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日記(一)

                                                          
一八八五年

一月一日  日記
    阿諾,我最親密的死黨,說他要在新的一年堙A寫一本日記,我
說,我也要寫一本!而且希望有一天,這本日記也能夠被出版,就
像爸爸書架上巴比斯先生的日記一樣。 當我告訴蜜蕊(我的姊姊)這件事時,她跟我賭一辨士的水果軟
糖,說我一定會在一個禮拜之內就厭煩了。當我告訴爸爸媽媽時,
爸說:「我的孩子,你該寫個日記,但不要忘記,只要值得你去做
的事,就值得你去把他做好。所以聽著,你要好好的寫,當你不
知道一個字該怎麼拼時,就去問一個會拼的人。」而媽則說:「是
的,不要忘了你爸爸所說的話。」 一月二日 爸的「光」 爸一早起床,心情就不好,一邊抱怨他的肝病,而對媽的態度也
很惡劣,又說他的培根太鹹,蛋太熟等等的。我覺得很不舒服,而
且認為很不公平,因為那是蘇珊(廚子)的錯,並不是媽的錯,爸實
在沒有理由說這種話。 因為屋子埵鹵葖}的騷味,爸也很生氣,他說,如果我們不能把
寵物訓練好,就不應該養任何寵物。蜜蕊(姊姊)覺得很不是滋味的
說,如果貓咪那樣,那也不是我們的錯啊,而媽聽了,就罰她背誦
文章做為頂撞爸的懲罰,我真的希望蜜蕊對爸不要那麼隨便。 我一直都知道,當爸的肝有問題時, 他的「光」就會變得渾濁不
清,蜜蕊一定也知道的,但跟蜜蕊講這些是沒有用的,因為她只會
叫我閉嘴。 (評析) 人體本身可說就是某種的電磁場,不管是一個人體內的神經
電化反應,或是一個人的思想形式,或是所謂的運勢,都會在這座
非常奇妙的電磁場裡展現出來! 而不管是何種振動頻律的電磁場,都有它的光譜,只是這種光譜
不在可見光的範圍內,所以,一般常人是無法得見的,除非是天賦
異稟,或後天開發出來的。 一月四日 犯姦淫 今天從教堂回來之後,我問爸什麼叫做「犯姦淫」,爸抬起頭看
著天花板,而媽的臉都紅了,說:「不要問這麼多問題!」那時,
珍妮(僕人)很快的離開了房間,而我們都可以聽到她在門外爆笑的
聲音,而我跟蜜蕊也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但媽皺了皺眉頭,說要
我們規矩一點。 後來我問蜜蕊為什麼會這樣,蜜蕊說她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很
好玩,因為「犯姦淫」是從十誡堶悼X來的,而牧師也在教堂塈
他們大聲的唸出來。 一月五日 看牙醫 今天下午媽帶我去看牙醫,補了一種好像銀色紙張的東西到我的
牙齒堙A我問他,是不是喜歡當牙醫,把時間都耗在人們的嘴巴中
,他笑笑說,還好啦。 我說:「如果來的人剛好又吃了洋蔥,那一定很噁心。」他大笑
說:「是啊,那時候就真的不是那麼愉快了!」媽也笑得很厲害,
但她看起來,好像是認為我根本就不該這麼說的。 當我們回家後,我想扮牙醫開個小玩笑,順便賺點零用錢。所以
我從舊的巧克力盒堮酗F些銀色的紙出來,把他們做成一小顆可以
塞入人們牙齒中的形狀,然後放在盒子堙A然後我告訴蘇珊(廚子)
說,當她牙痛的時候可以來找我,我可以用兩辨士的代價幫她補牙。 但之後,當蜜蕊告訴我,蘇珊戴的是假牙,不需要補牙時,我覺
得很失望! 一月八日 打賭 今天我告訴蜜蕊,我賭贏了,而她必須把賭注水果軟糖給我,因
為我並沒有像她所說的,在一個星期之後,就對寫日記厭煩了。 但她說,除非我把日記給她看,她才要給我水果軟糖。但我告訴
她,那是不公平的,因為那是很隱私的東西,怎麼可以給別人看呢
,但她一下就把日記給搶了過去,並且邊笑著說:「怎麼回事,你
甚至連字都不會拼!」然後對我叫說:「diary是日記,而dairy的
意思是乳酪製品,知道吧!」說完,就把我那本漂亮的日記給丟
了回來,然後對我做了一個鬼臉。 我真希望,我是長她四歲而不是小她四歲,否則,我會馬上回敬
她的,我一定會的! 但到下午時,我就跟蜜蕊談和了,我說,我不會再跟她要水果軟
糖,如果她答應不再看我的日記的話,而她也答應了。 但我還是要把我的日記藏起來,以確保安全。 一月十六日 犯姦淫(二) 今天我們又開始上聖經課了,當每次談論到耶穌時,我總是很高
興,但談到耶和華時,我就不喜歡了,因為我總認為耶和華是個恐
怖的老紳士。 (評析) 人常說,小孩子總是純真的可愛,所謂純真,就是單純的憑
他的直覺說話,有什麼就說什麼,一點也不拐彎抹角。 小男孩說他喜歡耶穌,一點也沒錯,耶穌奉行「愛人如己」,確
實是一個慈愛的化身,難怪他會喜歡! 而聖經裡的上帝,是一個喜歡人家恭維,有點自大,又有點喜怒
無常的樣子,難怪小男孩直覺的一點也不喜歡祂,並稱祂是「一個
恐怖的老紳士」了 今天早上所談論的都是有關耶穌行「割禮」的事,這個字我才剛
從聖經塈銗X來,因為我忘了怎麼拼。當然我得問葛麗芬老師(聖經
課老師),究竟什麼是「割禮」,但她說,她也不是很清楚,不過
,她想大概是從baby的額頭上割下一小塊皮膚來,以形成一個印記
,但蜜蕊說,那一定痛死了。 後來我又問她,有關「犯姦淫」的問題,但葛麗芬老師只是漲紅
了臉,說等我們長大後,自然就會知道了 。 「但至少您要告訴我們,您有沒有犯過姦淫?」蜜蕊說。 「我的天啊!親愛的,當然沒有!」葛麗芬老師急著說,然後整
個人像隻火雞般的漲紅了臉。 「既然這樣,至少您要告訴我們,到底那是什麼意思啊!」蜜蕊
說,「如果您不告訴我們的話,我們就自己去查字典。」 「我不准你們做這樣的事,」但葛麗芬老師說:「如果你們一定
要知道的話,我寧願自己告訴你們,當一個男人邪惡到想與一個已
婚的女子結婚時,這就叫做犯姦淫。」 「喔,是這樣而已嗎?」蜜蕊問道:「那您以前為什麼不告訴我
們呢?」 當葛麗芬老師離開後,蜜蕊很不聽話,馬上就跑去查字典了,但
她卻完全不瞭解這個字的意思是什麼,我也一樣不懂! 一月十八日 日記盒 早餐的時候,我向媽要求一個,我在玩具店堿搢鴞備_匙的盒子
,以做為我的生日禮物。 當媽問我要這個盒子做什麼時,我回答說要放我的日記。她笑笑
的說,很好,如果我做個好孩子的話,就可以得到這個盒子。 一月二十日 舞蹈課 今天我們去上舞蹈課,結果我又墜入愛河了,她叫做佛羅麗,有
一張甜美的臉蛋和溫柔的藍色眼睛,蜜蕊說她十六歲了,我真希望
能看到她哭泣。 我今天晚上不是那麼想睡覺,這樣我就可以想她,假裝她正在哭
泣,而我將她輕輕擁在懷中,安慰她不要哭••• (作者原註:大約從四歲開始,我就常愛上年紀比我大很多的女孩
,我總是想像她們處在很沮喪的情況下,而微小的我,則扮演安慰者
的角色。有時候我陷入愛情當中,只因單純的看到一個女孩或年
輕女子在哭泣,無論如何,年紀與我相仿的女孩,從來無法挑動我
心中的柔情) (評析) 就如同作者自己所評析的,他從四歲起,就喜歡比他大很多
的女孩,而每次當看到,或只要想到她們面帶憂傷的含著眼淚,他
就會忍不住的愛上她們! 這種特質,與其說是愛情,倒不如說是,他早熟善感的心靈所導
致的「多情」吧!只是這種「多情」,帶有特殊的「愛憐」和「安
慰」的情愫在裡頭,也帶有一種,可以說是對世上苦難非常幽微
的不忍吧! 這可以從他對同年齡的小女生一點也不感興趣看出。 因為小女生的哭泣,往往是幼稚的哭鬧,而大女孩的哭泣,常常
是被苦難折磨所導致的! 一月三十日 威爾先生 威爾先生今天來訪,還為我帶來了一輛能在軌道上跑,很可愛的
小火車。我很喜歡威爾先生,每次他來的時候,我們總玩的很愉快
,而且他還會彈鋼琴給我聽,媽媽請他星期天到家堥茼Y飯,因為
他的廚子病得很厲害,沒有人能為他做一頓適合他的星期天晚餐。
(威爾牧師是我父母親常去教堂的負責牧師) 我告訴威爾先生,我正在寫日記,他說他自己也在寫,當任何事
情衝擊到他時,他就把這件事記下來,他說,他並不是每天寫日記
的,因為寫些諸如我幾點起床,早餐吃了什麼,上床睡覺等等的事
情,是一件很愚蠢的事。 我說,我也覺得這樣做很愚蠢,因為寫這些有什麼用呢,他看起
來很高興,又繼續說:「我真高興你同意我所說的話。」 我覺得這麼做有點調皮,因為我沒有告訴他,我在日記堹u的寫
了一些那些愚蠢的事,不過我剛剛把那一部份塗掉了,這樣日記看
起來就好多了。 湯米(貓咪)今天又在屋堣j小便了,當爸爸進來的時候,我聽到
他說:「喔!這可是一點都不好玩,我們得擺脫那隻貓呀!」我覺
得好可怕,如果貓咪被送走了,我會很心痛的! 二月一日 犯姦淫(三) 今天真是個可怕的日子,我和媽咪及蜜蕊到教堂去,他們在彈哀
悼曲,並且一邊唱著「讓死者安息吧」,因為湯瑪斯先生突然過逝
了。我哭的很大聲,所以媽咪叫蜜蕊把我帶了出去。 當我們出去的時候,蜜蕊大發脾氣,因為她對艾莫利先生(教堂
牧師)很著迷,並且一直要盯著艾莫利先生的睡衣看,雖然媽咪一再
的告訴她,那不是真的睡衣,而是牧師服。 威爾先生星期天晚上到家堥茼Y飯,可是我吃不下我的布丁,因
為一件可怕的事才剛剛發生。 因為威爾先生告訴爸爸說:「為什麼蜜蕊愈來愈像她媽媽了,你
不覺得嗎?」在有人開口前,調皮的蜜蕊就隨口說:「我想,如果
我長大了像媽媽,您應該會想跟我結婚吧?」 「喔,那當然!」威爾先生說。 「我想,那是因為你真的想跟媽媽結婚的緣故!」蜜蕊更口無遮
欄的說。 「喔,那當然!」威爾先生還是這麼說,但我看到他向爸爸使了
個眼色。 然後,蜜蕊又繼續說:「喔,您這個不乖的男人,您犯了奸淫罪
了!」 這時馬上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媽媽的臉紅透了,並且馬上把
蜜蕊趕出房間,看了這種情形,我哭著說,這不是蜜蕊的錯,因為
葛麗芬小姐曾經在聖經課的時候告訴過我們,當一位男士如果想要
娶一位已婚的女子時,這就叫做犯奸淫。 這時,爸爸拉長了臉,說:「夠了!」威爾先生拍拍我的背,說
:「沒關係,小紳士,這是一個很有趣的世界。」然後給我兩便士
明天買糖吃。 可是一切還是很糟糕,而我也希望蜜蕊能表現的好一點,因為我
不能忍受被責備,我想爸爸現在一定對我們感到很抱歉,因為喝完
茶後,他跟我們在餐廳玩遊戲玩得很高興。 二月二日 看見耶穌 昨天晚上,我又看到了耶穌,祂站在我的床前對著我微笑。 祂的光芒看來如此的美麗,全都是金色、粉紅色、藍色、綠色、
黃色,就像我們從窗外所看到的彩虹一樣的顏色。祂看著我,像是
要安慰我昨天所受的委曲一樣。 祂有著最甜美的藍色眼睛和長長的棕色頭髮,而且祂讓我感覺到
如此的快樂,這已是我第三次看見祂了,但我卻希望祂能常常來。 (評析) 耶穌的出現,顯然撫慰了這個小男孩的心靈,而小男孩也確
實的喜歡祂。 不只是因為祂所展現的「光」,主要的是,慈愛本身就具有一種
力量,可以撫慰人們的悲傷、惶恐、不安和猶豫,一個具有慈愛這
種特質和力量的人格(或神格),誰不喜愛呢? 只是,所謂耶穌,即非耶穌,是謂耶穌! 所有具有慈愛特質的人(或神,或某種存在),不就是耶穌,或就
是菩薩,或其化身嗎? 在後面,讀者自然就會明白,所謂耶穌出現的意涵了! (作者原註:就我記憶所及,我一直具有所謂的「第三眼」,能夠
看到所謂的靈魂和人們身上的「氣」或「光芒」,但我從來不知道
有所謂的「第三眼」,並且認為,這應該是每個人天生都具有的能力
,就像我們的五種感官能力一樣。就是由於這樣的認知,認為每
個人都應該看見如我所看到的這一種想法,常將我陷在困境中,就
像這本日記裡所呈現的。 在我年幼的歲月中,每當我提到「看到東西」時,結果總是換來
父母親包容的微笑,認為這全是我孩童的幻想,但稍後,這個態度
就被不高興和不耐煩所取代了) 我討厭今天的課程,葛麗芬老師的情緒一直很不好,而她週遭的
光芒看起來就像是霧一樣的糟,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因為媽媽跟
她有了一段相當不愉快的談話,那還不是關於「犯姦淫」那回事,
因為今天早上她來的時候,我剛好靠在扶梯旁,我看到媽媽從書
房出來,告訴她想跟她談一談,所以她就進去了,她們兩關在那個
房間媕Y, 關了一段很長的時間。 當她走上樓梯的時候,她的眼睛全紅了,幾乎無法跟我們道早安
。在整個課堂的時間堙A她一直在生氣,直到蜜蕊問她為什麼這麼
低潮時(蜜蕊當然知道為什麼),她就開始痛哭,她說在她這一生中
,從來沒有做得這麼糟過,並且告訴蜜蕊,說她是個可怕的小搗蛋
鬼,而我也覺得難過極了,因為看到「老女人」哭泣,真的讓我
覺得很不舒服。 (作者原註:說葛麗芬老師「老」,多少有點傷人,因為葛麗芬老
師絕不會超過三十八歲!) 二月四日 被嘲笑 今天晚餐的時候,我問媽媽,是不是常常看到耶穌,因為在我生
日那天,我在床上看到祂了。 蜜蕊咯咯的笑了起來,珍妮(僕人)也是,手上正拿著馬鈴薯,我
不知道為什麼她們會這樣,而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媽媽不告訴我,
但她只是說,她確定耶穌,並不會到做禮拜時不專心的小朋友那兒
去看他們。 我不能瞭解,媽媽為什麼不相信我,當我告訴她一些事情時,她
總是這樣,而蜜蕊則說,我有點神經兮兮的。 二月十八日 鬥嘴 今天下午我們去上了舞蹈課,我又看到我的甜心了。我希望我年
紀能大一點,並且能看到她哭泣,每天晚上,我都是幻想著她在哭
泣中睡著的。 蜜蕊則說,我是個傻瓜才會愛上她,她說,她的穿著打扮很愚蠢
,而兩隻腳則像香腸一樣。 為了報復她,我說,她才是個傻瓜呢,只有傻瓜才會愛上牧師,
而牧師的臉就像馬一樣的長,她就說我亂說,並說她才沒有愛上牧
師呢! 二月十九日 看見死去的威利叔叔 今天我在寫日記時,心情很低潮。 因為當我和蜜蕊從阿諾那兒回來的時候,我們就到起居室去跟媽
媽聊天,那時,我突然看到死去的威利叔叔坐在爸爸的椅子上,並
且還對著我們微笑,就在那個時候,爸爸下班回來了,當他親過我
們所有的人後,就要坐上那張椅子時,我突然大叫「不要坐下去!
不要坐下去!威利叔叔就坐在那裡!」。 媽媽無奈的笑著說:「我實在不知道要對這孩子怎麼辦才好!」 而爸爸則很不高興的說:「你在說什麼啊,孩子?你為什麼這麼
說,你的威利叔叔已經過逝兩年了!」然後他叫蜜蕊立刻把我帶到
樓上去,我問她,是不是有看到威利叔叔,蜜蕊說:「當然沒有,
你這個可怕的小騙子。」我不能理解大家為什麼這樣,實在感到很
痛苦。 當我上床後,媽媽上樓來,就像平常一樣,要在睡前抱我一下,
但這次她很嚴肅的告訴我,她想和我談一談。她告訴我說,會說出
像威利叔叔還在這種可怕故事的調皮小男孩,是無法上天堂的,並
且要我必須答應她,永遠不會再說同樣類似的話。聽完後我就開始
哭,並告訴媽媽,那並不是一個故事,我真的是看到威利叔叔了
,如果我確實看到了,而我說我沒看到,那我就是個壞孩子。 在那之後,她望著我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說任何話,然後大大的
嘆了一口氣說:「喔,那就好!」然後她沒有抱我就離開了,這讓
我更覺得難過,我哭得更傷心了,並且希望自己能趕快死掉。 然而,就在我用睡衣擦眼淚而弄濕了睡衣時,我突然看到耶穌站
在床前,全身發光如同白晝,祂笑得如此甜美,就好像在對我說:
「原諒他們吧,孩子!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並不知道!」然後,
我想我聽到祂用很輕柔的聲音對我說:「願你平安。」這時,我又
重新感到很快樂,並且很快就睡著了。 但今天,媽媽幾乎沒怎麼跟我說話,看起來好像她不再愛我了,
但我嘗試著不要讓自己太在乎這件事,因為我知道只要耶穌愛我,
並且沒有對我不高興,那我就放心了。 二月二十一日 牧師的兒子 亨利來家堻鳦龤A我們一起玩遊戲,我想亨利是我所有的死黨中
,媽媽最喜歡的一個,因為亨利的爸爸是牧師,當他來的時候,是
珍妮(僕人)去開的門,而媽媽幾乎也是幾乎同時走到門廳堙A我聽
見她用很和藹的聲音對享利說:「你爸爸媽媽好嗎?兄弟姊妹也好
吧?」當亨利走了之後,媽媽上來說:「亨利說了些什麼?」而
如果亨利說了一點有關牧師的事,媽媽就要全部知道,因為蜜蕊說
媽媽很喜歡聽「醜聞」,這個字她是從愛瑟(蜜蕊的朋友)那兒學來
的,而愛瑟則是從她爸爸那兒學來的。 三月一日 看「光」 我們今天去了教堂,風琴的音樂很好聽,我希望教堂堨u有音樂
,而沒有那些讓我聽了會傷心流淚的講道。 星期天早晨,爸爸通常不上教堂,因為如果天氣好的話,他寧願
去散步,下雨的時候,他就喜歡待在他的書房堿摁恁C當媽媽和我
們這些孩子們回家後,她會在晚餐上,告訴爸爸今天誰去了教堂誰
沒有去。 蜜蕊說,大人們有時候也會談一些很愚蠢的東西,可是今天媽媽
有其他的事情要告訴爸爸,因為那個肥胖的艾爾太太在禱告室媟w
倒了,並且動用了大批的男士備將她抬了出來,我覺得很難過,就
像每次只要有人生病,我總是覺得很不舒服一樣,而且覺得自己整
個人好像都被掏空了。 當媽媽跟爸爸說完艾爾太太的事情後,我問媽媽,為什麼在教堂
堛漁伬唌A她頭上的光環顏色總是愈來愈藍(蔡註:藍色,是信仰
虔誠的顏色),結果你猜她怎麼說?她跟爸爸說:「我開始擔憂這孩
子的眼睛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應該是肝吧!」爸爸說。 為什麼當我問媽媽事情時,她總是不告訴我?我想知道為什麼在
爸爸頭上的周圍,總是有很多像金鳳花一樣的黃色東西,而在媽媽
的頭上則是藍色的,雖然有時候,在她緊抱著我的時候會變成粉紅
色(蔡註:粉紅色,是愛心或是陷入戀愛的顏色),而我也想知道,
為什麼蜜蕊的光,就像是一堆被打散了的蛋一樣的好笑,我也已
經告訴了她,但是她說:「閉嘴,神經!」 蜜蕊有的時候還是會惹我生氣,那時我就會打她的屁股,因為每
次只要我問蜜蕊,我的光是什麼顏色時,她總是說:「別說傻話了
,你根本就沒有光!」可是我知道她在說謊,因為有一天,當我問
珍妮時,她說我的顏色,就像是爸爸玻璃盒中填充小鳥的顏色。 (作者原註:我想我不須要加以說明,說我不知道珍妮只是在消譴我
,不過把她的話當真,也不全然是不合邏輯的事,因為在那個時
候,我還沒有發現,能夠看到人們的「光」,是一種超能力的表現!) (評析) 就像人的身體、性情和思想各各不同一樣,每個人也有和別
人不一樣的「光」! 當你的身體狀況,或情感、思想、觀念改變了,不管是進步或退
化,你身上的「光」,也自然的呈現他該有的頻率和色彩。 只是能顯現多久,就看每個人能夠維繫的程度和時間有多少了! 三月二日 看眼科醫生 今天早上我不用上課了,因為媽媽要帶我進城去看我的眼睛。一
個穿著黑色衣服,長得有點好笑的矮個子男人,拿了一張上面佈滿
了密密麻麻字母的大卡片叫我看,然後他又拿出很多的小玻璃片叫
我盯著看,當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我聽見他對
媽媽說:「這位太太,沒什麼好擔心的,這個小孩的視力好的很
呢!」之後我們就離開了,在一家餐廳吃完晚餐後,我們就坐火車
回家了。 三月六日 心理醫生 一位新的醫生今天來看我了,而且問了我一大堆可笑的問題,他
長著一臉的落腮鬍,看起來就像是我圖畫書上的貓頭鷹,他想要知
道,當房間堥S有人的時候,我是不是會聽到什麼聲音。 我就告訴他,有的時候,我會聽到媽媽在廚房媢儮略H吼叫的聲
音,他大笑著說,他不是這個意思,他人很好,而且光芒的顏色也
很漂亮,雖然還不及耶穌光芒一半的漂亮。 我問他,是不是要吃一些恐怖的藥,就像波頓醫師開給我的藥一
樣,他說不會,他會給我一些吃起來像糖果一樣,很漂亮的小藥丸
,因為這樣,所以我很喜歡他。當他跟媽媽離開了房間,我聽到他
們走進了書房,把房門關上,然後在書房婼芺蚺F一段相當長的時
間。 (作者原註:我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父母親,完全無法自眼科醫師
那堭o到一個滿意的答案,所以又找了另一位心理醫師來,我想他應
該是位同種療法師(homeopath),希望能夠找出,我到底真的是個
無可救藥的小騙子,或者,我有精神病的傾向。 我想,那時只要我的母親,曾經投注點時間在靈異方面的書籍上
,或許她會確定,她的孩子既不是精神異常,也不會比其他的孩子
來的更會說謊。但一直到她過逝的那天為止,她一直將這類書籍視
為邪書。 無論如何,最後的結果就是,這新來的醫生,建議我的父母,要
完全改變我的環境才有希望,因此有人提議,不如到海邊去做個水
療法,但效果當然是不用說的,因為我的「超能力」,還是一點也
沒有被治癒!) 三月二十六日 憂慮親人會死 今天整天,我都覺得心情很糟,而且只想一直哭,一直哭,一直
哭。 媽媽看起來很關心我,問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我只能說:「我不知道,只是想到有一天,妳跟爸爸、蜜蕊都
會死,而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今天晚上再也無法寫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