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精靈的生命
精靈所看到的世界……是一個每一片草葉、每一片樹葉,都充 滿生命悸動感覺的世界,在它的世界裡,幾乎所有的一切都以 某種形式的「律動」來表現自身…… 人類和精靈對生命的觀點,主要的差異在於,我們是住在一個 「形體」(form)的世界裡,而精靈是住在一個「生命」(life) 的世界裡,我們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事物的形體上,很少能夠超 越這點,而精靈主要的關懷,在於形體所內含的能量和生命, 因為「生命」是無所不在的。 例如,當我們看一棵樹時,我們只看到它的大小、形狀、顏色 ,它的樹葉和果實,對我們來說,就是這些內容,創造出我們 所謂的美感經驗,當我們進一步思考時,會發現,對我們所居 住的世界來說,這種認知方式實在是極其有限的。 相反的,精靈首先看到的是一棵樹的「精魂」(spirit),同時 也對它的生命能量起反應,對精靈來說,一棵樹就是一個活生 生的、能呼吸的個體,只是用我們所看到的樹的「形體」來表 達它的存在,所以,在樹和精靈之間,就有著彼此的情感交流 ,以此來看,精靈的生活,實在比我們更不受限、更有趣多了 。 我們人類如此的被我們有限的感官知覺所束縛,然後在純然單 調的靜態世界中,不知不覺就老去了,我們只對我們喜愛的寵 物如貓狗有情感,只有極少數的人類,對樹木或花兒有著如遇 知音的喜悅感,但精靈和它周遭的花草樹木、動物間的關係, 是如此的不一樣,以至於對我們來說,幾乎就成為一種只能想 像的存在新境界了,因為這一點非常重要,所以我願意更進一 步的來作解釋。 我們大部份的世界,都是由一些無生氣的物體所組成的,不只 我們對動物、植物,甚至岩石的真實生命一無所知,我們的生 活只是充滿「物件」(things),是的,就是像椅子、桌子、食 物、打字機、車子、電視機之類的「物件」所圍繞而成的,我 們的世界,只是一個由「物體」(objects)所組成的世界。 <評析>這就是物質世界的特色,因為物質世界是由能量一層層 密集累積而成的,所以生活在物質世界的人們,就缺少了,能 體驗能量那種即時流動和變化感覺的機會了。 但這也不是生活在物質世界的人們的宿命,因為除了物質的世 界之外,我們還有豐富的精神世界,我們能憐愛,能同情,能 喜悅,能施捨,對蟲鳴鳥叫、花草樹木、山川大地等等這世界 的一切一切,也能共鳴神入,就是因為人的精神有感受、能感 受,所以我們也就不被物質世界的樊籬所束縛,而能超然於物 質之外了。 但如果一個人,少了人的可貴的「感受」,而只耽溺於物質和 物慾之中的話,這時,可就真的是麻木不仁了! 但精靈所看到的世界,並不是這樣,它所生活的世界,是一個 每一片草葉、每一片樹葉,都充滿生命悸動感覺的世界,在它 的世界裡,幾乎所有的一切都以某種形式的「律動」來表現自 身,所以,每一棵草,都有其顫動的生命,每一棵樹,都是一 個個別的朋友,而花、鳥、蟲、魚,對精靈來說,就像它的孩 子們。 更且,它住在一個充滿友善的世界裡,那裡有數以千計的生命 ,有些是沒有物質形體的,而所有的一切,不論是空中飛舞的 蝴蝶,或是在風中搖動的樹葉,也都充滿了一種奔放、雀躍的 生命,它感受到了這一切,並覺得自己和它們是同一類,在它 的世界裡,到處充滿著生命、悸動、和情感交流,因為這就是 它的本質。 如果一個人,能夠好好的看看精靈所存在的世界,他就能看出 其獨特的特質,他會發現,精靈的的世界,不是一個被表面的 東西,像皮膚、外殼、樹皮之類的東西,所截然劃分出來的, 而是一個所有的東西,以一種令人驚訝的方式,和其它東西融 合在一起的狀態:沒有什麼東西是靜態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動 態的。 因為精靈就住在這樣一種充滿生命悸動的世界裡,它就用這樣 的觀點來看世界,所以比起我們就直接了很多,因此,精靈比 起我們,更像是一個「現實主義者」(realist),它們不像我們 一樣,有如此錯綜複雜的情感與思想,而且幾乎沒有佔有慾、 恐懼或嫉妒,所以它們也就沒有了幻覺(illusions),因而具有 一種能明確看透事物的能力。 雖然它們喜歡玩妝扮的遊戲,但它們非常清楚它們在做什麼, 因為對它們來說,這只是一種玩樂的遊戲,並不是一種逃離現 實壓力的方法,而這種「現實主義」(realism)的人生觀,帶 給它們一種驚人的率真(astonishing directness),它們不隱 藏什麼東西,也不躲避什麼東西,它們接受很多歡樂的事物, 也接受一些不愉快的事物(當然,這種情形非常之少),如果它 們居住的森林被火給燒了,它們也不去欺騙自己,它們只是坦 然的接受這個事實而已。 <評析>看到這裡,相信大家也會欣然的同意和理解,作者所說 的「驚人的率真」是什麼意思了! 這種「率真」,不只是純真、坦率、不隱瞞、不遮掩而已,它 更顯示了一種「如實」的生活態度:生活的面貌是什麼,我就 「如實」的接受它,在這裡,既不怨天,也不尤人。 所以,「現實主義」在中文裡,意義多少已受了扭曲,不如「 如實主義」更能生動的闡釋精靈的人生觀了。 而這種精靈的生活哲學,其「率真」的程度,不只一般遮遮掩 掩、閃閃躲躲、彎彎曲曲的成年人,所遙遙不能及,就是未受 染污的孩童,也只得其純真的部份精髓而已,所以說起來,這 種既有著純真個性,又有著承受重擔打擊能力的如實性格,在 某種程度上,不就是一種生活哲學的理想境界嗎? 有一次,當我問及我一個精靈朋友,誰是掌管它那個區城的頂 頭上司時,看著它的反應,讓我感覺很有趣,因為當它想到高 高在它上頭,對它來說有著親和力的某人時,為了表達它的喜 悅和深深的尊敬,它上升至離地好幾呎的空中,然後彎腰用頭 觸及腳趾頭,重覆作了好幾次深深的鞠躬,試圖讓我了解,那 確實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物。 這個插曲顯示出,即時是面臨有關崇敬這類嚴肅的事情時,精 靈仍然顯露出那樣的輕鬆和快樂,而人類自有一套道德系統, 卻體現出一種對生命非常嚴肅的態度,那是一套基於規則律令 和隱含恐懼懲罰的道德符碼(moral code)。 <評析>真正的尊敬,是一種出自內心,不矯揉造作,不被強制 的,自然流露出的一種態度,那是一種對人格、德性的景仰和 嚮往。 所以,以力服力,永遠得不到真正的尊敬,只有以德服人,真 正的尊敬,才能自然的到來。 而弔詭的是,德性愈高的人,愈不需要別人的尊敬,來支撐自 己的存在,這樣反而愈能得到別人的尊敬,而那些愈需要別人 的尊敬,來妝扮自己門面的人,反而弄巧成拙的,愈受到人們 的鄙夷。 常看到一些宗教的流派,在大肆的教導門徒,要如何的「尊師 重道」,說不尊師重道,即會如何的云云,固然,不尊師重道 ,連人的基本禮儀都沒學會,更遑論所謂的「修心養性」了。 但「尊師重道」這種教條式的「規則律令」,與不「尊師重道 」即如何的「恐懼懲罰的道德符碼」,在制度性的機構(如軍 隊、學校等),尚有其存在的薄弱基礎,但在講究「修心」的 道場裡,打著尊師的招牌,愈突顯、愈張揚「尊師重道」的教 條的,只不過是徒滿足一己的虛榮與虛誇而已! 真正的尊敬,是無法來自規則律令,無法來自恐懼懲罰的,而 是出自真誠的自然流露,所以這種尊敬,常常就帶有一種微細 的喜悅感了,那是出自對所崇敬對象的人格、風骨的一種讚賞 與景仰,惟有如此,芬芳的喜悅,才能像花朵般的自然綻放! 所以,看看這個可愛的精靈,對它的上頭天使,所展現出的那 種深深的尊敬與喜悅,不也令人看了,也跟著隨喜一番嗎? 當然,精靈在觸及禮敬的議題時,並沒有牽涉太複雜的道德概 念,它們只是在展示它們單純率真的一面而已。我們人類世界 對於「對」或「錯」的道德標準,一點也不適用於這些小人兒 身上,在它們的世界裡,並沒有「善良」或」「邪惡」的概念 ,只有對「美」(beauty)和「完美」(perfection)的喜愛,而 這也是每一個精靈都試圖要達到的目標,那就是:具足所有榮 耀的理想美和完美(an ideal beauty in all its glory and perfection)。 <評析>想不到老子:「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 為善,斯不善矣。」的部份理想,不在人類,卻在精靈的世界 實現了大半! 因為絕大部份的精靈都是純真、善良的,所以在它們眼中,就 沒有了所謂「善良」的概念,因而也就產生不了「邪惡」的相 對概念,同樣的,它們也就自然沒有了「對」或「錯」的價值 判斷,而只有儘量將工作做好的「完美」理念。 當然,它們對所謂「美」和「完美」的追求,並不是肇因於厭 惡「醜」或「不完美」的相對概念而產生的,而是基於一種讓 萬物萬事更純然美好的動機所使然的,而這種不具相對概念的 美好動機,如果要強加以我們的名詞的話,那就是對所謂「美 」和「完美」的單純追求了! 而這個目標,也是它們在所有它們許諾承擔的事物裡,都努力 要達成的目標,但這種追求美的「努力」,對它們來說,並不 是一種非常費力辛苦的「努力」,而是一種不間斷的激勵,和 一種很大的歡樂,我想,造成這種現象的部份原因在於,那是 因為它們內在存有一種對「美」不間斷渴望的驅力,因而帶給 這些精靈們這樣的歡欣與雀躍。 但它們也不該就被認為是「完美」的,因為它們偶而還是有點 小脾氣,只是很快就煙消雲散了,但對我們來說,我們累積的 負面情緒,就像在體內積存毒素一樣,很容易就對我們自己造 成了傷害,但對精靈來說,它們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殘留,所以 也就不會有什情緒的殘渣,來擾亂它們的生活了。 <評析>能夠當笑就笑,笑過不留痕,能夠該哭就哭,哭過不留 跡,對人類來說,就是一個不是枯木死灰、不著頑空無情,內 心似活泉源水的自在之人了。 而顯然的,這些精靈的生活哲學家,雖未臻熟,但至少已顯露 了一些「自在」的端倪了! 對精靈來說,最接近「恐懼」之事,就是它們對人類的感覺了 ,在精靈的國度裡,確實存在著讓它們感覺討厭的事物,例如 ,水精靈就儘量避開住在深海裡,長得像大猩猩般的怪物,但 儘管它們或許不喜歡某種東西,它們並不感覺恐懼,因為它們 了解那是什麼,然而,有關人類的許多事物,卻超出它們的理 解能力。 尤其是我們的行為動機,對它們來說,更是非常的難以理解, 因為它們根本沒有辦法知道,我們將做出何種的反應,所以, 它們對我們感到恐懼,因為我們是如此無情殘酷的在對待它們 所深愛的自然界,例如,殺害美麗的鳥兒和野生動物,看著這 些動物在臨死之前所受的痛苦折磨,往往讓它們感到震驚。 在自然界,為了平衡,和為了生存而做的殺害,通常都是快速 完成的,所以在過程中並不會造成太多的痛苦,但如果像人類 這樣,只是為了玩樂而殺戮,而且在過程中極盡殘暴之能事, 在在都讓精靈們感到恐怖震驚,而像槍枝這類的武器,不只它 們無法了解,也常常驚嚇到它們。 <評析>在自然界,會為了玩樂或只貪口腹之慾,而殘害生命, 甚或將生命慢慢凌遲至死的,幾乎就只有人類了。 而在自然界,會為了理念或理想,而不顧自己生命,甚或犧牲 自己生命的,也幾乎只有人類了。 所以人類的這種「不確定性」,不只讓精靈難以捉摸,而感到 恐懼,身為人類的我們,難道不也為著同樣的理由,而深深的 感到恐懼和憂慮嗎? 有時候,精靈也會顯得鬱鬱寡歡,若有所思的樣子,例如,當 它們所照料的植物,不知那裡出了問題,這時往往讓它們感覺 困惑不已,常會呆立在一旁,百思不得其解。 曾經有一個很有趣的例子,那是有關一棵遠從哥斯大黎加,移 植到我一個在加州的朋友花園的咖啡樹。 很自然地,在哥斯大黎加照顧這棵咖啡樹的精靈,並沒有一起 跟著過來,所以,當咖啡樹出現在我朋友的花園時,那些在花 園裡的精靈都顯得非常的困惑,因為它們不知道該如何幫助這 棵咖啡樹,好讓它長得好。 它們甚至也舉行了類似「會診」的會議,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 ,似乎並無任何的進展,這可急壞了負責照顧它的精靈們,幸 好,後來它們總算獲得了一些相關的訊息,而那棵小咖啡樹也 就重新獲的它的新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