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空精靈
當閃電震耳欲聾的在夜空中劃過時,有一種非常恐怖駭人的東 西,在空中歡呼著,它們的外觀,有點像是巨形的蝙蝠,它們 的身體是人形的,在它們的背後,長著一對巨型的翅膀,而它 們似火的頭髮,往後散落,像火舌般的竄動著…… 真正的空精靈有三類,而它們本質上都是部份水性、部份空性 的,第一類,是住在並且存在於大塊雲朵裡的雲精靈,它們有 著各種的尺寸,但大體來說,它們都是大型的,有著結構鬆散 的龐大身形,臉形纖細,多少有點像人類,而雲狀般的頭髮, 稀疏地垂在身後,它們身體的整個質地是雲霧狀的。 不像地精靈經常會玩「妝扮」(dressing up)的遊戲,雲精靈 的遊戲和學習的方式,就是把大塊的雲朵塑造成各式各樣的圖 案,所以,雲精靈們可說就是精靈世界的彫刻家了,當它們在 它們的雲朵裡飄動、塑造時,它們就得到了一種成就感。 <評析>哈德森先生對雲精靈的觀察,和這裡所描述的,非常的 類似,現在讓我們來看看他的敘述: 「雲精靈似乎結合了水精靈和空精靈的特質,它們用它們『形 塑』的(form-building)能力,來塑造各種形狀的雲朵,當大 型的雲朵在陽光照耀下,洋溢著美好的氛圍時,雲精靈們就會 為它們自己建造雲宮殿、城堡,和各種住所。 有時候,在高級神祇的指導下,一整大塊的雲朵,會透過集體 的合作來共同塑造,而當觀察到一小塊雲朵從大塊的雲塊分離 出來,被塑造成奇特的形狀,如奇怪的動物、昆蟲、鳥類或魚 兒時,是相當有趣的一件事。 雲朵,可說就是雲精靈們學習如何處理基本物質,和塑造形體 的學校和場所了,以為它們將來處理更稠密的物質作準備。」 而它們也會熱切的將別人的提示,化為自己的彫塑作品,所以 ,如果一塊雲朵被視為是一個活生生的東西時,這時就變成一 項遊戲了,尤其是對小孩子來說,它們都會把雲朵想像成各式 各樣的形狀。 如果一個小孩子很用心的求助於雲精靈們,那時它就會回應這 個遊錢,並儘量的將雲朵塑造成他們想要的那個樣子,但如果 人們試圖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雲精靈身上,那註定是無益的, 因為雲精靈們非常的難以捉摸,而如果一個人是以遊戲的心情 來召喚它們,那它們就可能回應這項邀請了。 或許最具特色的空精靈,就是和暴風雨有關的了,它們較小型 ,大約有四到五呎高,但形態優雅美觀,按照人類的標準,它 們的比例算是非常的勻稱,但它們的臉,或許因為散垂的頭髮 的緣故,看起來較窄長,它們的主要顏色,有點類似銀色的樺 樹色調,但帶著較暗的淡藍和紫色。 它們的外觀,大概就像這個樣子,而伴隨它們出現的,都會有 風吹的流動感,但它們和風之間的關係,並不像雲精靈和雲朵 那樣的密切,暴風精靈很少下到地面來,經常都是成群結隊出 現在高空,然而當一陣強風開始吹拂時,它們就會下降到地面 或海面。 空精,和其它的精靈一樣,都要聽命於天使的指揮,而空精的 上級,是一群和暴風雨有關的特別天使,當一個大型的暴風雨 將要爆發時,這些空精們就被召集起來。 (暴風雨前,驚心動魄的閃電) <評析>關於暴風雨精靈,哈德森先生有很生動的描述,底下, 是他於1923年在倫敦時,在一個暴風雨夜的觀察: 「當閃電震耳欲聾的在夜空中劃過時,有一種非常恐怖駭人的 東西,在空中歡呼著。 它們的外觀,有點像是巨形的蝙蝠,它們的身體是人形的,大 而上斜的眼睛,明亮如同閃電,它們的顏色,如同夜一般的黑 ,而它們的光罩,像火陷一樣的紅,在它們的背後,長著一對 巨型的翅膀,而它們似火的頭髮,往後散落,像火舌般的竄動 著。 數以千計的這類生靈,在暴風雨中狂歡著,閃電的撞擊,給了 它們一種激奮感,而它們不停的繞動著、俯衝著、飛奔著、飛 騰著,顯然是在強化暴風雨的力量,而對它們來說,暴風雨似 乎也就是它們的化身。」 這一段對暴風雨精靈長相的描述,和中國傳統「雷公」的造型 ,實在是像極了,只不過哈德森先生所觀察到的暴風雨精靈, 其數量非常多,並不是單一的,不過,或許中國傳統的「雷公」 ,是這類暴風雨精靈的頭頭吧! 雷公之名,始見於「楚辭」,一般傳統上對雷公的描述如下: 「狀若力士,裸胸袒腹,背插兩翅,額具三目,臉赤如猴,下 額長而銳,足如鷹鸇,而爪更厲,左手執楔,右手持錐,作欲 擊狀。」 對照哈德森先生的描述,再對照附圖的「雷公」圖像,兩者是 不是像極了? 在非常高的天空上,可以發現最後一種的空精靈,而對於它們 ,我只有少許的了解。 它們是一種非常巨大的龐然大物,像龍一般的飄移前進,我發 現要推測它們究竟有多長,是非常困難的事,但它們確實很巨 大,而且外表上有鱗片覆蓋著,所以當一看到它們,就會讓人 立即聯想起一種中國的龍,它們有著巨大的頭,長身長尾,和 一副大眼睛,它們身上可說是五顏六色的,而且都非常的鮮艷 深沈,它們究竟在做什麼,我並沒有什麼概念。 暴風雨精靈為了某種用途,會從龍精靈身上汲取能量,這種情 形,聽來可能有點荒謬,但實情是,這種龍精靈就像是一種巨 大的,在天空的牧場上,被放牧的史前時代的奶牛,在某種程 度上來說,它們被悠閒的放牧著,是和它們身上所具有的某種 能量有關。 曾經有一次,這種龍精靈剛好從我的頭頂上空飄過,所以那時 ,我曾經和它做了某種的接觸,但因為它的性質奇特,我無法 直接從它那裡抓到任何像「概念」或「情緒」的回應,幸好, 有一個天使告訴我說,這種龍精靈的主要功能,是當作一種能 量的儲藏庫,好讓天使和精靈們,從那裡汲取工作所需的能量 ,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這種龍精靈也實際的影響了天氣的運作 。 <評析>龍在中國,除了帝王的象徵,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是既 切身實際又虛無飄渺的,因為它排列在十二生肖之中,但卻是 惟一查無實據的物種。 但從這裡的描述看來,所謂的「飛龍在天」,或「龍能興雨」 的用語,就似乎不再是漫無邊際的說法了。 看到這裡,想必對所有華人來說,應是稍堪安慰的! 總的來說,雲精靈、龍精靈和暴風雨精靈,都是典型的空精靈 ,但在空中王國裡,有著最明確空中特質的,就非空精莫屬了 。 空精,不管在任何地方,都是精靈中最高級的種類,它們不僅 看起來動人可愛,能夠了解它們也是一件愉快的事,它們有著 理想的人類特徵和身形,有著美麗、天真無邪的臉龐,比大部 份的人類都要來得優雅好看,它們全身被一層乳白色的光暈所 籠照,看起來光彩燦爛,它們就像是一個人類,全身被一層發 光的物質所圍繞一樣,給人的印象,就像是在陽光照耀下,發 亮的蛋白石,有著最細緻優雅的色調。 而每一個空精的抱負,就是成為一個天使,因為它們離天使的 等級幾乎只差一點,所以只要一些小小的努力,讓它們自己具 有天使的特質,當它們下次成形(take form)時,就會被列為 天使的等級了,所以它們都藉由留在天使的身邊,儘可能的去 為周遭的天使服務,甚至也儘可能的去幫助人類,以朝向這個 目標邁進。 就是藉由服務,和對天使工作性質的了解,這些空精們,就會 進昇到較高的層級。 <評析>如果你有所羡慕的對象,而又冀望具有所羡慕對象的那 種品質、特質,那時,惟一的方法,就是多留在對象身邊,作 近身的觀察與學習了,就靠著這樣的用心,遲早有一天,善良 的願望總會達成的。 而空精在這裡,就是使用這種方法,來達成它們的願望,但我 們應該注意的是,空精藉由「服務」天使或人類,來加速這個 願望的實現,「服務」的作用,除了可學習、磨煉心性外,不 就是藉由「服務」的「佈施」,以累積足夠的「功德」、足夠 的「福報」嗎? 顯然,東西文化雖有差異,但背後的意涵,卻實無二致啊! 而它們確實經常所做的,就是成為許多天使的助手,並學習如 何幫助這些天使,它們執行著天使所交付的特別任務,並做為 天使的信差或個人的助理,因此,許多天使的周圍,就會有許 多的空精圍繞著。 就是藉由這種方式,空精們不只學會了經驗,也獲得了天使的 慈愛,而後者尤其重要,因為天使們,都試圖要激發出這些空 精靈身上所潛藏的「愛」,因此天使和空精之間的關係,是一 種非常細膩、溫柔的情感,而空精在服務天使時,也是非常的 樂在其中的,甚且它們也以它們的工作為榮。 用最純潔、最真實的言語來形容,空精們確實是在和它的天使 上司「談戀愛」(in love),而這種關係是一種如此優雅、溫 柔的形式,以至對人類來說,幾乎無法以任何的言語來形容, 因為對人類來說,「戀愛」這種情感,免不了的,都帶有肉體 吸引的意味,因而有許多殘渣(residum)在裡頭,而更甚的是 ,它們永遠都在戀愛之中,所以這對人類來說,更是一項明顯 的大差異了! <評析>真是讓人羡慕啊! 雖然不是人世間所定義的「戀愛」形式,但卻擁有人世間「戀 愛」所能想像最美好、最純潔的品質,更甚的是,「永遠都在 戀愛之中」,不就是人世間所能想像出來,對戀愛所做的最高 期許和禮讚嗎? 而這一切,不在人間,卻在精靈的王國裡實現了! 何以至此?因為人類的戀愛,多被肉體的欲望所染污了,而沒 有物質肉體的精靈,就沒有這種慾望的「殘渣」了,又因為其 心靈純淨,所以就能讓這種最初的「戀愛」感覺,永遠的延續 下去。 但這種「愛」,如果不被人間的「戀愛」字眼所混淆的話,毋 寧就是一種純純的喜歡、喜愛,在這種純純的愛意中,沒有佔 有、沒有執著,沒有欲望,是一種希望被愛對象一切都美好的 單純願望,所以,可以這麼說,這種「愛」意,就是一種純然 光明、喜悅、溫柔、關懷、舒坦、尊重、且隨時準備付出的形 式。 如果以佛教的用辭來看,不就有點像慈(溫暖的、不黏滯的關 懷),像悲(深切的同理心、關心)或像喜(喜悅)、像捨(不執著) 的那種味道和感覺了嗎?難怪天使要在空精身上,激發出這種 潛藏的「愛」意了! 所以,我們也就了解了,為什麼在「無性別」的空精和天使之 間,會有所謂的「戀愛」發生了,說穿了,那就是一種「廣闊 的愛」,或是「博愛」,或是「慈悲」所流露的一種情懷而已 。 而這種「愛」,當然在人類身上也是具足的,只是多少是被禁 錮或是潛藏的,如果我們能夠多多用心去體會、體驗,什麼是 純純的、不執著的、沒有佔有欲的、有一種美好關懷願望的那 種「感覺」,雖然不能說就是空精和天使間的那種「戀愛」感 覺,但,庶幾已經近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