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精靈的世界
多了解一些精靈的點點滴滴,對我們來說是有助益的,因為一旦 我們學會了,從精靈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的話,那麼,我們將會 有一個全新的視野…… 許多人願意去相信,或渴望去相信小精靈的存在,那是因為,在 他們童年歡樂的記憶中,「小人兒」(The Little People)--精靈 ,就是構成那歡樂的一部份。 但對大多數人來說,小精靈只是代表著一種童年的綺麗幻想,然 而,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如此的,幸運的是,我和一些人一樣, 至今仍能夠記得,童年時所看過的形形色色的精靈,一直到今天 ,我仍然能夠看見這些小精靈們,我說「看見」,意思是說,對 我而言,它們就像外面的那些樹木一樣,是一種客觀的存在。 在下面的章節裡,我將儘我所能的,來描述這些令人愉悅的小精 靈,好讓你們了解,它們確確實實是存在的,但在開始前,我想 ,最好先將我自己的背景做一個說明,以讓你們了解,為什麼我 適合做這樣的描述。 從小我就生長在東方的國度裡,在我小時候,當我能夠看到這些 小精靈時,就從未被禁止或呵罵過,因為在那裡,有很多人也和 我一樣,能夠看見精靈,而大多數的人們,也都相信精靈的存在 ,就是因為這些種種有利的因素,所以像我一樣,有著這種不尋 常能力的小孩子,他們的能力就很容易的被保存了下來,而在另 一方面,也算幸運的是,我出生在一個,有很多家人朋友,也能 夠看見精靈的家庭裡,而常常出去旅行,也擴展了我在這方面的 視野。 所以,我要說的是,在這本書裡所描述的,並不純然只是單單一 個小孩子的幻想,而是在很自然的情況下,和世界各地的精靈們 ,相互接觸和交流而產生的。 多了解一些精靈的點點滴滴,對我們來說是有助益的,因為一旦 我們學會了,從精靈的角度來看這個世界的話,那麼,我們將會 有一個全新的視野。 因為很多對我們來說事關重要的事,對精靈來說,卻一點也無足 輕重,舉個例來說好了,生命和死亡,精靈們往往能夠看透其中 的奧秘,對它們來說,生死並沒有什麼不確定性,也沒什麼悲劇 性在裡頭,但人們,卻總是貪生畏死,而精靈們卻能正確的瞧見 :「生命之流」(the flow of life)是貫穿所有事物的。 我們活在一個形體(form)的世界裡,但卻不知道,形體的背後, 就是生命之流的灌注,對我們來說,形體的殞滅就代表生命的結 束,但精靈卻不被這個幻相所矇蔽,所以對我們來說,它們確實 給我們上了一課很具穿透力的生命課程。 曾經有人告訴我,在很久很久以前,古老的人類祖先都具有這種 能力,而那時,在他們的兩眼之間,真的有個類似於連接松果腺 的外在開口,只是現今的人類大都喪失了這種能力,只留下萎縮 了的松果腺,但這個萎縮的松果腺,也不是一無是處的,因為至 今它仍然對人體產生某種重大的影響,只是以一種我們仍不甚明 瞭的方式而已。 常常有人為了開啟第三眼,採取一種較為強制、強迫的方式,例 如用意志力、服用某種藥物、或採行某種強迫的措施等等,殊不 知,如果第三眼的開啟,不是經由自然的方式而產生,其結果通 常也不是安全的。 <評析>說的也是,就像有人暴得橫財,一夕之間突然成了千萬、 億萬富翁,而其結局,通常也很少就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為什麼呢?因為財富既然不是經由「自然」的過程,慢慢累積而 成的,所以,通常也就無法珍惜、體會,在財富累積的過程中, 所能學習到的人生經驗與智慧了,所以驟得財富後,財富既不能 增加其生活的品味,也不能物暢其流的與弱勢、悲苦者共享,於 是,自此不是生活亂了調子,就是從此墮落糜爛不堪,自古能從 暴富中「獲利」的,可說少之又少了! 然而錢財是中性的,非善非惡,所以重點並不在於來得遲與速、 多與寡,而是在於,我們是用什麼樣的「心態」來看待、對待財 富的,也就是,在面對財富時,我們「心靈」的底層支撐是什麼 ? 同樣的,我們也該問,我們想要獲得「第三眼」的「心態」是什 麼?我們心靈底層的支撐是什麼? 常常,有人想獲得第三眼,是出自於好奇,好奇心,確實有時能 增加我們學習的動機,也能增加生活的一些樂趣,但常常一些不 該有、不切實際的好奇心,不只往往增加了心靈的負擔,甚而有 時會招來無法承受的痛苦,而出自對第三眼的好奇,常常就帶有 這種性質。 因為一旦驟得第三眼,就像突然的開啟了一個通往另一個世界的 門閥,從此,你的世界就完全不同了,你會看到你無法適應、無 法理解、無法處理的事物,這時,原本的好奇心,反而被恐懼、 害怕、慌亂所取代。 但第三眼並不是像小孩子玩家家酒,可以說玩就不玩的事,因為 那是一種能「看」的「能力」,儘管還粗糙,但門既開了,就無 法視若無睹,也無法說關就關的。 所以,在一個人的心性還沒沈穩到,能夠支撐這種由「好奇心」 所帶來的「晃動」的危險前,還不如老老實實、安安穩穩的在這 個單純的物質世界裡,做一個平平凡凡的人呢! 另一種想要得到第三眼的心態,是出自於對「神通」的崇拜和炫 耀。 「神通」其實也是中性的,既不邪惡,也不神聖,但在我們這個 對「神通」崇拜的社會裡,「神通」所代表的,就是一種「別人 不能,而我能」的能力,或是代表一種擁有「另一個世界」的不 凡能力,這種追求「神通」的心態,如果不是想「神聖化」自己 ,就是意欲「特殊化」自己,讓自己與一般的「凡人」區隔開來 ,以突顯自己的不凡與神聖,說開了來,就是想藉由獲得第三眼 這種與眾不同的能力,來彰顯自己、炫耀自己,以滿足自己虛榮 的成就感。 但如果只是這樣,還無甚大害,畢竟只是自己的心靈,被一種或 細或粗的欲望,所障礙住而已,但如果想藉由第三眼炫耀自己, 甚而廣為宣傳、廣昭徒眾,甚或達到騙財騙色的目的,那又不在 話下了! 另一種想要得到第三眼能力的,就是把「神通」和「解脫」,或 是把「神通」和「修行成就」畫上等號的錯誤心態所導致的。 「解脫」是一種「無相」的心靈狀態,如果要在「相」上層面顯 現出來,一定不脫一種如實、樸實、廣闊、自在、無住和有著清 澈敏銳的智慧,與寬廣包容的慈悲的特質,而這些特質,不就是 一種更廣博龐大、更高級的「神通」嗎? 如果一個所謂「解脫」的心靈,不包含這些較不著相的特質,那 麼,「解脫」又是「解」個什麼「脫」呢?或是,這種「解脫」 又與我們何干?又有什麼值得去我們去追求的呢? 然而,「解脫」就與一般的「神通」全然無關嗎?那也未必,因 為一個能「解脫」的心靈,必然能「明心」,不為心所惑,也能 明白心靈細緻複雜的操作機制,而一般的神通,也只不過是無相 心性在「相」上的操控變化,所以,如果一個「解脫」的人,沒 什麼神通,也不足為奇,因為他不被神通所惑,或時候未到,還 不想入場,如果他有自然神通,也很好,因為也只是遊戲一場。 所以,神通「自然」現成,很好,神通「自然」不來,也很好, 因為,自然天成的,總是最好的結果! 那麼,我們該如何來看待本書的作者,「公開」的展示她的「神 通」呢? 首先,作者的「神通」,是與生「自然」帶來的,這點是毋庸置 疑的,但或許我們更應該要問,她心靈的底層支撐是什麼?也就 是,她公開展示「神通」的心態是什麼?動機是什麼? 是炫耀的,還是分享的? 是污濁的,還是清淨的? 是混亂的,還是清晰的? 是扭曲的,還是直心的? 是自利的,還是利它的? 是狹隘的,還是廣闊的? 是遲鈍的,還是敏銳的? 是頑固自我,還是心胸敞朗? 是小情小愛,還是悲天憫人? 還是,成份複雜,黑白各半? 而這些,也將影響到「神通」的準確性,因為畢竟來說,「神通 」也就是一個人心靈品質的一種反射和操作。 或許等讀者諸君看完這本書,也將有自己的判斷與答案了,但不 可避免的,這個判斷和答案,也將是您自己「心靈品質的一種反 射和操作」了! 有一個科學界的朋友這樣建議我,何不戴上一些特殊的眼鏡來觀 察精靈,看看它們所發出來的光波,究竟是什麼樣的性質。 我照做了,也發現帶著某些特殊的眼鏡,精靈確實看起來變得不 太一樣了,但同樣的,外面的那些樹木,也同樣變得不同了,其 中的原因我並不清楚,或許,這些影像的扭曲變化,只是眼鏡對 視覺所產生的影響而已,但像這樣的實驗,要達到一定的研究成 果,不只需要很多同樣具有第三眼能力的人,一起參與實驗,而 且恐怕還需要經過一段相當長的實驗期,才可能獲得初步成果的 。 <評析>相信,或不相信精靈的「存在」,和科學的「驗證」,有 時是一點關聯也無的。 現今所謂的科學,和一百多年前剛萌芽的時期一樣,仍然對靈魂 的存在與否,一樣的一籌莫展,一樣的無助。 因為所謂科學的尋求「證明」,在這裡已經走到死胡同了,這種 科學的「不能」證明,並不是意願上的,而是能力上的。 所以,如果我們一定要等到出現了所謂科學的「定論」後,才來 決定,我們是否要有宗教信仰,或是我們要過著什麼樣較「屬靈 」的生活的話,那麼我們實在無法想像,那些在前一世紀當中活 過的人,或是將在往後一百年甚或一千年生活著的人們,如何能 在這種所謂科學的主流價值中,為他們徬徨不安、漂泊無依的靈 魂,尋求到任何的慰藉和支撐呢? 何況,所謂的「證明」,如果存在的話,也是給需要的人用的, 因為他們「需要」倚賴物質科學的「證明」,來決定他們的宗教 信仰,或性靈的取向。 一個「存在」的東西,本來就不需要「證明」,因為它本來就「 存在」,一個「不存在」的事物,也不需要「證明」,因為它本 來就「不存在」。 同樣的,所謂精靈存不存在的問題,也是現時所無法證明的,如 果精靈和靈魂一樣,是一種天地間存在的事實的話,而且如果也 存在著一種所謂的「證明」的話,那麼這種「證明」,既不能讓 它的存在多真一分,也不能讓它的存在少假一分,而如果精靈和 靈魂不存在的話,那麼我們也無法為一個不存在的東西,增添任 何的色彩了。 何況,什麼樣的「證明」才叫「證明」,又什麼樣的「證明」, 才能「證明」為「真」呢? 又什麼樣的方法,才叫「科學」呢? 如果移開物質面的實驗器材,把所謂的「科學」當作是一種求真 的「方法」,或是一種求真的「精神」的話,那麼像本書作者, 聽從某個科學界朋友的建議,所做的一些「實驗」,或她的一些 提議,就不失為是一種「求真」的科學了,因為這種實驗,並不 在證明「有」或「無」,而是在求其性質上的精確而已。 因為「有」「無」的問題,從來就很難「證明」,因為,你如何 去「證明」一個本來就「無」的東西,或是,你如何用所謂的科 學方法,去「證明」一個確實存在,但現時科學卻「無法」證明 其「有」的東西呢? 所以,在這個前提下,「有」、「無」的爭議,所需要的,只是 「相信」或「不相信」而已。 但「求真」的精神或方法,不只「相信」的人需要,「不信」的 人更需要,因為,在求得真相或真理之前,一種開放平坦的胸懷 ,將使我們跨越「有」「無」的樊籬,而一種求真求實的態度, 終將引領我們向真相或真理的領域邁進。 首先,我必須說明的是,和精靈有關的生命形態,主要的有兩種 ,而且都同是那個王國的一部份,事實上,精靈是和人類平行展 的另一個大進化系統(great evolutionary line)的一部份,就像 人類的系統一樣,那個進化系統,也是由許多較低級的生命形態 開始,然後往上進化到精靈等級(在此有各種不同的進化等級), 然後再往上達到最高的等級,就是一般傳統上,我們所稱的天使 或神祇(devas),而精靈對於天使來說,就像動物和人的關係一樣 。 在此,我必須做說明的是,在本書中所描述的,只是數以千計精 靈種類中的一小部份,我不想讓人以為我已經看過所有種類的精 靈了,至於,精靈的種類和數量,是否就如同昆蟲、鳥類、或者 像魚類一樣的多,我則不敢說,但它們確實是種類繁多而豐富的 ,我相信,在未來適當的時候,其它種類、名稱的精靈,也將會 被給予適當歸類的。 但在這裡,我將儘量避免使用一些老舊傳統的名稱、術語,因為 這些傳統的精靈名稱,總是不可避免的和一些傳統的信仰有所牽 連,因而無法表達出它們的真實意義。 甚而,當傳統的這類名稱諸如:淘氣鬼(elf)、侏儒精靈(troll) 、女水精靈(undine)等,當人們一聽到這些名稱時,總是不可避 免的有了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當然,這些傳統名稱所代表的含 意,有時候是對的,有時候是錯的,但為了慎重起見,我將儘量 避免使用這類的傳統名稱,而使用對我來說,比較具有正確描述 性的用語。 <評析>當在一個文化裡,一個名詞被創造出來使用時,雖然這個 名詞,並不就代表事物本身,但當人們需要一個「名詞」來表達 這個事物,而不只是一種感覺(feeling)時,人們就會尋求一個 適當的、能確切表達這種「感覺」的「名詞」來指稱這個事物, 而通常這個名稱,和產生它的文化,或民眾的集體認同,有著極 其密切的關聯。 而當這個名詞、名稱使用的時間一久,不是衍生出其它的意義, 不然就是變質或漸漸僵化掉了,因而失去了原先創造出這個名詞 之所以要表達的那種感覺、意義和情感了。 就是因為這些關於「名詞」、「名稱」的複雜源起和變化,所以 我們自然就能理解到,為何作者要說:「總是不可避免的和一些 傳統的信仰有所牽連,因而無法表達出它們的真實意義」,或是 :「人們一聽到這些名稱時,總是不可避免的有了先入為主的刻 板印象」,所以本書的作者,當然只好自己另闢蹊徑了! 此外,我稱呼這整個精靈世界叫「精靈」(the fairies),有時候 ,我在這裡所描述的精靈,一般都被歸類為自然精靈 (nature spirits),而像「精靈」(fairy)的名稱,一般都是 狹義的指屬於森林或花園裡的那類精靈,或許指樹木或花園裡的 那類精靈叫「精靈」(fairy),是一種較為精確和普遍的用法,但 由於「精靈」(fairy)的名稱,已廣泛的為大眾所熟知了,所以在 這裡,我就用「精靈」(fairy)這個名稱,來汎指所有的精靈王國 了。 就像在動物和植物的世界裡,有許多的分類一樣,在精靈的世界 裡,也有許多因其質素(elements)而產生的分類,所以,在本書裡 ,我也使用了一些符合精靈特質而作的自然分類,也就是:水精 靈、火精靈、空精靈和地精靈。 就像在我們的物質世界裡,鳥和魚或昆蟲,有著明顯的不同一樣 ,水精靈、火精靈和其它種類的精靈,也一樣彼此有著明顯的不 同。 所以這就給了我們一個自然的分類機會了,而這樣的分類,也比 較不會和實際的經驗出入太大,但用地、水、火、空來分類,也 不是說,就明確的不能彼此跨類,因為在我們的物質世界,有些 魚類也可以稍微飛到空中,而有些陸上的生物,也可以游泳一樣 的道理,總之,地、水、火、空的分類法,不失為是一種較明確 且實際的分類。 或許,要進入我們將探討的主題的最好方法,就是拿一些地精靈 來做例子了,並且適當的描述它,希望在它們的陪伴和幫助下, 我們可以愉快、自由自在地,進入這個充滿快樂、和善的小精靈 的國度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