可以用以解釋部份的案例,但卻
不足以解釋「所有」的案例。 荒謬的超感官知覺說 還有一種對輪迴案例的解釋,雖然看似有理,但卻顯得詭異,
那就是「超感官知覺說」( ESP ) 。 持此種理論的人認為,小孩子之所以能夠知道關於某個人的詳細
過去,並不是什麼輪迴轉世,而是小孩子用「超能力」從死人的
家人、朋友或熟悉的人那堙A獲得並且組合關於這個人的所有消
息。 這種說法果然詭異有理,但儘管詭異有理,儘管在現時有關「超
感官知覺」的實驗堙A並沒有任何實驗證據可以支持此種說法,
儘管它還只是一種「假設」,但卻不一定解釋得通。 因為如果此說確實有理,即小孩子確實擁有不凡的「超能力」,
可以去獲取某個人的詳細資料,而來「扮演」這個人的轉世的話
,但我們不禁要問,為何小孩獨獨在獲取所謂的「前世」資料時,
才淋漓盡致的表現他的「超能力」,而在平時,卻幾乎表現不出絲毫
此類的「超能力」呢? 更且,如果說某些訊息是可以憑「超能力」獲得的,猶還可理解
,但如果說一個人的個性才能是可以「扮演」和「模仿」的,卻
又讓人難以相信,至少去「扮演」某種的「恐懼症」,不僅有違一
般的常理,應用到小孩子身上,更顯得荒謬不堪! 而且在絕大部份輪迴個案的家庭堙A不只有異常行為和言詞的小
孩子,不為家庭所接受,而且整個家庭不只得不到任何伴隨而來
的好處,還常常深受困擾和折磨,以此觀之,小孩子即使擁有任何
的「超能力」,也並不存在著一種「動機」,可以促使小孩子去使用
他的「超能力」,而來「扮演」這種煩人又煩己的輪迴苦差事了! 因此,「超感官知覺說」,不只詭異,應用在輪迴案例的解釋,
更顯得荒謬有餘了。 (關於超感官知覺說,在以後的章節,將有更詳細與廣泛的討論
。) 根據史蒂文生博士的調查研究指出,在世界各地所發生的輪迴案
例中,大部份都有以下的幾個共同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