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日記(十)


四月二十三日  取悅上帝的耳朵
    這兒鋼琴的音質實在很恐怖,博德曼太太說那是她奶奶的,當我
在練琴時,普姬(僕人)有時會進來看看說:「你可不可以彈些比較
活潑,有點歌曲的東西?」可憐的普姬她不喜歡古典音樂,當我問
她會不會彈琴時,她說:「我不會,可是我會彈手風琴和口風琴。」 但當我要求她,拿出口風琴吹點東西給我聽時,她叫說:「我當
然吹不出像你在彈的那種東西啦,當你彈出如此美妙的樂曲時,
一定可以取悅上帝和眾天使的耳朵的!」,而博德曼先生說,那
叫做諂媚。 我現在必須到佛洛琳老師那兒去上音樂課,因為博德曼先生在星
期二和星期五下午會有學生來家堙A而彈琴會干擾到他們。 佛洛琳老師和她的老媽媽住在一間非常小的房子堙A她媽媽聽不
見了,而且老是喋喋不休的講個不停,甚至連一秒鐘都停不下來,
我想她可能有水腫或中風之類的,只是我不是很確定。 佛洛琳老師死去的老爸爸,還是待在這間屋子堙A而且不斷的老
是向我示意著,看在老天的份上,我真希望我能告訴他,在靈界裡
,還有很多,比整天死粘著佛洛琳老師更美好的事物,我想我該請
爺爺幫個忙,救救他吧! 四月二十七日 畫畫 今天下午,當博德曼先生出去上課時,我坐在小花園堙A帶著我
的鉛筆和速描簿,畫了很多我腦海中的小仙子和小精靈。 當博德曼先生上完課回來之後,我給他看我的畫作,博德曼先生
說,我在這方面真的很有天份,而且如果爸爸同意的話,我應該去
上這方面的課,博德曼先生說,他會寫信給爸爸,問問他,看看我
能不能跟一位住在附近的薇香小姐學畫畫。 那個自稱為雪佛的笨靈魂又出現了,但這次我們不理她了,假裝
沒有注意到她,我並不認為她的詩有那麼爛,但當然博德曼先生應
該會比較瞭解的。 五月三日 想改變世界的天鵝小姐 爸爸寫信來了,他說我可以和薇香小姐一起上課,這真令人高興
,媽媽也夾了張小信在媕Y,說他們一切已經佈置妥當了,並希望
我能常讀聖經,常上教堂,我覺得媽媽真可憐,滿腦子好像只有教
堂這類的東西。 有一個叫天鵝小姐(Miss Swan)的常到這裡來,博德曼先生說,
她一直在煩他,總是要把她寫的東西給他看。 我今天在走廊上碰到她,看到好像有東西附著在她的身上(被靈
魂附身),有點像是鹽巴小姐那個樣子,但附在她身上的,並不是
個老紳士,而是一個大精靈。 博德曼先生說,她總是想改變這個世界,而她也總是用一種很古
老的文字來寫東西,但博德曼先生也說,她實在是一個非常自我中
心的人(egoist),我問博德曼先生「自我中心」究竟是什麼意思,博
德曼先生告訴我,那是指一個人過度的重視自己的重要性,而且
一再的只想到自己。 當我提到那個精靈時,他很興奮,而且想要多知道一些,但我無
法告訴他,因為我以前也從來沒看過,像這樣的精靈附在人們身上。 五月十一日 一個科學家靈魂的忠告(二) 今天下午,薇香小姐來了,薇香小姐長得有點像麻雀,因為她的
鼻子尖得像個鳥嘴,而兩個眼睛小小黑黑的,有點像是媽媽那雙小
山羊皮靴子上的扣子,當媽媽不想蹲下來的時候,我就常幫媽媽扣
扣子。 薇香小姐帶了本圖畫書來,要我從畫花開始,但我比較喜歡畫我
自己想畫的東西。 昨天晚上,那個說他以前是個科學家的靈魂又來了,跟我們說了
些話,我覺得那些有一點無聊,所以不太想記在日記上,但博德曼
先生卻說蠻有趣的,而且說,總有一天我也會這麼認為的,所以要
我一定得把它記下來,而且要小心的好好保存,否則將來我一定會
後悔的。 好吧,總之以下就是這一段談話的內容。 「因為你們對我非常的尊重,並把上次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好好
的思考過,所以我今天又來了,對於能夠找到這樣一個溝通的管道
,讓我有機會,能對我在世上所曾作的一些錯誤的聲明予以反駁,
讓我感到很滿意。 之前我在這裡的時候,我曾經提到過進化論,雖然你們的科學界
,常隨著一項真理的演進而予以提倡,但他們所理解、所闡明的進
化論,卻只是一半的真理,因為他們只注意到「形體」(Form)的進
化,卻因而忽略了更重要的「生命」(Life)的演化。 他們堅持,「形體」對於生命或意識來說,是有絕對關聯的,因
為,他們單純的觀察到,當「形體」的組織愈是複雜時,意識的層
次也就愈高,所以他們就說,人類比青蛙更具有意識,也更具有智
慧,因為人類比起青蛙來,具有更複雜、更精緻的器官組織,所以
「形體」是「因」,而意識卻只是「果」。 然而,他們所推衍出來的結論卻是錯誤的!因為生命,可以是完
全不依靠任何「形體」而存在的,而「形體」,卻只是在某種既定
的生命形態中,一種特殊的呈現,換句話說,問題並不在於「種類
」,而是在於「程度」。 舉例來說,如果太陽光穿透一片毛玻璃,它的「振動」頻率就受
到了阻礙,而光線看起來就會朦朧不清,但如果太陽光穿透一片乾
淨的玻璃,它就呈現原來的光芒,但不管穿透任何的一種玻璃,都
是同樣一個太陽的光芒,而玻璃的本身或玻璃的顏色,並不會在一
開始時就製造出陽光來,因為太陽是獨立存在的,與任何的玻璃或
媒介,都無關聯! 而光線是如此,生命也是如此,因為生命是永恆而無所不在的,
「形體」只是和某種特殊的生命呈現有關,而這點,你們的科學界
總有一天會瞭解的,但在這期間,他們只是一群,由錯誤的推論所
愚矇的受害者而已,因為他們相信、並且聲稱,生命與意識是可以
各別存在的。 例如,他們說,一棵樹有生命但卻沒有意識,但在我們這兒的人
都知道,那是完全錯誤的,因為我們知道,即使是一棵樹,只要它
還活著,也都具有微弱的意識,因此,一棵樹也是無所不在的生命
的某種程度的展現。 另外,還有一點,你們的科學家只懂得進化論的一個面向,但事
實上,進化有兩個面向,因為不只有物質的進化而已,同時還有靈
性方面的進化,然而這一個面向,因為對其缺乏瞭解,而竟被科學
界摒棄,認為這只是迷信。 如果你要這些死腦筋的紳士,叫他來相信有所謂「精靈」的東西
,那麼,他會說你是在「侮辱他的智慧」,然而,只要他具有看見
異象的能力,他就會知道,他所刻意保持距離,認為是迷信的東西
,全只是他受到五官的限制所造成的忽視。 (評析) 一點也沒錯,就像前面所說過的,大部人所認為是真理或真
相的東西,往往只是真理或真相的影子,或甚至連真理或真相的邊
也沾不上! 這種情形,尤其在某些被「信念」或「意識形態」嚴重綁住的人
身上,更是偏頗的厲害,他們就好像是透過一幅有色扭曲的眼鏡來
看一切的事物。 而這種偏執,在某些所謂「知識份子」身上,更顯得嚴重,他們
好像都忘了,所謂「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的道理
,而偏偏喜歡將他們一知半解或完全一無所知的東西,說成好像他
們完全知道一樣,而事實是,他們所說的,卻反而完全在扭曲真相
,和真相背道而馳! 所以,並不是誰在「侮辱他們的智慧」,而是他們在侮辱他們自
己和真相的智慧! 那時,他們就會驚訝的發現,原來每一個物質都有它自己的統轄
者,有火燄精靈、水精靈、空氣精靈等等。 然而,等他們知道了,原來太陽竟然也有個偉大的靈體時,他們
就會更加的驚訝,所以,許多古代的太陽崇拜者,並不只是一群迷
信的不學無術者,因為他們所崇拜的,是一項深沈的奧秘。 此外,星球,包括我們的地球,也具有所謂稱為「星體精靈」
(Planetary Spirits)的偉大靈體,而如果這種知識受到重視的話,
將會為古老而深奧難懂的星象學注入不同的新觀點,而你們的那些
學者,卻認為這只是想像力下的虛擬迷信而已,他們辯稱,那些在
遙遠天外的星體,是不可能影響到人類的命運的,這似乎聽起來非常
的合理,但那些學者所沒有瞭解到的是,並不是星體在左右人類的
命運,而是從「星體精靈」所釋放出來的磁場力量,在影響人類
的命運! 此外, 在我們的世界中,我們可以預先知道一些事情的進行,因
為事情的進行,就呈現在我們的眼前,請記住,意念並不是源生於
物質世界中的,而是源生於我們所居住的意念世界中的。 一個意念,當其在你們的世界中物質化之前,就已經存在於我們
的世界中了,那也就是為什麼,我們能夠事先預見地面上的思潮及
活動的趨勢,而且具有相當的準確度的原因了,但我必須承認的
是,我們偶而會在時間的預測上出錯,那是因為,對我們而言,我
們很難以你們理解的方式,來對時間做準確的衡量。 再者,有的時候,因為人類心性的變化及道德上的墮落,靈界對
整個人類的進化,必須做適度的干預和修正,所以請謹記在心,當
我們的預言沒有完全實現時,請別太嚴苛的指責我們。」 「我想,現在我已經給了你們足夠的東西,讓你們消化了,祝你
們有個美好的一天,謝謝你們的興趣和耐性。」 哇!這段抄寫實在不是普通的長,我實在累壞了,我真的比較喜
歡其他的靈魂,因他們有趣多了,可是這有什麼關係呢,因為博德
曼先生認為,從來就沒這麼有趣過,所以我還能奢求什麼呢? 六月二日 一些好笑的事 波頓醫師今天來過了,他假裝只是剛巧路過,進來打聲招呼而已
,但當他拿出東西來聽我的胸口時(我不知道那東西的名字是什麼)
,我多麼希望媽媽不要再叫他過來了。 今天早上,我收到一封蜜蕊寫來罵我的信,信中除了憤怒還是憤
怒,她說,我已經幾百年沒寫信給她了,而且還說我是個討厭鬼,
所以我就馬上坐下來,拿出紙筆寫了封信回罵她,好回饋她對我的
關懷。 有一個叫蜜吉的小姐,今天到這堥茷臛X,她說起話來輕聲細語
的,但卻沒什麼內容,我不知道,為什麼母雞在下完蛋後總會咯咯
的叫,而一些女人在說完話後總會竊竊的笑?博德曼太太說那叫神
經質,但我偷聽到博德曼先生說,那個女人簡直是來找麻煩的,我
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也不想問,因為似乎,我是不該聽到這些
事情的。 八月二日 回倫敦 我來到倫敦已經快一個星期了,但卻一直沒時間寫日記。 我的房間幾乎是在頂樓,每當我爬上那些樓梯時,簡直快喘不過
氣來了。有時候我會有種感覺,不喜歡我們居住的地方,雖然我不
能很明確的說出原因來,但我沒有告訴爸爸和媽媽,我想爸爸自己
對這個房子是很滿意的,而且也很高興還有個管家和僕人。 安妮表姐和她的先生也在這裡,他們能在這裡真好,因為他們會
帶蜜蕊和我出去走走,我們現在有一輛馬車和兩匹馬了,但當媽媽
要用馬車時,我們就得坐公車出去,但比較起來我喜歡坐公車,因
為我可以坐在上層看風景。 昨天我們到倫敦鐵塔去玩了,那地方的感覺真是糟透了,讓我連
午餐都幾乎吃不下去。 八月七日 遊覽倫敦 今天我們去國家美術館看畫,我很篤定當長大後,我絕對要當個
畫家,當我想坐在最喜歡的畫作前欣賞並「感覺」畫時,其他的人
總是要繼續往前走,所以我始終沒有機會好好的欣賞一幅畫,我想
,如果我是自己一個人來的話,我一定可以好好「感覺」畫作的。 當我們在特拉法加角廣場(trafalgar Square)看納爾遜(Nelson)
的紀念碑時,我看到有個守護神靈(deva)站在那上面,散發著非常
漂亮的光芒,我很想仔細的觀察祂,但如果我這麼做的話,除了蜜
蕊以外,安妮表姐和姐夫一定會認為我有毛病的,哎,真是可惜。 今天下午的天氣十分的悶熱,唯一感到涼快的時候就是去買冰淇
淋的時候, 我好想坐那輛豪華馬車,但他們只能載兩個人,而我們卻有四個
。 整個倫敦都充斥著馬糞的臭味,有的時候,這味道真的會讓人窒
息的,有好幾個小男孩,沿著馬車和馬匹周圍跑,把馬糞掃進畚
箕裡,我實在很擔心,他們會被馬車壓到。 我的小妹妹現在長得胖嘟嘟的,看起來紅咚咚的,我之所以不喜
歡出生這麼多次(輪迴),唯一的理由就是,我得重新經歷這一切,
因為當個小男孩,真是讓我煩透了,一想到我得當個整天只會流
口水、亂塗鴉及尿尿的小嬰兒,那真是最丟臉的事了。 八月十八日 羅伯特叔叔和愛人天上相聚 今天,我自己一個人去散了個小步,我喜歡觀察人們的氣,看看
我能看到些什麼,我發現,一些看起來很平常的人,他們氣的顏色
卻非常的漂亮,反而有些衣冠楚楚的人,他們氣的顏色卻非常的恐
怖,大部份的男人,在腰部的周圍,有一圈髒髒的紅色的氣,而有
些女人也是,可是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蔡註:這可能暗示著,好色或縱慾過度) 昨天晚上,當我在洗澡的時候,爺爺出現了一下子,他問我還喜
歡這棟新房子嗎?我告訴他這棟房子很大,也很豪華,但有一種淒
涼的感覺,好像有個悶悶不樂的人,曾經在這裡住過一樣。 爺爺告訴我說,羅伯特叔叔在世時,是個孤單而不快樂的人,這
也就是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的原因。 但我回答說:「我不懂為什麼他那樣的孤單,因為媽媽說,羅伯
特叔叔有一大堆認識的朋友。」 爺爺說:「小伙子,認識的人不一定是朋友,一個人可能有很多
認識的人,但卻可能沒有一個可以稱之為朋友的,當在世上的時候
,終其一生,你的羅伯特叔叔只愛過一個人,但她死了,所以,太
孤注一擲絕不是明智的做法。」然後爺爺說,當我回去跟博德曼先
生上課的時候,他會再回來告訴我,更多有關愛的事情。 我問爺爺,羅伯特叔叔現在是不是很快樂,爺爺說是的,因為他
現在跟所愛的那個靈魂在一起了。 「但他連看都沒來看過我一次!」我有點抗議的說。 「哦不!」爺爺說:「他是要試著忘掉,他在世上所曾經歷過的
一切。」 「但如果他沒有任何朋友的話,」我說:「我不知道,他為什麼
要賺那麼多的錢,而卻沒有人可以跟他一起分享呢?」 但爺爺說,羅伯特叔叔也花錢,但只是為了要忘掉他的不快樂,
並說,有的人喜歡賺錢,但卻只是因為愛賺錢而已。 九月十六日 回博德曼先生家 博德曼先生和太太到車站來接我了,能再看到博德曼先生和太太
,真是一件很高興的事,而他們的小房子,也似乎比我們在倫敦的
大房子要溫馨多了。 當我們回到博德曼先生家時,普姬(僕人)親我親得很響亮,而且
她還特別為我烤了一個蛋糕,讓我好感動。 我們今天又重新開始上課了,還有薇香小姐和佛洛琳老師的課也
要開始上了。 九月十九日 爺爺談「愛」 昨天爺爺來了,跟我們談有關「愛」的事情。 他說,在靈魂的世界堙A愛重於一切,在那邊,偉大的人並不是
以世間的頭銜、地位來衡量的,而是看誰身上最能散發出愛的光芒
的人。 他說,我們要嘗試著以愛的胸懷去愛每一個人,不管這些人曾經
是謙卑或邪惡的,如果我們能這麼做,那麼我們在世上的日子就會
過得更快樂,而等將來到了靈界後,也會感覺同樣的快樂的。 爺爺說,在世上很多人多少有點羞於表達他們的愛,而且嘗試著
壓抑(克制)他們的愛,好像這是一件很不對的事一樣,但他們是不
該那樣做的,因為愛是世界上最美麗的事了。 爺爺說,是愛讓整個世界凝聚在一起的,如果神不是愛的話,那
麼整個世界就會分崩離析,爺爺告訴我們,當碰到不喜歡的人時,
我們要在心裡頭,不斷的說祝福他平安許多次,然後我們對這些人
的觀感就會完全不一樣了。 (評析) 的確,這是一個很好也很實際的方法,用祝福來替代不滿與
怨懟,的確可以開展我們慈悲與博愛的胸懷! 爺爺說他很遺憾,當他還在世上時,他並沒有去多愛一些人,因
他那時根深蒂固的認為,一個人是不可能有很多朋友的,而且不可
能同時去喜歡一大堆的人,爺爺說,有這種觀念其實都是鬼扯淡,
當一個人不能去愛許多人時,只是單純的因為他的心中沒有太多的
愛,所以就無法看到別人身上的好,爺爺說,通常愚蠢的驕傲會讓
人變成那樣,而這樣的人,應該學習如何謙卑一點,並學習如何對
每一個人好一點。 佛洛非在紙箱堨秅F三隻小貓,普姬(僕人)必須把牠們一隻隻抓
出來,裝在籃子堙A這些小貓咪我們會留一隻下來,其他的則要試
著幫牠們找新家,普姬喋喋不休的談這些貓咪,談個沒完沒了,一
直要等到博德曼先生把她趕出房間為止,她還在嘰嘰呱呱的說的不
停。 日期不詳 天主教的神靈 普姬是個羅馬天主教徒,禮拜天都要去望彌撒,我問博德曼太太
,是不是可以跟她一起去,看看彌撒是什麼樣子,博德曼太太說,
如果媽媽知道了,一定會很震驚的,所以她只允許我去這麼一次。 所以昨天,我就跟普姬去望彌撒了,但我幾乎一個字都聽不懂那
個男人在說些什麼東西,因為除了講道之外,幾乎全都是拉丁語。 在禮拜的過程中,我看到一個神靈從天而降,全身閃耀著光芒,
像個天使一般,充滿了整個地方,讓我感覺到全然的平安與寧靜,
彷彿置身在天堂一般,我多麼希望能常去望彌撒,而不是去我們的
教堂,但當然我不敢這樣做,要不然一定會被罵得很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