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典型的精靈類型
形成精靈本身的,就是一種活生生的情感(living emotion)質 素,而不是有著血管、肌肉和神經的複雜系統,所以當精靈感 覺某種情緒時,它的身體也會立即的跟著起變化…… 想要為精靈作一個精確的描述,例如,精靈的長相如何,它們 的身體究竟是由什麼物質所組成的等等,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因為第一個困難之處在於,精靈的種類非常之多,要處理這個 問題,最好是介紹精靈共同具有的一些特徵,第二個困難之處 在於,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很難去理解,一種不是由實體的物 質所構成的「身體」像什麼,但是,從科學上我們了解,一般 的物質實體,也只不過是能量和波動的一種形式而已,因此, 以此觀點,我們似乎也不難去理解,構成所謂精靈的身體的, 不過是一種比稀薄氣體更細微的物質而已。 為了描述的需要,我們隨手就可以舉一個精靈來加以分 析,這個精靈是在新英格蘭的一種綠色的精靈,現在就讓我們 來瞧瞧它。 它大概有兩呎六吋高,身體苗條,但如果以一般成人的身體比 例來看的話,它的頭就顯得異常的大,它的身體的組成物質, 如果要用我們世界的東西來說明的話,比較像是由蒸汽所組成 的,但其形狀卻是相當的清晰、明確,構成它身體的物質結構 相當的鬆散,有點像是由燒開的茶壺噴出來的蒸汽所組成的, 多少給人一種霧狀物的感覺,但實際上,它的身體是由一種比 我們所知最稀薄、最輕盈的氣體,都還要更細緻的氣狀物所構 成的,甚至比氫、氦都難以被偵測得到。 它的身體是由兩種明顯不同密度的物質所構成的,構成它身 體的主要部份,是一種密度較實,翡翠綠色的成份,然後,在 這層之上,環繞全身的,是另一層密度較鬆的淺綠色物質,但 上面這層,看起來就不像底下那層那麼的鮮活,和有生命力。 所有這些身體的構成物質,實際上就是一種和「感覺」 (feelings)的質素相同的物質,所以是一種有生命力的物質, 而精靈的行動方式,是由它想到那裡或想做什麼的欲望所推動 的,因為,形成精靈本身的,就是一種活生生的情感 (living emotion)質素,而不是有著血管、肌肉和神經的複雜 系統,所以當精靈感覺某種情緒時,它的身體也會立即的跟著 起變化。 <評析>不只是精靈,人的身體也會隨著情緒而起伏變化,只是 沒那麼敏感和快速而已。 因為人有一種精靈或那個世界所沒有的,就是物質的身體,這 種物質的身體,是一種能量極度密集的形式,所以它的改變, 相對的,也就需要較緩慢和冗長的轉化過程了。 然而從這個角度來看,人類獨特的物質結構,就有一種優勢了 ,就是人橫跨在兩個世界間,既有精神的作用,也有物質的身 體,既可做精神的修持,也可體驗物質面的多樣結構。 而其中所隱藏的可貴之處,就是人可藉著物質面較緩慢變化的 特質,來磨煉心性,就是因為物質面是緩慢的、不立竿見影的 ,所以人的精神、情緒,也就有可收縮的空間了,簡單的說, 就是因為如此,所以人的精神、情緒就千變萬化了,有時慈悲 具足,有時嫉妒憤恨,有時心懷善念,有時暗藏禍心,而有時 如在天堂,有時就如處地獄了! 但這些心念的「變化」,除非表現出來,不然都是潛藏的,也 就因為這種物質面的特質,所以人身也就特別適合磨煉修行了 。 但人類獨特的物質身體,也有其不利之處,那就是因為物質面 變化緩慢的特質,因此,人類的心性也就變得間接、彎曲、迂 迴、拐彎抹角了,也因此,在人類世界,勾心鬥角、心懷鬼胎 、奸詐狡猾、暗藏禍心,就成為人類社會獨特的一種文化了, 而在這種文化裡,墮落,陷害,欺詐、巧取豪奪的各種戲碼, 也就不時的在上演著! 而在精靈,或精靈的那個世界裡,所有的情感、情緒,都是立 即反應的,是無法隱藏的,因為,構成它身體的,就是一種「 情感身」,或是和情感、情緒相關的物質。 想想,如果一個人的情感、情緒,就是你的「身體」的話(事 實上,人也有這種『情感身』),那時人還能奸巧、虛偽的起 來,或是隱藏得了他的情緒嗎? 反過來說,當奸巧、虛偽或暗藏禍心等等這類的負面情緒,當 被「直接」的表現出來時,不就像是「陽謀」,或是像才只做 了一點小壞事,但一下就被全世界都看穿的小孩子了嗎? 而這時,這種「壞事」,說其可愛,可一點也不為過啊! 它主要的內在器官,有點像是我們所說的心臟,發出閃亮的金 黃光芒,且像人類的心臟那樣,呈有規律的振動著,只是做較 簡單的收縮而已,當它活動時,就振動快一點,當它休息時, 就緩慢的振動,這個類似「心臟」的組織,就是它生命力的中 心,當「心臟」振動時,似乎就將某種生命流循環到它的全身 ,所以對它來說,這就有點類似血液和神經等的循環系統了, 只不過原始一點而已。 它的頭,有一種特別的結構,但它並不常以頭為思緒的中心, 因為它主要的經驗,都是透過它整體的感覺和生命來展現的, 只有在很少的時候,當它感到好奇或試圖思考時,它的頭才會 放出金黃色的光芒,而變得亮一些,這種情形,就好像是在思 考時,頭裡原有的金黃色光芒,就往外輻射一般。 而因為它從來不需要吃東西,所以就沒有像消化系統之類的東 西,但它也具有嘴巴,和其它的面部器官。 而這裡我必須再提到的是,它的心臟功能有一點特別之處,就 是精靈能夠用心念控制它,而心臟也是精靈能夠跟它周遭事物 ,尤其是活的存在體(living beings)溝通接觸的所在,當它 想和一棵植物接觸時,它就會把心臟的振動頻率,調到和那棵 植物的脈動一樣的律動,經由這樣的同步律動,就讓精靈和那 棵植物和諧的成為一體。 所以,就像我在別的地方所說的,精靈生命的秘密就是「律動 」(rhythm),每一種精靈,不管是地、水、火、空精靈,它們 在這世界上存在,依據其品種和各自的特質,就會有各自範圍 內的律動力,而也在這個範圍內,它們各自依照自身的欲求和 感覺,來控制自身的生命律動。 而在它們的臉上,也大都有像鼻子一樣的突出物,也有類似耳 朵之類的東西,它們的嘴巴往往只是一條線狀,在其周圍也沒 有皺紋,而其兩邊的嘴角微微往上蹺,帶有一種愉快、趣味的 感覺,但它們很少張開嘴,也似乎沒有任何的牙齒,當它張開 嘴笑時,嘴巴就往後拉開,以至於就形成一種拉長的有趣模式 。它的整個臉,是一種淺棕褐色,似乎周圍還帶有一種綠色的 苔狀物。 特別的是,當從側面看它時,它的頭就像身體一樣的扁,也似 乎沒什麼脖子,像這些普通的森林精靈,一般不是長腿、短身 體,不然就是短腿、長身體了,它們很少具有類似我們的身體 比例。 <評析>看到這裡,我們不禁會為作者對精靈身體結構的精心研 究和細膩的描述,而大加讚賞。 事實上,作者使用了科學上的方法論(methodology)來處理這個 議題,尤其是在前幾節中,當她精確的描述精靈的身體解剖結 構,或其組成物質時,更是將這種研究精神發揮到了極致。 所以,在這裡我們所看到的,彷彿就不是一個玄學家,在稱玄 道奇的誇耀他的神通和所見所聞了,反而像是一個科學家,不 經意的逮到了一個難得的研究機會,於是傾其全力大加的研究 一番,然後迫不及待的,將他的研究成果和大家共享了! 所以,誰說玄學和科學一定衝突的?能具備深厚玄學涵養的, 也必然內含精確的科學素養。 因為一切的學養,其本質必然是相互融通的! 當我們這位綠色的朋友移動時,它並不是從一個地方走到一個 地方,而是用「飄」的,這種移動方式,是由它的思想,或由 它想到某個地方去的欲望所驅動的。 所有的精靈,即使是我剛剛描述的那個小精靈,都具有改變它 外形和大小的不凡能力。 同樣的,它也可以改變身上的顏色,但也無法維持很長的一段 時間,事實上,在精靈間有一種它們最喜歡玩的遊戲,這種遊 戲我稱之為「妝扮」或「粉墨登場」(dressing up),因為它 們光憑自己的奇綺幻想,就能隨意的改變自己的顏色、衣飾和 飾物,因而彼此高興的以此互娛。 首先,我必須指出,精靈「看」事物的方式,和我們的有很大 的不同,當我們看一株玫瑰花樹時,我們只看到葉、梗和花的 外觀,但對精靈來說,一個玫瑰花蕾就像一個發光的物體,而 且比我們肉眼所看到的玫瑰花要大很多,而它所看到的光體, 並不是類似反光的物體,而是玫瑰花自身發出像磷光的光芒, 如果精靈更靠近玫瑰花一些,它就會察覺到更多的細節,在我 們所稱的玫瑰花的中間,它會看到一個明確的光點,而從這個 光點散發出許多細緻優雅的彩色光線,顯然這彩色光線,就相 當於我們所看到的實體花瓣,而中間光點的光芒,會一直不間 斷的延著花瓣向外輻射著。 在能量交流中,精靈扮演一種明確的角色,因為它有 能力去控制能量,尤其是從太陽而來的這股能量,它可 以時而延緩,也可時而快速的促進這些能量流,而且如果它願 意,它也可以從它自身灌注一些額外的能量進去。 要如此做,首先,它就得先把自己的心臟律動,調得和植物的 律動一樣的和諧,然後退開一些,衡量該如何下手,然後它就 在整株植物跳上跳下的,不時的用它的手來碰觸植物,把自身 的能量注入植物裡。 就是用這個方式,它參予和改造了植物,所以當花朵盛開時, 它就非常樂於展示它們,好像在展示它的成果一樣,但它也不 過於干預植物的生長,因為它的主要工作,就是在現有的生存 環境下,儘可能的讓植物自己長好,像這樣的照顧,大概要花 它十到二十分鐘左右。 當它感覺工作累了,就會暫時離開植物,在空中翻一兩個筋斗 ,然後遊蕩一下,享受生命的美好時光,然後再回來繼續工作 。 <評析>樂在工作中,就會樂在生活裡! 因為所謂的「工作」,不就是「生活」的一部份?有什麼樣的 「工作」,可以脫離「生活」而獨立的? 「工作」之所以和「生活」被劃分界線,是因為我們將「工作 」賦予了太多被動和沈重的色彩,當作是一種沈重的責任,或 是一種不得不為,或不情不願的生活方式,因此在「工作」中 ,就失去了積極探索和分享成果的樂趣,也就因此失去了「生 活」該有的亮麗色彩了。 但或許我們應該要問,有什麼樣的「工作」,是不需負「責任 」的,或是,有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是不需我們來負「責 任」的?因為如果「工作」是必須的,「責任」是必須的,那 我們為何不用「生活」的態度來接受它呢? 所以,一個懂得如何「工作」的人,也一定懂得如何的「生活 」了,因為「工作」背後的精神,和「生活」背後的哲理,其 實是一致的啊! 懂得如何「生活」,就會懂得如何「工作」,懂得如何「工作 」,就會更懂得「生活」的樂趣。 雖然「工作」和「生活」一樣,也是會累的,只是這種的「累 」,就不是精神上的,而是身體上的累,所以,當精靈工作「 累」了,就會離開工作一下,快快活活的享受它「生命的美好 時光」去了,等玩夠了,就又快快樂樂的回來,繼續享受它擁 抱工作的樂趣。 這樣看來,精靈們,不就是懂得如何「生活」與「工作」的哲 學家嗎? 精靈們有時也會坐在一起,彼此向對方敘述它的所見所聞,而 這常常造成很有趣的畫面,因為精靈有很強的模仿能力,也具 有相當的戲劇感,是一個很有才華的表演家,所以當一群精靈 聚在一起時,就會做即興的表演,以此自娛娛人。 我必須再次強調,一個精靈不只具備改變它外形的能力,也具 有「妝扮」自己穿上各種衣飾的能力,它會藉著它的意志力或 欲求,將它周圍較粗密的物質轉變成各種思想的服裝(thought garment),而這就需要一些專注力和需要幾分鐘的時間來完 成,尤其是在它需要改變外形時。 有一次在澳洲,我就曾經看過這類的妝扮遊戲,在月光下,大 約有四、五個精靈聚在一起,它們一個個接著說故事,並且妝 扮成故事中的某類角色。 其中有一個精靈,妝扮成一個它想像中的國王,它是間接的從 一些孩童的腦海中,擷取這些童話故事的,它試著要讓它自己 看起來,就像是一個很重要、很有威嚴的人物,當它揮舞著手 臂,想讓自己增添一些王家威嚴的氣質時,突然的,它的王冠 和王袍都消失不見了。 這種情形,讓其它圍觀的精靈顯得樂不可支,有的就群起模仿 ,高視闊步的做一些它所能記得的,具有皇家意味的舉止,整 個表演就像是一齣極有趣味的啞劇一樣。 <評析>關於精靈的善於模仿,尤其是模仿人類的行為,哈德森 先生也有一段詳細生動的觀察: 「我看到一個精靈,在岩石底下消失了,它的顏色是灰黑色, 長的像人類,但古怪有趣,它戴著一頂帽子,高高尖起來,上 頭有個流蘇往下垂,它的面貌看起來像老人,有著長長的下巴 ,和灰長的鬚子,它穿著一件灰色的外衣,垂過腰際,它的右 手提著一盞小燈,閃著微弱的黃色光芒。 它下降到地表的岩石下兩到三呎,通行無礙,顯然的,它是從 人類的思想中,抓到類似屋子的概念,所以它就想像那個地方 就是它的『家』,因此它也就需要一盞燈了,而它顯然也看到 人們上床睡覺了,所以它也模仿著人們的行為,而可笑的是, 它似乎對於它的『假裝』,顯得一付嚴肅又正經的樣子。 現在,我正看著它,而它戴著不同的頭飾又出現了,這次,是 一種長形的高頂帽,因為它有著高度的好奇心,所以常常會從 窗子探頭探腦的,觀察人類的行為舉動,儘管它缺少心智判斷 的能力,但它卻能夠記住,並模仿它所觀察到的一些人類生活 上的小細節。 當我第一次看到它時,那時它正戴著夜帽準備上床,儘管它不 需休息,也沒有床好上,而它這樣做,只是將一種縈繞在它腦 海的記憶,化為模仿人類行為的娛樂而已罷了。 而因為它的心智集中力,實在不是怎麼好,所以常常一下子就 忘了它正在做什麼,而那時,它的臉上就會閃過一種茫然的感 覺,而它所正在妝扮的角色,也會一下就消失不見了。 幾分鐘後,我又看到它提著一個小水桶,快速的往湖邊移動, 在湖邊,它煞有其事的將桶子浸入水中汲水,然後很滿意的攜 回它岩石下的家,不久後,它又出來了,而這次,它並沒有帶 水桶,只是空手快速的向湖邊而去,然後以高於湖面兩到三呎 的距離,跨過湖面,這一次,我終於失去了它的蹤影。 不用說,那個它所提的桶子和裡面的水,只是它想像力的產物 ,因為桶中的『水』,看起來只不過是一縷灰色的煙或霧氣而 已。 這個小紳士的生活,顯然是由一連串的『遠足』所構成的,而 每一次都有特殊的目的,只是有的清晰,有的模糊而已,但無 論它在做什麼,全都只是在模仿人類的行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