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颶風
當預定的時間到達,颶風天使在同伴的簇擁下出現了,祂發出 了一個通知的聲響,這個聲響,和古時候發起攻擊的喇叭聲非 常的類似,而在這個聲響裡,有某種的振動,一路從起源點的 天使,沿著颶風的路線,一直傳到最後的終點…… (蔡註:在熱帶或副熱帶的溫暖海域,由熱帶性低氣壓發展而 成的風暴,在大西洋、東太平洋、加勒比海一帶,叫「颶風」 (hurricane),在印度洋、孟加拉灣一帶,叫「旋風」 (cyclone),在西太平洋、南海一帶,叫「颱風」) 當我在佛羅里達的邁阿密時,那時剛離兩個颶風肆虐過這裡不 久,那時,我要求一個海天使為我描述這個事件,祂答應了我 的要求,並顯現一連串混合著感覺的心靈圖像 (mental pictures)給我看。 這些場景,要從比斯凱恩灣(Bay of Biscayne)開始,那是一 個熱帶地區的美麗海灣,蔚藍的天空,一片風和日麗,那時, 天使和祂的精靈們,沈靜愉悅的從事於它們的日常工作,這是 在颶風到來的前一兩天。 (從比斯凱恩灣遠眺外海) 我想說明的是,一般來說,對於天使或神祗(devas),還是有 層級劃分的,而在這個例子當中,在海灣天使鄰近的地區,也 有著祂的同儕和同僚,但掌控著一個更廣闊海域的,是一個比 祂們更高級的天使。 而在其中,那些能夠下達指令的最高級天使,有著規劃極遠未 來的能力,祂們同時也知悉了,不管是多麼細微事件的緣起, 而這些事件,人們卻常常將其原因歸諸於「上帝」所使然,而 確實的是,甚至連一隻麻雀何時從空中掉落下來,也完全的在 祂們的掌控之中。 <評析>在佛經中也有類似的記載,說佛陀可以知悉,諸如所謂 三千大千世界的雨滴數之類的說法。 不少人都認為這只是種戲劇性的描述,但從這裡看來,如果連 這個高級天使,都具備知悉了「不管是多麼細微事件的緣起」 的能力的話,那麼說佛陀不只能知悉各種細微事件的緣起,也 能知悉自然界中各種事物的數量,也就不是一件不能想像的事 了。 至於,「一隻麻雀何時從空中掉落下來」,是否是「上帝」的 安排,在這裡,作者顯然是持否定態度的。 那些負責自然界能量平衡的大天使們,在祂們決定了某個地方 ,應該形成一個風暴來釋放多餘的能量後,就指出起始點,和 這個風暴所應涵蓋的區域,然後祂們就指派一個天使來負責, 要祂準備一些風暴的相關事宜,並全程的監控這個風暴,而風 暴開始形成的時機,是基於在某一特定點,那裡的能量已開始 失去平衡了,而需要作立即的關心處理時,在那個時刻所做下 的決定。 而這個被指定的颶風天使,大約有二十呎高,人們可能會以為 ,祂應該穿著電流流竄的衣服,周遭充斥著霹靂的閃電,雖然 這還不至太離譜,但人們更應該將祂想像成,就像是希臘神話 中,拿著雷電的宙斯(Zeus)形象。 祂有著一張權威的臉龐,明亮的灰眼睛,和一頭金髮,看起來 非常的莊嚴雄偉,當祂出現時,會給人一種充滿權威的敬畏感 。 像這類的颶風天使,是非常罕見的,因為祂們常乘著暴風環遊 地球,所以並不屬於特定的地域,祂們非常的進化,並且非常 的沈著穩健,並有著清明透澈的視野,而這種透澈的視野,幾 乎可以說是一種「數學的精確」(mathematical in its precision)了,所以,比斯凱恩海灣的天使,對颶風天使非常 的敬畏,而我也從祂的舉止中,看到了這種純然發自內心的敬 畏。 <評析>這裡又給了我們一個線索,就是所謂「數學的精確」, 而能夠計算「雨滴數」,或將要下多少「雨滴」,不就是一種 更細微、複雜的「數學的精確」嗎? 只是不知,這個颶風天使,對於祂所計劃主持的颶風,將要下 多少滴雨,不知心裡可有「數」否? 而比斯凱恩海灣的天使,對颶風天使發自內心的尊敬,這種自 然、服膺德性的尊敬,其性質,不就和前面章節所述的,精靈 對它頂頭天使的尊敬是一致的? 而這種對德性的尊敬,顯然是那個非物質世界的一種特性了, 因為在那個我們看不見的世界裡,緣自「空性」的德性,自然 就是一種力量了,所以當下次我們看到佛經裡,敘述菩薩虔誠 的向佛陀禮敬的場面時,就會更加的有一種深沈的感受了。 這個颶風天使,選擇幾個天使來幫祂執行工作,作為開始,而 祂們多少長的和祂有點類似,只是身形較小,而且層級上不是 屬於祂這種等級而已,除此外,也有幾個天使陪伴祂,作為祂 的同僚,像這類的天使,我只能稱祂們為「生死天使」 (angels of life and death),因為祂們和颶風天使同行, 以便監視和暴風有關的人類層面,也就是颶風對人類影響的那 個層面。 <評析>這裡所說的,顯然就是註生註死的天使或神了。 因為,每一次颶風或颱風的形成,都有它的緣由,而不可避免 的,也幾乎很少有例外的,每一次颶風或颱風的侵襲,總或多 或少會造成人命的傷亡。 但究竟是那些人要生,或那些人要死? 很顯然的,名單就在「生死天使」的生死簿上! 當預定的時間到達,颶風天使在同伴的簇擁下出現了,祂發出 了一個通知的聲響,這個聲響,和古時候發起攻擊的喇叭聲非 常的類似,而在這個聲響裡,有某種的振動,一路從起源點的 天使,沿著颶風的路線,一直傳到最後的終點,經由這個特殊 的振動,所有沿路的天使都被連結了起來,一起融入了颶風天 使的意識中心裡,而這個喇叭似的聲響,其第二個效應是,讓 一種屬空的暴風雨精靈,從各地區數以百計的蜂湧而出。 也藉由這個聲響,沿線的天使,將各自的能量灌注到預定的颶 風路線上,於此同時,在颶風起源點的空中和海上的天使們, 也將多餘的能量釋放出去,然後,就像一個充滿天使和精靈大 軍的巨大火球,全體環繞著颶風天使,這個颶風的大風暴,終 於浩浩蕩蕩的向它的預定地橫掃而去。 (從外太空鳥瞰,一個結構紮實的超級颶風) 邁阿密海岸附近的陸地天使,當然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但祂 的角色是被動、消極的,因為祂並無法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並了解到,這件事降臨到祂身上,完全是命運的安排。 <評析>不只人類的個人命運,常常是被命運所安排的,連身為 一地的天使,也有祂不得不承受的某種形式的「宿命」。 看來,不只神通抵擋不了因果業力,只要仍在三界中,任誰也 無法逃脫啊! 整個颶風,按照既定的行程前進,並逐漸的消弱,當颶風消失 後,這個颶風天使和祂的暴風精靈們也離去了,一直要等到在 未來的某個時刻,某個地方需要祂的服務時,祂才會再度的出 現。 慢慢的,在颶風橫掃過的區域,一切都回復到原本的常態了, 儘管這可能需要數年之久,才能彌補所有陸地的損失。 人們不可避免的會以為,水精靈、海天使們,尤其是颶風天使 本身,都是「壞」的或「邪惡」的,因為對我們來說,是祂們 摧毀了生命。 但情形並非如此,祂們只是摧毀了「形體」(forms),祂們並 沒有摧毀在「形體」之內的「生命」(life),因為「生命」根 本不會死。 而且,這些「存在體」(beings),只是依照自然律(Natural Law)在執行祂們的工作而已,而人類卻常常以戰爭的形式或 個人的目的,摧毀財物、屠殺彼此、破壞大自然的面貌,並且 將自己自私的動機,說成是代自然(天)行事(read their own motives into nature)。 <評析>說得一點也沒錯! 了解「自然律」的,自然順「自然律」之勢而行。 而什麼是「自然律」呢? 說它是「道」,是「德」,是「因果律」,是「法性」都可以 ,愈了解「自然律」的,愈不敢違「自然律」而行。 而只有人類,因物質性而導致的目光短淺,常以各種被膨脹了 的主義、口號,做徒逞私欲的幌子,而行鬥爭、傾軋、破壞、 屠殺、毀滅之實。 而有什麼行徑,會比人類的這種膽大妄為,更加的違逆「自然 律」的? 但自然(天),是沒有個人情緒的,所有自然界的天然破壞,都 不是以個人的意志來行事的,甚且可以說,是以「愛意」 (a feeling of love)來行事的。 <評析>所以,也就沒有什麼人形的「上帝」了,因為,自然就 是「道」,是「無為而為」的,自然是沒有個人的意志和情緒 的。 如果有所謂個人喜、怒、哀樂情緒的,而又宣稱自己是「上帝 」的,大概最多也只是一方過度膨脹的土霸主而已罷了。 因為真正的「上帝」,是無言的,是無為的,是無智的,是無 分別的。 因為無言,所以無時不在呈現。 因為無為,所以才能無不為。 因為無智,所以才能無不知。 因為無分別,所以整個大地宇宙,才能成為其子民。 所以,如果要說自然(天),有什麼意志的話,那麼依照「自然 律」來行事,就是祂無意志的意志了。 而順著「自然律」,可說就是一種最大的慈悲和愛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