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不道德的隱性殺人 

           
    殺人,有很多方法,有些是有形的,有些是無形的,無形的殺人
隱晦但陰狠,常以人性媢儱P官無所節制或難以節制的放縰和慾望,
而達到殺人的目的。 這種難以防範,利用人性弱點,帶著「致命吸引力」的殺人手法
,叫「隱性殺人」。 智障的小男孩 有一個臉上明顯有著疲憊和憂容表情的母親,帶著一個年約十多
歲,患有中度智障的男孩前來,小男孩悠然旁若自戲,不知 人間禮
俗和母親的愁苦。 這位善良的母親,以包容但仍有一絲不甘的心情問說,她前世跟
這小孩有何關係,不然為何使得她也要連帶受苦呢? 雖然她相信「因果」,但在知道真實的原因前,想必不甘的心情
無法釋放,雖然她對孩子的愛心與關懷是無可懷疑的,但她 的挫折
和悲苦卻是無法避免的,因為那一個母親,不希望自己的孩
子,聰明活潑又可愛? 水蓮齋主嘆息的對她說︰「妳的孩子,在多世前非常的聰明,但
他的聰明用錯了方向,因為他畢生都在從事非法的行業,尤 其從事
毒品如大麻、鴉片的黑巿買賣,不止讓很多人因此一生都沉
溺於毒品不可救拔的深淵中,也因此讓很多人為了購買所費不貲的
毒品,因而傾家盪產,最後他自己也因染上毒癮而亡。 因為他一生所造的惡業實在太多了,所以曾多世輪轉為動物,加
以所販賣的毒品曾經障痺了無數人的腦神經,因此此世當承 受智障
的果報。 至於你們夫妻,在那世是他的幫凶,雖然你們不是主使者和決策
者,但你們卻協助他執行了一些非法的勾當,因果有個業共 業之分
,個業由個人自作自受,獨自承當,共業由共業者共同承受
,由於此世因緣接上了,你們夫妻和他就必須共同來償還這共業的
債!」 雖然以因果複雜的層面來看,智障的原因可能有多種,但這個故
事,卻完全的符合了因果律的迴向性和同質性︰昔日販賣毒 品,障
痺人的腦神經,此世業力反轉,自己承受被智障的果報! 而這對夫婦和這個智障的孩子,為了償還前世共業的債,在因緣
的驅使下,彼此雖然轉換了不同的身份和關係,但巧妙的,卻以這
樣的「結合」,來了結彼此該負擔和無所逃避的責任和業報
,因果的纖細和不爽,令人在聽聞這個故事後,除了有一種不忍的
沉重感外,更多了一份警愓︰因果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 同聲共哭的共業 因果的可怕,在共業的顯現上,尤其可以窺其不爽的原理,因為
無論時空如何的轉換,身分關係如何的轉變,因果如何的纖 細,等
因緣際會,所有的人事物,都將擺在因果公正的天秤上,得
到它應有的評價! 在佛經上有一則故事。 從前在印度,有一個婆羅門階層的富翁,家財萬貫,膝下有一獨
子,年方二十,剛娶媳婦未滿七天,有一天,夫妻倆到後花 園賞花
,丈夫因為愛妻心切,所以爬上高樹要攀花,想不到樹枝忽
然斷裂,人因而掉到地上,活活摔死。 當時全家人抱著屍體,悲痛欲絕,連來探視的親朋好友都為之拭
淚,他的父母、新婚妻子,更是哭得呼天搶地死去活來,怨 怪老天
爺不長眼睛,等依俗送葬後,全家大小仍然沉溺在悲傷的情
緒堙C 佛陀知道後,悲憫他們,便前往慰問,語重心長的告訴富翁說︰
「聽我的勸告,萬物萬事都是無常的,有生就有死,禍與福 也是相
連的,現在這個孩子死了,但有三處眾生為他哭泣,你知道
他究竟是誰的兒子,誰又是他的雙親嗎?」 富翁知道佛陀意有所指,因此停止哭泣,請求智慧的佛陀為他開
示。 佛陀說道︰ 「在非常久遠以前,曾經有一個孩童手拿著弓箭,來到一棵樹下
,仰著頭撘起弓箭就準備要射鳥,當時旁邊有三個孩童鼓勵 他說,
如果你真的能射中,才算真英雄呢!這孩童就很得意的拉起
弓箭,果然一箭就把樹上的鳥兒射死了,當時旁邊的三個孩童看了
,都不禁為他歡呼鼓掌。 後來經過無數劫的生死輪迴,當時那三個在樹下的孩童,一個有
福報,現於天界為天神,一個在海中為龍王,另一個就是婆 羅門長
者你,至於當初在樹下射鳥的那個孩童,前生在天界為天神
之子,命終轉生人間,成為你的兒子,在不幸從樹上摔落而死之後
,馬上投胎化生為龍子,偏偏在他投胎剛化生時,卻馬上被大鵬鳥
吃了,而那隻大鵬鳥,便是以前被他所射中的那隻鳥所化生的。 現在,有三處在為這個兒子哭泣,一個是天神,一個是你,一個
是龍王,你們都因為他曾是你們的兒子而傷心欲絕,這全是 因為在
前生,你們鼓勵他射鳥殺害生命,射中了又大加讚美一番,
所以今生,你們三個,同時在天界、人間、海中都為他哭泣,這全
都是因無知鼓勵殺生的報應啊!」 這個故事不禁令人深深的感嘆! 三個無知的小孩,為了償還「事前鼓勵射鳥,事後又歡呼鼓掌」
的共業,雖然經過了無窮遠的時間,但在因緣巧妙的驅使下 ,彼此
雖然各在天界、人間和海中轉換了不同的身份,但卻以父子
的「結合」關係,同聲一哭,來了結那份終究無可逃避的共業。 只是,當時同為別人歡呼,可曾想到以後將為別人同聲哭泣?這
個鼓勵殺生的歡呼,是何等的無知,又是何等的沉重與諷刺 啊! 緣份的祕密 在人的一生中,屈指算來,與自己有密切關係的人並不多,大多
只是萍水相逢,我們很難去解釋在人生中人的遇合現象,為 何我們
總會去遇見某些人,而不會去遇見某些人,我們只能以「緣
份」,而不是以「或然率」來作合理的解釋了! 而「緣份」背後所隱藏的祕密,就是「業力」,因為在無數的過
去生中,我們和很多的人,有過某種的「對待關係」,而這 些「對
待關係」,不論是建設性的或非建設性的,都形成了彼此間
的某種「業力」。 我們可能因為過去生中的彼此關懷、關心、照顧、幫助而形成良
善的業力因緣,也可能因為彼此的爭執、搶奪、侵犯、傷害 、凌辱
而形成不良的業力因緣! 當彼此的業力因緣纏結得愈深,不論是良善的或不良善的,彼此
就愈容易在來世的輪迴中再次相遇,而不管再遇時的角色是 否改變
或互換,不變的是,和彼此間業力有關的種類和屬性,情感
的,就以情感解決,物質或生命的,就以同等的形式償付! 因此,以業力的觀點來看,能身為父子、母子、夫妻、兄弟姊妺
、親戚、朋友,都是在往世生中,彼此間已種下了非常大的 業力因
緣,因此今生才能再次相遇,而且有了密切的關係存在。 所以從某個角度來看,今世的相遇,可以說是在償還或延續彼此
的恩情或仇恨,從另一方面來看,也可以說是讓彼此繼續學 習,以
糾正以前彼此所未曾處理好的關係和問題! 老婦人的悲愁 水蓮齋主,就告訴我們一則有關「錢財對錢財」的故事。 有一天,一個近六十歲的婦人,愁容滿面的來訪,她說,從小收
養的養子,不只把她唯一的房子拿去銀行抵押貸款,又以房 子到地
下錢莊借了一大筆錢,後來因還不起借款而離家逃債,地下
錢莊在找不到人下,只好將矛頭轉向他們兩個老的,但他們實在還
不起,哀求他們也不領情,並且三天兩頭就過來威脅恐嚇,逼不得
已下,兩個老的,每天只好東躲西藏,過得有如驚弓之鳥,膽戰心
驚。 她說,她不知道前輩子到底造了什麼孽,才會晚來得到這樣的報
應。 這樣的遭遇,無論如何,都令人為之悲憫,在今生,他們的困境
,令人為之悲憫,在前世,他們的貪婪與惡行,也令人為之 悲憫! 水蓮齋主說,這對被養子拖累的老夫妻,在某個前世,不務正業
,以開賭場為生,兩夫婦是賭場的合夥人,而且凶狠異常,對於那
些欠賭債不還的人,往往派人追討,找到了,就把對方的小
指頭剁下來,還專門用個盒子來收集這些被剁下的指頭,這種行徑
,可說令人髮指。 至於拖累他們的養子,在那個前世,也是個賭徒,由於常到賭場
賭博,所謂久賭必輸,愈輸愈賭,到最後,連房契地契也全 都輸光
了,不只輸的傾家蕩產,連帶的也妻離子散,下場可說相當
的淒慘落魄。 這對夫妻,因為在前世開賭場、設賭局,不知坑詐了多少人,讓
多少人傾家蕩產,這樣的業債,到頭來,總會有清算完畢的 一天,
至於與養子這一段,也在因緣巧妙的安排下,以這樣的「結
合」關係來清償彼此的業債,「錢財」的債,到最後終究以「錢財
」的方式來了結,就像我們前面所提到的︰「不管再遇時的角色是
否改變或互換,不變的是,和彼此業力有關的種類和屬性,情感的
,就以情感解決,物質或生命的,就以同等的形式償付!」 從這個令人值得為之悲憫的故事,我們獲得了什麼啟示呢? 奇異的親緣 當然,會構成親情關係的,都是在前世或長久以來,即有了不同
的牽纏糾葛關係,有的是因為彼此的「關懷、關心、照顧、 幫助」
而形成,有的是因為彼此的「爭執、搶奪、侵犯、傷害、凌
辱」而形成,在這些不同的「對待關係」中,有的重大,有的輕淡
,有的明顯,有的隱約,而這些不同的業力因緣,都將因其不同的
形式和性質,而決定以後相遇的關係。 以研究「輪迴」案例而聲名卓著的史蒂文生博士(Ian Steven
son) ,在他的研究中,就曾舉出幾個因奇特的因緣,而結成 親緣關
係的個案。 在黎巴嫩,有個記得前世的小男孩,說他的前世是村莊上已過世
的一個男子,這男子生前,曾為了灌溉水權的問題,和他現 時的母
親強烈爭執過,彼此都互相指控對方盜取自己的灌溉水,而
奇特的是,當這小男孩幾乎才學會說話時,就開始指控他的母親盜
取「他」的灌溉水,他的母親除了驚異外,當然也很「熟練」地予
以反駁,直到多年後,這小男孩的「積怨」才慢慢的減退,旁觀者
都認為,這小男孩的案例,蘊含了對「他」和他母親兩者的某種
「審判」意味! 在緬甸,有個婦人欲撘長途火車到某地去,想不到在途中突然心
臟病發作,人們趕緊將她送往鄰近的小鎮就醫,不幸的,這 婦人在
送抵醫院後不久就病逝了。 後來不久,在小鎮地方有個小男孩出生了,當他學會說話後不久
,就不時的提及這婦人的生平和死亡的情形,後來經過調查 ,原來
他的母親,當時曾和許多好奇的人,一起去探視那個不幸死
在異鄉的婦人,並曾經協助這婦人的埋葬事宜,過了不久,她就懷
孕生下這小男孩。 顯然的,我們並不知道更前世的因緣,但如果這個前世的案例真
實,這個小男孩和他母親間,可預期的,將會是一種和諧與 感恩的
關係。 在土耳其,也有一個類似的案例。 有一個叫「尤索夫」的小男孩,出生在一個叫「歐達巴西」的村
子堙A這小男孩聲稱記得他的前世,他說他前世住在「歐達 巴西」
南方數十公里遠的一個村子,有一天,他到北方某地去,不
幸的,在「歐達巴西」北方十公里的一個村子被謀殺。 當史蒂文生博士去調查這個轉世案例時,他覺得奇怪的是,一般
轉世的案例,都跟「地緣」有關,也就是,「安索夫」為什 麼是在
「歐達巴西」出生,而不是在當時前世的居住地,或是在謀
殺的發生地,或是其他的任何地方呢? 後來,當他仔細研究那樁謀殺案的相關背景資料時,才恍然大悟
,原來,當初那男子被殺害時,謀殺者曾將他的頭割下來, 而當謀
殺案發生時,正好是處於土耳其一段特殊的無法律狀態時期
,因此當謀殺案所在地的村民,發現了被分割的頭和屍體時,認為
對村子是一項累贅和負擔,因此將頭和屍體,偷偷的移往南方的一
個村子,並將之棄置在那堙C 想不到,被棄置的屍首的南方村民,也抱著同樣省麻煩的心態,
因此他們也偷偷的將屍首移往更南方的村子,就這樣,屍首 一路被
往南棄置,最後,終於被棄置在「歐達巴西」,當時,被地
方上一個村民看到了,他不禁悲嘆其他村子村民的自私無情,因此
,除了將屍首復原外,並且極為慎重妥善地予以安葬,過了不久,
這個心地善良的人,他的太太就懷孕生下了「尤索夫」。 對照某些人的自私無情,更顯露這個村民的高貴善良,這對父子
,相信在未來,將會有極其溫馨和諧的父子關係! 因果的大網絡 一般人常有個錯誤的觀念,認為如果沒有直接的去從事某事,自
己就不需負任何的責任,其實,如果從廣泛的角度來看,整 個社會
或甚至整個世界都是一體的,每個人和其他人都有某種的關
係存在,換句話說,整個世界或社會,可以說就像個錯綜複雜且牽
纏著的「大網絡」,每個人都是這大網絡的一個小環節,任何牽纏
到個人的,也將牽纏到別人,就像只要扯動網絡的任何一點,網絡
的其他部份,也會因受影響而震動! 因果的原理,也是如此的發展著。 因果的網絡,往往極細極微,有時是直接而直接的明顯,有時卻
是間接而間接的幽微,就像一顆石頭,如果被從高樓的窗子 丟出,
剛好砸死底下路過的行人,這是直接的因果,如果這顆石頭
落在馬路邊,被一個嬉戲的孩童丟擲到馬路上,剛好又被一輛急馳
的汽車輾過,而飛起的石頭正好打死了路邊經過的無辜行人,這樣
間接又間接的因果,該如何算呢? 又像「殺生者」和「食肉者」,如果沒有食肉者就不會有殺生者
,沒有殺生者就不會有食肉者,而這樣的直接生間接,間接 連直接
的「共犯結構」,又將如何清算呢? 人的行為,常常就是這樣,直接間接交纏,有時直接,有時間接
,而直接的結果不一定嚴重,間接的結果也不一定輕微! 因果的茫然 有一位四十出頭的中年婦女,還沒說話,眼淚就撲茨祖漯蓮y,
想必心中有極大的委曲和苦楚,待碰到可以值得傾吐的對象 時,卻
一時的悲從中來,不知從何開始。 水蓮齋主撫慰著她。 她哽咽的說,她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因為她長期吃素,信仰也非
常的虔誠,卻為何仍必須承受如此多的痛苦和折磨呢?她真 的不知
道,自己到底那堸翕糷F? 原來,這位虔誠、善良的婦女,罹患了子宮頸癌,為了防範癌細
胞的擴散,子宮、輸卵管、卵巢等生殖系統全數遭到割除, 因此導
致賀爾蒙內分泌的失調,以致影響情緒,時常覺得頭昏,全
身不舒服。 對於一個長期吃素,善良又有極度虔誠宗教信仰的人來說,會罹
患這麼一種嚴重的病症,她的痛苦,不止是生理的,更多的 是,心
理的茫然和衝突。 而她的茫然和衝突,也是必然的,因為她真的不知道,她長期以
來所做的善行和功德,或她所信仰的神祗,為何沒有防範她 的痛苦
,或至少解救她的苦厄呢? 從某個角度來看,因為她的虔誠、善良,她的苦厄已經被減輕了
,只是我們無從比較「本來」會發生的事。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健康和信仰,有各自要遵行的法則,健康有
健康的因果,除了「業力」的作用外,在今生要有健康的身 體,就
應常保持心靈的愉快,並注意營養的攝取,以及要有適當的
運動,並常注意及實行有關身體健康的養生之道。 如果不做此圖,混淆了健康和信仰的因果,將兩者做不切實際的
等號連結,期望藉由虔誠的信仰,而帶給自己身體的保佑和 保障,
如此將褻瀆了虔誠的信仰。 因為信仰的價值,除了來生的歸宿,最大的意義就在於,身處多
變的人生,能帶給我們心靈的力量,以達心靈的寧靜和真正 的解脫。 因此,真正的信仰,是建築在,體認這一心靈可以獲得真實解脫
的深信上,而不是建築在,相信感應可以完全救渡我們的膚 淺信仰
上。 如果因為真誠的信仰,而帶來一些逢凶化吉的感應和庇護,那是
我們所可「期待」,而不是可以認為理所當然的「必然」! 因為佛菩薩是「覺者」而非「全能者」,況且業力的因果法則是
難以違逆的,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都要承擔自己 行為所
帶來的結果,如果有所「感應」,那也是在某種可變動範圍
內,依著每人的「業力」、「因緣」和「誠心」,所做的因勢利導
的調整罷了! 但無論如何,這位婦人的遭遇,和世間所有的苦難困厄一樣,都
是值得我們予以深切憐憫的,因為每一件苦難困厄背後的「 業力」
因緣,是用來讓我們「警愓」和「啟示」的,而不是用來削
弱我們對所有苦難困厄的悲憫! 水蓮齋主說,這位婦人前世在清朝時是一男子,經營一座小型的
麝鹿場,除了賣鹿外,還提供「麝香」給不肖的商人做迷藥 ,這些
迷藥專門賣給一些別有居心的人,因此害得甚多的婦女失去
名節,雖然他沒有直接去製造那些媚惑人心的藥物,但原料卻是由
他間接提供的。 由於前世為了取得鹿的麝香囊所造的「殺業」,和用媚藥間接毀
人名節所造的「淫業」,這些怨恨不甘的「業氣」,終於「 同質」
的「迴向」到她身上來,水蓮齋主說,這位中年婦女身上,
除了「業氣」外,還附有很多不甘心的「鹿魂」,尤其是在她的生
殖部位,這也是造成她今生生殖系統病變的主要原因。 不知道的事,要負責嗎? 關於「淫業」,還有一個類似的故事。 有一個不到四十歲的男子,對於「因果」之類的說法,一向抱著
懷疑、排斥的態度,但他還是被人介紹而來,因為他嚴重的 病情,
讓他不得不前來一試。 原來,他得了嚴重的尿毒症,十年來,平均每星期要洗三次腎,
因而情緒低落、心情鬱悶。 水蓮齋主發現他體內兩邊的「腎氣」都是黑色的,進一步觀察,
發現他之所以如此,全肇因於前世生活放蕩不務正業,專在 花巷從
事拉皮條之類的「淫業」所致,由於一生從事不道德的行業
,損害很多人的性靈,兼又逼良為娼,所有這些由「淫業」造成的
業力,終於在今世「同質」的「迴向」到他身上來。 那知這男子聽聞後,回答說︰「如果真有前世,但那畢竟已是過
去的事了,為什麼現在的我,必須為過去所不知道的事負責 呢?」 這男子的意思認為,「現在」是現在,「過去」是過去,既然過
去已過去,且現在「不知道」過去所做的事,那麼無法也不 必去為
過去所做的事「負責」! 但「現在」和「過去」真可以這樣截然的劃分嗎?我們可以因為
「不知道」以前所做的事,而不必「負責」嗎? 因為「現在」是「過去」的延續,「不知道」,並非表示可以不
必「負責」! 雖然「我」的本質是無常性的,想從「我」中,找到一個永琱
變的「我」而不可得,但年輕的「我」,也是由童年的「我 」遞變
而來,老年的「我」,也是由年輕的「我」遞變而來,因此
,雖然沒有永琱變的「我」存在,但我卻是由一系列「變化的我
」所構成,因此,「我」就可以說是由一連串「生命的因果序列」
所組成! 就像「那先」比丘在回答「米蘭陀王」時所說的︰ 「陛下,那個嬌弱啼哭的嬰兒是我,而現在長成的也是我啊!雖
然形貌不同,但卻是同一系列的連續!」 「能不能進一步的解釋!」米蘭陀王說。 「陛下,這就好比有人點燈,照耀通宵,請問陛下,那初夜的火
焰與中夜的火焰是同一個嗎?」尊者說。 米蘭陀王回答說︰「當然不是,尊者。」 尊者繼續問說︰「那麼,中夜的火焰與後夜的火焰是同一個嗎?」 「當然不是,尊者。」米蘭陀王很快的回答著。 尊者進一步的問說︰「請問陛下,那麼,是否初夜是一燈,中夜
是一燈,而後夜又是另一燈呢?」 米蘭陀王回答說︰「當然是同一盞燈,尊者,只不過是和第一次
所點的火有關聯而已!」 尊者說︰「陛下,一系列生命的存在,一個接一個,與燈焰的道
理是完全一樣的,一個原素滅了,另一個便接著生起,相續 不斷,
中間沒有絲毫的間斷,因此,今天的您,與當初那嬌弱啼哭
的嬰兒,既非同一人,也非另一人!」 尊者又說︰「又好比牛奶,新鮮的牛奶放久了,會變成酸酪,酸
酪會變成乳酪,乳酪會變成清酪,陛下,如果有人說酸酪、 乳酪、
清酪與鮮奶沒有關係,這樣的說法,對嗎?」 「當然不對!尊者,它們都是與鮮奶有關聯,所以才會出現的。
」米蘭陀王肯定的說。 尊者應許的說道︰「是的,就是這樣,陛下,一系列生命的存在
,一個接一個,相續不斷,中間沒有絲毫的間斷,今天的您 ,與當
初的您,既非同一人,也非另一人!」 同理,「前世」的我和「今生」的我,雖然在外貌形體上有所不
同,但今生的「我」,是由前世的「我」變化而來的,所以 說,前
世的「我」和今生的「我」,「既非同一,亦不相異」,它
們是同一個系列的相續,就像初夜、中夜、後夜的火焰,或是鮮奶
、酸酪,乳酪的關係一樣! 因此,雖然現在的「我」,不是前世的「我」,但現在的「我」
卻是由前世的「我」遞變而來,都是屬於同一個生命的「連 續序列
」! 由以上的陳述知道,我們可以說,「現在」的我,和「過去」的
我,沒有任何關聯嗎?或是我們可以因為「不知道」以前所 做的事
,而不必「負責」嗎? 從生命的「連續」觀點來看,對於過去所做的事,知道要負責,
不知道更要負責! 一個人,不只要為「現在」所做的業負責,要為「過去」曾做的
業負責,更要為「將來」要做的業負責,這就是對自己直下 承擔、
能夠承擔的「大負責」! 至於那些自私、敷衍、推卸責任、遇事逃避的人,不只無法鬆減
現時業力的捆綁,恐怕業力將更如影隨形的加劇。 因為,他逃避得了別人,卻無法逃避得了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