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 寬 容

            
                痛苦的枷鎖
    
    生命是可貴的,沒有人不愛惜自己的生命,所以,沒有什麼比剝 
奪身家性命更讓人怨恨的了,也沒有什麼比怨恨更難平的了。 因此,就像含輝和尚或悟達國師的例子,清官的冤恨是可以理解
的,而清官的報復也是可以理解的。 所謂「冤有頭、債有主」,這幾個故事中的「債主」,都合法合
理的報復了他們所應當報復的,但儘管報得再合理,再符合公理正
義,我們不禁感慨的是,在那麼長久復仇的過程堙A隱藏在怨恨怒
火背後的「痛苦」,是如何承受過來的呢? 又或者是,復仇行為的完成,真的可以除去那隱藏在心靈深處的
痛苦根源嗎? 雖然如此,沒有人有權去干涉,或忍心去苛責他們復仇的意志和
行為,更沒有人有資格,可以叫他們要「寬容」他們的仇家,或學
會去「超越」! 因為設身處地來看,我們都應該自問︰ 「當有一天,我們遭受了無辜的侮辱毀謗時,我們可以寬容嗎?
如果不能,我們又有何資格去要求一個無辜遭受殺戮的人,要他去
寬容和超越呢?」 「當有一天,我們遭受了無辜的侵奪陷害時,我們可以寬容嗎?
如果不能,我們又有何資格,去要求一個無辜遭受殺戮的人,要他
去寬容和超越呢?」 「當有一天,我們遭受了無辜的戕害殺戮時,我們可以寬容嗎?
如果不能,我們又有何資格,去要求一個無辜遭受殺戮的人,要他
去寬容和超越呢?」 「寬容」是如此的困難,而「超越」是如此的難以跨越! 「怨恨」也是一樣,要不「怨恨」,也是如此的困難,如此的難
以忍受,但「怨恨」畢竟像個枷鎖,將我們以痛苦鎖住,又像個心
火的牢獄,讓我們無時無刻不在痛苦的火焰中,自己折磨自己! 所以,雖然「寬容」困難如此,但畢竟值得我們試著去學習超越
,因為怨恨是如此的讓我們痛苦,也讓別人痛苦, 如果我們 連遭
受無辜的戕害殺戮時,都還能寬容的話,那麼,天底下還有什
麼我們所無法寬容的呢? 所以,要學會寬容,或從怨恨中學會超越,我們就必須去正視,
或看清什麼是「怨恨」的本質,然後才能夠從我們的心靈中,將怨
恨的根源拔除,當拔除了最堅固的怨恨種子後,那麼,一切計較、
嫉妒、貪婪等的習性,也將消失無形。 或是,為了拔除怨恨的根源,我們也必須去了解,什麼是「寬容
」的本質,或什麼樣的心靈,才可以寬容,能夠有寬容。 怨恨的本質 當一個人被侮辱毀謗,被侵奪陷害,或被戕害殺戮時,他的「怨
」、他的「恨」,或他的「仇」在那堜O? 怨恨,必須依附在一個固定不變的實體時,才能顯示出怨恨的意
義,我們之所以感覺到有「怨恨」,那是因為,我們強烈的執著有
一個「我」,在受侮辱、傷害、殺害,但「我」是什麼呢? 如果「我」是身體的話,那麼身體會腐化,也終將腐化,那麼,
當其時,我們的「怨恨」要依附在那堜O?要依附在終將腐朽,不
存在的身體媔隉H故知,執著有一個身體,可以受侮辱、傷害、殺
害而生的「怨恨」,其實,就像執著確實有空中花、水中月一樣的
虛幻,因為當我們的身體消失了,那時,我們的怨在那堙H恨在那
堜O? 如果說身體不是「我」,而是感覺身體存在的那個「心」才是
「 我」,是我們的「心」,在感覺受侮辱、傷害、殺害,是我們的
「 心」在怨在恨。 但什麼是「心」呢?「心」有固定不變的實體,或「心」是永恆
的嗎? 當我們說是「心」時,其時並沒有一個實質不變且永恆的主體叫
「心」,因為「心」是剎那變遷不住的,當我們說「過去」時
,「過去」心已過去,已過去的心念是不存在的,當我們說「未來
」時,「未來」心還沒有到,還沒到的心念是不存在的,當我們說
「現在」時,「現在」心剎那不住,剎那不住的心念也是不存在
的! 故知,我們所認為存在的「心」,也並沒有一個實質不變的主體
,它生了又滅,滅了又生,生生滅滅,如「夢」,如「幻」,如「
泡影」,如「露」也如「電」! 當我們連一個實質的「心」,都尚且還找不到時,那麼,我們感
覺被侮辱、被傷害、被殺害所產生的怨和恨,要依附在那堜O?如
果連「心」都找不到,那麼所謂依附在「心」上的「怨恨」,不也
是如空中花、水中月般的虛幻嗎? 所以,我們之所以有怨,之所以有恨,全都是由於虛幻的「心」
,和虛幻的堅固「執著」所產生,由於這樣虛幻的執著心,讓我們
永生都沉溺於愛欲生死的輪迴苦海中! 當看透了「怨恨」的本質後,我們「寬容」的本質,也於焉的
浮現。 寬容的本質 寬容,就是寬廣的包容,因為寬闊廣大,所以才足以包容,包容
那清淨的,也包容那污穢的,包容善,也包容不善,就像廣闊的大
地,不拒清淨污穢,也像浩瀚的大海,不拒百川細流,更像無垠的
虛空,無所不含,無所不攝。 所以,要能成其「寬容」,就必定是無限寬闊廣大。 而我們的心靈本質,或我們的「本來面目」,本就具有如虛空般
的「空性」特質,無限的寬闊廣大,沒有什麼可以侷限它,也沒有
什麼可以障礙它,除了我們自己的「執著」。 當我們一「執著」了,計較、嫉妒、怨恨了,我們的「心」就只
像針眼般的狹小,連自己也無藏身之處,而「執著」所帶來的痛苦
,不止是外來的,更多的是自己帶給自己的痛苦。 因為執著的狹隘心靈,違反了它本應有的寬闊廣大,所以那是意
識或潛意識堙A自己對自己所做的「懲罰」,也是對「空性」的背
反,所帶來的痛苦。 佛經上有個故事,說很久以前,在波羅奈國,有一個人,以苦力
為生,他非常的勤儉,每當有些積蓄時,他就換成黃金,封藏在瓶
罐堙A然後埋藏在家中,每當看著黃金一天天的增加,他的快樂也
就與日俱增。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他終身省吃儉用的結果,終於換來了滿滿七
個瓶罐的黃金,但這時,他也終於老病了,由於仍不肯花錢請醫生
治療,最後終於留下他的黃金,與世長辭了。 死後,由於瞋恨,和念念不忘他留下的黃金,終於使他變成一條
毒蛇,仍日日夜夜的守護著他生前所埋藏的黃金,就這樣,物換星
移,經過了一萬年之後,有一天,他突然醒悟到,就是由於這樣的
執著和瞋恨,才使他一萬年來脫離不了蛇身,當從這樣的執著覺悟
後,很快的,他就獲得解脫了,而相傳,這條毒蛇,就是舍利弗的
某個前身。 「執著」,是心的枷鎖和牢獄,當心一執著,就像針眼般的狹小
,當心一打開,天地可以無限的寬廣。 就像這條毒蛇,因為瞋恨和對黃金的執著,使它一萬年來不得超
生,而當有一天醒悟了,終於發現,原來自己陷在自己所造的執著
迷夢堙C 同理,怨恨,或任何的情緒執著也一樣,它將我們關入心的牢獄
中,讓我們執著在「受辱、受害、受殺」的怨懟堙A然後急於要尋
找到我們的「仇家」,來為我們虛幻不實的「受辱、受害、受殺」
的心靈感受,討回它應有的公道。 但當我們突然覺悟了,就好像從夢中醒悟了,我們才發現,原來
,怨恨和所有的執著一樣,都是一種「虛幻」不實的情緒,如「夢
」,如「幻」,如「泡影」,如「露」亦如「電」! 我們也才發現,原來,心靈的領域,可以如此的開闊和自在,而
「執著」,就是對這樣一種開闊本質的背反,也是一切痛苦的源頭! 當我們醒悟了,我們就學會「寬容」了,不只寬容了別人的過錯
,也相對的淨化了自己,讓自己向著更寬廣的清明自性回溯,而由
此所展現的,將會是一個,沒有任何不安和痛苦的光明心境。 一個寬容的故事 當佛陀在世時,有位「阿闍世」王,為了奪取王位,害死了自己
的父王「頻婆娑羅」王,自立為王後不久,知道弒父的罪報後,開
始心生悔惱,由此而全身發熱生瘡,臭穢不可聞,經延醫治療後,
不 但沒有減輕,反而越發嚴重,雖經別人勸請,往佛陀處求取懺悔
解救,仍自慚形穢不願去。 頻婆娑羅王雖被兒子殺害,但他生前信佛虔誠,深知身心的虛幻
無常,故不只沒有任何的怨恨,而且在知道兒子的情況後,反而顯
靈勸告兒子,告訴他,他是佛陀的弟子,願以佛陀的慈悲來原諒他
,而且佛陀就快入滅了,如果不趕快去,就再也見不到佛陀了,因
為除了佛陀能救他,使他不墮入地獄外,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解救
他了,受到父王的寬宥和催促,阿闍世王因此前往求見佛陀,因而
得以獲救。 頻婆娑羅王的寬容,真是令人動容,他展現了寬容的真義,由此
難能可貴的寬容,他不只原諒了兒子,也從而更昇華了自己! 所以,寬容,不止是一種思想,更是一種可以實踐的本質,因為
它是每個人都具足的一種無限寬闊廣大的「空性」本質。 當我們往清淨的自性回返時,學會寬容別人,就是學會寬容自己
,給別人一個改過的機會,就是給自己一個更廣闊的空間! 所以,學會寬容,就是一個不斷在學會超越自己,超越執著的過
程,當我們愈寬容了,我們就愈淨化自己,使自己愈趨向光明的昇
華。 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深深的發願︰ 願寬容,在過去,所有曾經毀謗、嫉妒、輕視、侮辱、欺騙,甚
至傷害、戕害、殺害我的人! 也願寬容,在現在,所有正在毀謗、嫉妒、輕視、侮辱、欺騙,
甚至傷害、戕害、殺害我的人! 更願寬容,在未來,所有將要毀謗、嫉妒、輕視、侮辱、欺騙,
甚至傷害、戕害、殺害我的人! 願生生世世寬容,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