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地精靈
從真實的意義來講,岩石確是活生生的,儘管聽起來非常的怪異, 但岩石確實有著某種微弱的反應,尤其是那些非常古老的大岩石們 ,經過了無數的年代,根據它們不同的組成和經驗,就漸漸發展出 某種獨特的個性和特質了…… 地精靈,一般來說,是非常大和複雜的一個族群,所以我發現,單 單只以一個章節來處理這個主題,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所以,如 果我提及了各種主要的種類,但只對其中少數幾種予以詳論,我希 望讀者至少也能從其中獲得大致的一些印象。 首先,我必須說明,和土地有關聯的地精靈共有四種主要的種類, 可分成地上和地下兩大類,而每一類又各有兩種類的精靈。 在地面上,具有物質形體(physical bodies)的,樹的精魂或「樹 靈」(tree spirits)是最好的代表,而不具有物質形體的,一般的 花園或森林精靈是其中的典型,在地面下(當然也包括深到某種程度 的),具有物質形體的,是屬於巨大的獨立岩塊,這類相當於樹靈, 但在智力上低很多,而和岩石有關,但不具有物質形體的,一般被 稱為地精(gnomes),這四大類:樹靈,各種森林精靈,岩石精魂和 地精,都是相當明確易辨的。 近來,我曾經研究過,一小群住在一堆非常巨大岩石落附近的地精 ,我必須說,它們的外表看起來很兇猛,對人類也沒有特別的好感 ,它們常從岩石下出來,瞧瞧入侵者到底長個什麼樣子。像這一類 的,經常在有巨大岩堆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它們的蹤影,而它們對 於它們周遭的環境,也都有很強的認同感。 當人們為了挖掘岩石,採掘石材,或為了興建高速公路,而轟掉突 出擋路的大岩石時,你一定會感到好奇,想說,那這些岩石精靈或 地精們到底如何了? 它們消失了,就是這樣,難道它們不離開嗎?你想想,當重型起重 機,轟隆隆的駛過路面,將岩石鏟翻鏟平,然後無數的車子疾駛在 興建的道路上,它們能夠不離開嗎? 經常的,可以看到四、五個地精靈們聚在一起,因為它們不像花園 精靈那麼的個人主義,它們的智力不高,也有很明確的喜歡或厭惡 的情緒,但它們的情感仍屬於相當原始的形式。 而它們最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它們不只將岩石視為是活生生的, 也看作是它們的朋友,但奇特的是,地精靈的觀點似乎是正確的, 因為從真實的意義來講,岩石確實是活生生的。 儘管聽起來非常的怪異,但岩石確實有著某種微弱的反應,尤其是 那些非常古老的大岩石們,經過了無數的年代,根據它們不同的組 成和經驗,就漸漸發展出某種獨特的個性和特質了。 <評析>哈德森先生的觀察,也很類似,但更難得的是,他觀察到一 塊剛發展出朦朧意識的岩石: 「在我們身後的一塊岩石裡,有一個萌芽中的意識,可以說還處於 意識的胚胎狀態,它主要以斑駁的色彩來顯現自己。 它的頭、眼、嘴,只有模糊朦朧的外觀,而它身體的其它部位,就 更加的模糊難辨了,就像一個畫家,開始只作一些輪廓的草描,而 其它細節則留待後來的添加一樣,所以,這個岩石的精靈胚胎,看 起來就顯得有點簡單醜陋了。 而從第三眼來看,整個岩石是呈現透明狀的,所以這個胚胎精靈就 好像是待在一個巨大的玻璃容器裡一樣,透過岩石,這個胚胎精靈 ,對周遭的環境只有一些模糊的意識,也就是只能夠非常模糊緩慢 的改變它的焦點和注意力。 它的顏色,非常的稠密,主要是紅色、綠色和棕褐色的,由於意識 剛緩慢的覺醒,所以光暈的顏色也只些微的波動著。 由於這個岩石胚胎精靈的存在,所以就賦予了這塊岩石某種的獨特 性(individuality),這種獨特性主要顯現在磁性的振動上。 但很難去判斷這個胚胎精靈的大小,它可能有十到十五呎高,因為 它像腳的東西,和岩石一樣深埋在地底下,而它的頭,則伸出在岩 石上方,大約三呎高的地方。」 當我說岩石會「反應」,我是說這樣的岩石,可以很幽微的感覺到 它喜不喜歡一個人,如果那個人常到那裡去,而它也看過他許多次 的話,但說岩石可以「看見」,倒不如說岩石可以「感覺」來得精 確,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經常到那裡去,並常坐在岩石上,岩石 就可能感覺喜不喜歡這個人了,但這種情形並不是常發生在每個人 身上,只有那些內心裡喜歡岩石,或那些具備某種和自然界感通能 力的人,才有這種情形發生。 在澳洲,我也曾經有許多和岩石互動的經驗,那時我經常對岩石有 一種特殊的情感,那是一種類似我對貓狗常有的愛憐感。在雪黎, 我常常造訪一塊很特別的岩石,經常坐在那裡觀賞雪黎港的美景, 有時達一小時之久,當我在那裡時,這塊岩石常常散發出(如果可以 使用這個字眼的話)一種雖模糊但愉快,類似我家小狗一兩個星期沒 有看到我的那種感覺,感受到它的反應,是令人很愉悅的一件事, 尤其是當這種感覺融合著海洋和周遭的樹木給我的感覺時,更是如 此,因為這給我一種非常和諧的感受。 當我站起來要離去時,這塊岩石感到很悲傷,因為它不知道我為什 麼要離去,這種情形是相當令人感傷的,因為它已經很努力的想要 表達出它的依依不捨,但還是那麼的微弱和模糊,這種情形,就像 是一個又聾又啞的人,盡力試著要讓人了解他是一樣的。 <評析>所謂岩石會漸漸發展出獨特個性的概念,和中國自古的鄉野 傳奇,所謂的「吸收日月精華」而成精的故事,不是有幾分類似嗎 ! 而在禪宗的故事裡,不是也有所謂「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的傳說 嗎? 以能量的角度來看,所有的物質都是由原子、分子所組成的,再分 解下去,宇宙間所有的事物,不就都是一種活生生、動態的能量形 式嗎? 再從意識進化的角度來看,從最幽微基本的意識,到最高級的進化 狀態之間,就不該也不可能是二分法了,而是有無數多種的可能性 了,這樣,說岩石具有某些幽微的意識,也就不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了。 所以就如同本書作者所說的:「尤其是那些非常古老的大岩石們, 經過了無數的年代,根據它們的不同的組成和經驗,就漸漸發展出 某種獨特的個性、特質了。」這種說法,確實是非常合於事物進化 的經驗法則的。 而從前述的岩石,表達類似喜悅、悲傷的情感來看,這種「情感」 ,雖然模糊、微弱和難以表達,但以情感的構成元素來看,和人類 的情感表達,在本質上卻並無太大的不同,所以難怪本書作者,也 感應道交的感受到那種「令人感傷」的氣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