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補記


(蔡註:以下內容,是根據原書編輯者,史考特(Cyril Scott)先生所
註解的內容,加以潤飾改寫而成) 大家會注意到,整篇日記記載到這裡,就突然中斷了,那是因為
,在原日記作者長大後某年,當前往義大利某湖泊區旅行時,將隨
身放著日記的行李,不幸的遺忘在火車上而遺失了,而遺失的這一
部份日記,一直記載到他二十歲為止。 後來,作者寫日記的習慣改變了,日記已成為一種零星式的記載
,他只是在不同的筆記本上,簡單的寫下他的一些思想、感覺等,
因此,這些表面上看起來好像是沒什麼意義的東西,就在幾次搬家
的過程中,被當作廢紙般的丟棄了。 毫無疑問的,如果當時他就跟他的第二任妻子結褵了,那麼這些
零星式的日記,就可以避免被丟掉的命運了,因為在當時,他的第
一任妻子,極端的厭惡作者熱衷於神秘學及其相關的事物,因此,
她可能會很高興的利用,像搬家如此方便又不得罪人的機會,趁機
的把他的日記扔掉。 然而,無論如何必須承認的一點是,作者本身懶散的習慣,和他
對日常瑣碎事物的漠不關心,也要負部份的責任,因為據他的遺孀
透露,如果找他麻煩,要他整理他那一堆雜亂、讓人難以忍受的手
稿時,他會完全不在乎的叫她,不如放把火把這些手稿燒了算了,
好讓他能夠不受打擾的,繼續做他正在專心做的事情。 當在十八歲那年,作者被雙親送到德國去了,寄居在當地的一個
家庭堙A作者之所以被送到德國去,有三個目的,第一,學習德語
,第二,接受德國醫師的治療,最後,則是作者自己的要求,在德
國上有關音樂的課程。 然而幾年之後,他發現,雖然他極度的熱愛音樂,但他的天賦是
比較傾向於繪畫的,因此他決定到巴黎去研讀藝術,雖然他嚴苛的
母親,以法國的首都是個虛浮而墮落的城市,和種種的理由做為藉
口,來反對他的計劃,但她的反對,對她的兒子卻是完全起不了什
麼作用的,因為她的兒子不但已經成年了,而且還繼承了一筆相當
大的財產(蔡註:可能是繼承了,當年他羅伯特叔叔所留給他的
部份遺產),而他的父親則是相當支持他的計劃,因為他認為,如
此他的兒子將多了一個增廣見聞的好機會。 而也就是在巴黎時,作者遇見了一個漂亮的美國女孩,她註定將
要成為他的第一任妻子,而在那個時候,這位美國女孩正跟隨一位
巴黎的聲樂老師學聲樂,但因為她的嗓子並不是很出色,所以成果
並不理想。 由於命運的使然,兩人常常不期然的相遇,因此就激起了浪漫的
愛的火花,以致於,兩顆年輕的心,就註定要自此牽纏在一起,所
以在大約十八個月後,他們就在倫敦結婚了,場面豪華而盛大。 在萊茵河渡完蜜月後,他們就在倫敦定居下來,但很不幸的,隨
著時間的流逝,新婚初期前幾個月的瑰麗幸福,就漸漸褪色了,很
快的,雙方都意識到,他們所選擇的,並不是一個能適合彼此的對
象,而是一個完全不能帶來任何快樂的錯誤對象。 因為年輕的妻子,常常表現出一種,欲躋身上流社會的強烈欲望
與野心,而她的先生,對這種虛浮的虛榮,卻極端的嫌惡,另外,
在其他方面的差異,也造成這對夫妻的失和,因為作者的妻子,在
性需求上,多少是較旺盛的,而作者卻在這方面較淡泊。 但造成他們婚姻失合的最大殺手,乃是他的妻子實在無法忍受,
她的丈夫太過於投注於她所無法分享和參予的活動,例如繪畫,但
更嚴重的是,他對神秘學及其相關事物的特殊熱衷,因而冷落了他
那美麗迷人,但卻頗自我的妻子,除此之外,她還必須忍受他的不
準時,和惱人的健忘。 而人們一定會想知道,為什麼這樣一個,具有著特殊心靈能力與
天賦的人,為什麼無法在婚前看清楚他太太的個性,並預知到,這
終究只是一場失敗的婚姻呢? 但在這裡,人們應該清楚的是,只有極少數非常高階的高人,才
能正確無誤的預知到自己的命運,因為,心靈性的預言本身,是一
種非常微妙的東西,任何預言者本身的細微情緒、欲望和心理反應
,都將會影響到所預言的正確性。 至於,作者為何無法從他未婚妻的「靈光」或氣中,看出她的個
性來呢?那是因為,當一個人一旦暫時的陷入戀愛狀態時,那時,
這個人的氣或「靈光」,就會某種程度的被改變了,即使是一個平
常非常自私的人,在這時,也會變得相當的無私。 (評析) 就像史考特先生所說的,當一個人沉浸在愛的氛圍裡(或其它
較不自私的事物裡),的確會短暫的讓一個較自私的人,變得比較
不那麼自私,而當然的,那時他所顯現出來的「光」,也就會短暫
的變得沒那麼自私,像這種情形,當然會欺騙或矇蔽那些並不熟練
的眼通者! 而這個例子,也呈現了另一個事實,那就是,凡是牽涉到微細的
心靈能力之類的,諸如心通、眼通之類的神通,如果當事者摻雜著
自己不自覺的情緒或欲望去使用,常常就會「失準」了,而這也就
是為什麼,當有人利用這種心靈能力來謀利,或從事不道德的活
動時,開始時還會有些小靈小驗,到後來,就只會變成一種既騙人
也騙己的心靈遊戲而已了! 不過,回過頭來看看這個案例,也具有相當的啟示性,那就是,
儘管「神通」再大,也是抵不過「業力」的,就像作者本身所呈現
的。 而從人的「光」可以被改變的角度來看,事實上,所謂一個人的
「光」,也就是一個人內在本質的綜合整體呈現,也可以說是一個
人廣義「個性」的整體呈現,當一個人的「個性」被某種程度的改
變了,理所當然的,他所呈現出來的「光」,也就會跟著改變, 而
那時,自然的,他命運的軌跡也就跟著改變了! 雖然,一個人的「個性」,不是那麼容易的就可被改變,但卻是
值得每一個「有心人」去努力的,不是嗎? 而這個相當不和諧的婚姻,在持續了九年之久後,最後終以一場
突然的悲劇而驟然收場,因為在那時,作者的妻子懷孕了,但她的
身體狀況實在不適合生育,而作者當時已經預知了生產的危險而反
對,但他的妻子是如此的想要這個孩子,而醫生也認為,生個孩子
對她的健康應會有所助益的,並會為她帶來快樂,所以作者最後妥
協了,然而他的妻子終究還是不幸的在她三十歲那年過逝了。 當在這期間,在作者和他第一任妻子結婚的第七年,作者遇見了
一位如此善體人意又意氣相投的蘇格蘭女孩,而她終註定要成為他
的第二任妻子,由於他們之間深厚的情誼,作者常會寫信給她,內
容也較冗長,所以這些信札本身,幾乎就可以構成一本日記了。 但很不幸的,由於作者個性上的粗心和漫不經心,大部份的信件
都是沒有日期的,只有提及在星期幾寫的,而其中有很多的信件,
都是作者獨自在海外旅遊所寫的,因為他那神經質的妻子(第一任妻
子),常常抱怨旅行總是疲累多於享樂,所以並未與他同行。 總之,本書接下來的部份,大部份是由作者的「旅行信札」所節
錄出來的,而其中有一兩篇,據其遺孀透露,幾乎是她設法從垃圾
堆中搶救回來的。 而大部份在此所節錄出來的信札,都是有關靈性方面的問題和一
些哲學性的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