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旅行信札(一)


(以下所收錄的,是作者在第一次婚姻的前幾年所寫的)

沒有日期  婚姻與警告
    很顯然的,我們的婚姻是完全沒有指望的了,在之前,我從來沒
有向長老抱怨過什麼,但今天在我冥坐之後,長老突然出現了,我
向他抱怨,為什麼他沒有警告我,我並不是一個能讓J(第一任妻子)
快樂的人呢? 而我必須承認的是,長老的回答讓我覺得有點丟臉,他說:「我
們身為長老的,並不是用來幫助弟子逃避業力的,你和你的妻子,
有你們共同的業力,要你們一起去完成,如果我預先警告了你,那
我就干預了業力的法則,而這當然是絕對不被允許的。 我的孩子,你曾怎麼種因,就得怎麼收果,除了極少數的情況下
,一個有預見能力的人,是不被允許預見自己的命運的,為什麼呢
?因為當一個人預見自己的命運了,他就會預先作準備,而這是干
預業力法則的。 現在,我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祝福你,我的孩子!」說完後,
長老就微笑著離開了。 (評析) 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事負責,這句話背後的另一層
含義,也是在說,當你在做任何事之前,都要仔細評估任何可能造
成的後果,以及可能造成的影響,或自己所能承受的程度,然後再
下決定。 當作了這樣審慎的決定後,不管結果是甜是酸、是樂是苦、是福
是禍,都要安然的接受,自己的決定所帶來的結果! 當一個人能夠為自己所做的事負責時,也意謂著,在做任何決定
前,不會一廂情願的過度樂觀,也不會不切實際的過度悲觀,更不
會在事後作無謂的懊悔和悲嘆! 而一般人,之所以會在事後懊悔或悲嘆,不是事前心存僥倖碰運
氣,或對事情的可能發展盲然無知,就是事後無法去面對所產生的
後果! 當一個人可以如此的活在「當下」,能夠全然的為自己所做的事
負責時,這個人也一定具備了足夠的智慧,來面對和處理生活中的
險惡和一切不順遂的事故了! 只是我們應該了解的是,這樣的智慧,並不是一般人所能輕易達
到的,所以當故事中的男主角,正在為他的婚姻不被預先「警告」
而懊惱時,如果我們知道他當時不過才三十出頭時,我們也就不忍
過度苛責他了! 寫給G小姐的信(即後來的第二任妻子) 護民的神靈 ...雖然是美麗的景緻,卻完全被可怕的靈異氣息給破壞掉了
,他們一定曾經在這片海岸上,施了不少的黑魔法,因為一種令人
極不舒服的意識波還殘留在這裡,而我並無法用我的冥想念力來趨
散它們,是應該在這裡作些淨化工作的。 昨天我從馬賽(Marseilles)過來這裡,那裡真是墮落極了,我曾
有趣的觀察到,在馬賽後方的山丘上,有些利他的守護神靈(devas)
,他們將城市中所有污穢之氣(蔡註:並不是指有形的氣,而是更
類似污濁的意念之氣)吸入自己體內,然後再將淨化過的純淨之氣
吐出,如果不這樣做的話,馬賽將會遭受極大災難的。 下禮拜,我會到蒙地卡羅(Monte Carlo),寫信給我,我會到郵
局領取。 蒙地卡羅(Monte Carlo) 星期二 音樂的淨化功能 多麼奇怪的地方啊!簡直是天堂與地獄的混合體,你絕對無法想
像,這裡的靈氣振動頻率是什麼樣子的了,我最多只能忍受兩天,
然後我就要到義大利去了。 這裡山崗上的守護神靈,和馬賽的有著很大的不同,他們好像不
大管這檔子事,根本不去淨化什麼氣了,如果不是因為這裡,還有
很多美好的音樂可以欣賞的話,我相信在這裡的那股力量(蔡註:意
指業氣),可能早已把卡西諾(Casino)給燒毀了(作者原註:無疑
的,這些音樂在某種程度上,也具有淨化的功能),但這事遲早可能
會發生的,或者這個地方可能會沉入水中。 像類似這樣的狀況,水和火,總是扮演最後淨化的角色!(蔡註:
意指扮演共業的毀滅執行者) (評析) 不只對靈性有幫助的音樂,可以增加一個地方的「福份」或
「福氣」,我們應該了解的是,凡是對人們靈性有所幫助的任何活
動,如文學、藝術、環保、慈善等等,或能夠提升人們精神層次的
任何形式的活動,都能增加一個地方的「福份」或「福氣」! 反之,任何會讓人們靈性或精神層次降低、墮落的任何形式的活
動,如果過於氾濫和漫延,將會使一個城市,漸漸的墮入毀滅的漩
渦中! 白陽湖(Bellagio義大利境內湖泊) 星期五 永琲瘍w愉 我已在星期二到達這裡了,真希望妳也能在這裡,能與我一起分
享這美麗迷人的景緻,這裡的每個一景緻,都讓人感到心曠神怡。 我一直在思考有關宗教的問題,當坐著火車一路而來,我不知道
看過多少,具有不同特色的教堂聳立在各地,而我所要說的是,如
果不是宗教的種種緣故的話,我們將會在生命中,喪失多少的詩情
與畫意呢? 因為,就是教堂的鐘塔,為每個村莊或城鎮點綴了如詩般的美感
,也就是教堂的鐘聲,乘著暮色晚風,為每一個渴望的靈魂,注入
了那如詩般的樂章,難道,這些美麗的事物,不就是一種「永琲
歡愉」(a joy forever)嗎? 寫到這裡,我聽到一個聲音(蔡註:很顯然的,這應該是長老)對
我說:「我的孩子,你要知道,我們總是會鼓舞某種形式的宗教存
在,以迎合不同人們的不同需求,但我們並無法知道,人類在往後
的幾百年中,其心靈及道德將會發展到什麼地步,所以我們也就無
法預知,未來宗教的確切性質會是什麼。 但因為人類對心靈及道德律法愚昧的忽視,人類很快就要遭受極
大的苦難了,但也藉由這苦難的磨練,如此,人類才可透過苦難的
經驗,學習到他們本可就從智慧學習到的東西。」 我必須這麼說,這顯然並不是一個好消息,我不知道所謂的「極
大的苦難」,究竟會是個什麼樣的苦難,當然希望這並不是一場戰
爭,因為我們可能很愚蠢,但我們還不至於蠢到,在經歷過一場戰
爭後,還希望再來一場戰爭吧? 巴維諾(Baveno) 星期一 前世的影響 我正在讀亨利•詹姆士(Henry James)的作品,亨利•詹姆士的
作品中,有些段落非常的隱晦,我懷疑這可能是在暗喻一些非常粗
鄙(indecency)的事情。 但長老剛透過心電感應,寬容的責備我的遣辭用句,他說,在大
自然中, 並沒有什麼事是「粗鄙」的,而那只是由於我們的錯誤態
度,以致讓我們認為某事是「粗鄙」的,而此種錯誤態度的產生,大
部份是由於「虛榮」的緣故。 還有某些事,我們會認為是不光采的,並說這些事是「不好」的
,所以我們絕口不提這些事,但我們必須學習不要這麼偽善,並應
學習以純淨的眼光來看待大自然中的一切。 說得多麼真實啊,而我們英國人,為了我們的偽善,因而付出了
多少的代價!在別的國家堙A妓女會定期的接受檢查,但在英國,
我們卻假裝妓女根本就不存在,結果就是造成性病的擴散,我們根
本就是在梅毒化(syphilised),而不是在文明化(civilised)。 我年少時對於寫作的狂熱,就和其他愚蠢的狂熱一樣,已經消逝
無蹤了,但我突然直覺到,在上輩子,我應該是個作家,而且將寫
作的欲望帶到這輩子來了,我想這也解釋了,為什麼當其他同齡的
孩子,很快就厭煩寫日記時,我竟還持續寫了這麼長的一段間的原
因。 然而,在這一世我卻不是註定要成為作家,而是要利用我的心靈
天賦去幫助人們,並且在繪畫方面達到一個相當的程度。 我覺得,在人們生命中的某一段時期,當一個人突然感受到一股
暫時的衝動,想要寫詩、作曲或進行繪畫方面的創作時,那很單純
的,只是因為他們在某個前世已經做過這些事了。 但為何這種欲望,會在某一天或某個時刻突然被激起呢?我想這
可能和星象方面有些關連吧,關於這一點,我想需要找一天好好做
個冥想。 (評析) 其實,不只是一個人興趣嗜好、才華,如果培養到某種的程
度,會延續到來生去,就連一個人的某種個性、人格特質、觀念思
想、對性別的堅持、對宗教的信仰,如果被培養或強化到某種程度
,又未嘗不會被帶到來生去呢! 盧卡諾(Logano) 星期天 喇嘛談因果 剛收到一封J(作者的第一任妻子)的長信,信中充滿了抱怨,而她
又要我回家了,但一旦當我回到家時,我們只是又陷入吵架的老窠
臼而已,我就是那種不在時,J會喜歡,而當我在家時,她又不喜
歡的那種丈夫,而因為我無法同時在家又不在家,所以這種狀況就
真的無解了。 雖然我不想回倫敦,離開我所摯愛的義大利,然而有些事情算是
稍堪安慰的,其中之一,就是可以再見到你,除此之外,還有很多
人需要我的醫治,另外,我還有很多的文件要簽署,這真的讓我覺
得很無聊,我相信,如果我得賺錢的話,我寧願去住在一間破茅屋
堙A也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在錢財的堆積上。 這倒提醒了我一件事,對於妳那位想買我畫的朋友,我一直沒有
給她一個答覆,她可以因為喜歡而擁有這幅畫,但不收錢的,因為
我決定了,我絕對不「賣」任何一幅畫,我作畫的目的,是為了愛
,而不是為了俗不可耐的金錢,而那是對於我優渥環境的一種回饋。 而有趣的是,就在我寫下上面那句話後,喇嘛突然出現了,他說
:「如果不是因為你在前世的樂善好施,你在今世就不可能擁有那
種優渥環境了,而這也就是你們聖經上那句話的深義:『當一個人
播種了,所以他就獲得收割。』 在旅館堙A有一個人得了一種名為「擴散性硬化症」的病,我問
喇嘛,究竟這個人在前世造了什麼孽,以致在今生得了這樣一種駭
人的病? 喇嘛回答說,是由於殘暴的緣故,因為這個人在前世,是個不仁
的宗教法庭法官,而那些生來駝背的人,同樣的,也是殘暴的報應。 但我不禁要問,如果這些正在承受果報的人,什麼都不記得了,
那又有什麼用呢?而喇嘛回答說,大腦雖然不記得了,但一個人的
「靈識」,卻是不會忘記的。 (評析) 這裡的對話,可說是一個問的好,而另一個答的更好! 因為事實上,在這世界上可說並沒有多少人,能夠知道他們在許
多的前世竟做了什麼,但我們應該知道的是,在每一個人的「靈識
」裡,都將鉅細糜遺的記錄下所有我們曾經做過的任何事,或任何
的「業」。 雖然,表面上似乎我們不復記憶這些事,也無法從「業力」的酬
償中,得到任何的「教訓」,但我們的「潛意識」卻完全的清楚這
一切,只是它以類似讓「良心」不安的迂迴方式,來達到它「警示
」和「學習」的目的。 不過,以靈性的進化來說,這種被動的學習方法,畢竟還太消極
了些,如果我們能夠信受和多了解因果業力的可怕和不爽,學習做
一個有智慧,像「菩薩」一樣,懂得謹言慎行「畏因」的人,而不
是做一個沒有智慧,像一般「眾生」一樣,任意作為,等受果報才
來「畏果」的人,如果能這樣,才能將漫長的被動「警告」,轉
為積極的自我鞭策,這樣才不枉來人間走一遭! 有一件事,始終讓我想不透,那就是,讓動物生存在一個相互掠
奪的環境中,似乎是造物主一個不是頂良善的安排方式。 但喇嘛說,如果不這樣的話,動物要如何進化呢?因為藉由這樣
一種方式,動物就學會某些靈巧的技倆來發展它們的能力了,而就
某種意義來說,動物不似人類殘酷,因為動物本身並沒有意識到這
是「殘酷」的,就像一隻在追老鼠的貓咪,它的快樂就跟在玩一團
棉球是一樣的。 關於喇嘛說的這一點,我倒是從來不曾思考過。 (以下,是從隔年的信柬中摘錄出來的) 巴黎 星期一 淫穢之氣 又跟我的藝術家朋友們聚在一起了,真是快樂,但我卻發現這個
城市的氣,充斥著淫穢之氣,大大的影響到我現在的心情,所以我
決定下星期就啟程前往西班牙,寫信到特雷多給我,我會到郵局
領取。 特雷多(Toledo) 星期五 對某世的回憶 我快被這裡的跳蚤逼瘋了,真的很噁心,我幾乎要花上大半天的
時間來抓癢,但諷刺的是,這還是一家頗高級的飯店呢! 我一直在懷疑,曾經在某世,我是個反抗宗教法庭的人,今天下
午,我經由記憶的回溯而得到了印證,一定是這個地區的特殊氣氛
,讓我成功回溯到過去的。 人們在歷史上,常會聽到很多不幸的「異教徒」,被嚴刑烤打或
綁在柱子上活活燒死的事(蔡註:這是幾世紀前的宗教法庭,對付
那些所謂不信上帝的「異端」或「異教徒」的手段),但人們一定很
少聽到,有關「異教徒」被迫放棄他們的「異端」身份,並經由一
些的贖罪和懺悔,就獲得開釋的。 除非我「看」錯了,不然我一定是屬於後者的,而在那世,因為
我被懷疑是個「異端」者(而確實我是的),所以我就被帶到審判台
前,而審判的那些人中,有的竟然深信,他們確實可以透過這些殘
酷折磨人的方式,來拯救這些所謂「異端」者的靈魂,而其他人,
之所以也贊同這種殘酷的方式,我想只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殘酷的
嗜血者,所以當然以此為樂。 而那時,這些所謂「異端」的「異教徒」,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特
徵,那就是,他們嚴謹的遵循信念,隨時準備好為自己的信仰而「
殉教」,但在這一點上,我跟他們是截然不同的。 因為從很早以前,我就認為,絕大部份所謂的「殉教」者,充其
量只不過是想自我宣傳罷了,簡單的說,他們想「殉教」的欲望,
只不過是由一種細微的虛榮感所激發出來的而已,但他們自己本身
卻沒有意識到這點,但回過頭來說,又有誰能夠了解「任何」一件
自己的事呢?。 而在那一世,我的思想顯然是不見容於當時一般社會的,所以我
想,如果只是為了一種不被接受的信念,就去「殉教」,被綁在柱
子上活活燒死,或被嚴刑烤打,或甚至只是任何一種最輕微的酷刑
,對我來說,我都覺得全然是一種無謂的浪費! 而要解決這個困境的方法很簡單,因為我認為,在審判台前的這
些死腦筋們,他們主張只有透過神聖的教會,才能接近所謂的「神
」(而這種主張,就跟小孩子的想法一樣的天真幼稚),因此最簡單
的做法,就是消遣這些人,就像消遣那些什麼無聊事都相信的小男
生小女生一樣,因為,我為什麼要對這些愚蠢的人誠實以對,而讓
這些人只是在用完全荒謬的言語來對待我呢? 於是,我就假裝,我已經完全被他們動人的言論所折服了,所以
從此之後,我願意完全放棄我不正確的「異端」思想等等,而可想
而知的是,這一番拍馬屁的說法,當然能滿足這些虛榮而狂熱的傢
伙,所以,我所需受的懲罰,當然也就非常輕微了。 但請不要認為,我只是在吹噓自己的勝利,或許正確的說法應該
是,我只是個怕死怕痛的懦夫罷了,但我認為,正因為我很幸運的
缺乏了「自大」,所以才能免於皮肉之苦,因為我真的認為,當一
個人認為他手中握有「絕對」的真理時,那只是另一種形式的「自
大」而已,所以可以想像的,那些人當然就會自信滿滿的,隨時
準備被活活燒死,或被來個五馬分屍什麼之類的。 然而,教會和宗教法庭的那些人,他們對「神」的概念是多麼的
天真啊!難道「神」會小心眼到去斤斤計較,你是以何種方式去親
近祂的嗎? 而在教會的整個歷史中,它所有罪惡的根源,說穿了,只不過就
是「權力欲望」的彰顯而已。 馬德里(Madrid) 星期三 懶惰的靈魂 收到一封我太太的來信,告訴我說她已經懷孕了,這個消息很讓
我困擾,因為我曾經告訴過妳,我總預感J是不適合生育的,但我
卻讓自己接受了醫師的勸服。 當我向長老詢問這件事時,長老不予置評,但卻告訴我說,一個
不願意在生命過程中冒任何險的人,是無法得到任何東西的,雖
然,這是相當有道理的,但我對這件事,卻總是懷著憂慮的。 昨天我在這兒遇見了一個修士,很意外的,我發現他竟然是個英
國人,這更激起我的好奇心了,所以我就運用我的心靈能力來探
詢這個人,我所得到的詢息是:他是那些懶惰靈魂(lazy souls)中
的一個(在這裡,我用「靈魂」這個字,完全是取其字面上的意義)
,他只是在重覆他上輩子的經驗,所以,他根本就是在浪費他這
一世的輪迴。 如果他善盡他的義務的話,他應該會是個很活躍的生意人,但他
前世是個聖芳濟修會的修士,所以此世他自然極端渴望,能夠重
享前世所擁有的那份平安與寧靜了,而這些,當然他一點也不知
道,但我不能告訴他,因為他一定不會相信我的,也許他還會認為
,我是撒旦派來的使者呢! 喇嘛今天晚上出現了,他告訴我,我對這個修士的觀點是相當正
確的,而同樣的,其他很多懶惰的靈魂,也都是利用這樣的方式
來逃避他們的義務的,但他們卻無法從他們的行為中得到任何的
滿足,因為他們會感覺到,在內心深處,似乎一直有某種無名的衝
突掙扎在發生,但他們卻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的原因。 (評析) 這個修士的前世今生的故事,帶給了我們一些寶貴的啟示,
那就是,所謂修行,跟環境沒有絕對的關係,更和身份沒有絕對
的關係! 所謂修行,不只是在「修」正自己的「行」為而已,更重要的是
,在修自己的「心」行,因為一個人的「心」,就是他所有行為
的源頭,所以,修行,說穿了,就是在修一個人的「心」而已,
當一個人不往「內」修「心」,反而往「外」馳逐,那絕對是被「
心」的欲望所控制的奴隸,而不是一個能真正修「心」的修行人
了! 當了解修行的意義後,我們對於這個修士,為什麼會被稱為「懶
惰的靈魂」,就能予以體會了,因為,這個修士基於前世的習性
,只喜歡寧靜與世無爭的生活,所以此世他之所以出家,也只是
被這個習性和欲望所牽引而已,但實際上,他並無法達到真正內心
的平靜,也無法去處理從內心翻湧而出的各種矛盾與衝突。 也就是說,他外在的生活平靜似水,但內心卻翻騰似海,如果這
樣過下去,他此世除了少造些業外,將白白浪費一生,而於「心
行」將無所長進! 所以,就像諺語所說的,解決問題的惟一方法,就是直接去面對
問題,如果此世他能「入世」修行磨練,反而能更迅速的克服內
心的矛盾與衝突,也能更加清楚的了解到,所謂「修行」的真正
意義是什麼了! 至於,什麼是「修心」,又什麼是「心」,就是每一個人永恆的
功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