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日記(七)


十月十九日  為死人祈禱
    今天早上,我們正在上有關「新教」從天主教分裂出來的課程,
而新教徒是不為死人祈禱的,我們想知道爺爺和其他的靈魂們,對
於這件事情有什麼樣的看法。 當我這樣想時,突然我就看到爺爺了,爺爺說,新教徒真的很不
對,因為當有人死亡時,他們不為這些人祈禱,但無私的祈禱是最
美麗的思想,因為能在靈魂的周圍形成美麗的光環,這樣對他們是
有很大助益的,而且同時也讓他們知道,我們並沒有忘記他們,我
們正在想念他們,這樣會讓靈魂很高興的。 爺爺說,這麼多的人(新教徒)不為靈魂禱告,全是那些牧師的錯
,因為他們認為,當人死了之後,就會一直睡到復活的那天,但爺
爺說,這些話全都是無稽之談。 爺爺說,當他還在這世上的時候,那時他雖然是活著的,但卻覺
得跟死了差不多(比較起來),而現在雖然他是「死」的了,但他卻
覺得充滿了生命力。我在想,如果媽媽知道了,我們跟爺爺的這一
席談話,和所有他曾告訴我們的話,那她一定會認為,那是個穿著
爺爺衣服的魔鬼來誘惑我們的,我多麼希望,媽媽能夠像博德曼先
生和太太一樣的敞開心胸,那樣就太美好了! 我開始覺得喉嚨有點痛,而且精神也不大好,可能是因為我親了
正在感冒的貓咪的關係。 爸爸總是罵我親貓咪,但我控制不了啊,因為貓咪實在又軟又溫
暖。 十一月八日 重感冒 我得了流行性感冒,躺在床上,但我偶而能起來坐一下,用鉛筆
寫寫日記。 每當我生病的時候,媽媽總是對我特別的溫柔,而現在爸爸也感
染感冒了,醫生說,這種病很容易傳染,博德曼先生來看過我兩次
,甚至博德曼太太也來看過我一次,還帶了些果凍來給我,威爾先
生也來看我了,還說好笑的故事給我聽。 爺爺出現了好幾次,一直安慰我,但最棒的,就是我又看到耶穌
了,祂對我笑得如此甜蜜,讓我覺得好多了,麻煩的地方是,當我
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多少無法很清楚的聽到靈魂們在說些什麼,
他們好像是,在距離我很遙遠的地方,而我的精神則覺得迷迷糊
糊的。 現在我累了,沒有辦法再多寫了。 十一月十二日 前世夢 今天我感覺好多了,雖然我還不准起床。 當我躺在床上的時候,我夢到了,好像發生在好幾個世代以前的
事,而我好像是另外一個人,但不知道為什麼,卻又感覺到,那個
人就是我自己。我所看到的人,都穿著很古老的衣服,就像我們在
歷史故事書或漫畫書上所看到的那樣。 正當我被這事搞得一頭霧水時,我突然看到了耶穌,祂說,雖然
聲音聽起來好像很遙遠:「我的孩子,這並不是你在世上的第一次
生命了,我們每個人,在過去都活過很多次了,而你所看到的,是
儲存在靈識中的記憶。」 祂並告訴我,很快的,我就會記起更多的事情,而如果記起些不
好的事情,也不用太難過,祂說,不記得自己錯誤的人,會再犯同
樣的錯誤,但記得的人,就能從其中學到了智慧,祂告訴我,人們
所說的真心話,就是他們良知的呼喚,那是一種試著要告訴他們,
別再犯過去同樣錯誤的幽微回憶,但我應該是比較幸運的,因為我
比別人更確切的記起一些事情。 耶穌在告訴我這些之後,給了我祝福就離開了,我發誓,我真的
很愛耶穌,對於祂說的,我們在過去都曾經活過的事情,我並不那
麼意外,因為有很多次,我深深的感覺到,自己的某些部份是非常
非常老的。 下個禮拜我就可以下床了。 十一月十三日 前世記憶 佛洛琳老師今天來看我了,我們聊了一會兒,我說,如果我能聽
到一點音樂該有多好,佛洛琳老師說:「好啊,如果你真的很想聽
的話!」我說,如果她把房間的門都打開的話,我應該可以很清楚
的聽到琴聲的。 當佛洛琳老師在彈琴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在夢中,我
幾乎是全身赤裸的,獨自坐在一個洞穴中,身體的顏色像巧克力一
樣的深,天氣非常的熱,但我覺得很平安,很快樂,似乎深愛著這
整個世界。 之後,我又做了另外的一個夢,夢見自己,好像在天堂一樣,但
是我無法描述出來,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以言語來形容,過了一會
兒,我又夢到,一個黑人頭上包著一種毛巾(或許是頭巾),來到跟
前向我行禮,而且給了我一碗東西吃,我想我應該年紀很大了,這
個男孩在照顧我,雖然他不是我的孩子,而是像弟子(門徒),然後,
有一些男人也是包著頭巾來看我,向我行禮,我教導他們,一些
聽起來很有智慧的東西,雖然我不記得自己說了些什麼。 而這些,多少都跟佛洛琳老師在彈琴有關,所以當她停下來的時
候,一切的夢境就消失了,我很希望這個夢境能永遠持續下去。 我告訴佛洛琳老師,她的音樂讓我有如置身在七重天中,感覺非
常的快樂, 她聽了非常的高興,但我沒告訴她我所看到的東西,因為她可能
會認為我瘋了。 十一月十五日 不要生病多好 我已經起床了,但還是覺得有點累,老是想坐下休息,呼吸也不
是很順暢。 爸爸還躺在床上,而媽媽的情況也糟透了,因為媽媽也得了重感
冒,我想,為什麼我們不能被造成是百病不侵的呢? 星期一我又要開始上課了,但醫生說,我一天只能上一個小時,
直到我身體好些的時候。 十一月二十二日 新來的僕人 我的課,只從十點上到十一點,但我很高興的是,博德曼先生總
會留下來,跟我多聊一會兒。 媽媽還是躺在床上,醫生每天都來看她,爸爸起床後就待在書房
堙A直到他覺得可以去上班了才出門。 現在,我們又有了一個新的僕人了,她的名字叫莉莉,她長得很
漂亮,如果不是因為她得戴頂軟帽,穿上圍裙,我想我一定會愛上
她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愛上像她這一身打扮的人,因
為這些東西讓我興趣缺缺,這是我從阿諾那兒學來的。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還能再玩板球,醫生說我不能跑,因為我的
心臟不好,所以,我不認為我能夠再玩板球了。 整天都籠罩著一層濃濃的霧,讓我真的無法忍受。 十一月二十三日 耶穌之約 昨天晚上上床前,我又看到耶穌了,祂給了我一個好大的驚喜。 祂說,祂很快就會再來,而當博德曼先生在這兒的時候,祂要告
訴我們一些事情,祂要博德曼先生記下來,之後再讓我抄寫,因為
有一些祂要說的話,需要博德曼先生解釋給我聽。 當我聽到這件事時,真是高興,我也非常願意讓博德曼先生知道
,而今天,當我告訴博德曼先生這件事時,他顯得非常的驚訝,但
也非常的高興。 十一月二十五日 耶穌的真實身份 驚喜總是不斷的發生! 真想不到,這些日子以來,我對耶穌的看法全錯了,而我直到昨
天才發現,但我不在乎,不管祂是誰,我還是如此的愛祂,如果祂
要我趴在地上,匍匐前進到倫敦市區,我也會試著這麼做來使祂高
興的,雖然我知道,祂絕對不會要我做這麼無聊的事情。 總之,這是我昨天聽到祂所說的話,而我也把這些話,轉述給博
德曼先生聽了,他用速記記下來,然後在今天讓我做抄寫的練習。 「孩子,有一些事情,現在是該讓你知道的最好時機了,因為早
一點讓你知道,是不智之舉。 首先我要告訴你,不要難過,如果我告訴你,我並不是耶穌,而
是另外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但卻曾經是你在許多生中的老師。 雖然,你有一個成熟的靈魂,但不要忘了,你還只是個年輕的身
體、年輕的大腦,如果在之前就告訴你,我是另外一個人,對你來
說,是沒有任何用處的,非但不能照亮你年輕的心靈,反而只會讓
你更困惑。 可以這麼說,如果那些在靈性方面,協助、指導人們成長的人,
可以被稱為「長老」(Elder Brothers)的話,孩子,就把我當成是
這些人中的一個成員吧,或者,如果你願意的話,也可以這樣的來
稱呼我。 但你應該,從我所說的話來認識我,而不是,從你想像我該是什
麼樣子,而來認識我,因為,在一個非肉體的存在狀態下,我如何
能向你證明我的身份呢?對你來說,只要相信,我是存在於一個東
方人的軀體內,但能隨意離開軀體,又能以靈魂體的方式,向那些
能看得到我的人顯現,這樣就足夠了。 (評析) 在這一篇日記裡,看到這裡,讀者終於驚奇的發現,原來,
耶穌並不是真的是耶穌,而是小男孩多世來的老師所變現的! 就像觀世音菩薩的應化身一樣,應以何身得度者,即化何身而度
之,這是最應機且最具智慧的作法,而長老顯然深知這層深意,因
為對西方人的信仰心靈來說,耶穌,就是一種慈愛的象徵,也是最
能讓人接受的信仰對象,所以當他初次以耶穌的形象現身時,無需
多餘的言語解釋,即能讓小男孩無條件的接受他的教誨,這樣,所
達到的效果,是以其他任何形像的出現,所無法比擬的! 但在這裡,給我們的另一個重要啟示是,任何事有「善」的應用
,就會有「惡」的應用,好的「形像」可以幫助教導人,也可以迷
惑誤導人,所以任何對「形像」的執著,都先天帶有它不可避免的
危險性,因為你可能從它受惠,但更可能從它受殃,因為在那個「
靈體」的空間與世界裡,所謂「形像」是最不可靠,也是最容易變
化的東西,所以,如果有人對「形像」太過執著,至於要從它受惠
或受殃,就全看個人的造化了! 而這個啟示,也應証了金剛經裡所說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
的道理,而很顯然的,「形像」在所有「相」當中,是一般人最容
易執著,也是最不容易擺脫的束縛! 而你這個能夠「看見」的能力,我的孩子,是承襲自你的前世,
你的前世之一,是個印度人,前些天,你曾經在異象中見到過他,
你要知道,每一個生命,所曾經努力的一切,都會在下一個生命輪
迴中,以能力或天賦的形式再度出現,是的,任何的努力都
不會消失,而人們,不管是好或是壞,都會按照先前他自己的「塑造
」,而成了現在的這個樣子。 不要像無知的人一樣認為,人可以在短短的歲月中,就達到完美
的境界,整個宇宙,也是處在這樣一個不斷演變的過程,在你們的
經典上,也這麼說:「當一個人播種了,他必得到收割。」這媕Y
,隱藏了一個,人類迄今所無法理解的真理,然而再過不久,孩子
,你就能理解它全部的意義了。 而在這期間,我會藉由你的家庭老師的協助,讓你更了解我所要
說的話,此外,我也希望他能與我共同分享那古老的智慧,孩子,
你們兩個人和我,在許多世的輪迴中,曾是緊密相連的,雖然我們
可能各自走過不同的路途。 孩子,不要認為所有的事情都是機運下的產物,所有一切都在「
律法」的掌控下,那些你所愛過的人,你們還會再相遇,同享歡欣
快樂,而那些你所討厭的人,你們也還會再相遇,一同受苦,當然
如果有智慧的話,就該彼此饒恕。 (評析) 是的,任何事物都不是「機率」的結果,而是遵循某種「定
律」在走,而這個「定律」,就是「因果律」! 而談到「因果律」,也就離不開「業力」了,因為在無數的過去
生中,我們可能因為和別人的彼此關懷、關心、照顧、幫助而形成
良善的業力因緣,也可能因為彼此的爭執、搶奪、侵犯、傷害、凌
辱而形成不良的業力因緣! 當彼此的業力因緣纏結得愈深,不論是良善的或不良善的,彼此
就愈容易在來世的輪迴中再次相遇,而不管再遇時的角色是否改變
或互換,不變的是,和彼此間業力有關的種類和屬性,情感的,就
以情感解決,物質或生命的,就以同等的形式償付! 因此,以業力的觀點來看,能在此世相遇,都是在往世生中,彼
此間已種下了非常大的業力因緣,因此今生才能再次相遇。 所以從某方面來看,今世的相遇,可以說是在償還或延續彼此的
恩愛或情仇,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可以說是讓彼此繼續學習,
以糾正彼此未曾處理好的關係和問題! 因為在過去,你們已經彼此相愛,彼此接待,所以現在,你們同
樣的要再次彼此相愛,彼此接待,年長者,要與年輕者,共同分享
從此世得來的智慧,而年輕者,則必須與年長者,共同分享來自知
識的喜悅。 孩子,你要將這一點謹記在心,至高者(Exalted Ones)所看重的
,不是你的信仰,而是你的本身,他們透視人的心,而不是人的腦
,因為他們是從人的心,去尋找那至珍至貴的寶藏的。 一個人,有顆聰明的腦袋,卻可能有一顆邪惡的心,但一個有著
偉大心靈的人,就不會有著邪惡的腦袋。 我祝福你們兩個,直到我再來的日子。 當我在聽長老說話時,他的聲音是那麼的慈祥,那麼的溫和,一
點都不像那個愛說教的牧師,讓我渾身不安! 十一月二十七日 不相信輪迴的爺爺 爺爺今天出現了,我想知道,他對於前世(輪迴)會怎麼說。 然而真想不到,爺爺竟說他不相信有輪迴這回事,於是我問他,
是不是曾在靈界(博德曼先生是這麼稱呼那裡的)遇到過長老。 爺爺說他不知道長老的事,但有一種稱之為「導師靈」,或許長
老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個。 爺爺告訴我們,有一些印地安人,會進入人們的體內,透過這些
人的身體與地面上的人溝通,並把靈魂方面的事傳達給地上的人知
道。 下次當長老再來的時候,我們一定要問問他,為什麼爺爺不相信
生命輪迴之事,因為博德曼先生說,如果這是真的,那就真的太奇
怪了。 媽媽的狀況還是很糟,今天早上上課前,我進去看她的時候,她
的聲音非常的微弱,她的氣也變成灰色的了,我希望她不是快死了。 我現在累了,所以必須上床睡覺了。 十一月二十八日 紅色的小便 我今天真是被嚇壞了,我小便的顏色紅的像血一樣,我想我一定
病得很嚴重了,但我一點都沒有生病的感覺,真是奇怪。 但我覺得,一定要告訴別人來讓我放輕鬆一點,所以我就告訴蜜
蕊了,但後來我就後悔了,因為蜜蕊非常的擔心,就跑去告訴媽媽
了,媽媽馬上請了醫生來看我。 醫生看著我,又四處摸了摸,而且問了我一大堆的問題,臉上的
表情非常的嚴肅,而且看起來很困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後來他
又開了一些很噁心的藥讓我吃,現在我必須在小便盆堣p便,這樣
明天醫生來,才能看得到是什麼樣子。 我剛才看到爺爺了,爺爺說:「你看起來很憂愁,孩子,發生了
什麼事?」於是我就告訴爺爺有關我小便的事,爺爺說:「我看不
到你有什麼不對勁,你是不是吃了甜菜根?」我說我吃了,爺爺聽
了笑了出來,說醫生真是傻瓜,他們總是在沒問題的時候,想辦
法找出問題來。 「那些噁心的藥我要怎麼辦?」我說。 「倒到水槽堨h,」爺爺說:「假裝你已經吃了。」 真是多麼棒的解脫! 十一月三十日 長老的解釋 今天早上,當我進去跟媽媽說早安時,我看到威利叔叔和另外一
個靈魂,他們正在替媽媽做些事,好讓她舒服一點,我想要留在那
裡看,但我只會礙手礙腳,而且上課的時間到了,所以我就離開了
,但看到媽媽似乎強壯一些,我也很高興。 長老昨天來看我們了,以下是他所說的話: 「好嗎,孩子!我接收到了你很多的意念,也知道你一直心神不
寧的,因為你的母親正臥病在床,而她對你的課程又相當的不贊成
,所以你想先跟我溝通。 不過孩子,先問問自己這個問題:智慧是否一定要為無知所阻撓
,偏見難道能阻止靈魂的成長嗎?尋得真理之前是不是一定得先犯
錯呢?而難道那些能看見的人,必須先模糊自己的雙眼,只因,其
他的人都是眼盲的瞎子嗎?知道了這一點,你就會舒服一點,我
的孩子。 或許,人們在某一世的輪迴中,心靈可能會桀驁不馴,但在靈魂
裡卻會烙下學習的印記,因而在下一世的生命中開花結果。 孩子,你的母親,因為她的教養及正統的宗教信仰,會讓她無法
重視並拒絕你的智慧,直到她離世那天為止,現在,雖然她的外在
,正試圖嘲諷這智慧,但內心深處,她的靈魂早已將之完全吸收,
最後終將成為其心靈的啟蒙之光。 孩子,不要把我想成,我是那些,認為做了不好的事,會招來好
結果的人! 但我卻要說,有時,去做一般人「認為」不好的事,通常是正確
的決定,並會招來好的結果。 (蔡註:此段意在安慰這個小孩子,不要懷疑並障礙了自己正在
發展的心靈能力,因為她的母親和一般人,「認為」他能夠看見人
們所看不到的,是一件「不好」的事!) 現在你的問題得到解答了,讓你的心休息一下子吧,還有任何困
擾你的事嗎?」 博德曼先生接著問長老說,為什麼爺爺不知道前世的事呢? 長老只是笑笑,然後說: 「不要認為,那些脫離肉體的人,就能馬上擁有所有的知識,和
理解所有的事情,如果你到了一個陌生的國度,在一個陌生的城市
住了下來,你能夠有辦法,馬上就獲得有關這個國家的宗教及哲學
方面的所有知識嗎? 不!答案是否定的,不只無法獲知,反而,我們自己原有的信仰
與執著,仍會深深的埋植在自己的心中。」 (評析) 從以上這一段文字,可以看出,長老確實是值得讓人敬佩的
,而讓人敬佩的,並不是他的神通,因為這和心性的解脫無關,而
是他所流露出的智慧,這才是讓人折服的所在! 這位小男孩的爺爺,現居住在一個結合了真實與想像的空間中,
而在這個空間中,想像又比真實來得更真實,因為你所希望的事情
,馬上就能成真。 舉例來說,在現世中,當一個雕刻家構思了一個主題時,唯有以
石頭或金屬將之具體化,這個主題(構思)才能成為一個客體(藝術品)
,但在靈界堙A就不是這回事,所有構思的主題,幾乎在一眨眼間
就立刻變成了客體。 我的孩子,東方的民族,當他們還處在肉身狀態的時候,就知曉
了輪迴的真理,當他們死時,就帶著這個真理回到靈的世界中,但
在西方的民族,隨著時間的流逝,早已忘記了這個真理,而牧師和
神職人員,也從教義上將之完全刪除了,然而有一天,這個道理
還是要再次被弘揚的,而人們也將會完全的瞭解這句經上所說的真
正意義:「你們用什麼量器量給人,人們也用什麼量器量給你們」
讓這個真理鐫刻在你的心版上! 在「律法」的世界中,一切都是公義的,而我們每一個人,都因
過去的思想、欲望及行動,一手塑造了自己現有的命運,善有善的
回報,而惡就有惡的報應。 因為這就是「律法」,不是因為道德或回饋,不是因為罪惡或責
罰,只是因為「因果法則」的緣故,現在我必須走了,然而,在離
開前,還有句話想對你說,愛你的母親,我的孩子,儘可能的去愛
她,因為她不瞭解你,就好像,你不是她管轄羊群中的一隻,而
這對她而言,會是一種難以言說的痛苦。」 (作者原註:在後來的一次溝通中,長老以和譪的語調告訴我,如果
他沒有在當時及時來解救我,母親對我心靈能力的敵對態度,可能
會使我大受打擊,因而影響到我將來的發展,而且可能更糟的是,
母親將會告訴我說,我之所以能「看見」東西,純粹只是我的一
種「精神性的幻覺」,而這絕對對我的心理健康是有害的。 現在想來,長老在我那麼小的年紀時,就讓我知道母親知識的有
限,而且支持我來反抗母親的期望,更顯出他智慧的不尋常,但不
尋常的狀況,通常是需要不尋常的處理方式的。 長老也告訴我,我跟博德曼先生的相遇,完全是靈界計劃中的事
,為的是,要緩和媽媽的無知,和對我所造成的不良影響。 而我必須說,在那時候,幾乎沒有其他人,能夠比他更了解我所
擁有的特殊能力了,除此之外,當時博德曼先生能夠記下長老所說
的話,也是一項相當珍貴的資產) 十二月九日 長老的解釋(二) 長老又來看我們了,博德曼先生又問了他一些問題。 博德曼先生問說,像爺爺這樣的靈魂,當遇上了相信「輪迴」
(reincarnation)的其他靈魂,為什麼他不相信呢? 長老笑一笑,回答說,如果在這世上,當一個基督徒碰到了一個
印度教徒,你想,難道這個基督徒,會去相信那個印度教徒所相信
的事情嗎? 博德曼先生回答說當然不會,但他接著問說,如果當一個靈魂回
到這世上來時,難道其他的靈魂,會不知道這件事情嗎? 長老回答說,其他的靈魂不會知道的,因為在爺爺那個世界的靈
魂(亦即爺爺的那一層空間),當他們要再回到這個世界之前,會先
上升至另一個較高層的空間,這也就是為什麼,有很多的靈魂學家
,會認為人只有這一世的生命,然後就會往愈來愈高層的空間上升
,而再也不會回到這個地面上來了。 之後,博德曼先生又問道,當一個靈魂在上升到某個高層的空間
後,究竟是什麼原因,會促使他們又再度的回到地上來呢? 但長老說,他現在沒有時間告訴我們這些,過後,他會請一個他
的英國弟子來告訴我們的,所以,我們現在又有一個新的樂趣值得
等待了,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來,和他長的是什麼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