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靈媒現象探討  
  
          靈媒與靈媒術

    靈媒,顧名思義,就是「靈魂」的「媒介」,故靈媒現象,
亦被視為是死後仍有「生命」存在的證據之一。 靈媒一般分為兩類,一種為「心力靈媒」( mental medium )
,亡靈能以心靈或精神的作用,藉著靈媒的口說出或手寫出亡靈想
表達的訊息,另一種為「物力靈媒」( physical medium ) ,亡靈
能藉著靈媒表現出不凡的能力,例如有訊息的敲擊聲,或讓物體移
動或飄浮等等。 當然,「物力靈媒」所表現出來的現象固然詭異,但其所顯現
的「方法」或「動作」,很難做為死後生命猶存的「證據」,因為
只有有「意識」的溝通「內容」,才能做為意識在死後仍然存在的
證據,所以我們將只針對「心力靈媒」的現象來做探討。 心力靈媒最常表現的能力,就是一種「透視」( clairvoyance
) 的靈媒術,靈媒在降靈會上,常常進入一種意識半分離的狀態,
但仍然有自己的意識,在這種半恍惚狀態,靈媒宣稱她能「看見」
亡靈或「聽見」亡靈的話語,並傳給在場亡靈的親戚或朋友。 無疑的,心力靈媒最「高」的層次,就是進入一種完全沒有自
己意識的「恍惚」( trance ) 狀態,這時外來的「意識」或「亡靈
」,就相當程度的控制靈媒的肉體,而能開口說話或書寫,而這種
完全恍惚的狀態,通常都是由「透視」靈媒漸漸演化而來,透視靈
媒開始時,總是感到自己被另一個「意識」慢慢的影響和「佔據」
,等進入的次數愈多,就愈容易進入「高段」的完全「恍惚」狀態
,也有少數的人,在初次參加降靈會時,就感覺自己一下子很容
易的進入這種所謂的「恍惚」狀態。 而一位容易進入「恍惚」狀態的靈媒,其「體質」並不適合任
何一位「亡靈」都能容易的進入,通常每位靈媒只有少數幾位「亡
靈」才能進入她的肉體,並直接駕馭她,這些「亡靈」通常稱為這
位靈媒的「主控」( control ) 靈。 根據這些主控靈的敘述,他們「身體」的形狀大小可以變化,
也可以在一瞬間就到達想到的地方,他們說,他們看到靈媒的身體
周圍,被一團光所圍繞著,就是這團光吸引著他們,當他們想傳話
時,就要進入這團光,因此這團光被認為是能否溝通的「工具」,
當進入這團光,就可以「借用」靈媒的感官,尤其是靈媒的耳朵來
感聽周圍的環境(因此絕大部份的靈媒通常都是閉著眼睛),不過
有時這些主控靈也能借用靈媒的眼睛來「看」。 那麼,當主控靈進入時,靈媒的「靈魂」到那堨h了?他們說
,當他們進入靈媒的身體時,靈媒的「靈魂」就自己移出去,而進
入靈魂所在的靈界空間,而在靈媒的身體與靈魂間,有一條細細的
「銀線」連繫著,假如這條線斷了,靈媒就無法回到她的身體,而
大部份的靈媒當甦醒後,記憶常是一片空白,只有少數的靈媒,能
偶而或片段的記憶起在「那個世界」的經歷。 從十九世紀以來,靈媒的數量和傳聞可謂不計其數,但經得起
「考驗」和學術團體嚴格「檢驗」的,可謂寥寥可數,而有兩位傑
出的靈媒,派波夫人( Mrs. Leonora Piper ) 和李納德夫人( Mrs.
G.O. Leonard ) ,她們所顯露出來,近乎不可思議而又無法讓
人 理解的「超凡」( paranormal ) 能力,是研究靈媒或關心死後生
命存在與否課題的人,所無法予以忽視的,底下,我們將藉著一些
她們的事例來做一番深入的探討。 派波夫人的通靈術 派波夫人( Mrs. Leonora Piper 1857-1950 ) ,在靈媒
現 象研究史上佔著非常重要的地位,因為在美國或英國的心靈研究社
所做的調查中,她是第一位能提供實質的證據,來證實自己確實擁
有超常能力的靈媒,關於記載和研究她的記錄,其資料之詳盡與豐
富,至今仍無人與其匹敵。 至於派波夫人當靈媒的緣由,可以說是無意中開始的,那時她
住在美國麻州的波頓巿,在一八八四年,她因患腫瘤而去求訪一位
叫 J.R. Cocke 的盲人靈媒,等到第二次拜訪時,派波夫人突然陷
入恍惚狀態,並傳話給一位叫佛洛斯特的法官( Judge Frost ) ,
訊息據稱是他已亡的兒子傳來的,佛洛斯特法官研究降靈術已有相
當久的時間,他證實了派波夫人傳來訊息的正確,派波夫人天生不
凡的稟賦,自此讓她開始了她非凡的「靈媒事業」。 派波夫人被心靈研究界發現,是由哈佛大學教授,也是「美國
心靈研究社」創始人威廉•詹姆斯( William James ) 開始的,詹
姆斯可以說是當代最偉大的心理學者,他為了研究派波夫人,曾經
派了二十五個人用化名參加她的降靈會,結果發現,派波夫人確實
擁有一些不可思議的能力。 一九八六年春,詹姆斯將結果寫成研究報告說︰「我相信派波
夫人有非常誠實的人格,我也相信她陷入某種恍惚狀態也是真實的
,雖然之前我以為她的猜中,只不過是幸運的巧合,不然也是經由
一般的管道,例如猜測、打聽、或觀察表情穿著等,才得知參與降
靈會的人的細微家務事,但現在,我認為她確實擁有一些我們目前
還無法理解的能力。」 詹姆斯的研究報告發表後,英國心靈研究社( SPR ) 的一位傑
出社員哈德生( Richard Hodgson ) ,在一八八七年到波士頓去從
事調查派波夫人的研究工作,哈德生是一位專門揭穿騙局的能手,
他不只在降靈會上,嚴密觀察派波夫人的一舉一動,並且還派人跟
蹤派波夫人的行蹤,調查她是否私下偷偷去查問參與降靈之人的
瑣碎資料或家常事,或是否偷偷僱人去替她做調查,結果並沒有發
現派波夫人有任何欺詐或不名譽的行為出現。 後來,他更將派波夫人帶到英國,因為在英國,派波夫人人生
地不熟,也沒有任何的親戚朋友,如此更能防堵派波夫人任何「作
弊」行為的可能,而且派波夫人在英國所舉行的降靈會,全由心靈
研究社的主要社員為之安排監督,結果,派波夫人的成績仍和在美
國時一樣的優秀。 哈德生在連續做了數年詳細的調查後,才漸漸相信,在派波夫
人「背後」顯現不可思議能力的,極可能是從前有肉體的人,死後
仍然存在的「靈魂」。 派波夫人的兩個案例 有趣的是,當哈德生在一九○五年逝世後,據說他也成為派
波夫人的「主控靈」,他曾經藉著派波夫人說出十年前曾跟一位小
姐求婚的事,但此事連哈德生生前最要好的朋友也不知道,後來果
然證實確有其事。 詹姆斯說,哈德生生前在當心靈研究社美國分社的祕書長時,
薪水非常微薄,時常讓哈德生捉襟見肘,不敷使用,有一次當他正
拮据時,有一位朋友適時的匯錢給他,解決了他的窘境,因此,哈
德生回了一封感謝函,並且開玩笑的提到一個故事。 故事說,有一對快餓死的老夫妻,向他們所虔誠信仰的上帝大
聲的禱告,祈求上帝 快賜東西給他們吃,那時剛好有個無神論者
聽見了,就爬到屋頂上,將麵包從煙囪丟了進去,那對老夫妻以為
奇蹪發生了,就連連感謝上帝的恩賜,那個無神論者聽了覺得好笑
,就進去說明麵包只不過是他送的,並沒什麼上帝 ,那知老太太
回答他說︰「反正,是上帝給的,儘管是魔鬼帶來的!」 有一次,這位曾幫助哈德生的朋友參加派波夫人的降靈會,那
知,哈德生的「靈魂」藉著派波夫人對他說︰ 「你記不記得我曾跟你提過,有關一對老夫妻祈禱的故事,是
上帝 給的,儘管是魔鬼帶來的?」 這位朋友非常的驚訝,因為這件非常微細的瑣事,除了他自己
之外,並沒有第二個人知道。 在派波夫人的檔案中,類此奇異的事件,可說不勝枚舉,並無
法用常理來予以理解,如果要勉強予以解釋,則可以說,並不存在
著什麼「靈魂」,那只是靈媒藉著「心電感應」讀出別人的心事而
已,但此說也只是一種「假設」,其實並不比靈魂存在的「假設」
更容易讓人信服,因為如此準確、快速的心電感應,在任何正式或
非正式的實驗中,還沒出現過! 何況,在有些個案中,派波夫人所傳達的訊息,甚且連參加降
靈會的人都不知道,如此就很難「假設」是靈媒與參與降靈會之人
間的心電感應來解釋了。 有一位英國心靈研究社的社員羅奇爵士( Oliver Lodge ) ,在
倫敦有位L伯伯,L伯伯有位雙胞胎弟弟G伯伯,已經去世二十多年
了,那時派波夫人正由哈德生帶往英國做研究,因此這位好奇的羅
奇爵士,就向他的L伯伯借了一個死去弟弟的舊金錶,去參加派波
夫人的降靈會。 當派波夫人陷入恍惚狀態時,抓著金錶傳述在「那邊」的G伯
伯的話說,這個金錶是屬於羅奇爵士已經死去的G伯伯的,並描述一
些L伯伯和G伯伯小時候的瑣事,例如和一些兄弟小時候到溪奡
泳差點淹死,和撿到一條長長蛇皮的事,並說這條蛇皮現在就在L
伯伯那堙A並且提起在一個叫「斯米特」的農場堙A有兄弟殺死一
隻貓的事。 奇異的是,這些瑣事,事後經羅奇爵士調查,都獲得證實,但
借給他錶的L伯伯,卻無法記起所有的事,對於游泳的事,只有很模
糊的回憶,至於蛇皮的事,L伯伯說他記得很清楚,也記得蛇皮是
放在一個盒子堙A只是不記得放到那堨h了,但是他堅決否認有
殺 貓的事,也不記得什麼「斯米特」農場。 既然L伯伯不記得在斯米特農場殺貓的事,因此羅奇爵士只好
寫信轉向L伯伯仍然健在的一位弟弟求證,追查的結果,證實的確有
斯米特農場,但這位弟弟說,至於殺貓的事,是由另一位兄弟幹的
,但他並不記得有什麼蛇皮之事。 這件事頗為奇異,如果說派波夫人是從羅奇爵士腦中「讀出」
這一切,但羅奇爵士除了金錶外,對其他事卻一無所知,如果說派
波夫人是用「透視」或「心電感應」蒐集出這些材料的,那麼,她
勢必需要從不同人的記憶庫堙A「翻箱倒櫃」的選擇出她所需要的
材料,然後剔除那些記憶錯誤或不正確的資料,來組成一個正確而
完整的事件。 如果心電感應的「假設」,複雜到如此難信,且沒有人曾經顯
示過的程度,那麼,比較起來,靈魂仍然在人死後存在的「假設」
,就顯得讓人容易信服得多了! 李納德夫人的「書籍測驗」 除了派波夫人外,另一位顯現不凡能力的靈媒,是英國的李
納德夫人( G.O. Leonard 1882-1968 ) 。 她和派波夫人一樣,也是無意中發現自己具有通靈的能力,有
一次,她和朋友參加一個降靈會,會中大家手輕扶桌子,做讓桌子
傾斜的實驗,那時她突然陷入恍惚狀態,因此被發現有成為靈媒的
稟賦。 李納德夫人廣為心靈界所知,是由前述的羅奇爵士發現的,一
九一五年,羅奇爵士的兒子,不幸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死於戰火,
時,派波夫人因為某種緣故,在一九一一年已停止了她的靈媒事業
,所以羅奇在傷痛之餘只好拜訪李納德夫人,經過幾次和兒子的亡
魂溝通後,他深信兒子雖然肉體已死,但靈魂仍是繼續存在的,他
並於一九一六年出版了一本書「雷蒙」( Raymond ) ,敘述陣亡
的靈魂所傳達的話。 李納德夫人最膾炙人口的,是一種叫「書籍測驗」( book test )
的實驗,書籍測驗的方式,據說不是由活人,而是由亡靈提出
的,意義在於讓活人知道死後生命是確實存在的。 所謂書籍測驗,就是說當靈媒進入一種恍惚狀態後,由背後相
關的「亡靈」說出在某個書架上,第幾層的第幾本書,書中的第幾
頁第幾行上有那一句話,而奇妙的是,那一句話正是與亡靈或當事
人有關的話,或是亡靈要傳達給當事人的話,而當事人能確實予以
理解,並確定亡靈身份的話。 而常常當事人本身,根本不知道書架上的書是如何放置的,或
甚至不知道書架上有這麼一本書的存在。 在一九一七年十二月的一場降靈會上,有一個據稱於一九一六
年陣亡的年輕軍官,特地透過李納德夫人傳話給他父親,他特地指
定一本書給他父親,他說︰「進到客廳,在門右邊的書架上,第三
層,從左邊往右數第九本書,在第三十七頁開頭有一句話」。 結果,他父親依言在客廳右邊的書架上,找到一本書,書名為
「樹」,在第三十七頁啟頭,讀到一句話︰ 「有時候,在木頭上,可以發現一些很奇怪的痕跡,是一種甲
蟲鑽的,對樹的危害很大。」 原來,這位陣亡軍官的父親,對森林學非常有興趣,尤其對「
吃樹的甲蟲」的強烈執著,曾經一度是家人的笑柄,這位年輕陣亡
軍官的「靈魂」,藉著揭露這件家庭的細微瑣事,來證實自己仍然
在另一個空間「活著」,以此來撫慰失子哀傷的父親。 也有一個婦人參加降靈會,她的亡夫為了證實他的「存在」,
傳話給她說,叫她在家堛漁悇[上找一本書,並說這本書不是印的
,而是用手寫的,書面是暗色的,書中有張摺疊表格,記錄一些古
老語言間的關係,並叫她注意第十三頁堛漱@句話。 這位婦人根本沒聽過這本書,因此不大相信的嘲笑一番,但回
去後還是依言查了一下,結果,居然找到了一本舊的黑色筆記本,
是她亡夫的遺物,筆記本寎艉W一張摺疊表格,上面記錄一些古老
語言之間的關係,而筆記本的第十三頁,節錄一本名為「死後」之
書的話語。 讀心術或心電感應? 書籍測驗果然顯得奇異非凡,如果按照「超感官知覺」論的
說法,「靈魂」並不存在的話,那麼,急待解決的問題是,如果李
納德夫人確實擁有如此超級的超感,她不只要用「讀心術」或「心
電感應」去讀出前例軍官的父親腦海媯L數的事,而且還要用依心
電感應得來的資料,在「無數」的書籍資料中,選擇出一本書和一
段貼切的文字資料,來讓他的家人信服,而如此傑出的超級心電
感應,未免神奇的讓人覺得不可思議了。 何況,在後面一例中,婦人根本不知其亡夫擁有如此的一本筆
記本,那麼,李納德夫人將如何利用她的超感官知覺,在根本不存
在和無人知道的「腦海」中,搜尋得到其亡夫的資料,而且更在無
數存在的書籍中,獨獨指出一本和其亡夫有密切關係,而且沒有任
何人知道的陳舊筆記本呢? 如果說,某一個人可以用「讀心術」或「心電感應」,「任意
」的「翻閱」另一個人腦海中的記憶的話,這畢竟只是一種毫無實
據的「假設」,如果這種「假設」可能的話,那麼就等於說我們每
個人的記憶,都儲存在一種內在的「檔案櫃」埵s檔,而可以「任
由」別人用心電感應「翻查」,「如果」真的存在這種「內在檔案
」,但能否任人翻查,仍然也只是一個「假設」問題,並未得到
任何的證實。 也有理論說,「記憶」的內在存檔,是以腦中神經細胞間的微
細變化或構造來儲存,「如果」此說屬實,那麼某人或靈媒,必定
具備某種高超的識別能力,可以「看懂」儲存記憶的神經信號,而
這種能力,連目前技術最高超的神經生理醫生也無法做到這點,這
又是一個無法證實和難以令人相信的「假設」。 但如果我們「假設」靈魂確實在人死亡後繼續存在,這個「假
設」,雖然在解釋靈媒不可思議的能力時,難免會有一些小小的瑕
疵,但比起前面諸多不可思議且複雜的「假設」,確實是顯得單純
合理而又可信多了! 超感說的「態度」和「假設」 超感官知覺說( ESP ),尤其是所謂的「超級」超感官知覺說
,看起來倒不像個理論,反倒像是種「態度」似的,這種態度,根
本上,就「拒絕」接受「有」或「可能有」任何死後生命存在的可
能,反而要極其勉強的,用超感官知覺的作用,來解釋或否認一切
死後生命可能存在的證據,而且當超感的解釋顯得極為不通或荒謬
時,他們又不斷且無所節制的來擴大解釋超感的範圍,以涵蓋每
一項死後生命存在的可能證據。 在前面的諸多個案中,我們都可以發現這種「傾向」的存在
,但基於我們目前對「超感官知覺」的了解,我們對「超級」超感
官知覺存在的推論,也只是一種「假設」,並沒有得到任何證據的
支持,而且就像前述所強調的,這種「假設」也不見得比靈魂存在
的「假設」更容易讓人信服。 何況,在一些信譽可靠,沒有任何欺詐或作假跡象的靈媒例子
堙]如派波夫人和李納德夫人),如果「假設」她們確實擁有特殊
的超感官知覺能力,那麼,也無法用此來解釋她們為何「扮演」亡
靈到那麼逼真的地步,不只在手勢、動作、聲音等,而且連個性、
特性、習慣、口頭禪等,也都好像真的是某個人的重現,而如此逼
真之扮演,並不是光光靠用「超感」或某種方法蒐集該人的資料
,所能成功扮演的,也就是,如此逼真地「扮演」某人的說話方式
、語氣、手勢、姿態,或個性特色和思維模式的能力,絕不光是靠
心電感應或超感搜集資料所能得到的! 因此,即使「假設」派波夫人或李納德夫人之類的靈媒,確
實擁有不可思議的超感官知覺能力,但猶不能解釋一個問題,那就
是,她們如何將所得來關於亡人的資料,化為逼真的表演,而且使
熟悉亡人生平舉動的親人朋友信服! 靈媒術的真相和假相 不可否認的,我們不能因某個靈媒的部份個案,似乎顯現出真
實可信的死後生命證據,就說這個靈媒或其他所有靈媒所顯示的個
案,都是真實可信和沒有瑕疵的,我們也不能因為某個靈媒或部份
個案,顯現欺詐、不真、或薄弱的說服力,就說這個靈媒或其他所
有靈媒所顯示的個案,都是欺詐、不真或沒有說服力的。 如此的態度,都是一種偏執和武斷。 就如派波夫人和李納德夫人,如此傑出可信的高級靈媒,偶
而也有「脫軌」和失誤的時候,那時背後的「主控靈」或「亡靈」
,也會像小孩子或不成熟的人一樣,不承認他們的無知和錯誤,而
會編造一些理由和藉口來解釋他們的脫軌和失誤,以期佔據靈媒的
肉體來滿足他們的「表演慾」。 造成這種脫軌和失誤,或胡言亂語的情況,似乎是一般靈媒的
普遍現象,因為靈媒之所以成為靈媒,除了「稟賦」外,還要有成
為靈媒的「扮演意願」,如此才能「退出」自己的肉體,而讓另一
個「意識體」進入自己的肉體,但靈媒很少能做到完全的「空」掉
自己的意識,仍然存留有一些意識的狀態可以影響自己的肉體,以
致和外來亡靈的意識成一「干擾」狀態,而外來的亡靈或意識體
,也不是就完全的掌控了靈媒的肉體,他們只是進入「一團光」堙A
至於進入的程度或掌控肉體的程度,就完全視亡靈或意識體本身
具備的體質和能力了。 因此,靈媒能否真實顯現背後亡靈的人格或能力,也就是能否
成為一位優秀的靈媒,就全視靈媒能夠「空」掉自己意識的能力(
而這種能力,需要精純的意識狀態),以免和亡靈的意識互相干擾
,或視背後亡靈能否進入和掌控靈媒肉體的能力了,而這兩種情況
和能力的配合,由於靈媒的意識狀態和身體狀況的不同,就影響著
每一次降靈會上靈媒的表現,由此可知,一位傑出和優秀靈媒的
難得出現。 如果靈媒的自我意識干擾得太過嚴重,那麼,顯現出來的,將
不是什麼「亡靈」在背後說話,而是靈媒的「自我暗示」在表演和
說話了,因此,正如靈媒不可盡信一樣,在台灣到處都有的「乩童
」,絕大部份,恐怕背後顯現的,也不是什麼真正的「神意」,而
是乩童的「自說自話」了! 潛意識和潛意識遊戲 人的意識,尤其是潛意識,仍然是一個未知和神祕的領域,
頗值得吾人探討,如果說靈媒背後的「亡靈意識」,和靈媒自己的
「潛意識」或「自我暗示」,能夠影響靈媒的個性或表現,那麼,
一般活人的意識或潛意識有否可能影響靈媒,或「扮演」成一個虛
構不存在的亡靈意識呢? 在一九二三年,英國心靈研究社的學報中,曾報導一個十五歲
的荷蘭男孩,他想要參加鄰居所舉行的家庭式降靈會,但因父母不
准,他只好待在家堙A為了消磨時間,他就朗讀一首英文短詩,後
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那知就在他打盹的當時,正在隔鄰舉行的降
靈會,居然以扶乩板( planchette board ) 把這首詩拼了出來,可
能是這個男孩,因強烈的參加慾望,但無法參加,於是在潛意識
最活躍的睡夢期,以潛意識的心電感應方式(或靈魂離體)而影響
了隔鄰的降靈會。 也有許多降靈會的個案顯示,有許多昏迷不醒、臨死,或在精
神分裂狀態中的人,據說也能以某個「亡靈」的身份蒞臨降靈會,
當然,和前例一樣,或以潛意識影響或以靈魂離體的方式,「扮演
」亡靈的出現。 也有實驗顯示,包括靈媒在內的清醒的人,也可憑著「相信」
或「自我暗示」,而創造出一個虛擬不存在的人格或「亡靈」,在
降靈會上栩栩如生的出現。 上述的說明和例證,顯現出人的潛意識,果然是一個非常神祕
和非常易感的「東西」,人不只可在潛意識堙u自我暗示」,而表
現出不凡的能力,也可以以潛意識去「暗示」和影響別人敏感的潛
意識,尤其是那些在降靈會上,處於意識半催眠狀態而易受影響的
人們! 靈魂與潛意識 然而,發現和了解了潛意識的諸多「神祕」功能,並不就因
此而否定了「靈魂」的存在,反而可能讓我們更了解和佐證靈魂在
我們身上存在的事實! 因為,我們可以說,人的潛意識,「可能」就是人的靈魂的一
種「存在方式」,當我們「活」的時候,或醒的時候,它是「潛藏
」的,但卻無所不在的影響著我們,當我們「死」的時候,或睡夢
的時候,它就從「潛藏」的狀態「甦醒」了,那時就是靈魂的「意
識」狀態! 我們在前面所舉的,許多活人潛意識扮演「亡靈」的例子,
確實可以解釋在「一些」降靈會上出現的情況,但並不是「全部」
靈媒的個案,都可以拿來做此解釋的,尤其在派波夫人和李納德夫
人的某些個案堙A這種解釋是絲毫不通和沒有根據的。 在靈媒和降靈會的歷史堙A確實充滿著欺詐、作假,但這也只
是「部份」而不是「全部」,至少,派波夫人和李納德夫人,在心
靈研究團體長期嚴格的監視和跟蹤下,並沒有發現任何絲毫作假的
跡象。 而在她們所顯現的某些奇異不可思議的個案中,不管是以「超
級」超感官知覺說、潛意識扮演說、或以任何科學性的「假說」來
解釋,都不如「靈魂」能在人死後繼續存在的「假設」,還來得單
純合理而讓人相信! 畢竟,如果她們有如此高超不可思議的透視、心電感應的能力
,她們根本不需「裝神弄鬼」的假借一個「被鬼魂駕馭者」的形象
出現,她們大可以「超能力者」,或以某種「大師」的形象出現,
如此,不是更可以贏取人們對她們的「尊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