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水精靈
水精靈,是屬於水的,就我所知,它們從不離開河流、溪川和 瀑布,從外形上來說,它們看起來就像人類的女性,它們通常 不具有翅膀,身上有少許的妝飾物,如在額頭上戴著花環等, 而不管形體大小,它們的外貌,都是非常漂亮迷人的,而它們 的行動,也非常的優雅…… 海洋,在大部份人的印象中,就是藍色的波浪,在風的吹拂下 起伏盪漾著,而在海水底下,魚類簇擁的游動著。 然而海洋還有絕大數人所不知的一面,那就是也有著數以千計 各式各樣的精靈,只是一般人無法看見它們,可以這麼說,只 要有水的地方,就有水精靈的存在。 水精靈有很多的種類,而且在不同的水域,尺寸、顏色也多有 所不同,但一般來說,有三種主要不同的種類。 首先,在靠近海灣或海口附近的水面,有一種精靈,我經常稱 呼它們為「水寶貝」(water babies),因為它們圓圓胖胖的 ,看起來就像是人類的嬰兒似的,而且它們總是非常的快樂。 如果一個人可以畫一張圓臉,大約茶盤般大小,而且幾乎沒有 脖子,還有一個近似圓球般的身體,直徑大約十八英吋,而且 也幾乎沒有所謂的腿,還有兩個不明顯近似鰭狀般的手,加上 還算清晰的手指頭,全身是一種軟質地的深藍色,在一個還算 白的臉上,有雙大大、快樂的眼睛,幾乎沒有頭髮,只有類似 像嬰兒的軟絨毛,和微凸起像耳朵般的東西,這樣的描繪,大 家就可以清楚的想像,這些快樂的水精靈看起來像什麼模樣了 。 在不同的海洋,「水寶貝」可說是最普遍的一種水精靈了,雖 然顏色和大小多少有些變化,它們喜歡玩耍,常常在彼此身上 滾來滾去,跌得東倒西歪的,而乘著波浪翻滾,可說是它們最 喜歡做的事了,它們經常三五成群的出現,快樂的在海岸邊隨 著波浪翻滾。 它們可說是我所見過最快樂的精靈了,它們對人類非常的友善 ,但它們卻認為人類很可憐,因為人類顯得太過嚴肅與正經了 。 它們所具有的另一個特色是,它們可以給予我們它們的生命能 量,因為它們的能量太過充沛了,如果我們感覺很疲倦時,我 們可以到海邊去,然後吸引幾個海精靈到我們身邊來,要求它 們給我們一些它們的活力,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我想,我們將 會感覺到好像變成一個全新的人似的。 在雪黎,當我累了時,我總是會到一個港口邊的碼頭去,然後 在「水寶貝」的陪伴下,幾分鐘內,我就會感覺煥然一新了。 一般來說,湖裡和溪裡的水精靈,其數量並不像海裡那麼多, 即使在大的淡水湖也一樣,這些溪湖的淡水精靈,和海裡的精 靈有著很大的不同,它們看起來更細緻優雅,更像人類,並且 其顏色也多配合其棲息地的環境,而其機動性也顯得較強。 在清澈的水池和瀑布裡,都有水精靈住在那裡,它們很溫和, 對人類總是很友善,尤其是對小孩子們,它們對水裡的魚兒和 其它生物也同樣的友善,而這種和魚兒親近的感覺,也是人類 有過的經驗,尤其是當我們在水裡游泳,或岸邊玩耍時,那種 看見魚兒悠然嬉戲時的親切感受。 這類的小水精靈,都有一種溫和親切的特質,而因為水的本質 有種律動(rhythm)在裡頭,它們不只對這種律動起反應,也 對我們的音樂起共鳴,因為它們也能享受我們的音樂,當有時 ,人們在河邊或湖畔彈奏音樂或唱歌時,總會吸引它們成群結 隊的駐足觀賞,而它們似乎也很能享受在其中。 <評析>哈德森先生對淡水精靈,尤其是對瀑布的水精靈,著墨 非常的多,底下,我想引用一段他對水精靈的描述,來和大家 共享,也可稍稍彌補這裡的不足: 「水精靈,是屬於水的,就我所知,它們從不離開河流、溪川 和瀑布,從外形上來說,它們看起來就像人類的女性,它們通 常不具有翅膀,身上有少許的妝飾物,如在額頭上戴著花環等 ,而不管形體大小,它們的外貌,都是非常漂亮迷人的,而它 們的行動,也非常的優雅。 瀑布是它們最喜愛的地方了,它們常一大群的在瀑布裡嬉戲、 玩樂,完全的享受在瀑布的磁性氛圍裡。 而有時候,水精靈也會退到瀑布池底的深處,或平靜的水域裡 ,稍作休息,而在水底安靜的休息時刻,和它們在陽光下,瀑 布水花飛濺處,所呈現的活力和喜悅,恰成一個明顯的對比。 自然界的三個基本過程:吸收,消化和釋放,在水精靈身上充 份的展現出來,它們的生活,可以說,就是這三個過程不斷重 覆的過程。 它們常會停留在水花飛濺處,或是河流往下衝撞處,然後它們 緩緩吸取著陽光和瀑布的磁力,直到飽和為止,然後以一種令 人眩目的光亮和色彩,將過飽的能量釋放出來,而在那釋放的 神奇時刻,它們經歷著一種狂喜和喜樂,而這種經驗,對那些 被肉體束縛住的人類來說,是一種很難以理解和想像的經驗。 這時,它們的典型姿勢是,它們將身體挺直,兩手垂下,頭稍 往後仰,眼睛直視上方,以這個姿勢,它們緩緩的上升,就像 水泡從水底上升一樣,當到達瀑布頂端,它們就將能量釋放出 來。 而在那釋放能量的時刻,它們面部的表情,尤其是它們的眼睛 ,是非常美麗的,我只能說,美好到實無法以言語來形容,它 們的眼睛閃爍著眩人的光芒,它們的臉上充滿著一種狂喜,和 一種異乎尋常的生命力,它們的整個舉止,它們完美的形體, 和它們所輻射出來的光彩優雅的光暈,整個場景構成了一個非 常迷人的景象。 在狂喜時刻,它們的形體變得愈來愈模糊,直到整個經驗告一 段落了,它們才又再度的顯現,然後又準備重覆著同樣的過程 。」 在大水域的地區,經常都賦予圍繞著一種莊嚴壯麗的氣息,我 (壯闊的山谷溪流) 曾經仔細觀察過許多這樣的水域,例如,在像密西西比河這樣 的地區,賦予這條河生命的靈識,是非常古老且具有巨大力量 的,而祂河中的精靈們,儘管並不像一般湖泊或清澈溪流的精 靈們那麼的漂亮,但卻比一般的河水精靈們活得更長壽。 而這條流域的靈魂自身,是一個雄偉壯觀的老人,但卻帶著一 種淘氣頑皮的氣質,但這種特質,卻使得祂的精靈們顯得更活 潑和更有生氣,也讓它們更加的喜歡祂。 「老人河」(Old Man River)是原住民對祂的稱呼,其實這 個名字已經遠遠超過詩意的表徵了,因為它生動的描述出祂的 特質。 (密西西比河流域,空照圖 在此圖中,密西西比河下段約123公里的流域,從上方中間 白色區域的「紐奧良市」(New Orleans )市,往下流入墨西 哥灣,底下淡棕色的大片區域,為其沖積而成的三角洲。) 祂非常具有活力,儘管它幾乎很少顯形,但當祂如此做時,祂 確實就像傳統民俗中對祂的描述,在傳統民俗中,常有這類令 人驚嘆的謀合,因為原始民族比我們更接近大自然,因此對自 然界的了解比我們更多。 「老人河」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祂給人一種很有力量 的感覺,也給人一種「活著的喜悅」(joie de vivre)的印象。 但祂的歡樂,對人類的利益來說,卻經常以一種災難性的方式 來呈現,在一次密西西比河的大洪氾裡,我碰巧的那時正好在 祂肆虐的沿岸附近,因此親眼目睹了祂的「手藝」 (handiwork)傑作,那確實是一次讓人驚心動魄的經驗,因為 看到了澎滔的洪水,以驚人無情的力量,淹沒了數千畝的田地 ,但這對「老人河」來說,只不過是一次的玩樂嬉戲而已! (密西西比河流域一段) 因為對祂來說,祂本性裡有一種自由的擴張感,而祂也知道如 何的來馳騁這種感覺,但以大自然來說,一個有著如此性質與 大規模的自然事件,並不僅僅只是為了「老人河」一人的快樂 而已,而是一種有關大自然能量釋放的需要,既然如此,那麼 ,為什麼祂不能藉這個機會來逞樂一番呢? 我們必須經常的記住,像對「老人河」這樣的存在體來說,生 與死,並沒那麼的重要,尤其對「老人河」來說,更是如此, 因為祂們已經非常非常的古老了,因而已見過數不清的生生死 死了。 <評析>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不過是感慨性的悲 懷,多於對事理的描述而已,如果說成「萬物不仁,故天地 (大自然)以之為芻狗」,可能更貼切些。 事實上,小至人類的命運,大至自然界的事件,都有它背後深 邃的成因,並不是人類小小的視野,所能窺其奧秘的,所以作 者會說:「一個有著如此性質與大規模的自然事件,並不僅僅 只是為了『老人河』一人的快樂而已,而是一種有關大自然能 量釋放的需要」,至於是何種能量?為何要釋放?要如何釋放 ?要在那裡釋放?就更微細奧妙了。 而人們可能不解的是,對人類來說是「災難」的事件,於「老 人河」來說卻是「快樂」的遊戲,為什麼呢?因為那只是它的 本性、它的遊戲,更可以說是它的「工作」了,對它來說,這 不是慈悲與殘酷的二分法,而只是一項寓娛樂於工作的結合而 已! 就像動物快活的馳騁在原野,孩童快樂的在草地追逐打滾,人 們成群結隊的去郊遊踏青,裡面沒有慈悲與殘酷,只有遊戲和 快樂而已,但對所馳騁、所追逐、所行過的地面的微小昆蟲和 生物而言,卻是一個「災難」性的大事件。 而或許,對大自然(天地)來講,「老人河」也只是個較大型, 藉以完成某種工作的「芻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