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無情因果有情天

            
    任何的殺戮,都會引起被殺戮者的痛苦和怨恨,如果被殺害者的
靈性愈高,則自然怨恨心愈強烈,而如果被殺戮的對象,是有著高
度知覺情感的人們時,那麼,怨恨的強烈和亟欲報復之心,是可以
想見的。 二兩錢的殺戮 有一位張君,年約四十出頭,係空軍上校退伍,為人誠懇穩重,
他年老的母親因嚴重的病症而住院,其母身體羸弱,狀況極差,如
風中之殘燭,經醫生診斷為第三期的心臟病,醫生並暗示家人要預
為準備後事。 張君極為孝順,並且深信因果理論,故求助於水蓮齋主,水蓮齋
主告訴他,他母親的主病因在腸胃,心臟問題只是病氣影響後的一
個表象,並告訴他有關他母親的一段因果。 原來,在很久前的某個前世,當時張君的母親是雲南擺夷族的一
個男子,那時同族有某兄弟兩人,因生活窮困無助,故向他母親賒
欠了二兩錢,二兄弟因極貧困,故無力償還,他母親在長期屢催不
得下,認為是兩兄弟惡意賴債,一時憤恨,用柴刀砍殺兩兄弟,砍
得兩兄弟肚破腸流而死,手段極其殘忍。 兩兄弟只為了賒欠二兩錢無力償還,就慘遭開膛剖肚而死,故極
為怨恨,因此千方百計的尋求報復的機會,水蓮齋主並告訴張君,
兩兄弟附在他母親腸胃附近,而且顯現肚破腸流的慘狀。 後來,經水蓮齋主調解後,張君的母親發願吃素並行善迴向,奇
妙的是,才一星期,其母的病情即大為好轉,等出院一個多月後,
已可下床活動如常人一般,可惜的是,半年後某次因參加某項喜宴
沾了葷食,兼家人顧其年歲已大,也常餵以雞湯,因此毀了當初素
食的誓約,不久後,病情又急劇惡化再度住院。 功德和誠意 這個故事到此看來,似乎有點匪夷所思,並會引起所謂「巧合」
的看法,或所謂素食「功德」的爭議,但姑且不論素食有無「功德
」的問題,當事人在從事素食這一項行為所表現出來的「誠意」,
或要為其往昔所造惡業贖罪的「懺悔」心意,才是問題所在。 因為,如果水蓮齋主所見的「因果」屬實的話,對那兩個兄弟怨
恨的化解,就需要靠當事人真心的「誠意」和「懺悔」,才能博得
「業主」的原諒而鬆綁,而姑且不論所謂「功德」的問題,「吃素
」或「行善」,只是為了表達當事人的一種真心「誠意」和「懺悔
」的手段而已。 所以「吃素」或「行善」,在所有的因果類型堙A只是一種「手
段」,而「誠意」和「懺悔」才是真正要達到的「目的」,因為,
唯有「誠意」和「懺悔」,才能溶化怨恨的冰山! 所以,從這個故事看來,張君的母親,藉由「吃素」和「行善」
的手段,來表達她對兩個兄弟「業主」的誠意和懺悔,因而能博得
對方暫時的寬諒,使得病情得以好轉,卻又因毀掉素食的誓約,因
而使得病情又急劇惡化,似乎也是理所當然了,因為,毀約的行為
,就代表了誠意的失去和懺悔的敷衍,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如此
的毀約行為,只有更加重原本就懷有深仇大恨的對方的憤怒了! 由此知道,病情因素食的誓約而好轉,又因素食的毀約而惡化,
就不再那麼的「匪夷所思」了,畢竟,素食雖然重要,更重要的是
,在素食的背後所顯現的誠意和為往昔贖罪的懺悔上! 為母擔業 張君秉性至孝,先前曾以氣功為母親治病,但當有一天,他在為
母 治療時,突然發現有一股陰寒冰冷之氣,從手掌傳到身上,初始
他並不以為意,而此次,當母親再度病情惡化住院,他又用氣功為
母治病,但漸漸的,即感身體不適,食慾極差,一吃就吐,並有嚴
重的氣喘,症狀和其母親完全一樣。 水蓮齋主先前即告誡過他,他已嚴重的介入因果層面,因功德力
不夠,如此做,將擔代他母親的部份業力,也將損傷他自己,而被
其母所殺的兩兄弟,雖被張君的孝行所感,但也透過水蓮齋主規勸
他說,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天地間有公正運作的因果法則,如此
做,不僅救不了其母,也將傷了自己,請他一切隨緣吧! 雖然如此,孝順的張君,不忍見其母痛苦如此,仍不顧一切,寧
願要為母擔業,也要為母治療,以減輕母親的痛苦,他說,身為兒
子的,看見母親如此痛苦,那有袖手旁觀之理!因此張君後來遂生
了一場大病,經過一段時期的調養,才回復健康。 雖然張君的母親,最後終因年老體弱抵不過定數而去,但走時非
常的安詳平和,這是足堪安慰之處。 雖然這個故事的結果,仍呈現因果業力所籠罩的苦難困厄,但我
們從苦難困厄中,仍然看到了極高貴的人性光輝,張君的母親雖然
曾經因無知而違了誓約,但在臨終時發了大懺悔心,懺悔自己所做
的一切,這樣的懺悔,就像甘露,洗清了一切無知、悔恨和不甘,
毫無負擔和牽掛的離去。 至於張君所顯露的孝行,不只令我們深深的感動,也讓我們深深
的感觸,他為了母親,寧願不顧自己,也要去做他認為為人子女所
該做的,這份義無反顧的孝心,實在值得吾人予以學習和敬佩,這
也是在這件苦難困厄的陰暗因果業力堙A所帶給我們的最大啟示和
光明面! 而張君至誠的孝行,不只感動了我們,顯然也感動了懷著極深怨
恨的「業主」,雖然張母最後終因年老病弱而去,但兩兄弟明顯的
感動於他的孝行,並不忍見他這個第三者因而傷害過深,遂透過水
蓮齋主傳授他一個調養身體的方法。 至此,我們看到了一個極其良性、光明互動的學習,在「陰」「
陽」間彼此開展者,而這良性光明的互動,讓「陰」「陽」間幽暗
的隔閡不見了,讓「怨恨」和「苦難困厄」從它本有的層次昇華了
,讓彼此以感激、不忍來回饋對方,進而也淨化了自己。 無私的慈悲 張君經過此事後,從此對因果業力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他說︰ 「佛菩薩是非常慈悲的,祂們不是不幫助我們,而是在等我們發
那一顆善心、懺悔心,藉由這個發心之緣的橋樑,來幫助我們和與
我們有恩怨的業主!」 是的,真正的「大慈悲」,是無私不偏坦的,而「大慈悲」尊重
了每一個眾生的「意願」或「自由意志」,尊重眾生的「自由意志
」,是菩薩的「大慈悲」,不是菩薩的殘酷! 因為任何「因果」事件,如果干預了一方,也即干預了因果法則
,更干預了其中一方「報仇」的自由意志! 如果對一方「慈悲」,干預了因果,即是對另一方的「殘酷」!
所以,尊重因果法則,就是尊重了所有眾生的「自由意志」,也是
對所有眾生的「大慈悲」! 因果業力的化解,需靠雙方的自由意志或意願,更需要靠真心的
誠意和懺悔。 所以水蓮齋主語重心長的說道︰ 「我以無私、公正的態度,來調解陰陽間的恩怨,在我眼中,不
管何類的眾生,和人是沒有分別的,我不偏袒任何的一方!」 而常常有些人,要她多站在「人」的立場來幫忙,要對方放過自
己,她說,我不偏袒你,也不偏袒對方,我只根據情理法,客觀公
正的來調解事情,她莞爾的說道︰ 「在面對這種種的私心,種種以人的立場出發的本位主義,有時
,我倒認為自己像個包青天,無私的在仲裁這陰陽間千古的恩怨呢
!」 而在她排解因果恩怨的過程堙A她發現,那些無形的眾生,對照
人的私心,往往比人還善良、可愛、講信用,常常這些無形的眾生
,慈悲善良的心都被引發出來,不只原諒了當事人,還和他們道謝
,特別要她轉告當事人,謝謝這些日子以來,他為「他」所做的一
切。 水蓮齋主說︰「這些幽冥界的眾生,雖然沒有形體,但他們一樣
可以和人一樣,透過薰修,得到佛法的滋潤,將原來由怨恨心所引
發的報復,到後來轉化為感激,及雙方互相的感動,這就是我稱他
們為善菩薩的道理所在!而由這陰陽兩利的過程中,更印證了佛陀
所說所有眾生都有佛性的真理!」 姊弟情深 在人生當中,幾乎所有重大事件的背後,都有一個我們所不知道
的重大業力因緣存在,而所有的重大業力因緣,都是在累世中由小
因緣累積而成。 所以,不要輕忽今世中任何一個微小的因緣,有時給人一個微小
的幫助,甚或一個喜悅的微笑,都將在日後開花結果,結成好的善
緣。 也不要因惡小而為之,因為任何一個微小的惡緣,也將在日後形
成怨怨相報或深仇大恨。 惡緣,有時會讓你喪失生命,而善緣,有時卻會救你一命! 有一位年輕人,深夜和朋友駕車外遊,在一個不該加速的大轉彎
處,卻鬼使神差的突然加快油門,結果在旁人高喊「小心」的驚呼
聲中,話語還沒落完,已轟然一聲的撞上路旁的電線桿,這位年輕
人被緊緊的卡在駕駛座上三十分鐘,才被人拉出送醫急救,奇異的
是,一場導致他脾臟碎裂,肺肝嚴重受損,橫膈膜破個大洞的嚴重
車禍,同車的其他三人,除了一陣虛驚外,竟然絲毫無事! 在漫長的手術後,這個年輕人的命,雖然撿回來,但由於延遲送
醫,造成腦部嚴重缺氧,導致腦細胞大量壞死,經醫生宣判,這位
年輕人可能將成為一個植物人了! 要生不生,要死不死的植物人,可以說是世間上最令親者傷痛,
眼淚流盡也無能為力的一種狀態,因為一個植物人,他無法表達他
的感覺,無法與家人分享他的情緒,甚至連一個痛苦的呻吟,對關
愛他的家人來說,都變成了一種奢侈的盼望,或一種永遠都無法達
成的願望,生命本來是一種喜悅,到此,生命反而變成是一種嚴酷
殘忍的嘲笑和折磨! 而這個年輕人,才二十四歲,正值生命雀躍的黃金時期,因此家
人的悲痛,是可以想見的。 年輕人的姊姊,陳小姐,一位娟秀、善良且有著深厚情感的女孩
,描述家堛滷“弇﹛J 「醫生宣判後,從此媽媽的眼淚就沒有停過,爸爸臉上憔悴憂傷
,眉頭深鎖,白髮劇增,全家沒有人甘心,弟弟才二十四歲啊!難
道沒有方法可以改變嗎?」 至少以目前醫學的技術來說,是沒有方法的,因為還沒有發明任
何一種藥物或技術,可以讓壞死的腦細胞復原或再生,除非奇蹟出
現! 陳小姐有虔誠的宗教信仰,也深信因果,因此她求助於水蓮齋主
,期盼最後一絲機會的出現。 水蓮齋主告訴她,她的弟弟在前世背負著五條命債,在今世因緣
際會下,才會遭受這樣的果報,在經過水蓮齋主的調解下,她弟弟
的「業主」們,開出幾個行善的條件和迴向,這些條件,考驗著這
家人,也考驗著他們的誠意和懺悔,是否足以化解這場需由家人長
期共同背負的「共業」。 「但沒有人願意相信!除了母親。」陳小姐說,家人都不相信,
在這樣的時代堙A連醫生都沒有辦法的事,豈是發發願、做做善事
就能解決的!家人都說她迷信,走火入魔了! 對於家人指責她不理性的批評,陳小姐說,她能體諒,但重要的
是,在這樣的因緣堙A她盡心了,也盡力做了她認為所該做的,這
樣也就足夠了! 迷信和奇蹟 在母親的支持下,她大膽的在賭一場,結果不是「迷信」就是「
奇蹟」的賭局,「奇蹟」不是「迷信」,但「奇蹟」常從「 迷信」
的土地和領域堳_然出現,因為所謂「迷信」,就是非理性 的信仰
不合常理的事,而「奇蹟」也有這種性質,它的出現,常帶 給人們
不可思議和理解的驚嘆,「迷信」和「奇蹟」就像兄弟,但人們一
方藐視「迷信」,一方卻又仰望「奇蹟」,心情之惶惑,就像這盤
賭局,顯示人們的心靈迷思和矛盾! 結果,奇蹟真的出現了,在和「業主」的協約實踐到某一個重要
的階段後,她的弟弟在昏迷了第十八天後,突然甦醒過來並開口說
話,等到協約完全實踐的十多天後,她弟弟的神智和記憶,就完全
恢復清醒了。 這個故事,是一個仰望的「奇蹟」?還是一個碰巧的「巧合」? 我們只有一個理由來解釋「巧合」的發生,那就是陳小姐弟弟的
突然清醒,全是偶然,或「或然律」的機率問題。 但我們卻有很多的理由來解釋「奇蹟」的發生,因為以因果化解
的層面來看,不只可以解釋這位年輕人清醒的原因,也可以解釋,
以「巧合」論所無法解釋的,那就是,為何在昏迷一段時期後突然
能夠開口說話,以及在某一段時期後的能夠完全清醒。 「巧合」只是無法解釋原因時的一個術語,就像我們無法知道原
因,只好歸類為「奇蹟」一樣,如果以因果的角度來看,「奇蹟」
也就不成為一個「奇蹟」,它只是一個被攤開的事實,或被揭曉的
答案而已! 無可替代的親情 雖然這個故事也有它的「苦難困厄」,但「苦難困厄」畢竟很快
的過去了,而它的「啟示」,卻帶給我們一些省思,那就是,不管
陳小姐的家人,當初是不是支持她似乎「迷信」的行為,但當家人
有苦難困厄時,她們全家人當時所共同發出的那種真誠無私的關懷
之情,是令我們感動的,也經由那樣的關懷之情,將全家人的心緊
緊的連繫在一起,那樣的骨肉之情,是沒有任何世俗的東西可以取
代的! 就像水蓮齋主所說的︰ 「當家庭埵酗F嚴重病症的家屬時,雖然家人在精神方面常有極
大的損耗,但如果以因果的層面來看,那都是在某一世彼此有所牽
纏,而為共業所累,但如果從另一種觀點來看,當家人在彼此照顧
時,雖然歷盡了辛苦,但從這樣一種互持扶持關懷的過程或關係中
,往往能獲得一種在平時所無法獲得的經驗和啟發!」 或許,從苦難困厄中「學習」和獲得「啟發」,就是我們對苦難
困厄的一種超越吧! 「緣」的救贖 有人在聽聞陳小姐弟弟的事蹟後,特地前來拜訪陳小姐,原來這
人的弟弟長期有酗酒的習慣,那知在半年前,突然因酒精中毒,導
致腦神經麻痺,就此陷入昏迷不醒的狀態,他抱持一絲希望而來,
期盼奇蹟的出現。 從表面來看,這個人三十多歲的弟弟之所以成為植物人,是肇因
於酒精中毒導致的腦神經麻痺,而酒精中毒,是由於長時期酗酒而
產生的,就此看來,成為植物人的原因是非常合理而且「充分」的。 但「充分」的原因,卻不一定是「必要」的條件,因為,對於那
些為數眾多且長期酗酒的人來說,會成為植物人的機率可說微乎其
微,況且,此人還那麼年輕。 但不可否認的,長期酗酒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充分」原因,如從
因果層面來看,背後隱藏的因果,可能才是促使發生癱瘓的「必要
」條件,因為有了長期酗酒的充分原因,加上因果業力的必要條件
,才產生了成為植物人的果報,兩者互為環節。 水蓮齋主解釋這個個案說,這個年輕人,在某一世身為武將,既
為武將又逢戰爭時期,當然免不了殺人,但他殺人的手段非常殘忍
,往往將人殺死後,還千刀萬剮的將對方節節肢解、碎屍萬段的才
善罷甘休,因此欠下了非常嚴重的命債,也因此引起「業主」的極
端怨恨。 水蓮齋主感嘆的說,這個案例時間拖得太久了,已造成腦部不可
挽回的嚴重損傷,兼又殺人毀屍,手段兇殘,不是一般小功小德就
可以化解的,因此,在種種因緣不具足下,這個案例對她來說,是
個無解的「定數」。 從表面上來看,植物人本身,只有生命現象維繫著,以乎呈現無
意識的狀態,以現今醫學的角度來看,沒有任何一種儀器可以探測
出植物人是否具有意識狀態,但水蓮齋主特別強調,植物人本身,
其意識或所謂靈性,並非無知覺,而是很敏銳的在「另一個層面」
受苦著! 水蓮齋主提醒說,如果家中有此類似癱瘓性病症者,家人或親朋
好友,應積極為此人行善迴向,如此,至少可以幫助此人減輕痛苦
,或縮短業報的時間。 雖然如此,這個個案就如所有世間的苦難困厄一樣,令我們予以
深切憐憫,但也令我們不禁感嘆,因為同樣的病例,有的遇善緣而
得救,就像陳小姐的姊弟情深,有的卻無緣得救贖,就像後面這位
先生的弟弟。 這樣的例子,不就像世間所有人事物的縮影嗎?在冥冥之中,所
有的遇合分離,表面上看似無序,暗地堳o有「緣」的牽扯和分際。 我們一方受緣的撥弄,一方卻同時也在造新緣,所以該警愓的是
,每一個善行善念,都要把握,而每一個惡行惡念,都應遠離! 健達多的啟示 談論到此,想起了一個有名的故事。 有一天,當佛陀在蓮花池畔漫步時,佛陀凝望著澄澈的池水,突
然看到了地獄堛煽熄H,有無數的眾生,在地獄的血池堙A浮沉哀
號著。 佛陀悲憫的看著浮沉哀號的眾生,想著他們的無知和罪業,不禁
嘆息著,這時,他特別注意到一位叫「健達多」的,健達多在過去
生中,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終因惡貫滿盈而墮落地獄。 佛陀悲憫他,想將他從地獄中解救出來,但在遍察他宿世的因緣
後,發現幾乎找不到任何半點的善行,足以讓他得到救贖,後來,
總算找到了他的微小善行。 原來,那是在久遠前的某一世,當有一天健達多走在路上時,有
隻小蜘蛛也在路上爬行,健達多發現了,本想一腳踏死它,當剛要
舉足時,忽然心中生起一個善念,想小蜘蛛也不犯我,不如放它一
條生路吧!就這樣,善念一起,小蜘蛛就從他的腳下死堸k生了。 當佛陀觀察到這個善因緣後,發現那隻蜘蛛,正停憩在極樂世界
美麗的花葉間,於是佛陀抓起銀色的蜘蛛絲,從極樂世界徐徐的放
到地獄堙C 當健達多在黝黑的地獄中掙扎浮沉時,突然抬頭看到在黑暗的天
空中,有一絲銀色的亮光,從他的頭頂緩緩降下來,於是他如獲救
星般,趕緊用雙手抓住蜘蛛絲,奮力的往上爬,等他爬到中途稍事
休息時,突然看到蜘蛛絲的下方,有無數的地獄眾生,也正攀爬在
蜘蛛絲上。 健達多看見後,不禁驚慌和憤怒,想說︰「只我自己一人,都還
怕這細蜘蛛絲斷了呢!何況細細的蜘蛛絲,如何能承受這麼多人的
重量,萬一斷了,不是又要墮回地獄受苦嗎?」 因此,健達多就情急惱怒的向下方叱責道︰ 「喂!喂!這條蜘蛛絲是我發現的,是屬於我的,沒有我的允許
,任何人也不准往上爬,下去!全部都給我下去!」 當健達多的叱喝聲,還迴盪在空中時,蜘蛛絲突然從他的手中斷
落了,於是健達多又重新掉回地獄中,只剩下銀色的蜘蛛絲,在黑
暗的空中閃閃晃盪著。 佛陀看了,輕輕的嘆息著。 佛陀的嘆息,也是我們的嘆息。 一念善,可以讓健達多有緣得以脫離地獄苦海。 一念惡,也可以讓健達多重新沉淪地獄苦海! 如此,我們還能輕忽任何一個微小的念頭或因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