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無有恐怖
    
        生活中的恐懼

    每個人都會「恐懼」,而每個人也都有所恐懼的事物和對象。
    例如,絕大部份的人,對生活中的某些事物,諸如蟑螂、老鼠
、蜘蛛、毛毛蟲、蛇之類的東西都會感到噁心恐懼。 而有人則似乎有「懼痛症」,特別的怕痛和怕打針,有人則有
「懼血症」,一看到血,頓時嚇的臉色蒼白,也有人特別的怕髒和怕
得病,時時都活在「懼髒症」和「懼病症」的恐怖陰影中。 而也有一些的恐懼,並不是由特定的對象造成,而是由某種的
「情境」所造成。 例如,只要爬上某種高度,就會發生雙腳抖索、頭暈目眩的「懼
高症」,或是只要置身於黑暗孤寂的處境中,就會產生精神緊繃害
怕的「黑暗恐懼症」。 其他較特別的恐懼症,諸如︰ 懼曠症─ 害怕處身於空曠的處所,害怕出外和旅遊。 懼閉症─ 害怕處身於密閉的處所。 孤獨恐懼症─ 害怕孤伶伶的一個人獨處一室。 社交恐懼症─ 害怕成為別人觀看和議論的焦點,害怕面對陌生人。 還有,在生活中的一般情形,例如害怕被拒絕,害怕不被重視,
害怕被別人看輕,害怕期望落空,害怕比不上別人等等,這些「害
怕」,也可以說是某種輕微的「恐懼症」。 恐懼的心理 雖然恐懼的型式有多種,雖然每個人恐懼的「僻好」也不太一樣
,但相同的是,任何人只要面臨他所恐懼的,都會馬上陷入焦慮、
不安、害怕和恐慌中。 然而,當我們對某種對象或某種情境產生恐懼時,通常我們並沒
有真正的理由去懼怕那些對象或情境,也就是, 常常我們會恐懼
,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要恐懼的真正原因,我們只是恐懼著,
我們就是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恐懼。 當恐懼來臨時,我們隨即被焦慮、不安、害怕,甚至恐慌的情緒
所圍繞,當恐懼的強度夠強,或時間夠久,生理的不適就常伴隨心
理的恐懼而出現。 也由於每個人都有避開他所恐懼的對象和情境的傾向,因此,當
每次我們避開了讓我們所恐懼的對象和情境時,每一次我們的情緒
也都獲得了舒解。 然而這樣的舒解,並沒有真正解除我們的恐懼,反而卻「強化」
了我們原先的恐懼,因為我們只是暫時逃避了我們的恐懼,而不是
真正去面對那令我們恐懼的! 恐懼的類化 當某些恐懼一旦在我們心中建立後,我們所恐懼的對象和情境,
就被強化的愈來愈具體和敏感,有時,這些被我們所恐懼的對象和
情境,甚且會擴展和類化到其他的對象和情境。 曾經有一個案例報導說,有一位少女,從小即被灌輸性是罪惡、
骯髒的嚴格道德教育,後來不幸的,在十五歲那年,她遭受到一位
男子的性侵犯,這個不幸的遭遇,更強化了她原本對性是罪惡和骯
髒的認知。 後來漸大,她交往了一位男朋友,有一天在約會時,這位男生情
不自禁的摟抱親吻她,這個羅曼蒂克的動作,雖然美好,在當時也
的確激起了她隱藏的情慾,但被激起的情慾卻引來了她自己強烈的
罪惡感,使她認為自己是不純潔、不道德的。 這樣的想法,讓她恐懼、害怕,於是她開始了一連串的逃避行動。 首先,她不願再與這位男生見面,藉由不見面來免除她的恐懼和
洗刷她認為的「罪惡感」。 後來,她乾脆拒絕了所有男孩的邀約,以避免任何有讓她自己「
犯罪」的機會。 接著漸漸的,她的恐懼擴展到她所認識的任何男孩身上,凡是和
所認識的男孩在一起,她都會覺得不舒服。 最後,她的恐懼症竟然類化到所有男性身上,凡是有男性在場的
任何社交場合,都足以讓她心生畏懼。 就像這個案例所陳述的, 恐懼,彷彿也有它自己的生命似的,
會蔓延以擴展它的版圖,尤其特別在我們不敢面對和不知如何去面
對它時。 死亡的恐懼 在人的一生中,有很多讓我們恐懼的事,而且每一階段都有每一
階段可恐懼的事。 但恐懼事實上並沒有帶來任何的好處,有的只是令我們焦慮、不
安和害怕。 但一般人只是恐懼著,卻不知他們在恐懼什麼。 而恐懼,可不可能被克服呢? 要了解這個問題,首先必須了解恐懼的根源是什麼?為什麼我們
會恐懼? 在所有恐懼當中,對死亡的恐懼,可以說是所有恐懼當中的最高
點。 死亡,可以說是我們最恐懼的事了,因為死亡就意味著,「我」
這個個體的斷滅和「我」在這俗世上「所擁有的」和「所關係的」
一切的滅絕。 但與其說一般人對死亡的恐懼,是出於對自我將滅絕的恐懼,倒
不如說,他們所恐懼的,是出於對死亡後「不確定」情境的真正恐
懼。 就像我們都怕黑一樣,因為我們不知黑暗和黑暗的背後是什麼,
所以我們對不確定的黑暗,總懷著一種莫名的畏懼。 而死亡,就像個巨大的人生黑幕,它似乎終止了和阻隔了我們人
生光明的前瞻和視野。 所以,我們對死亡的真正恐懼是,這個死亡的「終極黑暗」,將
把我們從我們所熟悉而「安全」擁有的世界,帶往死亡所代表的陌
生而未知的某種境地。 所以,對死亡的恐懼,可以說是一切恐懼的根源,如果一個人可
以真正免除對死亡的恐懼,就可以免除對其他一切的恐懼,因為,
死亡是一切恐懼的最高點。 死亡,值得恐懼嗎? 但死亡,值得恐懼嗎?或我們對死亡的恐懼,可以免除或是容易
免除的嗎? 這個問題的解答,要視我們對「死亡」如何認知而定。 因為「死亡」就意味著,「我」的斷滅和「我」在這俗世上「所
擁有的」和「所關係的」一切的滅絕,於是從這堙A對死亡的恐懼
(包括意識和潛意識)就產生了。 但「我的斷滅」值得我們恐懼嗎? 如果說,死亡後,「我」並不會斷滅的話,那麼,「我」所恐懼
擔憂的,就是多餘的了。 如果說,死亡後,就是「我」的斷滅的話,那麼,「本來的我」
也就從來不存在,既然,在此世前,「我」從來不曾存在過,「我
」之所以在這世上存在,也只是一種機緣上的偶然,就像朝露,所
以我的斷滅,也只是一種人生上的必然,既然是必然,又有何恐
懼之必要? 我們「擁有」什麼? 如果說「我的斷滅」不值得恐懼,那麼,「我在這俗世上所擁有
的和所關係的一切的斷滅」,就值得我們恐懼嗎? 其實,怕失去「所擁有和所關係」的恐懼,也只是一種虛妄的執
著,因為, 我們連自己都無法「真正擁有自己」,我們何曾真正
去擁有別人或什麼呢? 如果說,我們可以「真正擁有自己」,那麼,我們可以真正去擁
有別人或什麼嗎? 當我們說「擁有」時,是表示一種從屬關係的建立,然而,所有
能夠被因緣「建立」起來的關係,也終必將因其他因緣的關係而破
壞或消失。 所以,也就沒有什麼「擁有」是永久不變的,既然,沒有什麼「
擁有」和「關係」是永久不變的,我們所謂的「擁有」,也只是一
種虛幻的擁有,就像做一場夢,你能說,夢中所「擁有」的,能讓
你恐懼它的失去嗎? 所以,我們害怕死亡後,「所擁有的和所關係的一切的滅絕」,
這種怕「所擁有」的失去的恐懼,終究也只是一場夢幻,因為,其
實我們從來就沒有真正擁有過什麼,所以,也就從來沒有真正失去
過什麼! 如果一個人對「死亡」能有幾分透徹的認知,就能免除幾分對死
亡的恐懼,而死亡的恐懼和一切其他的恐懼,都是由「我」的存在
而產生的,因此,一個人除非對「我」的本質有真正透徹的認識,
否則便無法超越對死亡的恐懼和一切其他由「我」而產生的恐懼! 當一個人無法免除對「死亡」和對任何形式的恐懼時,所謂的「
心無掛礙,無有恐怖」,恐怕也只是一場奢望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