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日記(六)

 	
八月十八日  媽媽來信
    今天收到媽媽寄來的一封信,提到他們在波克斯頓的種種,她說
那兒有個不錯的樂團,我真希望,我也能聽到樂團的演奏,但除了
這點之外,我倒是寧願跟博德曼先生待在這裡。 媽媽在信末提到,希望我要常上教堂,但我是不會告訴她的,我
們壓根兒就沒去教堂,相反的,博德曼先生和我利用上教堂的時間
去散步了,因為他說,我們應該好好利用這麼好的天氣的,博德曼
先生說,禮拜神,不一定非得上教堂不可,因為人們也能夠在大自
然中,藉由他所看到的,神所賜的一切美好的事物,來表達對神的
崇敬感恩,當然,我對博德曼先生所說的這番話,是深有同感的。 而博德曼太太自己一個人上教堂去了,有的時候,我覺得女生比
男生還愛上教堂,但我想下星期我該上教堂做禮拜了,否則只要媽
媽一問問題,我一定會挨罵的。 八月二十日 海邊的小女孩 昨晚就在我要睡覺之前,爺爺出現了一下子,告訴我說,如果我
能找個 藉口進廚房,就有機會看到一些東西。 今天早上早餐的時候,伊凡斯太太(廚子)忘了放奶油了,所以我
就到廚房去向她要,當我在廚房堮氶A我看到一位老人家(靈魂)坐在
爐火旁的搖椅上,我想問問他,看他認為自己是什麼,但我不能問
,因為伊凡斯太太一直在那裡。 今天下午,博德曼先生和我合力堆了一個可愛的沙碉城堡。 後來,我愛上了一個,從我們身旁走過的女孩,我希望能有機會
認識她,但是找不到藉口,她有著最美麗的棕色雙眸,有時候,她
會和一個小男孩,在海邊上一起玩雙球的遊戲,我猜那是她哥哥,
她把球丟給她哥哥接,同時她哥哥則再丟另一個球給她接,他們的
球接得不錯,只要她能漏接一次球,我就有機會去揀球,然後把球
還給她了,但一直沒有這樣幸運的機會。 博德曼太太感冒了,講話帶著鼻音,聽說下個禮拜亨利會來這裡。 八月二十四日 不相信自己死去的靈魂 昨天晚餐後,我在房堿搢鴗@個男人,當我告訴博德曼先生說,
有個男人在這兒時,博德曼先生說:「讓我們來問問他想要幹什麼
。」然後他就拿出紙筆,準備以速記的方式記下他所說的一切,博
德曼先生懂得一點速記。 今天,博德曼先生把他所記下來的東西唸給聽,好讓我能謄寫在
日記上。 這個靈魂是博德曼先生的老朋友,他所說的第一
句話是:「嗨,博德曼,真高興在這兒見到你。」博德曼先生問他
是誰,這個靈魂說:「這是什麼問題嘛!」然後他說,他是柯吉米
,他說他很意外,因為博德曼先生竟然認不出他來了,而博德曼
先生也感覺很意外,直說他沒有想到是柯吉米,博德曼先生當然認
不出他來,因為他根本就看不到死去的人嘛! 現在,我要把博德曼先生讓我聽寫的東西寫出來,博德曼先生說
,我可以把他的名字簡寫為「博」,而把柯吉米簡寫為「柯」,好
節省我的時間。 柯─你在寫什麼? 博─寫你所說的話。 柯─幹啥用啊? 博─因為我想記住你要告訴我們的話。 柯─你怎麼那麼無聊? 博─我一點也不無聊,因為我很有興趣,我很高興你來了, 但你怎麼會想到要來呢? 柯─我喜歡這個地方,想再看看這個地方,而且是我告訴你 這個地方的。 博─是的,我知道是你,告訴我,現在你覺得怎麼樣? 柯─在我的生命當中,肉體上,我從來沒有覺得好過,但精 神上,唉!我好像有點困惑了,真他媽的有夠奇怪! 博─你曾經是個不可知論者,我想你現在應該已經改變觀點 了吧! 柯─當然沒有,我幹嘛要改? 博─因為,你現在一定知道死後有生命了。 柯─對於這類的事,我是一概不相信的,而且不管任何人跟 我講這種無聊的事時,我是不會相信的,對了!你旁邊 的這個小伙子是誰,為什麼他老是重覆我所說的每一句 話? 博─因為他能看得見你,聽得到你所說的話,可是我不能。 柯─你是又瞎又聾是嗎? 博─當然不是,但你現在是個靈魂,而我是看不到靈魂的。 柯─我不是個靈魂,我不相信靈魂之說,而且永遠都不會相 信! 博─但毫無疑問的,你總不會認為你還活在這個世上吧?你 不記得發生什麼事了嗎? 柯─我記得病得要死要活的,然後我就失去意識了,當我再 醒來的時候,從來沒感覺這麼好過。 柯─聽著!博德曼,對這些問題,還有你記下每一句我們的 對話,這讓我很生氣,我說,你簡直像警察在問筆錄嘛! 博─哦!對不起,我親愛的柯吉米,我真的是很有興趣,但 看你的樣子,我想你真的是完全不知道,你已經是我們 這世上所謂 的死人了! 柯─根本就沒有這檔子事,你說得好像我是站在雲端上,而 你是在下面一樣,我從來沒聽過這樣的屁話!我只是有 時候,覺得 自己的視覺和聽覺有一點點怪異而已。 博─或許你的意思是,我們看起來有點模糊,聽起來也有點 遙遠,對不對? 柯─對,多少有一些。 博─那是因為你是個靈魂,而我們還是個肉體之軀的緣故! 柯─我絕對不承認我是個靈魂,根本就沒有靈魂,當我們死 的時候,一切就結束了,你讓我很煩呢!以前每次,我 們只要一談到這個主題,你就讓我很火大,因為你不願 意去面對現實,你不能欺瞞科學,而科學說我們人類是 從猴子進化而來的,現在我要走了,我已經受夠了這種 無謂的爭執,我們永遠都不能說服對方,所以再談下去 又有什麼用呢?再見! 當那個靈魂消失之後,博德曼先生扮了個鬼臉,他說這個人一點
都沒改變,就跟當時活在這世上時一模一樣,他說,柯吉米先生在
路上的時候病倒了,後來死在醫院堙C 博德曼太太不在這裡,但博德曼先生在稍後就全部告訴他太太了
,而且把他所記下來的唸給她聽。 (評析) 顯然,這是一篇精彩絕倫的對話,他讓我們終於見識到,一
個在生前就執持「人死後就一了百了」的人,當他死後,是如何荒
謬的,仍然在為他生前所執持的「信念」辯解! 不過,可以理解的是,這位「已死」的先生,之所以不承認自己
「已死」的事實,是因為他的「信念」告訴他,當人一死後,就什
麼也「不存在」了,所以按照他自己的邏輯,當他還感覺自己可以
思考講話時,就表示他還「存在」,既然還「存在」,就表示自己
還「活著」,既然還「活著」,就表示 自己當然還「沒死」! 這樣的邏輯,顯然也只可讓他自圓其說,和說服他自己還「沒死
」而已,因為從客觀的事實來看,他不只「已死」,他只是「活」
在他自己所構築的「信念」之中,被「信念」所捆綁而已。 因為在生前,他從來也沒給自己任何一個可能的空間和機會,那
就是,他的「信念」也可能有「錯誤」的時候! 八月二十五日 亨利來訪 亨利(牧師的兒子)今天來這裡了,我們必需睡在同一張床上,但
這樣比較好,因為當我們並不想睡覺時,我們可以聊天,但博德曼
太太說,一定要睡覺,不可以躺著聊天,但我想她不會在意的,因
為她實在是太好的一個人了。 今天早上,亨利還去沙丘挖隧道,但博德曼先生不准我們去,因
為他說沙堆可能隨時會倒下來,那時我們就會被活埋了。 當亨利在這兒的時候,我根本無法多寫我的日記,因為他永遠都
閒不下來。 星期天 搞笑的亨利 今天早上,亨利在床上告訴我,他不想去教堂,除非博德曼先生
一定要他去。 早餐的時候,亨利問博德曼先生這件事,博德曼先生說,他從來
不強迫人家上教堂,如果對方真的不想去時。 但他爸爸會怎麼說呢?,如果知道他沒去教堂,於是亨利說:「
我可以陪博德曼太太走到教堂走廊的地方,如果爸爸問起,我也可
以說我是去過教堂了呀!」 這些話讓博德曼先生笑個沒完沒了,而博德曼太太雖然假裝她很
震驚,也不得不笑了出來,我認為博德曼太太一定認為,亨利真是
個很會出鬼點子搞笑的小孩! 八月三十日 悲傷的羊 今天我們到小山丘上散步,看到了一些臉上看起來很悲傷的羊散
佈在田野上,想到它們會被宰殺,成為我們餐桌上的佳餚,我就覺
得真是可怕。 博德曼先生說,有一種叫做 「素食者」(vegetarian)的人,他們
不吃羊或牛或其他的肉類,我正想成為這樣的一個素食者,但我想
媽媽一定不會准的,我猜她會說(就像她慣常的作風一樣):「如果
你這麼與眾不同,那人家會怎麼想呢?」 我不知道為什麼媽媽,總是希望所有的人,都像兩顆一模一樣的
豆子一樣。 (評析) 對照某些教的教義所說,所謂「神」賜天下萬物讓人食用的
說法,這個小男孩先天所帶來的「慧根」和慈悲心,在這段文字裡
,充分表露無遺! 九月二日 戀世靈魂 亨利今天早上回去了。 昨天,我們在沙丘上看到一個男人趴在一個女人身上,我覺得很
好笑,但亨利說,通常一般人要結婚之前,他們會先這麼做,他說
,即使是紳士淑女也會偷偷的這麼做的,只是他想不出這樣做有什
麼樂趣存在。 「我敢跟你打賭,我爸爸絕不曾像那樣趴在我媽媽身上過。」我
說,亨利也說,他也無法想像他的爸媽會做這種事,雖然他曾經看
過癡情的人,火熱的擁抱接吻。 爺爺在晚餐之後出現了,博德曼先生問爺爺說,能不能找到他那
位叫做柯吉米的朋友,好再跟他談談,爺爺說他會試試看,但可能
不是那麼容易,因為要找到那個人是有點困難的。 爺爺問我,是不是已經看到了那個在廚房堛漲悒生了?我說我
看到了。 爺爺說,這個老頭子在那張搖椅上睡著了(死了),但因為他對這
個家是如此的依戀,所以沒有任何事能讓他離開這個家,像這樣的
人,就被稱之為「戀世靈魂」(earth-bound spirits)或「地縛靈」
,但不管怎麼說,他是個不會傷害人的老靈魂,而且也不會干擾任
何人。 九月七日 延長假期 真好!今天早上,博德曼先生收到一封來自媽媽的信,媽媽說,
如果不造成他們的困擾的話,她希望我再多停留一個星期,因為她
還沒有找到接替珍妮工作的新僕人,我真的好高興! 珍妮在上個月結婚了,而且還寄了些她的結婚蛋糕給我。 九月十日 死後繼續說教的牧師 昨天出現了一個長得很奇怪,禿頭,留著長長白鬍子的人(靈魂)
,還給我們講了篇一大道理,他講話的方式,很威嚴而且很有聖經
的味道。 首先,他要我請博德曼先生拿出筆來,因為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
告訴我們,所以我們都很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到底要說些什麼
,他說他是個牧師,當然他看起來也很像。 今天早上,博德曼先生讓我抄寫他速記下來的東西。 牧師─您準備好筆了嗎? 博德曼─是的。 牧師─那麼請仔細聽好我所要說的話,請看,這段言語乃是要給
那受揀選,得以聽見靈之聲音的人,所以你們要感謝我們的父神上
帝,因祂藉著這個小男孩,祂的僕人的幫助,你們才得以聆聽福音。 看啊,在早前的時候,只有公義的人,才得以聽見靈的聲音,但
在末後的日子,人離開了上帝的道,放縱自我於不義及邪惡中,因
此聽不到拯救者的聲音,他們有耳可聽卻不得聽,有眼可看卻不得
見。 然而我們的神,乃是滿有憐憫的神,並不掩面不顧他們,而那時
候,不久就要來臨了,隱藏的事將要再次向謙卑的人顯明,他們不
因自己的驕傲而眼盲。 從這小孩口中而出的,將是許多要照亮黑暗的真理之光,朝聖者
腳前的燈,因著你們謙卑的求問,你們將得到更多。 然而,我要對這位小男孩說,小心驕傲,保持你的謙卑,像個無
價的寶藏,他就要像水晶球般,反映出我們所要賦予你的智慧來,
不要讓自大的幻象污髒了你的水晶,因為驕傲的浪潮就是黑暗和毀
滅,但謙卑的浪潮卻是真理與光明,現在願上帝的恩惠平安,永遠
與你們同在,再見! 當這個靈魂離開之後,博德曼先生說:「哇,聽起來像是個傲慢
的老紳士,而且也並沒有告訴我們,我們以前所不知道的事啊。」
我告訴博德曼先生,我也有同感,而且當這老靈魂口沫橫飛的大放
厥詞時,我真的渾身在發抖呢。 爺爺現在才現身,他說,這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他請這位牧師過
來見我們,順便給我們講講道,只是好玩而已,因為他覺得,我們
也會認為這很好玩。 爺爺說,那邊有很多像牧師這樣的人,他們都喜歡發表高論,爺
爺說,這個人在世時是個傳教士,雖然現在他已經到了靈界,但他
還是不放棄講道。 爺爺告訴我們,絕不可認為,人兩腿一伸之後就會突然的改變了
,因為他們絕不會這樣的,就像我們所知道的,有一些靈魂,需要
花很長很長的時間才能改變(改變他們的思考習慣),他說,一個人
不會因為脫了外套就改變了,同樣的,一個人也不會因為褪去了這
個軀殼就改變了。 博德曼先生問爺爺,這位牧師還會不會再來,爺爺打賭他一定會
,但爺爺提醒說,如果我們不想再被這位老先生打擾,等下次他來
的時候,我們不理他,那麼他就會把來這兒當做是件沒趣的事,而
就不會再來了。 (評析) 如果我們能夠理解,當在一個人生前,如果想要改變他的習
慣、習性或思想等,將要面臨多大的困難時,這時我們也就能夠輕
易的理解,當一個人死後,也只不過就像突然脫掉一件肉體的衣服
而已,所以我們也就不會過度的期望,所有一切他生前的習慣、習
性或思想等,會在一夕之間,就從此有了突然的變化! 所以,當看到生前愛說教的牧師,死後繼續愛說教時,我們都會
會心的莞爾一笑! 日期不詳 拒絕陳腔濫調的牧師 那個老牧師今天來了好多次,但我都假裝沒有看到他,而且也沒
告訴博德曼先生,直到那個靈魂離開為止。博德曼先生說,我們現
在已經受夠了他的「陳腔濫調」了,我不知道「陳腔濫調」是什麼
意思,但聽起來好像還好。 明天是我們在這兒的最後一天了,真是討厭極了,因為我不想離
開,但媽媽已經找到了一個代替珍妮的新僕人,所以我再也沒有藉
口多留一些日子了。 九月二十日 未曾相識的甜甜女孩 我又回到家堣F,哎!,我真是痛恨離開哈雷區,但其實也沒有
什麼特別值得回憶的,只是,我還是念念不忘那個在海灘上驚鴻一
瞥的女孩,我想,我永遠都不可能再見到她了,所以昨天,我為她
寫了一首小詩,以下就是我所寫的詩: 未曾相識的甜甜女孩, 不管妳要到何處去, 我的心都與妳同在, 請常常想想我,我懇求妳, 在我靈魂傷悲時, 我就會得到一點安慰。 (評析) 這首詩,實在純真、純情的可愛! 有六、七歲小男生的生澀筆調,但也有十多歲少男的無名愁悵,
很顯然的,這個小男生,從小就是多情善感的,但也從小就顯露他
的慈悲情懷。 多情與慈悲,雖然不是絕對的,但多少總有那麼一點關聯存在,
因為多情與慈悲,都是一種情懷的流露,至少,在小男孩身上,我
們看到了兩者之間一些關聯性的微妙存在! 今天早上我到雜貨店去買糖果,我看到珍妮了,她親了我一下,
然以緊緊 的抱著我,她看起來非常的快樂,而且她滿臉通紅的告訴我說,
她的蜜月過得很愉快,她也希望我能喜歡她送的結婚蛋糕,珍妮人
真的很好,我想,我會常想念她的。 九月二十八日 音樂老師死去的父親 今天,我又開始跟佛洛琳老師上音樂課了。 她彈了一段貝多芬的傑作讓我聽,當她在彈琴的時候,我看到一
位先生(靈魂)在房間堙A我有種確定的感覺,那是她父親,他好像
是來聽她彈琴的,他也向我點點頭,又說了些話,但我聽不懂他
在說什麼,因為他好像不會說英文,我想告訴佛洛琳老師,我看到
他爸爸了,但我很怕又會被罵。 在我們一開始跟佛洛琳老師上課的時候,媽媽就告訴過蜜蕊和我
,因為佛洛琳老師的父親去世了,所以她必須教授音樂課來扶養她
的老母親。 我覺得,她父親想要告訴佛洛琳老師,他在這兒,但我不敢說,
雖然我覺得自己很可恥不敢講,哦!真是可憐的老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