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和精靈的接觸
祂語重心長的跟我們說,一旦答應了,一個人就應該要遵守他 的諾言的,祂說,像這樣的事,在天使的國度裡是不會發生的 …… 在許多方面,我們的世界和精靈的世界,多少已經有所連繫了 ,因為有許多人,多多少少已感應到某棵樹木的靈氣,或是感 受到一座山的莊嚴氛圍,但他們都把這種令人心曠神怡的遭遇 ,歸因於是外在的景像、聲音或是感官印象所造成的結果,然 而,這種身心的感應,絕大部份都是由那看不見的精靈世界所 加諸於我們的影響。 有很多人,像詩人葉慈(Yeats),劇作家莎士比亞等,因為知道有 精靈世界的存在,或是對精靈的世界有真正的了解,所以在他 們的作品裡,都大量豐富了我們對精靈世界的知識和感受,而 且有很多人,也都能夠和精靈們交流溝通。 所以橫在我們和精靈世界之間的溝隙,並不像一般人所想像的 那麼寬闊,如果我們能夠了解,我們是生存在一個充滿各種形 式生命體的世界時,這將會大大的改變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態 度,而我們本身也會變得更有活力,因為當我們能夠接觸那個 充滿生命悸動的世界時,也代表著,我們本身也已喚醒了我們 內在的生命力和創造力了。 許多年以前,許多朋友為了慶祝我十四歲的生日,大家一起到 澳洲的某個國家公園野餐,在同行的朋友當中,有些人也可以 看到小精靈,後來我們坐在公園的主要河流旁,一起談論著那 些躲在樹叢裡偷看我們的好奇、友善的小精靈,這是我們第一 次到這個公園來,由於我們對公園裡精靈豐富的生活方式感到 好奇,這好奇心間接導致了我們和這地區的天使有了接觸。 而這個天使,顯然的被我們當中某人所佩帶的寶石十字架所吸 引了,不只十字架是一種宗教的象徵,在其上的寶石也散發出 一種特殊的光芒。 所以祂要求我們,是否可以帶給祂一個類似的十字架,祂需要 一個寶石的十字架,放在山谷中間的某個地方,以建立一個這 個大山谷的能量中心,我們對祂所說的,都感覺非常的有興趣 ,所以就答應祂說,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會找一個類似的帶給 祂,祂聽了非常的開心,並且對我們表達感激之意。 到了約定的那天,我和一個朋友回到了山谷,但並沒帶來十字 架,當我們一到達時,事實上應該說,當我們還沒有真正到達 那裡時,那個天使就急忙問我們說: 「你們帶來十字架了嗎?」 我跟祂解釋說,我們並沒有帶來十字架,因為還沒準備好,對 於這點,祂顯然非常的失望,祂語重心長的跟我們說,一旦答 應了,一個人就應該要遵守他的諾言的,祂說,像這樣的事, 在天使的國度裡是不會發生的,因為對天使來說,像這種在人 世間常常發生的不守信的情事,祂們顯然是相當不以為然的。 <評析>如果存在著一個不守信用的天使,或神,那也不叫天使 或神了! 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常常人也只能當人,而當不了天使,或神 。 因為,「信」不只是一種表面上,讓人遵守的規律、規則,或 是方便人與人之間契約的交流行使而已,「信」更有它深層上 的意涵存在,因為,「信」就是一種,人對於「自己所說出來 的話語」的「行動」,或是對別人所「說出來的話語」的「應 允」,如果一個人說話不算話,或是對別人的應允,不在乎或 不當一回事,那就成為一種輕佻的「戲論」了,而「戲論」, 當然就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 所以「信」的深層意涵,就是一種「如實」的態度,這種態度 ,不只表現於對事的不推諉、不卸責,展現於內的,就是一種 直樸、不造作、坦然的態度,所以當這種內在「信」的涵養, 表現於外時,當然就是一種對所應允話語的「行動」了。 所以,我們也就了解了,想要當個神或天使,也不是一件那麼 簡單的事,因為這需要內在的涵養,已淨化昇華到一個相當高 的程度,才能在外顯出來的行為舉止上,「如實」自然的,展 現出一種「信」該有的品質與特質了,而這些神或天使,顯然 的已具備這種特質了。 所以這裡的小插曲,所帶給我們的大啟示是,一個人如果想提 升自己,達到神或天使的位階,首先該學的,並不是什麼神或 天使的神通,而是先學會祂們所具有的氣質,也就是,先學 會如何去當一個人,尤其是,先學會如何當一個有「信」的人 了! 也難怪孔老夫子對「信」之為物,會感慨的說道: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 哉?」 一個無「信」之人,就像駕車沒了控制器一樣,能走到那裡去 呢? 當要離開時,我們答應那個天使,下次當我們再回來時,我們 一定會將十字架帶來的,不會再失約了。 當十字架準備好了後,我們再回到山谷去,天使跟我們解釋, 祂準備將十字架放到那裡去,但當我們走了幾里路,到了那個 指定的地點時,我們發現那裡真是一個恐怖的地方,充滿令人 毛骨聳然的氣息,我必須說,這全然是由人類的某種罪行所造 成的結果。 <評析>記得文天祥的正氣歌有云: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 曰浩然,沛乎塞蒼冥。」,這股純然「正氣」,雖有「氣」而 無形,充滿於天地之間,蘊育天地萬物。 人如果順乎天理、天心,則會神清氣爽,萬物如果順乎天理、 天心,則會順暢和諧,這時,大地自然是一片令人心曠神怡的 好景象。 但人如果失了「正氣」,不只會斯文掃地,行為乖張墮落,甚 而嚴重的,就是殘害屠殺生命,顯然的,這裡指的就是某種的 「殺戮」,不然,有什麼罪惡會讓人「毛骨聳然」的呢? 只有「殺戮」之人的暴戾無仁之氣,被殘害之人的極度恐懼怨 恨之氣,大量的殘留情緒經年累積不去,於是就形成了一股會 讓人「毛骨聳然」的恐怖氛圍了。 在這裡,我想引用哈德森先生(Geoffrey Hodson)在「工作與 玩耍中的精靈」(fairies at work and play)裡的一段描述, 來佐證這種令人「毛骨聳然」的氣息產生的部份緣由: 「在山腰某處,我看到一個有著人形的基質生命體 (elementary),它雖然有著人形,但卻是非人類,因為它長著 尾巴,而且腳掌只有巨大的兩個腳趾,它全身是黑色的,呲牙 裂嘴,有著魔鬼般的外形,它是我所見過的,最像傳統魔鬼造 形的怪物,它似乎被禁錮在地裡,因為只有頭、肩膀、手臂露 在外面,而它也努力掙扎著想從地裡脫困而出。 它給人一種極古老的感覺,並且似乎它的精力正在逐漸消散中 ,這個怪物,是久遠古老前,被某種魔法的儀式和血腥的祭典 所創造出來的,在那個遙遠的年代裡,它是一個自由的邪惡魔 鬼,外形長的像一個巨大的吸血鬼,它是被一群信奉「黑面神 」(Lords of the dark face)的邪法祭師所創造出來的怪物, 以執行他們邪惡的目的。 我看到,在遙遠的過去,就在這附近地區,某種怪異且可怕的 祭典正在舉行著,一些較小的黑色怪物環繞著這些祭師們進進 出出,而剛剛描述的那個大怪物,正是這些小怪物的頭頭,整 個祭拜儀式非常的恐怖駭人,以至很難加以描述,甚且至今, 這整個類似儀式所餘留下來的令人毛骨聳然的氣息,和令人作 嘔的氣味,仍然盤繞在這個地區不去,而顯然的,這些怪物和 祭師們,當時也非常耽溺於這種血腥和恐怖的氣味當中。 而現今,那個被禁錮的大怪物的下半身,尤其是它的腳部,仍 然沈浸在當時血腥儀式所散發出的殘餘氣息中,這個怪物是注 定要崩解離散的,而它也正用它所殘餘的精力在作困獸之鬥。 數千年來,這種掙扎一直在進行著,而這個怪物正從它的腳部 往上逐步的自然分解中,除非用人為的方式來加速這種分解過 程,否則,恐怕還需數百年的時間,才能讓這個邪惡的怪物完 全的消融掉。」 天使說,祂之所以要將這個寶石十字架放在這裡,是因為這個 地方讓人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因此,祂希望寶石散發的光芒能 這將這股邪氣導正。 精靈特別注意小孩子們,尤其是愈小的它們愈注意,因為在人 類的層級裡,小孩子的性質和它們是最接近的,所以,它們對 小孩子有一種特別的情感。 <評析>純真,似乎有一種力量,不費力氣的,就吸引了所有人 的目光,所以不只精靈喜歡,大人們也一樣,愈小的孩子,似 乎大家就愈喜歡。 所以,說起來有趣的是,失去純真的人,羡慕純真,好像純真 就是他的鄉愁一樣,擁有純真的人,也喜歡純真,因為純真就 是他天然的本性。 我曾經特別觀察過,當小孩子看到小狗小貓,或是同類的小孩 時,幾乎沒什麼例外的,連襁褓中的嬰兒也一樣,它們的目光 馬上就被吸引了過去,而那時,身旁的大人反而變成了襯托純 真的陪客。 尤其是剛出生不滿周歲的小嬰兒,那種專注觀看的眼神,排 除了完全是好奇的因素,因為素未謀面的大人,也激不起嬰兒 這種專注的眼神的,除了潛意識對純真的共鳴之外,似乎找不 到其它合理的解釋了。 或許,有時候,我們也該常常問問自己,還存在著愛看小貓小 狗、小花小草,或是小嬰兒的那種純真的喜悅嗎? 當我們走進一座花園裡,即使看不到精靈,但只要想像它們就 在這裡,我們就能夠接觸到它們,尤其當我們停下來,注視欣 賞著一朵花時,更能吸引它們的靠近,因為由衷的欣賞一朵花 或植物,對精靈來說,就是一種精神上極大的滿足了。 而如果它們看見人們真正的被一朵花或一棵植物所吸引,它們 就會對這個賞花者感到極大的興趣,就好像它們的某種虛榮心 也被滿足了一樣,這時,它們會立即的認為,這個人一定是個 好人,也就是經由這種方式,彼此間的接觸就建立了,因為對 彼此來說,讓花草好好生長,都是彼此有興趣的事物。 所以,對花兒的喜愛,或是誠摯的邀請精靈來幫忙,都是能接 觸它們的方式,有時,甚且因而能夠看到它們也說不定,所以 ,一份對生命力的喜愛,就是連接人類和精靈兩個國度最好的 橋樑。 像我個人就有這麼一次經驗,有一天晚上在澳洲,我們一些人 沿著雪黎港旁的某條路徑散步,在這裡我們初次遇上了一個被 我稱為小傢伙(Little Fellow)的小精靈。 那時當我們走到某一個地方時,儘管當時是一個冷冽的夜晚, 但我們卻感覺到一陣奇怪的燥熱,同時伴有一種令人起雞皮疙 瘩的厭惡感。 在那之前我還不認識「小傢伙」,但當我們走到那個令人厭惡 的地方時,突然看到它飛奔似的從那個地方逃開來,而在那時 ,它也同時看到了我們,於是就像看到救星似的,急忙的向我 們跑來。 它告訴我們,它快被嚇死了,因為它住的地方,被幾個外來的 兇惡怪物侵入了,而那些怪物讓它感到非常的害怕,我們察看 後發現,那裡確實盤據著四、五個,長得像妖怪似的怪物,渾 身是可怕的顏色和令人不安的氣息,它們有著如怪獸般的野牛 頭,遍身是可怕的腥紅色,而且奇形怪狀的。 顯然的,這些怪物和人們以前發生在此地的某些事件有關,也 就是它們是由某種令人非常不舒服的負面情緒所漸漸累積而成 的,而就在這個特殊的夜晚,當負面的能量累積到一個程度, 就以這些怪物的造形現身,所以可以這麼說,這些怪物就是這 些負面情緒的化身。 <評析>人常說,「國之將亡,必有妖孽」,這種「妖孽」不全 然是迷信,也不全然是真的「妖孽」,因為「人」的「負面情 緒」,可能就是一種「妖孽」,或是,就是「妖孽」的始作俑 者。 怎麼說呢?形成「人」這個個體的物質肉體,不過是一個外在 的工具或表現的形式而已,隱藏在人肉體後面的「精神作用」 ,其實才是人的主體,因為它會哭、會笑、會悲、會喜,偶而 會大慈大悲一番,但更多時候顯現的,卻是愛恨交加的小裡小 氣。 但就像肉體是實質存在一樣,這種「看不見」的精神作用也是 實質存在的,君不見,如果一個人常常憂愁煩惱,久了就有一 張愁臉,而愛心具足的人,就會有一張慈眉善目的善臉了,所 以,人的「精神作用」不就是人的主人嗎?它就像個躲藏在後 面的彫刻師,無時無刻,不在彫刻、塑造著人體這具外在的傀 儡。 而人的這種「精神作用」,雖是無形,但卻是某種的能量場, 當一個人有了某種的性格、情緒,塑造久了,這個能量場,不 只影響著這個人,也某種程度的影響著其周遭的人們,如果將 這個範圍擴大,一個社會的群體,所共同累積具有的「精神作 用」場,不就在形塑這個社會的集體命運嗎?所有人的集體意 識場,不就是這個社會,或是這個國家的靈魂嗎?反過來,一 個社會或是一個國家的「精神作用」,不就影響著其中的每一 個個體和其命運嗎? 當一個社會,或是一群人,其集體意識或集體情緒,處於一種 祥和融合的狀態,自然福祚具足,「妖孽」不興。 但當集體意識或情緒充滿不平、憤恨、怨恨時,累積久了,這 時,這種負面的集體情緒,就是一種「妖孽」了,而「妖孽」 的同義詞,就是墮落、邪惡、破壞、或殺戮,如果不予與化解 消弭,就會像夢魘般的啃噬這個社會國家的集體靈魂,而一個 有著殘缺靈魂的社會國家,能不墮落滅亡的,幾希? 當然,這裡所說的,也不過是一地的人民所產生的「妖孽」而 已,但事例雖有大小,道理,卻無大小之分啊! 還有一類常對人類有助益的,多屬於高級進化的空精靈所組成 ,甚至有些天使也參予幫助人類的工作,有些人有一般所謂的 守護天使(guardian angel),其實這類守護天使多是一般的空 精靈,當一個人剛出生時、受洗時、或參加某些儀式的場合時 ,和這個人有緣的空精靈就會在當時和這個人建立某種明確的 關係,它負有義務幫助這個人,尤其是在危難時。 空精靈特別喜歡守護孩童,但當他們長大時,空精靈和他們的 關係就會漸漸消退了,但如果一個人能覺察到他和守護精靈之 間的關係的話,他是可以採取一些行動來強化彼此間的關係的 。 所以,如果一個孩童對有意義的事,愈來愈有興趣,或是常做 對別人有益的事,或是有較廣闊的利他心,那麼 空精靈對這 個孩童的陪伴和助益就會延長很長的一段時間,而且彼此的關 係是非常美好的。 當守護天使覺察到它人類的小朋友身處危險中時,它就會傳達 出危急的信息給小孩的母親,並促使她及時的趕到,所以,在 我們小時候所發生的一些難以計數的大小危急事件中,都有守 護天使現身的蹤跡。 <評析>在這裡,做任何的說明,都比不上舉一兩個實例,能讓 人更加的了解守護天使和小孩子之間的密切關係了。 所以,我將引用本書作者的啟蒙老師,利得比特 (C.W.Leadbeater),在其一本書中的兩則故事來和大家共享, 故事的時空背景,都發生在1900年代左右的英國。 (故事一)迷路的救援 這個故事,發生在「巴金漢夏」(Buckinghamshire) 某地的農 村,當地有一個農夫,全家人都下田忙農事去了,而將兩個年 幼的孩童留在家裡附近玩耍。 這兩個孩子本來在家裡附近的樹林裡遊玩,後來就愈走愈遠,以 至於就迷失在樹林裡,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當疲憊的家人天黑 忙完農事回家後,驚慌的發現兩個小孩子失蹤了,經遍詢附近 的人家後,孩子的父親就派遣一些僕人和勞工,到樹林的各個 可能地點去尋找。 然而,尋找終究是白費了,因為儘管搜尋的人們到處的大聲呼 喊,也得不到一絲的回應,於是沮喪的人們重新回到農莊聚集 ,以商討對策,這時,所有的人突然看到遠處有盞奇怪的燈光 ,越過田地朝著道路的方向緩緩的移動著,據他們描述,這盞 燈光和一般的煤油燈很不一樣,因為它像個大圓光球,發出閃 亮的金黃色光芒。 當這個光球漸漸靠近時,人們才發現,兩個迷失的小孩子竟然 安穩的走在光芒當中,於是這個父親和一些人,就急忙的衝上 前去,直到他們伸手抓住小孩子時,那個光芒才突然的消失, 留下一群人驚愕的佇立在黑暗之中。 根據這兩個小孩子後來的描述,當入夜後,他們哭泣的在樹林 裡到處遊蕩,後來累了就躺在一棵樹下睡著了,但他們說,他 們突然被一個提著一盞燈的美麗女人給搖醒了,她牽著他們的 手,說要帶他們回家,當他們問她是誰時,她只對他們微笑著 ,沒有說一句話。 對於這個奇怪的遭遇,兩個人的說法完全相同,而且不管大人 們用盡何種方法,也絲毫無法改變他們對這件事情的意見,另 外值得注意的是,儘管所有的人都看到那盞照亮路途的光芒, 但除了兩個小孩子之外,卻沒有任何人看到那個提燈的女人。 (故事二)火中的救援 這個故事,發生在倫敦某地的深夜,當時該地的某個街巷突然 發生了大火,當大火被發現時,火勢已兇猛的無法控制了,然 而幸運的是,除了一個已被濃煙嗆息的老婦人,和一個五歲的 小孩子外,消防員及時的將屋內所有的人都搶救了出來,而那 個小孩子,卻是在大人倉促逃離時,被遺留在火場的。 這個小孩子的母親,好像是這幢房子女主人的親戚或朋友,因 為她必須出差到某地去,所以就把小孩子託給這個女主人暫時 看管,但一直到屋內的每一個人都被救出來後,整個房子都深 陷火海時,這個女主人才驚慌失措的發現,那個被託付給她看 管的小孩子,仍留在已被大火吞噬房子的閣樓裡。 看起來,要衝到閣樓裡救人已是不太可能的事了,但在這時, 卻有一個英勇的救火員,毅然的決定衝進火場試試,在得到小 孩藏身的大概位置後,他就一頭衝入了佈滿濃煙和熊熊大火的 房子裡,不可思議的是,不久後,他就抱著小孩子衝出來,而 小孩子卻毫髮無傷。 當他告訴他的伙伴,他所遭遇的事件時,每一個人無不驚愕不 已,因為他說,當他到達閣樓時,整個房間都已著火,而大部 份的天花板都已塌落了,但大火卻以一種極其奇怪和無法解釋 的方式,彎蜒的向窗外燒去,這種燃燒的方式,在他整個救火 生涯中,他從來就沒有看見過,所以位在角落的小孩床,一點 也沒有受到大火波及,儘管小孩床下的地板已大半被燒毀了。 而那個小孩子,自然受到很大的驚嚇,但這個救火員,明確的 和重覆的宣稱,當他冒著極大的危險衝向前去救人時,他看到 一個像天使般的形體,正確引用他的話應該是,他看到一個全 身發著銀白光的形體,正彎著腰在安慰小孩子,他說,他根本 不可能搞錯,因為在火光的照耀下,他看的清清楚楚,直到他 逼近到幾呎遠的地方時,那個形體才消失不見。 而這個故事另一個值得注意之處是,那個小孩子的母親,在發 生火災的那個晚上,一直輾轉反側,無法成眠,因為她一直被 一個強烈的念頭所環繞,就是她的小孩子可能出事了,所以她 被就被逼迫著,在半夜裡爬起來,很虔誠的跪著祈禱,祈禱她 的小孩能夠平安無事,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她的小孩才 能從險裡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