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無所不在的暗示

        無言的暗示
        
    可以這麼說,我們無時無刻,不在受著各式各樣的「暗示」。        
    當我們看山,山不說什麼,但我們已感受到它的雄偉磅礡。        
    當我們看海,海不說什麼,但我們已感受到它的廣闊深藏。        
    當我們看花、草、樹木,花草樹木也沒說什麼,但我們已感受
到它們各自帶給我們的明顯意涵。 就像自然界的各種「暗示」,山無語、海無語、花草樹木無語、
日月星辰也無語,但雖然無語,卻無時無刻不在對我們說著「無言的
言語」,無時無刻不在對我們「暗示」著。 「無言的言語」就是大自然對我們的「暗示」。 所謂「暗示」,明顯的就不是一種「明示」,因為「暗示」就意
味著,你並不知道你在受「暗示」,但卻受著「暗示」潛在的影響。 「暗示」帶給我們的,是一種潛藏的感覺和感受,通常我們都未能
「覺察」這種感覺和感受,但卻深受其影響,所以「暗示」帶給我們的
,不只是意識的,絕大部份都是潛意識的影響。 而「暗示」對我們的影響,會形成一種我們內在的「信念」,尤其
是成為一種「潛意識信念」。 當人愈在鬆弛、無防範、或耳濡目染的狀態下,就愈容易形成一種
根深蒂固的「潛意識信念」。 就像人們生長在不同社會文化堜狳的「社會化」(socialization)
過程一樣,當人們從小就被灌輸、薰陶某種的生活方式、行為飲食習慣或
某種的道德和價值觀念,當長大後,他就「自然」的認為這一切都是「理
所當然」的。 「社會化」過程,可以說,就是一種「潛意識信念」的塑造過程,因
為它極其自然的,不著痕跡的、不知不覺的在我們的潛意識媔i行著信念
的塑造,而我們卻無法察覺它塑造的過程。 當然,不只是大自然的暗示,幾乎所有的暗示,都是在不知不覺中進
行著對我們的影響和塑造! 形象的暗示 當我們仰觀一棟宏偉壯闊的建築物時,從心底堙A我們會油然生起一
種讚嘆景仰之念。 這時,建築物就在不知不覺中,以無言之語向我們「暗示」著它的宏
偉壯闊,而我們的內心,也就自然不知不覺的被塑造形成了一種「信念」
,那就是對於宏偉壯闊的景仰嚮往。 當我們進入一座輝煌莊嚴的寺廟,目光觸及迎面端然而坐的佛像,這
時不覺心中會油然生起一種瞻仰崇拜之情,而似乎,當佛像塑造的愈莊嚴
巨大,愈能對照顯示我們的渺小,也愈能喚起我們對佛像的孺慕敬仰之念。 當我們免不了的受著這種「暗示」而不自知時,我們自然喜歡宏偉壯
觀的建築物和形象,因為壯觀的形象,容易激起我們的瞻仰崇拜,而我們
確實也喜歡去瞻仰崇拜那些能夠顯示宏偉和壯觀的。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能夠瞻仰崇拜那些「宏偉壯觀」的,也就能夠
貶抑輕視那些「渺小不起眼」的! 了解了這個道理,我們也就輕易的了解了,為什麼到處總是廟愈蓋愈
大,像愈塑愈大,而樂此不疲。 因為按照坊間一般的認知,也按照人們易於受「像」的暗示,凡是廟
大、像大,就代表著「宏偉」和「壯觀」,也代表著主事者的「能力
非凡」,就這樣,自然能夠吸引廣大的人們絡驛不絕的去頂禮膜拜。 也就這樣,讓我們輕易的也了解了,為什麼人們總是需要「偶像」,
也總是喜歡崇拜「偶像」,因為不論是心中的偶像或實質的偶像,人們總
是能從偶像所「暗示」的「偉大」那堙A以景仰和崇拜來彌補內心的不足
和空虛。 所以,從這堙A我們就得到了一個「明示」,凡是有形象的,都能對
我們造成「暗示」,凡是感受到「暗示」的,都會造成「分別」,不是喜
歡或崇拜,就是厭惡或貶抑! 身份的暗示 常常,人們最容易受到「身份」的暗示,也常常,人們最不容易覺察
到所受「身份」的暗示。 當人們打扮得光鮮亮麗或西裝畢挺時,這時,人們就受到了所穿著的
「暗示」,而有了與所穿著相符的愉悅和自信神情。 當人們穿著家居閒服時,也有著與所穿著相符的放鬆悠閒心情。 當人們穿戴著名牌時,受著名牌的「暗示」,有穿戴名牌的心情,當
人們穿戴著不是名牌時,受著不是名牌的「暗示」,也有穿戴不是名牌的
心情。 人們受穿著「暗示」影響之深,由此可見一斑。 而穿著的「暗示」,不只可「自我暗示」,同時也可用來「暗示別人」
,由於大家有此受「暗示」之共識,所以,不論是因衣著而「顯露自信」
,或因衣著而「自慚形穢」,也就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了。 在「伊索寓言」堙A有一則故事。 有一次,一隻驢子馱著一尊著名的神像,要到某個寺廟去,當牠沿路
走過城堛熊騛D時,群眾都跪倒在街道旁,對著神像膜拜著。 當驢子看見那些人跪在路旁磕頭時,以為是對著牠膜拜,於是便驕傲
地抬起頭來,神氣地擺起架子,不肯再向前走動一走。 當驢夫看到驢子止步不前,就拿起鞭子抽打過去,邊罵著說︰「你這
笨東西,人們雖然愚蠢,但還不至於愚蠢到向一隻驢子磕頭膜拜的地步!」 就和這隻驢子一樣,人們身上也背負著許多自己的神像。 穿著打扮是我們的神像,因為我們易受穿著打扮的「暗示」和驅使。 權力名位是我們的神像,因為我們易受權力名位的「暗示」和驅使。 名聞利養是我們的神像,因為我們易受名聞利養的「暗示」和驅使。 財富是我們的神像,因為我們易受財富的「暗示」和驅使。 容貌亦是我們的神像,因為我們易受容貌的「暗示」和驅使。 只不過,比較起來,驢子比我們還明智一些,因為驢子只是會錯意,並
不認為自己是神像。 而我們,卻常常迷糊的將穿著打扮、權力名位、名聞利養、財富、容貌
,這些外在善變的東西,當做是自己的神像而緊緊的供奉著! 言語的暗示 嚴格說起來,「言語」一點也不是「暗示」,反而是種說出來的「明示」
,但劃分「明示」和「暗示」的,並不在於有沒有「說出來」,而是在於有
沒有「悟出來」或「覺察出來」那「意在言外」的意涵! 以此定義,可以說,言語也是一種「暗示」。 而言語作為一種「暗示」的作用,在於我們容易隨著所聽到言語的感覺
而起舞,而我們卻沒有覺察到我們受「暗示」而起舞的情緒律動。 例如,當我們因某種言語而興奮時,那時,興奮是因「暗示」而起的情
緒律動,但當我們在興奮之餘,我們也應得到另外一種「暗示」,那就是,
我們既然會因某種言語的「暗示」而「興奮」,那麼,我們也就一定會因某
種言語的「暗示」而「沮喪」。 「興奮」和「沮喪」,在情緒的律動天平上是種對稱的組合,如果有「
興奮」,就一定會有「沮喪」,沒有人只要「興奮」,而不要「沮喪」,也
沒有人只有「沮喪」,而沒有「興奮」。 所以,下次當我們正為某種言語而興奮時,這時也不需要太興奮,因為
我們知道,我們必將隨時準備為某種言語而沮喪。 當我們為某種言語而沮喪時,也不需要太沮喪,因為我們知道,我們也
必將隨時準備為某種言語而興奮。 當興奮出現時,沮喪已在一旁等候,當沮喪出現時,興奮也已在一旁等
候! 同理,情緒的各種律動情形也是一樣。 例如,高興和痛苦是一組對稱的組合,有高興就有痛苦,當高興出現時
,痛苦已在一旁等候,當痛苦出現時,高興也已在一旁等候。 快樂和憂愁是一組對稱的組合,有快樂就有憂愁,當快樂出現時,憂愁
已在一旁等候,當憂愁出現時,快樂也已在一旁等候。 愛和恨也是一組被稱的組合,有愛就有恨,當愛出現時,恨已在一旁等
候,當恨出現時,愛也已在一旁等候。 喜愛和厭惡也是一組對稱的組合,有喜愛就有厭惡,當喜愛出現時,厭
惡已在一旁等候,當厭惡出現時,喜愛也已在一旁等候。 如果一個人無法覺察到言語對自己情緒的「暗示」,而讓自己的情緒隨
著「暗示」的影響而擾動起舞,那麼,充其量我們也只是自己情緒操控的傀
儡,而不是自己情緒的主人了。 感覺的暗示 「暗示」,是無所不在的,不只「形像」、「身份」、「言語」
會對我們產生「暗示」,任何事物,不管是實體或抽象的概念,都
會對我們產生「暗示」。 例如,「天氣」也會對我們產生「暗示」,晴天時,我們有晴天
受「暗示」的爽朗心情,陰雨天,也有陰雨天受暗示的陰霾心情。 「環境」和「場所」也會對我們產生「暗示」,當我們進入一間
寺廟、飯店的心情,絕對和進入一間廁所時所受「暗示」的心情不
同。 「氣味」和「音聲」也會對我們產生「暗示」,不同的氣味和「
音聲」,也會影響我們而產生不同的心情。 任何的「影像」也會對我們產生「暗示」,當我們從電視上看到
非洲難民的慘狀,其心情也絕對會和下一分鐘看一段歌舞昇平景像
的心情有所不同。 從以上的舉例,已可讓我們知道,「暗示」,確實是無所不在的。 那麼,為何「暗示」能夠無所不在? 那是因為每一個人都有「感覺」(或知覺),而感覺的產生,是
因為人有感官,能夠接收外在的訊息。 例如,人有眼睛,眼睛能看,看了有感覺,就接受了「暗示」。 人有耳朵,耳朵能聽,聽了有感覺,就接受了「暗示」。 人有鼻子,鼻子能聞,聞了有感覺,就接受了「暗示」。 人有身體,身體能觸,觸了有感覺,就接受了「暗示」。 人有意識,意識能思,思了有感覺,就接受了「暗示」。 所以,總括來說,當人產生了某種「感覺」,就是接受了某種的
「暗示」。 所以,外在的訊息,並不就等於是「暗示」,「暗示」之產生,
是因為我們接受了外在的訊息而產生了「感覺」的緣故。 暗示的超越 然而,當一個人產生了某種「感覺」而被「暗示」後,就代表了
這個人在某種程度上已被「影響」了。 而被「影響」,就代表著被束縛,也代表著一種自己不能自主或
無法自由的狀態。 從某個角度來看,就是仍處於尚未「解脫」的狀態。 所以,當一個人會被某種事物所「暗示」,就代表著這個人尚未
「解脫」! 然而,我們都仍尚未解脫,我們都容易產生「感覺」,我們都無
法抗拒「暗示」,也不得不接受「暗示」的產生和影響。 所以,在這個世間,「暗示」就變成一種中性的工具。 那就是,要摒拒防範那些容易帶給我們不好感覺的「暗示」,諸
如帶有仇恨、偏執、嫉妒、狹礙、衝動、急躁、感官慾望等特質的
「暗示」。 要善於利用那些好的「暗示」,善於利用那些能夠帶給我們好的
感覺的「暗示」,諸如帶有憐憫、慈悲、祥和、光明、正大、廣闊
、包容等特質的「暗示」,幫助我們提升、昇華,以趨向最後真正
的「解脫」。 而所有這些對「暗示」的應用,其目的,最終,就是要超越所有
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