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心念的魔咒(二)
        
    當我們接受了一個觀念或概念,而我們也「相信」了這個觀念或 
概念所陳述(或描述)的,那麼,這個我們所相信為真的「信念」
,不止實質的「指導」了我們的行為,同時也對我們的生理狀況,
發揮了它驚人的影響力。 公園中毒案 幾年前,在美國洛杉磯蒙特利公園的足球場,曾發生一個這樣的
事件。 當時,球場比賽正在進行,有幾個正在看球的觀眾,突然發生類
似食物中毒的嘔吐和其他症狀,經過診療和詢問後,他們都說曾經
飲用某台自動販賣機的飲料,於是球場就立即廣播,警告在場的觀
眾不要再飲用從販賣機買來的飲料,否則將發生嘔吐等中毒現象。 結果,才一廣播完,就有好幾百人馬上產生上吐下瀉的症狀,嚴
重的還因此被送醫觀察治療。 然而,不久後,球場的醫療人員檢驗發現,販賣機所販賣的飲料
和中毒案並沒有直接的關聯,於是又立即對現場的觀眾廣播,要他
們放心。 聽到廣播後,觀眾不禁如釋重負,而那些曾經上吐下瀉的疑似中
毒者,症狀不是立即快速減輕就是馬上「痊癒」了。 從這個事件看來,人的心理和生理之間的界限,似乎也不是那麼
截然的被劃分開來。 心理和生理上的被「分隔」,其實就是人們認為的有形的(看得
到的、摸得到的、實體的)和無形的(看得到的、摸得到的、無實
體的)分隔,或只是語辭上的一種分隔,而不是實質上的分隔。 當我們看到了酸梅,或只要想到或聽到酸梅的名稱,囗中自然生
津,而有了「望梅止渴」或「想梅生津」的效果(當讀者看到這
,想必自己已做了一場聽梅生津的實驗!)。 當我們看到或只要想到那些令人噁心的昆蟲或動物,如蝨子、蟑
螂、毛毛蟲之類的,我們似乎立即感到渾身發癢。 這些日常生活堙A到處可見的事例,就是心理和生理不是被截然
分隔的明證。 在上述的故事堙A人們的心理對生理的影響和「塑造」,其程度
和速度是令人驚訝的,而有人似乎天生特別容易的快速扮演「塑造
」和「被塑造」的角色。 一些本來生理正常的觀眾,在聽到廣播後,立即有人相信或強烈
懷疑自己「中毒」了,而顯現了上吐下瀉的中毒現象,等到真相查
明後,這些「假中毒者」,又迅速的停止了上吐下瀉的中毒現象,
而回復正常的生理狀況。 「中毒」,就像瞬間刮起的一陣風或下的一場雨,事後了無蹤跡! 那些本來生理正常的觀眾,因「相信」而「中毒」,也因「相信
」而「解毒」。 說起來,他們的身體,只是一具傀儡或被擺佈操弄的工具,而背
後的操縰和塑造者,正是這些「假中毒者」的心靈。 只是換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心靈的操縰和塑造者,也只是另一
個被操縰和塑造者,因為,他們是多麼容易的被自己的「相信」所
操縰和塑造! 喪命的信念 哈佛醫學院的心臟病理教授,羅恩博士,曾提及兩個真實的個案。 有一天,一個患有輕微心臟疾病的女病人,聽主治大夫說,她得
的是典型的「T.S.」病,醫生用的是一種病名術語的縮寫,此種症
狀,其實是一種很平常並不嚴重的心臟三尖瓣過狹症所引起的心臟
雜音。 但這位女病人,在醫生走後,卻把「T.S.」症解讀成為「Termi
nal Situation」(末期狀況),驚懼的頓時嚇得臉色蒼白,認為自
己必然凶多吉少了。 在她急劇喪失信心後,身體狀況就突然的疾速惡化起來,儘管別
人在旁勸解,叫她別胡思亂想,但她對那兩個縮寫字母的自我解釋
,所執持的「信念」實在太強了,旁人一時的勸慰實在無濟於事,
而她的主治大夫又一時無法連絡到,就這樣,在過度驚懼和信心喪
殆後,這位女病人,在當天就病逝了。 這是一個因「意外」而相信,又因相信而強烈執持「信念」而喪
命的例子。 身體的疾病,多因心理的疾病而起,單純的身體疾病尚可醫,心
理而起的疾病卻難治! 救命的信念 讓我們來看看羅恩博士提及的另外一個,也是因「意外」而相信
,卻因相信而救命的例子。 有一個病人,因嚴重的心臟病發而住院,有一天,在病床上,聽
到他的主治大夫跟其他一起臨床會診的醫生說︰「這位病人的心臟
堙A有一種非常強非常猛的奔騰之聲。」其實他的意思是說,這個
病人的心臟肌肉,已經開始收縮到快要失去功能的地步了。 想不到,這位病人一聽之下,卻誤以為是個好兆頭,從此,從原
本消極頹喪的心情,一變而為積極開朗的鬥志,不久後,病情就突
飛猛進的康復了。 後來,他的主治大夫詫異的問他原因,他告訴大夫說,當時他聽
到大夫跟其他人說,他心跳的聲音很強壯有力,聽到這句話後,他
為他的心臟仍然充滿活力而高興,也頓時的充滿康復的希望。 這是兩個因意外而「相信」的故事,卻是兩個相反的例子,一個
因意外「相信」而喪命,一個卻因意外「相信」而活命。 這兩個故事也帶給我們一些啟示,那就是,對於那些容易「相信
」,也喜歡「相信」的人們,所相信的對象和內容,似乎並不重要
,所要相信的品質才是重要的事。 因為儘管所相信的對象和內容並不為真,而只要所相信的品質,
能激發起個人的信心、意志,並充滿樂觀向上的奮鬥精神,如此,
雖然相信本身充滿著虛幻,但相信卻帶來令人鼓舞的希望! 反之,如果相信的對象和內容為真,或可能為真,但所相信的品
質卻帶來消極、頹喪、恐懼,如此,雖然相信本身充滿著事實的依
據,但相信卻帶來令人喪志的毀滅! 一個中年婦女之死 英國的一份醫學刊物,曾報導一個廣泛引起討論的案例。 有一名育有五名子女的中年婦女,平日身體強健,很少生病,但
就在她四十三歲那年,因為健康檢查,醫生建議她,身體堛齯F個
良性瘤,最好動手術把它拿掉,本來,對醫生來說,這只是個輕而
易舉的小手術而已,想不到,這位婦女,卻在手術兩天後死亡。 在手術前夕,這位婦女一直恐懼的對她妺妺說︰「我恐怕不會在
麻醉中醒過來了!」 手術當天,這位婦女也一直以似乎歇斯底里的囗吻對著護士說︰
「我一定會死啊!恐怕我就要死了!」 原來,在這位太太五歲時,曾有一位算命師告訴她說︰「妳只能
活到四十三歲」,而這個令人驚恐的預言,從此便伴隨著小女孩成
長,直到她四十三歲這年。 而醫生對這位太太的心理恐懼狀況全然不知,誰知就在手術後的
一小時,這位太太突然休克失去意識,從此沒有再醒過來,兩天後
,就病死在醫院堙C 經過解剖化驗後,發現這位太太體內有大範圍的內出血,而醫生
對此種現象,並無法提出合理的說明,只能勉強解釋為︰「病人在
手術前,即有強烈的緊張意識,再加上對外科手術的極端恐懼,遂
導致原因不明的死亡。」 英國醫學協會的發言人也說︰ 「這種死亡情形,和原始民族往往在巫師詛咒之後突然死亡一樣
,是一個無法用醫學解釋的謎。」 是的,人體是一個複雜的結構,在身心關係的研究,還沒有發展
到某個階段時,就有無數醫學上的「謎題」呈現在我們眼前。 這位可憐的中年婦女,只因算命師預言她「活不過四十三歲」,
從此這個恐怖的死亡陰影,一直縈繞在她心堙A陪伴她度過三十八
個憂心忡忡的年頭,而最後,對死亡的恐懼,終於在四十三歲這年
達到最高點,這時,只要一個小小的簡單手術引發,都足以讓她無
法平安的行過死亡的幽谷。 探討起來,那個算命師的話,究竟是個「預言」,或是個「誤言
」,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這位婦女對算命師可能是對也可能是
錯的「預言」,始終耿耿於懷,而且信以為真,就是這樣執持一個
「四十三歲必死」的信念,讓她「真」的死於四十三歲時一場小小
的手術中。 所以,這個中年婦女之死,與其說死於算命師無法檢證的「預言
」上,倒不如說是死於對這個無法檢證預言的「相信」上。 至少,就是因為她深深的相信所產生的「信念」,才讓這個真假
不定的預言有了實現的機會,正因為如此,預言才得以成真,這就
是所謂的「自我實現的預言」。 自我實現的預言 所謂「自我實現的預言」(selffulfilling-prophecy),就是某
人因聽了某種的「預言」、「暗示」、或「期望」,雖然此種的「
預言」、「暗示」、或「期望」可能並不實際或正確,但某人因深
深的「相信」它,以致心理產生自我暗示作用,因此所有的行為,
不管是意識或潛意識上的,都朝向了使這個「預言」、「暗示」
、或「期望」得以實現的方向前進。 以致最後,可能並不實際也不正確的「預言」、「暗示」、或「
期望」,卻「真的」實現了。 上述的中年婦女,因深深的「相信」那個「預言」,認為自己將
活不過四十三歲,這個「信念」,在經過三十八年的累積和強化下
,已然轉變為一個對死亡的深深憂慮和恐懼。 而這個深度內化的恐懼,已承受不起任何和死亡有關的一點驚嚇。 就像身背重負的駱駝,只要背上再加上那最後額外的一根稻草,
就足以將駱駝壓垮。 而那場小手術,就像「駱駝背上最後的一根稻草」,牽引出和死
亡有關的最高恐懼,於是,當恐懼爬升到最高點,就是生命的快速
崩潰和殞滅! 所以,導致這個婦人之死的,說起來,不在「預言」,而是對死
亡的深深的「恐懼」! 死亡的雞肉 班生博士,是一位研究精神與肉體之間關係的權威學者,在他的
一本著作中,曾提及一個親身的經歷。 有一年,班生博士到澳洲做旅行研究,並請了一位當地年輕的原
住民做嚮導,途中,班生博士和這位原住民嚮導,暫時寄住在班生
博士一位熟識的朋友家中。 某日早晨,這位朋友做了一道雞肉的料理菜招待博士,當時同席
的原住民嚮導,疑懼的問主人說,是否菜媞U有雞肉? 當時主人存心想捉弄他,便回答沒有,這位原住民嚮導聽了便放
心的吃了許多。 原來,該嚮導所屬的部族,是一支絕對嚴格禁止食用雞肉的原始
部族,他們認為,犯了吃雞肉的禁忌,將遭受非常嚴重的後果。 在原始部族堙A總會流傳著許多令文明社會認為是「迷信」的禁
忌和巫術,雖然旁人認為無稽,但他們卻對其深信不疑,也就因為
「深信」,所以這些禁忌和巫術就更加的發揮其作用。 例如,信奉巫毒教的該年輕嚮導的部族,就流傳著一種會讓人「
粉身碎骨」的咒文,據說,只要巫師對著被咒者誦唸此一咒文,就
能阻斷該人的靈魂通路,而一旦靈魂通路被阻斷,隨之而來的便是
重大的惡疾和死亡。 而幾乎每一名被巫師詛咒過的該族族人,都遭遇了相同的死亡命
運,為什麼呢?據研究推測,或許是因為該族人完全了解該咒文的
意義,因而對它產生極度的恐懼,加以集體文化意識的深化和催化
下,更加深了對該死亡咒的莫名恐懼。 在班生博士結束在澳洲的研究數年後,有一天,班生博士的朋友
,碰巧的在某個場合,又和當時的那位原住民嚮導不期相遇,那位
朋友戲謔的問年輕嚮導說︰「現在還吃不吃雞肉啊?」 嚮導回答說︰「我們的部族是絕對嚴禁吃雞肉的,所以我當然連
沾也不敢沾!」 朋友聽了,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說︰ 「你不知道啊!你上回在我那兒吃的,就是雞肉啊!」 誰知年輕的嚮導聽了,頓時臉色嚇得慘白,渾身不禁抖戰著,顯
然他已陷入突然而來的巨大驚嚇恐懼中,而無法自己,等旁人發現
不對勁後,雖立即將他送醫急救,但因已驚嚇過度,在當天便不治
死亡了。 心靈主宰著情緒反應 恐懼,是一種非常強烈的情緒,強烈的情緒,理所當然的將引起
強烈的生理反應。 我們每一個人都擁有無數不同的情緒經驗,也都知道,任何的情
緒起伏,都牽伴著隨之而來的生理反應。 例如,懷著期盼、等待的心情,將伴隨著期盼、等待該有的呼吸
和心跳節奏,懷著緊張、焦慮的心情,也將伴隨著緊張、焦慮該有
的精神緊繃的感覺。 同樣的,充滿著快樂和喜悅,或厭惡和不樂的心情,也將得到各
自不同生理反應的回饋。 雖然,生理常影響著情緒起伏,但情緒更主宰著生理的反應。 而任何大大小小情緒的發生和起源,都來自於我們對外在事物,
或對某種人、事、物所抱持的觀念、看法或認知而來,也就是,因
為我們有了某種特定的「信念」,我們才會產生某種特定的情緒反
應。 而所有「信念」的形成,事實上,都離不開我們的「心靈」,也
就是因為人有「心靈」,才會產生各種的「信念」,也才有了隨之
而來的各種情緒和生理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