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聽不見的哀號 

           
    宋朝的黃山谷,曾作了一首「戒殺詩」,詩曰︰    
    
    我肉眾生肉,名殊體不殊,元同一種性,只是別形軀。    
    苦惱從他受,肥甘為我須,莫教閻老斷,自揣看如何?    
            
    這首詩,以簡短的字句,如當頭棒喝般的表達了一個非常重要,但
常為人們所忽視的事實和觀念,那就是︰所有的動物,不管體型大
小,儘管在外型上和人類有著不同的形體外貌,儘管無法如人類般
能自由的表達它們的思想,但它們都和人類一樣,有著最根本本質
上的相同,那種相同的本質,不管我們以「佛性」或什麼樣的名詞
來稱呼它,在任何動物身上,和在人類身上,是絕對相等和平等的! 但可悲的是,人們不只無法實證,甚且也無法「理解」或相信這種
本質,當然,也就無法去理解或相信,所有動物身上也有這種相同
的本質! 於是,人們以自己口腹之欲的「快樂」,建築在動物哀嚎啼叫的「
痛苦」之上,甚且有某某宗教,竟然奉某某之名的宣告,除了人,
將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奡慦滿A統統「賜」給信徒當「食物」
,正統宗教的「博愛」,尚且狹隘、弱肉強食如此,更遑論一般無
宗教信仰者的「博愛」了! 所以,我們看到了人們因目光短淺、有限的「同理心」所顯露的矛
盾與諷刺的行為︰人們可以寶貝的懷抱著愛犬大啃牛排,而絲毫不
曾察覺牛隻被宰殺的嘶叫與泣血! 人們可以為寵物的喪命而飲泣終日,卻聽不到身上高貴皮草堜畛
藏的血腥與殘酷! 這一切,都因欠缺真正的「博愛」,所以人們只狹隘的選擇自己所
能愛的,這一切,也都因欠缺真正的「同理心」,所以人們只能體
會自己的痛苦,而不能體會動物也有痛苦,也會痛苦! 而能真正體會動物痛苦的,除了那些具有真正博愛胸懷和有著高度
同理心的人們外,就是那些曾經刻骨銘心,輪迴為動物,且記得「
前世」的人們! 兩個人豬輪迴的故事 煮雲法師就曾講述過一個關於人豬輪迴,令人聞之聳然的故事。 他說在很久以前,他曾參加過一次法會,席間恰巧與一位董姓立法
委員的太太同桌,閒談中得知,董姓夫婦雖然應酬繁忙,但自早年
起即茹素,因此他好奇的問起緣由,董太太說,那是因為她舅舅的
緣故,她舅舅說他能記起多世前的事,並說他是豬來投胎的,而且
還當了不只一世的豬,並且向她描述豬被宰殺的痛苦。 他說,當豬被殺死後,痛苦並不就此結束,仍然對肉體有非常敏銳
的感覺,當豬在巿場被買回去後,凡是把豬肉剁得愈碎或煮的時間
愈長,豬就愈痛苦,尤其是將豬肉做成火腿,須用鹽浸入皮肉內,
還需經過日曬風吹等過程,其間所受的痛苦,實非常人所能了解,
更甚的是,此種痛苦必須等到人們完全把火腿吃完才結束,也就是
說,一隻豬的痛苦並不在死後結束,必須等到人們把所有的豬肉吃
完了才結束! 他說他不知做了幾世豬了,數都數不清,每當想到曾為豬的痛苦,
仍不免膽戰心驚,他說本來閻羅王還要判他這一世再做豬,他聽了
嚇得趕快拔腿就跑,但判官很快的就抓起一把豬毛往他背後丟來,
所以他今世背部仍有一撮豬毛,說完,並脫下衣服,以顯示他所言
確實不虛。 董太太說,自從聽聞舅舅的故事後,兩夫婦從此即斷除一切肉食。 也有一位署名「既明」的作者,曾在「中國佛教」月刊,講述一個
他親見其人的故事。 他說,在一九三七年,當他旅居四川西昌的光福寺時,有一天清晨
下山,欲入城辦事,山下有一湖,要入城須先乘船渡湖,當時同船
者十餘人,其中有三、四個牧童,年約十一、二歲,他發現當中有
一牧童,總把手插入腰中,以衣服覆蓋,好像怕人看見,開始時他
並未特別予以注意,然而不久後,另一個頑皮的牧童突然將那牧童
的手拉出,結果牧童的那隻手,竟然是一隻帶毛的豬蹄,當時同船
看到的人,咸感震驚。 此時,旁邊一個同船的當地老者向他解釋說,這個牧童能記起前三
世之事,據牧童說,他前三世都轉生為豬,當被殺死後,掛在街頭
出售時,每割一刀,都感覺痛徹肺腑,直到完全出售後,魂識才能
脫離再度轉生,他記得前兩世都是如此。 但在前世,當被宰殺後,擺在巿街販售時,過了很久仍未能賣完,
當最後僅剩一蹄時,他感覺痛苦得實在無法再忍受了,因此猛然用
力一掙扎,這時魂識突然脫離豬蹄而投胎,雖然倖得人身,但因剩
一蹄的「業債」未還清,所以累及今生,猶留一蹄以示人。 這兩個人豬輪迴的故事,令人聞之驚駭! 縣長夫人的夢魘 也有人,不是因記得前世輪迴為動物的慘狀,也不是因具有高度的
同理心,因而能理解到動物被宰殺時的痛苦,他之所以能體會到,
全因為巧妙的機緣使然。 在清朝嘉慶年間,有一位蒲城縣的縣長,這位縣長很久以來就已戒
絕殺生,而他的太太不只生性殘暴,又貪口腹之慾,每日都宰殺動
物來製作精美的飲食。 有一天,適逢她生日,就命令廚房的僕人備了許多豬羊雞鴨,準備
宰殺,只見那些豬羊雞鴨好像知道自己的死期就快到了,各各伸長
了脖子在那堳s鳴,縣長見了,不禁憐憫,就告訴她的太太說︰「
今天適逢妳生日,卻變成這些豬羊雞鴨的死日,未免太可憐了,妳
應當發發慈悲,把它們放了,也可積些陰德!」 那知她太太卻不屑的回答說︰「如果完全依照佛教戒殺的說法,那
麼幾十年來,豈不是天下都是禽獸了,你不要再說這些不切實際的
話了,我不會受你的騙的!」這位縣長見太太不聽他的勸告,只好
嘆息而出。 第二天清晨,當這位縣長夫人還在熟睡時,不知不覺中,發覺自己
已走入廚房中,看見僕人正在霍霍磨著刀,而許多婢女環立在旁觀
看,這時,突然感覺自己的魂魄投入豬的身體堙A僕人上前,一把
就抓起豬的四條腿,把豬提放在椅凳上,抓著豬頭,拿起利刀,一
刀就直刺入豬的咽喉堙A當其時,她感覺痛徹肺腑,等殺完了豬,
僕人又把豬投入滾沸的湯中剃毛刮骨,然後拿起刀,自頸部直剖至
腹部,此時,縣長夫人感覺痛極難忍,整個肝腸就好像被撕裂般
的痛苦。 後來等魂魄離開豬體後,似覺飄泊無依,但不久後,又投入羊的身
體堙A這時,她因有了前次痛苦的體驗,因而懼怕得狂哭狂叫,但
只見那些僕婢吃吃的憨笑著,絲毫沒有聽見她的叫喊,而殺羊時所
受的痛苦之狀,又比殺豬時更甚,接下來,殺雞宰鴨的慘狀痛苦,
她都一一親自承受。 等屠宰完畢,驚魂甫定之際,忽然見到一個老僕人捉來一尾金色的
鯉魚,她的魂魄又突然投到鯉魚身上,那時只聽見一位婢女笑著說
︰ 「我們夫人啊,最喜歡吃鯉魚了,現在夫人正在睡覺,趕快下廚
去剁作魚丸,以準備早飯!」 僕人聽了,就將鯉魚的鱗片以刀細細剃除,將膽割去,並斬頭去尾
,當在除鱗和割膽時,就有如一刀刀的把她碎割,尤其當把魚放在
砧上剁碎時,那時的痛苦,就好像自己化成了無數的身軀,同時在
受一刀刀的碎身凌遲一般,她感覺實在無法忍受了,因此極力的狂
亂掙扎,才大喊大叫的從夢中驚醒過來。 這時,剛好婢女進來稟告說︰「夫人!魚丸已經做好了,可以起來
用早餐了!」縣長夫人聽了,急忙命婢女將魚丸倒棄,而當回想起
夢中情景時,仍不禁驚嚇得滿身大汗,因此就下令停止了生日宴會
,當縣長問詢原因,她就將夢中的情形說出,從此後,這位縣長夫
人就長期茹素,不再殺生了。 說來,這位縣長夫人也算是「幸運」的了,雖然她的「幸運」體會
,是由身歷其境的「痛苦」而來,但至少能快速的讓她「同理」的
學會和體會,什麼是別人的「痛苦」! 至於,她所說的︰「如果完全依照佛教戒殺的說法,那麼幾十年後
,豈不是天下都是禽獸了!」明顯的是一種「詭論」! 因為「慈悲」是人應有的胸懷,所謂「聞其聲,不忍食其肉」正是
,不展現當下應有的,對弱勢被宰殺動物的悲憫,卻以「未來不可
知」的情景來搪塞,來合理化自己的「殘暴」或「口腹之慾」的藉
口,不是「詭論」是什麼? 至於「天下都是禽獸」的疑慮,恐怕也是多餘的了,因為現時人們
做為「肉類」的食品,都是大量繁殖「養」來宰殺的,人們為「吃
」而「養」,當不吃不養,繁殖率自然隨著遞減,又何來「禽獸滿
天下」的疑慮! 現時,人類以絕對的優勢力量主宰著整個生物界,動物原有的棲息
地,在工業文明後,大肆的慘遭破壞,瀕臨絕種的物種愈來愈多,
有資料顯示,人類四十年來對大自然的破壞,遠甚於以前四千年甚
至四萬年來的自然演變! 可以想見的是,現時動物的生存,全仰賴人類的鼻息,因此,在未
來,我們應當憂慮的,不是「禽獸滿天下」的幻想,而是憂慮,除
了「寵物」和「肉類」的動物之外,其他野生動物將慘遭瀕臨絕種
的事實! 殺戮的報復 願雲禪師曾寫了一首詩,詩云︰ 千百年來碗媄慼A怨深似海恨難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 此詩將殺戮的怨恨和戰爭的源起,做了一簡明有力的因果闡述。 因為所謂世間的至重者,不過「生命」而已,所以,世間最殘酷者
,就是「殺戮」,凡是「生命」者,皆貪生怕死,無分人與畜,如
生命受威脅,皆驚恐萬狀,膽破魂飛,極欲維繫己身的存在,如果
生命受戕害了,那一股遭殺戮的「怨恨之氣」,必然極為強烈,時
時無不尋思機會以為報復,而靈性愈高愈不甘者,其報復常常也就
愈為明顯強烈了。 清朝紀曉嵐所著的 閱微草堂筆記 ,記載著這麼一則故事。 臨清地方,有一個以殺生為業的人,有一天,到某處買了一條牛,
準備牽回去宰殺,這隻牛頗有靈性,知道買牠的人是個屠夫,因此
任憑這個人拉著牛繩,鞭打著牠,死也不肯走,等力氣用盡了,才
讓這人強拖著離去。 後來經過一家錢莊門口時,這隻牛突然兩腳向著錢莊門口跪了下來
,並且雙眼一直流淚,錢莊的老板看了,不禁起了惻隱之心,就向
這人詢問,這人告訴他,此牛是以八千錢要買回去宰殺的,錢莊老
板向這人表示,希望能以原價將牛買下,想不到這個人因此起了瞋
恨心,恨這隻牛這麼刁蠻,因此堅決不肯賣,就是錢莊老板加了許
多價錢仍不答應,並且恨恨的說︰ 「這隻牛太可惡了!必定要殺了牠我才甘心,你就是出一萬貫的錢
,我也不賣!」 這隻牛聽了,就自動的爬了起來,跟隨著這人離去,等一到家,這
人就立刻把牛殺了,並把牛肉烹煮在一個大鍋堙A然後就上床睡覺
,等睡到五更時,這人起床去察看牛肉烹煮的情形,過了很久,還
沒回來,其妻怪其久不回,因此前往察看,竟然發現,其夫已自己
跌入鍋中,從腰部以上和牛肉一起都被煮爛了! 這個故事不禁令人深深的感嘆,這隻牛自知將死而求贖,在求贖不
成後,又像個烈士般,不為難任何人,不和仇敵妥協的,從容憤恨
的走上牠的終途! 而這個屠夫,不以牛的怕死而可憐牠,反而以牛的害怕而憤怒怪罪
,其殘暴與人性的墮落,由此可見一斑,兩相對照,牛的靈性與強
烈的怨氣,屠夫的不仁與殘暴,那麼,這樣不合常理的死法,說是
「 報應」的快速,恐怕也是理所當然了! 牛舌與啞巴 法苑珠林也記載著一個故事。 說在唐朝武德年間,在大寧的地方,有一個叫賀永興的人,因為鄰
家的牛踐踏了他田堛漣@物,因此就憤恨的用繩子將牛的舌頭勒斷
,後來,賀永興生了三個兒子,巧合的都是啞巴。 有人可能會認為,賀永興「把牛的舌頭勒斷」和他「生了三個啞巴
兒子」之間,可能只是一種極偶然的巧合。 但如果以「因果」的層面來看,毌寧可以說,這是一種極快速的現
世報,我們可以想像,賀永興只因為牛犯其禾稼,就勃然大怒的將
牛的舌頭勒斷的血淋淋場面,也因此可以想見其人平時性格之殘暴
,而如此殘暴之人,又做了如此小題大作的殘暴行為,實在有違上
天好生之德,因此本來已薄的福份,自然更形削減,因而有此報應! 至於為何不報在賀永興身上,而報在他「無辜」的兒子身上的問題
,實牽涉到極複雜的「共業」和因緣時機的因素,一方面,我們可
以說,父子本是一家人,都在「共業」的範圍內,雖然報在兒子身
上,但實也累了父親,一方面,也可說,由於賀永興殘忍的行為,
因而觸發或加速了已經時機成熟的果報,因為他的三個瘖啞的兒子
,想必在某個前世,也必定造了足以讓他們導致瘖啞的惡業! 所以,可以如此說,如果有人犯了如同賀永興所為的同樣惡行,也
不見得會在今世有相同的業報,畢竟,因果業報極其複雜,千差萬
別,可說「牽一髮而動全身」。 賀永興和其兒子所受的「報應」,只是屬於在他們共業範圍內,於
今世成熟的一個「特例」,而不是一種「普例」,但由這個故事所
揭示的因果報應,和所帶給我們的啟示,就有放諸四海皆準的「普
遍」意涵了! 廣化法師的故事 就像前面所述及的,包括人在內的所有動物,無分靈性高低,最珍
視的就是生命,所以對生命的殘害,常會令被害者生起極強烈的怨
氣和報復之心,而當所造的殺戮愈多,不僅愈損及今世的福份,來
世也將遭受愈嚴重的報應。 如果能夠及時幡然悔悟,往往可以「後報現受」或「重報輕受」了! 有一個「廣化法師」,就曾經現身說法,敘述自己的親身經歷。 他說,在他十八歲那年,為了抗日救國,毅然投筆從戎,自此歷經
了大半輩子的軍旅生涯,他說,在當時,他不僅喜歡喝酒,而且喜
歡吃肉,尤其最喜歡吃雞鴨,每餐都吃,怎麼吃也吃不厭,也不知
一年堥鴝釵Y了多少雞鴨。 有一年,他隨部隊駐紮在浙江某地,初到之時,村莊附近各地,都
可看到雞鴨成群,他每天都叫人去買雞鴨殺來吃,多則三五隻,少
則一兩隻,等三個月駐紮下來,村莊周圍五里路以內的雞鴨全給吃
光了,有一天他又叫人去買雞鴨,人家回答他說,沒得買了,這五
里之內的雞鴨全給吃光了,他不信,於是自己帶了一個勤務兵,在
駐地周圍四五里路間,打了個轉,果然真的找不到一隻雞鴨! 到那時,他才了解自己所造殺業之嚴重,於是後來信佛吃素一心懺
悔,希望藉此可以彌補前愆,後來退伍後,乃決意出家,據他說,
或許當初的一念之善,將他今生所造的嚴重殺業,重報輕受了。 他說,在民國六十三年,那時他在南投某地閉關拜淨土懺,有一天
,當他拜懺時,感覺身體突然輕了起來,向著西方前行,走不到幾
步,聽到身後有很多雞鴨的叫聲,回頭看去,只見成千上萬的雞鴨
追隨在他身後,沿著牠們的行列往後望,行列竟然迤邐兩里多路長
,才看到牠們的集合場,那媮晹酗狗豬等一大群,在排隊等著上
路呢! 廣化法師看到此種情形,知道牠們終於來找他算帳了,不禁大吃一
驚,如夢初醒,誰知道,就在當晚於禪房堙A在平坦的地上,莫名
其妙的突然跌了一跤,摔斷了左腿,雖延請名醫治療,終歸無效。 廣化法師因此透露他的親身經歷,希望大家以他為借鏡,早自警愓
,戒殺茹素,免得重蹈他的覆轍,廣化法師的一片苦心,實在值得
敬佩! 幸運的折磨 曾經在一份刊物上,看到一篇由署名「劉中平」其人所寫的親身經
歷,因極具啟示性,特摘錄於後。 據這位劉先生說,在他十八歲左右時,由於感覺生活乏味,為了尋
找刺激,於是用數年的積蓄買了一枝獵槍,以射殺鳥類為娛樂。 在兩三年間,他練就了一手好槍法,經常在田野間、樹叢邊,或到
山堨h伏擊鳥雀,往往一槍射去,在枝頭歡唱的小鳥,即應聲倒掛
在枝頭上,鮮血往下一滴滴的染紅了枝葉,有時被射中的小鳥,掉
在地上撲翅掙扎,羽毛四散,血流滿地,有時小鳥被射傷,撲翅竄
逃,他就窮追不捨,追到了再補殺一槍,直弄到小鳥血羽模糊或奄
奄一息的倒在血泊中抽搐著為止。 當時無知的他,一點也不覺得殘忍,而小鳥殺多了,不論他去那
,不論手中有沒有拿著槍,小鳥一見到他就老遠飛逃,當時他還以
自己身上帶有一股殺氣而沾沾自喜著。 在那幾年中,只為了玩樂,不知殺了多少小鳥,後來殺多了,漸漸
的感到良心不安,也聽到一些「因果」之類的故事,雖然不很相信
,但心靈上畢竟有陰影存在,因此才開始停止殺戮鳥類的殘忍行為
,雖然如此,但他說,從此卻開始了為期長達十八年的「血債血還
」! 因為在兩年後,他突然發覺長了五六個痔瘡,時常作痛,長痔瘡本
是很平常的事,因此他就延請了一位高明的痔科醫生做治療,當時
這位醫生的治療方法,是用一種腐蝕性很強的藥水,注射到痔核
去,將痔核一個個蝕掉,藥水堶惕t有份量很重的砒霜。 那知當醫生一針注射下去,不到五秒鐘,他就感覺心跳急促,呼吸
困難,眼前發黑,原來醫生不慎將含砒霜的藥水,注射進痔內的靜
脈血管了,後來經過急救,總算才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雖然命撿
回來了,但後遺症卻產生了,苦難的日子從此開始! 因為腐蝕劑的作用,注射的針孔從此很難癒合,每當如廁時,痔瘡
的血,就像小血柱般的噴射而出,每當上完一次廁所,總是血流了
一大灘,長期下來,失血過多,弄得面色慘白,四肢無力。 後來他又到某大醫院,找了一位極高明的痔科專家,這位醫生用的
是結紮法,用藥製的細繩,將每個痔核的根部紮緊,讓痔核自己枯
死脫落,果然,在一星期後,他所有的痔核一個個枯死脫落,也不
再流血了,他非常的高興,以為總算可以從此脫離大量失血的惡夢
,但誰知好景不常,半年後,痔瘡一個個又長了出來,而且血流如
常。 由於天天流血,他的身體迅速衰弱削瘦,雖然找醫生打止血針,但
仍無效,仍是每天流一大灘的鮮血,雖然失血如此嚴重,但因為前
兩次治療失敗的經驗,使他對自己的痔疾抱著消極的態度,不願再
求醫治療。 就在那時,村中來了一位外鄉的郎中,據說用祖傳的秘方,專醫奇
難痔病,家人朋友都勸他去試試,但他都堅持不肯,後來村中有人
患痔疾十多年,卻在不到十天的時間,就被這位外鄉郎中給治好了
,接著村中連續又有幾位痔病患者也都給治好了,因此,這位外鄉
郎中的盛名,更是不脛而走,村民奉他就好像活神仙一樣,到處被
奉為上賓。 到這時,他終於經不起家人的請求和村人的說服,只得抱著姑且一
試的心理,延請這位外鄉郎中到家堛v療,這位郎中的治療方法很
簡單,不注射、不結紮,只在痔核輕敷上祖傳的藥油,據說只要七
天即可無痛痊癒。 出乎意料的是,等這位郎中將藥油一敷上去,血就馬上流了出來,
而且越流越多,將藥油都沖洗掉了,即使用了不少的止血藥,也一
概無效,更出乎意料的,這無關痛癢的治療,卻造成更嚴重的折磨
與痛苦的開始。 因為痔核開始作痛,而且到了晚上也開始靡爛,因此痛得更厲害,
他由忍耐到呻吟,而肛門的痔痛,就好像火燒刀割般的難受,因此
他忍不住的就嚎叫起來,痛得直冒冷汗,手腳到處亂抓亂舞的在床
上翻滾,鮮血染滿了床褥和衣服,在場的外鄉郎中和親朋好友,都
看得目瞪口呆,束手無策。 經過了一整天,他的痛苦仍絲毫沒有減輕,痔部且繼續靡爛,鮮血
不斷的流,他臉上流著淚和汗,頭髮蓬亂,嘶吼哀哭著,兩手撕破
了衣服,兩腳亂踼的蹬爛了被子,整個人像瘋子一樣,但沒有一個
人可以幫得上忙,看到的人,都低下頭,搖頭嘆氣,有的甚至流下
了同情的眼淚。 後來,在不間斷的忍痛翻滾中,他意外發現,只要稍微提高臀部,
將頭俯臥的「倒吊」姿勢,就可以減輕一些痛苦,於是,他要家人
把三張厚棉被疊起,他爬到上面採取俯臥,將頭倒吊下來的姿勢,
甚至吃飯睡覺也是採取這種姿勢進行,就這樣,倒吊著不知過了多
少日夜。 有一天,在「倒吊」的姿勢中,他偶然看到流出來的鮮血染成一片
,一滴滴的在被子上凝固成一條條的血流,這幅情景深深的觸動著
他,他突然醒悟到,原來自己「倒吊」的姿勢,不就正像小鳥被射
殺後,倒掛在樹枝上的模樣嗎?而被子上血流斑斑滴滴,不就像小
鳥的鮮血,在樹枝葉子上染紅一片的情景嗎? 他回想起以前射殺小鳥時的種種殘忍情形,再對照這半年來所受的
種種痛苦,發覺自己的遭遇,不就正是一幕幕活生生的「因果報應
」和「血債血還」的現世報嗎? 從此後,他深深覺悟了,不再怨嘆自己所遭受的,也不再怨恨那幾
個將他「醫壞」的醫生,還非常感激他們,使他有將「血債」早日
還清的機會,在人生觀徹底改變後,他常常懺悔到流淚痛哭,並下
決心要用餘生廣做善事,來彌補前愆,將功贖罪。 說也奇怪,自從他懺悔發心後,原來嚴重的痔疾痛苦,就漸漸減輕
了,流血也漸漸的減少,次數逐漸減為兩三天一次,以至一星期一
次,約半年後,身體復原到已經可以下床行走了,他因此更把握每
一個可以積德行善的機會,後來痔血終於漸漸減至一兩個月一次,
以至完全停止。 說來,這個人也算是幸運和有善根的了,因為他發病得早,使他「
幸運」的能以年輕的體力來承受,也因為他的「善根」,使他得以
提早覺悟,能夠以平靜、甘願、寬容的心情,來看待自己所承受和
將要承受的痛苦,更難得的是,他以深切懺悔的眼淚,和把握每一
個可以行善的機會,來洗刷自己曾造下的「血債」。 不然,到老年或來世時,這筆血債,不知將要如何還起呢! 生命的啟示 水蓮齋主,也為我們說了一個類似的故事。 有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由家人陪同而來,這男子患了末期的淋
巴癌,癌細胞已深入骨髓,在脖子上,到處可見一粒粒凸起的小腫
瘤,醫生宣佈他只剩下兩個多月的生命。 年輕的生命,剛要開始綻放,就急速的將要萎謝! 水蓮齋主感嘆的看著他,發現有極多的鳥魂纏附著他,尤其在頸部
,他承認說,在以前,他曾經做過很多荒唐殘忍的行為,從小時候
開始,他就常去捉鳥打鳥,尤其喜歡爬上樹去破壞鳥巢,凡是被他
捉住的鳥兒,一律活生生的將脖子扭斷,像這類殘忍的行為,自
己也不知做過多少次了。 長大後,除了繼續打鳥殺鳥外,別人養鴿子,他也幫忙殺鴿子,而
殺鴿子的方法,就和他小時候殘殺鳥兒的方法一樣的殘忍,活生生
的將鴿子的脖子扭斷,殘殺的數量,數都數不清! 後來,在家人的勸告下,他終於痛改前非,也有了宗教信仰,只是
不了解的是,為何他吃素,做善事已有多年,仍然會遭遇到這樣的
「報應」呢? 水蓮齋主告訴他,他所造的殺業太殘忍嚴重了,被他殘殺的鳥類,
「怨氣」非常的重,這類的殺業,不是小功小德就能輕易化解的,
但因為你虔誠的行善,所以將以後可能更嚴重的果報「提早受報」
或「重罪輕報」了! 並且勉勵他,不要對目前的遭遇存有任何埋怨的心理,應該以平靜
還業的心情來承受,並且要以更虔誠的心來懺悔行善,以彌補自己
所造的殺業。 奇蹟的是,這個曾經被醫生宣佈,只剩下兩個多月生命的年輕男子
,至今已一年半了,仍然好好的活著! 至於,他還可以再活多久,已經不是最重要的問題了,因為每個人
都有生老病死的一天,終究都要離去的,重要的是,我們從人生
學到了什麼?就像水蓮齋主所說的︰ 「不管佛菩薩再慈悲,業力再怎麼化解,人終究還是有要走的一天
,重要的是,因為這樣的覺悟,讓一個人有重生的機會,有懺悔的
機會,有在這個生命堙A重新得到啟示的機會,這就是這個故事所
帶給我們最大的啟示了!」 怨深似海 在本質上,生命都有相等的價值,無所謂高低劣下之別,但在
以「 人」為主的世界中,有時對待自己的同胞,尚且如螻蟻般的
踐踏殘殺,更遑論能以何等的胸懷來對待非我族類的「動物」了。 但至少也當如人們所呼籲的,應以人道、不忍、嚴肅、感恩的心
情,來對待被宰殺的動物,而不是只為了自己單純的口腹之慾或逞
一時的感 官快樂,而無視動物錐心泣血的哀啼,如此,無異是人性
的沉淪和 墮落,也將召得嚴重的果報! 有一個年輕的母親,憂心的抱著一個剛出生才八個月的嬰兒來訪,
她說,她的孩子,才出生不久,就因為心臟問題而動過手術,而且
時常生病,很不好養,她不知道為何這個孩子這麼命苦,才剛出生
就遭遇到這麼多事。 年輕的母親,有著憂鬱的心,而不是初為人母的喜悅,她的憂愁,
散發著母愛聖潔的光輝,但卻無法照見隱藏在因果堛煽搎驍P殺戮! 她懷中的嬰兒,遠比同年齡的瘦小,頭髮稀疏,大大的眼睛,瘦瘦
的臉頰,而且皮膚通紅,任誰看了,都會驚覺像極了剛出生的小猴
子。 水蓮齋主對這位年輕的母親說,妳的小孩子背負著一段極為嚴重的
因果,他在前世,最喜歡吃猴腦猴心,尤其更喜歡吃小猴子,每次
當抓到小猴子,他就將小猴子綁住,然後活生生的挖腦剖心來吃,
因為曾經造下許多這樣殘酷的殺戮,所以那些極為怨恨不甘的猴子
,都群附在他的心腦部位,以致才出生,心臟即發生問題。 水蓮齋主也提到了另一個類似的個案。 有一個讀國一的小男生,由父母陪同而來,這小男生得了一種極為
罕見的病症,導致智能不足,常頭暈頭痛,而且發育不良,看來異
常瘦小,更奇怪的是,雖然五官尚屬正常,但從其稍腫大的頭,小
小的眼睛和鼻子的樣型看來,直覺的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張「象臉
」。 原來,這小男孩前世為一白人,常到非洲獵取象牙,不只親身獵殺
大象,也僱用了很多黑人為他獵殺,一生中不知造了多少殺業,以
致有此報應。 象的悲哀,也是人性的悲哀,極有靈性的大象,只因懷有人們認為
價值不貲的象牙,因而「懷璧其罪」的遭到射殺的命運,而人們竟
然能夠只為了一雙象牙,而不是為了裹腹的理由,竟能夠去殘殺一
頭遠比多數人還有靈性、有家族觀念的「動物」,人性墮落悲哀至
此,能不令人浩嘆?而「人」與「禽獸」的分野,就像孟子所說的
,真是「幾希」啊! 如此,了解了人性的殘酷,也就讓我們更了解了一切戰爭背後隱藏
的源起,因為不管是任何形式的殺戮,殺戮動物,或殺戮人的戰爭
,都導源於不止息的「冤冤相報」,而這也就像願雲禪師所說的︰
「怨深似海恨難平」! 痛苦的覺悟 一位年輕的母親,帶著一個七歲大的小女孩前來,小女孩用一隻
腳 不穩的跳著前進,當在地板上時,也只能趴著或艱辛的爬著前行,
顯然的,她的另一隻腳出了問題。 年輕的母親說,她的女兒出生時,右腳就明顯的較短,當愈長大
, 左右腳的差距就相差愈大,且已達四公分的長度,醫生建議,最好
儘早開刀,以避免以後行動的不便。 而此種開刀,就好像在進行某種「刑罰」似的,需先將右腳的腳
骨 踞斷,然後拉至與左腳等長,為了固定右腳,讓拉長的空隙長骨頭
,醫生在膝蓋和腳踝處,各以一圓形的鋼架固定,而這種固定,不
是只架在皮膚上,而是以幾根鋼絲像車輻似的穿皮透肉而入,可以
想見,此種手術所帶給小女孩的痛苦,年輕的母親說,手術後,皮
肉穿透處,常導致發炎潰爛,那時期,她女兒每天都哭著喊痛,她只能
陪著掉淚。 而這樣的手術,已施行過兩次,但問題似乎還沒完全解決,據醫
生 說,如果不成功的話,還需要再開刀,這位媽媽憂愁焦慮的說著,
不知她女兒為何這樣? 不只她母親,任何聽聞或見到此種類似「施刑」手術的人,都會
為 這小女孩,深深的感覺不忍,因為她還那麼小,小到不足以承受這
樣的折磨! 水蓮齋主感嘆的說,這小女孩在前世是一個屠夫,但和一般殺豬
殺 牛的屠夫不完全一樣,因為他專門在抽動物的後腳筋來賣,他的刀
法很獨到,非常乾淨俐落,以至後來常被人出高價收買,專門去挑
與人家有恩怨者的後腳筋,因此造成很多人的殘廢。 所謂「如是因,如是果」,當以前專門在挑動物和人的腳筋時,
那 想到以後自己也將遭受到類似的刑罰,由這個故事所顯示的因果的
嚴峻與不爽,真真令人畏懼與警愓! 是的,雖然世間所有的苦難困厄,都是值得我們予以深切憐憫的
, 就像這個小女孩一樣,但每一件苦難困厄背後的業力因緣,更值得
用來讓我們警愓和啟示! 雖然,我們曾經因為「無知」,而造下讓其他生靈痛苦,也讓我
們 日後痛苦的行為,但當從別人的痛苦或自己的痛苦中,得到某種的
啟示與覺悟後,我們就從痛苦中超越了,因為我們學到了什麼是「
同理心」︰我會痛苦,所有生靈也會痛苦,因而不再將自己的快樂
建築在所有生靈的痛苦之上。 也更因而讓我們從痛苦中覺悟了︰我們加諸在所有生靈身上的痛
苦 ,也就是加諸在我們自己身上的痛苦,因為所有的生靈都是一體的
,而所有的因果報應,都是不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