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 懺悔的甘露

          
    寬容,是屬於受傷害的人的權利,至於那些曾經傷害過別人的人
,是沒有資格和立場,去要求別人寬容的,因為傷害別人的人,談
寬容,就是對責任的推卸和推諉。 他們所需要和該做的,只有「懺悔」! 一個音樂家的故事 C 先生,約六十歲左右,頗有音樂方面的才賦,是一個鋼琴家,
除了會編曲、作曲外,也擅長指揮,曾膺任各大樂隊團體的指揮和
總監多年,也出過多張演奏專輯,自從早年從政戰學校音樂系畢業
後,即長期從事和音樂有關的各項工作,多年來,他在音樂方面的
造詣和貢獻,曾博得多方的好評和獎勵。 C 先生的身體原本健壯,但多年來,即常為身體的病痛所苦,他
不只常感腦力無法集中,且罹患氣喘、心肌梗塞、全身水腫等症狀
,尤其嚴重的是,雙腳漸漸酸軟無力,連上樓梯都倍感艱辛。 對一個創作力正豐盛,事業正達頂峰的音樂家來說,身體的諸多
症狀和病痛,對他來說,不啻是一項嚴重的打擊,因此,在試遍各
方醫療皆無效後,他抱著半信半疑、姑且一試的態度,前來拜訪水
蓮齋主。 水蓮齋主發現他的症狀,不是由單純年齡漸增而產生的生理症狀
,而是一樁和前世有關的因果事件,因為她發現有一男一女纏附在
C 先生身上。 原來,約在民國初年時,當時C 先生的前世也是中國人,但被日
軍徵召去當通譯官,雖然在日本部隊媟簋衝間A但他並沒有忘記自
己身上流著中國人的血液,所以,常常利用各種明的、或暗的機會
,協助中國人躲離日本人的迫害,因此被他私下幫助的中國人,為
數眾多。 但後來有一次,有一男一女的中國地下情報人員,暴露了身分,
被日本人掌握了線索,他本來想幫助他們脫逃,但日本人那時已懷
疑其立場和忠誠度,因此為了試驗他,故命他殺了這兩位情報員,
當時,他為了自保,也為了取得日本人的信任,以幫助以後更多的
中國人,因此,只好悲痛的以刺刀殺了他們。 水蓮齋主告訴C 先生說,這兩位情報員,認為他們為國犧牲生命
並不足惜,但對C 先生當時類似漢奷走狗的行徑,極為憤恨,故
特地前來報復。 這真是一個時代的悲劇,令人不禁惋嘆! C 先生當然不是漢奷,但當時的情況,卻令他不得不狠下心腸來
殺害自己的同胞,而當時他內心的悲忍,事後他內心的愧疚,都是
可以想見的。 而兩位情報員,為國犧牲的忠勇,確實值得吾人感佩,但當時的
情況,卻有他們不得不死的情況,而當時他們內心的正氣凜然,事
後對漢奷走狗咬牙切齒的憤恨,也是我們可以想見的。 一個不得不殺,而殺人的人隱忍悲痛,一個不得不死,而被殺的
人卻凜然又憤恨,這不是悲劇,又是什麼呢? C 先生原本屬政戰學校出身,平時就極具愛國心,他非常能夠了
解,一個具有強烈愛國情操的人,對漢奷走狗痛恨的程度,因此在
聽完水蓮齋主的敘述後,他特別能夠感同身受的了解到,為何這兩
個情報人員,對他極端痛恨的心理。 因此,他對水蓮齋主說,他對這兩人的死,感覺很抱歉,也很不
忍,他真的能夠了解他們的痛苦和怨恨,希望他能做些什麼來補償
他們,C 先生的語氣,充滿著誠意和懺悔。 當誠意和懺悔的心光出現,事情就開始有了轉機。 由於他真誠的懺悔,這兩個被殺害的情報員,也漸漸相信,C 先
生當時殺他們,確實有不得不然的苦衷,所以他們的怨恨就稍減了
,但畢竟被殺的怨恨痛苦太深,尤其對漢奷走狗的疑慮太重了,所
謂解鈴還需繫鈴人,因此,他們透過水蓮齋主,對C 先生說道︰ 「如果你真的愛國,那麼就每天唱一首愛國歌曲,以表示你真的
忠心愛國!」 故事到此,已經從因果的灰暗痛苦,漸漸轉為人生的光明樂趣了
,因為如果一首首的愛國歌曲,可以寬慰消彌被殺人的怨恨和疑慮
,而C 先生也可以從每天的高歌歡唱中,彌補他的愧疚,那麼,這
一件令雙方都歡喜的事,又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從此,C 先生每天除了誦經懺悔迴向外,到了固定時刻,都
暫時丟下旁事,自彈自唱的高歌一曲愛國歌曲,常常他的朋友都很
納悶,為何每次去拜訪他,都看他唱得不亦樂乎,而且還都是愛國
歌曲呢! 奇異的是,不到半年後,C 先生的健康已回復了大半,因為,那
兩個情報員,當然相信他是真正的愛國了! 從此後,C 先生的人生觀,有了極大的轉變,他相信人生中,必
然有比物質層面更高貴的東西,而那是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去把握和
珍惜的,因此,他發願,願一輩子用他的才華,將餘生投入宗教音
樂的創作和服務上。 這是一個圓滿的結局,在不同世界的雙方,都從這個事件得到了
某種的啟發,一方學會了什麼是寬容,而一方懂得了什麼是懺悔,
寬容和懺悔,超越了形體,超越了陰陽,而在時空的某個角落堙A
燦然交流著心性的光輝! C 先生的誠懇和懺悔,是令人感動的。 因為有時一方的寬容,不一定引發出另一方的懺悔,但一方的懺
悔,常常引發出另一方的寬容。 懺悔是如此的重要,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懺悔,也都需要懂
得懺悔的真義。 懺悔的真義 懺悔,是一個清洗過去心靈的污穢,以獲得淨化和再生的不間斷
過程。 一個不懺悔的人,是無法在性靈上有所進展和進化的,因為不懺
悔,意謂著性靈的停滯和繼續染污,不懺悔,意謂著以前的過錯沒
有消除,而新的過錯又將源源不斷的產生! 所以,懺悔,不僅要「懺其前愆」,以前所造的過錯要懺除,也
要「悔其後過」,讓以後的過錯不再產生,一般人只知「懺其前愆
」,而不知「悔其後過」,以致前罪還沒消滅,後過又產生了。 當一個人出現了「後過」,就代表懺悔的不夠真誠徹底,如果要
能真正的將前罪懺除掉,就必須要能真正的「悔其後過」,也就是
,相同的過錯,絕不重覆,當一個人可以「不二過」時,我們
就可以說,我們已經完全懺除我們的前過了。 而要能夠除過,不論是「前過」或「後過」,我們就必須坦承我
們的過錯,或看清楚我們的過錯是什麼! 所以,懺悔,就意味著,卸除所有心靈的武裝或偽裝,不管是意
識或潛意識堙A任何「合理化」的偽裝。 那是一種完全對自己的坦白,將自己的過錯或心靈的污穢,赤裸
裸的、不加任何隱瞞的坦露出來。 所以我們就知道了,為什麼懺悔需要「誠懇」,為什麼無法誠懇
的人,就無法有真正的懺悔,因為誠懇意味著,坦白、不曲詐、不
迂迴、不推諉,是一種完全的「直心」,是一種「直下承擔」! 能夠誠懇的人,就能夠面對內心赤裸裸的自己,然後藉由這樣赤
裸裸的面對,來「認清」真正的自己,並藉此而達到「醒悟」和「
清洗」的目的。 所以,一個能夠誠懇的人,也才能有真正的懺悔,也才能以這樣
誠懇的心,去面對別人,直下承擔自己的過錯和責任。 所以,懺悔就像一種「心靈的沐浴」或「甘露」,對我們心靈的
種種污染和污垢,進行一次次徹底的清洗,當我們的懺悔愈深切,
愈是能洗滌我們愈微細的心念污垢,愈清除我們重大的罪業! 而懺悔,也帶有某種的「超渡」作用,不只往內超渡了我們的貪
瞋痴,超渡了我們心中無數的「眾生」,更且往外超渡了別人的怨
恨,因為深切的誠意和懺悔,就像清涼的甘露,霋那澆卻熊熊的怨
恨怒火。 所以,我們不只要為我們所知的罪業懺悔,更要為我們所不知的
罪業懺悔,而且應念念懺悔,時時懺悔! 當我們藉著這樣不間斷的,一次又一次,一層又一層的深入懺悔
下去,我們的心,就漸漸的清了,人生的夢,也漸漸的醒了,最後
我們將了悟到,原來,所有的「罪業」,都是從「心」上升起的,
而「心」的本質是「虛幻」的,並沒有一個叫「心」的實質存在,
所以「罪業」的本質,也是虛幻的、空的,並沒有一個叫「罪業」
的實體存在。 那時,我們也就真正的了悟了,如一首偈子所說的︰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 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罪從心起將心懺,心若亡時罪亦無; 心亡罪滅兩俱空,是則名為真懺悔。 當達到了這樣的終極懺悔,才是「真懺悔」,那時我們才真正了
知︰ 並沒有一個實質的心,可以去造作和承受罪業! 並沒有任何人可以去侮辱、傷害、殺害! 也沒有任何人可以被侮辱、傷害、殺害! 更沒有可以侮辱、傷害、殺害的「心」存在! 當達到這樣一種「三輪體空」的覺悟時,我們就好像突然從夢
清醒了,醒來後,才知原來夢中的一切,都是虛妄不實的,那時不
只「心亡」了,連「罪業」也應時消亡,而一切善惡境界,和一切
的相對概念和執著,也頓時的一併超越! 雖然,究竟來說,懺悔的心,也是一種「虛幻」,但畢竟,那是
一種在人生虛幻的迷夢中,可以逐漸讓我們清醒的有力工具。 所以,「心亡罪滅兩俱空」,那是我們所可仰望的「終極目標」
,但如果心還是虛妄沉迷,還是不行懺悔的話,恐怕人生的迷夢,
將更深沉難醒,而罪業也將更為深重難救了! 所以,能夠誠懇的人,有福了! 而一個懂得懺悔,能夠真誠懺悔的人,更有福了! 因為懺悔是從誠懇開始的,有真實的誠懇起步,才能達到最後真
正的「真懺悔」! 一個感人的懺悔故事 L 小姐,約三十多歲,是一位善良、性情溫婉的年輕女性,
多年來,L 小姐罹患全身性的類風濕性關節炎,導致全身骨節異常
的腫痛,以致讓她痛苦不堪,尤其腳膝蓋關節的酸痛,可說已到了
舉步維艱的地步,對於她,任何的行動,都是一種負擔,而上下樓
梯更宛如是一種折磨,尤其能夠跪坐,對她來說,也只是一種奢
望。 L 小姐所遭受的痛苦,可以從她依稀清秀,但病苦憔悴瘦弱的臉
龐,看出多年來,殘酷的病痛在她身上所留下來的折磨痕跡,但L
小姐對她的遭遇,並不很怨,因為她有虔誠的宗教信仰,她相信一
個人今世所得的,必定肇因於前世所做的,基於對因果的信念,於
是她前來拜訪水蓮齋主。 水蓮齋主看著她,嘆了口氣對她說,這是一段和毒咒有關的前世
因果,因為水蓮齋主看到了一位全身被毒咒所傷的婦人,纏附在她
身上。 原來,在某個前世,L 小姐是一男子,因為顗覦同村一位孤單寡
婦的龐大家產,所以用他從某苗族所習得的咒術,偷偷的詛咒這位
寡婦,以達謀財害命的目的。 此種咒術,是製作一小布人,代表這位寡婦,然後漸次的以細針
扎進小布人體內,而達到詛咒的目的,想不到L 小姐的前世,為達
目的不擇手段,總共詛咒了一百針,而且針針下得陰狠毒辣,非致
寡婦於死地不可,結果,這個寡婦不僅活活被詛咒痛苦而死,而且
此種毒咒從此讓她無法解脫超生。 寡婦的痛苦和怨恨,必然是強烈的,因此不管時空如何遞嬗,尋
到了,也必定要報復。 而L 小姐所受的痛苦,也因此可以理解,那不單只是生理上的病
症,因為一切生理上的病症,不過是「靈體」的一種投射,從業力
的觀點來看,L 小姐當初狠毒的詛咒了別人一百針,根據業力的「
迴向性」,這些毒咒,當然終究會回到她身上來,而如果從「轉移
」和「同體共受」的觀點來看,寡婦怨恨的附在她身上,所以寡
婦所受的痛苦,也就是L 小姐所要受的痛苦,當然也就是寡婦要
她所受的痛苦! 所以,水蓮齋主說,L 小姐的靈體上,全身密密麻麻的被「無形
的針」封住了穴道,而且針針不少,剛好一百針,而這也就是,當
初她對寡婦所施予毒咒的「迴向」和「懲罰」! 故事到此,讓我們不得不感慨和警愓的是,當我們詛咒了別人,
也就是詛咒了自己,當我們祝福了別人,也就是祝福了自己,至於
我們要惡的詛咒,或善的祝福,就完全存乎自己的一心了! 而L 小姐畢竟是善良誠懇的,當她聽完水蓮齋主的敘述後,不禁
流下了眼淚,她對水蓮齋主說,她不知道她的前世,竟然做了這樣
傷天害理的事,她哽咽的說︰ 「我真的很對不起,不知道有什麼我可以做的,有什麼我可以彌
補的?」 誠懇,彷彿是一種特質,不需要任何的掩飾或勉強,就可以自然
的流洩出來,L 小姐的眼淚,代表的是一種真誠,更是一種清淨的
懺悔,因為她深刻的從自己的痛苦中,體會到了她曾加諸在別人身
上的痛苦,所以她能夠去承擔和懺悔! 而真誠的懺悔,也不是一時的,自此後,L 小姐常常和對方道歉
,並痛切的懺悔,有時,常常獨自懺悔到淚流滿面。 這樣的懺悔,是何等的深切和真誠啊!不禁讓人感動,而這樣的
懺悔,無疑的,不就像是一種「心靈的甘露」嗎?不只往內清洗了
我們的貪瞋癡,清洗了我們心靈的種種污穢和污垢,也澆熄了由怨
恨而生的怒火,化怨恨成寬容! 像這樣真誠的善女子,她的罪業,無論如何的深重,也終將得到
救贖和寬宥。 所以,在往後的日子中,由於L 小姐不斷的行懺悔,兼以修持大
悲咒水法,加以水蓮齋主的協助,終於破除了毒咒,不僅解除了「
業主」的痛苦,也間接的解除了她的大部份痛苦。 當數月後,L 小姐再度露面時,眾人都驚嘆於她的轉變,因為她
秀麗高雅、容光煥發的外貌,和以前憔悴、瘦弱、病苦、行動不便
的形貌,簡直判若兩人! 雖然她的健康尚未完全恢復,但病痛已大為減輕,行動也較前自
如便捷了不少。 到此,一切可說功德圓滿了,水蓮齋主告訴L 小姐說,她的「善
菩薩」不再怨恨她,也不再障礙她了,和她的一段恩怨,已經了結
了,但因長久受傷的靈體還沒完全復原,所以等幾個月後,就會自
動離去。 L 小姐聽後,心生不忍的說道︰ 「但我還能再為她做些什麼呢?只要她需要的,我都願意繼續做
,做到她完全復原,離苦得樂為止!」 真是一個善良的女子啊!此刻,她忘記了她未癒的病痛,卻全心
全意的要付出她所能付出的關懷,她的真誠、善良,她所流露的襟
懷,是如此的寬容高貴,彷彿所有人世間的苦難和困厄,恩怨和情
仇,都可以在如此無怨無悔的真誠關懷中,得到頓時的昇華和超
越! L 小姐的善良真誠,感動了我們,也深深的感動了她的「善菩薩
」,她特地要水蓮齋主轉告她的感激和感謝,謝謝L 小姐這些日子
以來,為她所做的一切。 水蓮齋主,顯然也為這陰陽雙方,良性光明的互動所感動,她動
容的說︰ 「真是難得啊!竟然有人能夠這樣真誠的流露她無私的關懷,而
對方也能以感激感謝的心情來回應,這真是一種良性的互動,讓我
這個旁觀者,也受到很深的感動!」 是的,將所有的怨恨,全數化為感激,將所有的怨懟,全數化為
感謝。 讓「陰」「陽」間,以良性光明的互動,破除彼此幽暗的隔閡,
也讓所有的苦難困厄,都能昇華超越,成為清心的喜悅,以達到「
陰陽兩利」的目的。 而這些,不就是水蓮齋主,也就是我們每一個人,應有的願望
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