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花園精靈
它們喜歡樹葉上掛著晶瑩剔透的露珠的那種感覺,也喜歡花草 對黎明到來的那種喜悅的感受,每一個精靈都在它所負責的植 物那裡徘徊尋視,如果有那裡不對勁了,它也會試圖找出原因 ,給予最好的幫忙和照顧…… 花園精靈有許多種類,最小的一種,尺寸大約有蠟燭般大小, 外表看起來相當的女性化,它們大約有九英吋到一英呎高,頭 大約有幾英吋長,它們的身體是一種明亮的蘋果綠或黃色系, 臉是棕褐色,它們有一般比例的手和手臂,但腿則顯得短了些 。 這種特殊種類的小精靈,似乎和那些生長在邊界的小花小草有 關,而它們對發生在它們生活圈外的動靜,可說不大關心,它 們的反應雖是相當的原始,然而卻能夠對它們所照顧的植物表 達情感,彼此間也會互相的嫉妒,它們也非常喜歡新的感覺刺 激,因為那是它們學習的方式,在任何愉悅、有吸引力的花園 裡,都可看到它們三五成群的在一起遊蕩。 在我正在描述的花園裡,有一處三色紫羅蘭的花床,在其上有 許多可愛優雅的精靈正飛舞移動著。 (三色紫羅蘭) 它們看起來像是蝴蝶,只有幾吋高,但它們的臉非常類似紫羅 蘭本身,而身體是長橢圓形的,像是蝴蝶或蜻蜓的身體一樣, 而在其背部,延著脖子和整個身體,有兩片細細的像翅膀狀的 東西,然而這似乎並不是用來飛翔的,更像是用來妝飾用的, 它們的身體和臉部是肉色的,但暈染著紫色的色調,翅膀也是 類似的顏色,但更明亮和多樣性些。 當我正在描述時,在短短幾分鐘內,就看到四個這類的精靈, 在窗台的紫羅蘭花架上移動著,畢竟,在那個不可見的世界裡 ,精靈總是群集出現於有花朵的地方,這種情形,就像是在可 見的世界裡,蝴蝶總會群聚於有花床的地方是一樣的道理。 構成花園整體生命圈環節之一的,還有樹木,例如,在花園的 中央,有一棵高大、英挺、獨自高高聳立的胡桃樹,樹的所有 活細胞的生命力,集體構成了一個有生命的實體,也就是我們 所稱的「樹靈」(tree spirit),因此,就有一個存在體,在 那裡把樹當作它的身體,或與樹融合為一體,它是樹整體的一 部份,因此通常它不能像精靈般可移動,或離開樹。 可以這麼說,沒有任何樹是沒有樹靈的,但這個樹靈並不是經 常可見的,只有在它想要如此做時,才會顯現,而當樹的意識 向外投射並顯形時,這個投射而出的形體,經常有著人類的外 表,看起來非常像一個拉長的人類的影子,非常的高和瘦。 精靈和樹木有一種愉快的關係,因為它們將樹木視為是它們的 朋友,認為樹木和它們一樣,都不是高度進化的,但卻有著實 質、堅實的優點,因此它們喜歡樹,並認為樹木是值得尊敬的 、優雅的,但同時它們卻感覺自己比樹木優秀一些,因為樹木 不像它們可以自由的移動。 <評析>精靈不只和樹關係密切,有些精靈甚且是住在樹裡面的 ,在「看見真相的小男孩」一書裡,也提到了小男孩看到樹中 精靈一事: 「在約翰叔叔的花園裡,有一棵很漂亮的老樹,今天我花了很 多的時間,看著一個住在這棵樹裡的,一個很有趣的老精靈, 這個老精靈,就像我童話故事書中的精靈一樣,它有著細細長 長的腳,戴著一頂軟帽,而身上的顏色就像是這棵樹幹的顏色 ,有的時候,它會從樹裡跑出來,在草叢中跳躍,看起來很好 笑的樣子,讓我也很想笑,但我不敢笑,因為害怕它會被我惹 火了。」 但就像本書作者,在前一章所說的,地精靈種類實在太多了, 所以很難予以劃分區類,所以有些時候,像這類住在樹中的地 精,嚴格的來說,就並不是真正的地精了。 而哈德森先生,對上述小男孩所看到的精靈--「地精」 (gnome),也有很細膩的觀察,他描述說: 「這類型的『地精』,一般都是瘦長型的,形容枯槁,長下巴 ,大半都是獨來獨往的,它們給人一種年紀很老的感覺,整個 穿著,彷彿是很古老的樣式,它們的手臂,以我們的比例來看 ,似乎是太長了些,而它們的腳,在膝蓋處彎曲,好像是因為 年紀大而僵硬的緣故,它們的膚色看起來粗糙,眼睛小而黑, 斜斜的往上吊。 有人說,這類的地精,是傳說中古代『亞特蘭提斯』 (Atlantic)時代的遺物,如果這傳說屬實的話,就意味著,這 類型的外觀,是當時那個時代一般人的長相,雖然對我們來說 ,這長相顯得有些古怪,不過可是當時一般的審美標準呢!」 而對住在樹中的「地精」,哈德森先生的觀察更是活潑生動了 : 「一個地精住在一棵白蠟樹(ash tree)裡,它比我所看過的 地精都要來得大些,大概有兩呎六吋高,當要離開樹木,出去 遠足時,它就呈現地精的模樣。 它移動的非常快速,不低於每小時二十哩,而它顯然喜歡踏在 草上,邁開大步,將腿高高的舉在空中行走。 它看起來很快樂,想著它自己,想著它的樹,它的遠足,在它 的思想波裡,充滿著遊戲的回憶,而大部份都是獨自一個在樹 下玩耍著,這些回憶和遠足的期待,更增加它現在的快樂,除 了快樂,它的心靈裡好像容不下其它的東西了,它的喜悅是在 它自己身上,所以它不需要任何同類的玩伴,來讓它自己快樂 ,它的快樂似乎是永久而穩定的,好像只活在當下的時刻裡。 而顯然的,它已經活了很長久的一段時間了,但過去的經歷對 它來說,似乎並沒留下多少的回憶。 當它停留在樹中時,我試著要和它做些接觸,但卻在我的意識 裡造成一個奇怪的現象,也就是樹的樹幹變得透明了起來,這 個地精在樹裡,就好像在透明的玻璃盒裡一樣,當地精在樹裡 時,並不是它傳統的模樣,當它不在樹裡時,樹的樹幹看起來 就像個圓柱形,而且只有一種顏色,當地精進入到樹裡時,它 們的振動頻率,就給予這棵樹一種獨特的影響了。 當地精想要離開樹時,它就慢慢的汲取能量,讓自己的外觀稠 密些,看起來像地精的模樣,當打扮好了,它就走出樹外,也 只有在這時候,我才能像接觸一個個體般的接觸到它。 它的面容,尤其是它的下巴,長而尖,它的顴骨高而突出,它 的耳朵大而突出在帽外,它的臉色枯槁,眼珠子小,而眼睛斜 長,身體的顏色就像是樹幹的顏色。 當它離開樹時,它仍然和樹保持磁性上的連繫,所以我判斷, 它可以遠遊的距離是受限制的,似乎它是利用樹的靈氣來塑造 它的身體的,所以當它離開樹時,樹的靈氣也跟著延伸了,這 是目前我所看到的情況,或許在某些時候,它是完全自由的, 也說不定。 看它走出樹外,是相當有趣的一件事,因為它總似乎是從樹的 同一個位置、同一個方向走出來的,就好像人們總是從同一個 家門口出來一樣。」 在花園裡,它們總是躲在樹叢裡偷看我們,然後,回到它們的 工作上,像一般閒聊話題般的談論著我們,它們尤其喜歡在花 園玩耍的兒童們,因為兒童比起其它人類,更和它們接近、更 自然、更天真,精靈們喜歡這種特質,因此常以憐愛的情感看 待兒童們。 黎明,就像我說過的,是精靈們開始工作的時刻,它們會先友 善快樂的團聚在一起一會兒,就像只是要把歡樂帶給全世界一 樣的一會兒,然後就開始了它們的一天。 它們非常的快樂,所有的一切對它們來說,都是那樣的精緻美 麗,它們喜歡樹葉上掛著晶瑩剔透的露珠的那種感覺,也喜歡 花草對黎明到來的那種喜悅的感受,每一個精靈都在它所負責 的植物那裡徘徊尋視,如果有那裡不對勁了,它也會試圖找出 原因,給予最好的幫忙和照顧,這種情形,多少有點類似一個 醫生去尋視他的病人一樣。 然而,這並不是以一種非常嚴肅的態度去從事的,當一切似乎 都很順利,精靈就會在花叢間快活的跳躍著,如果它們發現, 花兒生長的情形比預期中還要來的好,它們就會表現出很滿意 的樣子。 它們用行動來表達它們的感受,它們經常陪伴在一朵花兒旁邊 很長一段時間,拍拍它、撫摸它,給予它很大的關愛,就好像 花兒是它自己的小嬰兒一般。 精靈們喜歡和人們並肩的工作,共同合作來創造一個可愛,並 讓彼此歡樂的地方,如果有更多的人們,能夠知道精靈們是如 何熱切的在幫忙著,那麼,花園將不在只是它目前所呈現的樣 貌而已,而是更像人間淨土的一個角落(fragments of heaven here on earth)。 <評析>在人世間,花園不只是美的典型之一,也是住在城市裡 的人們,期望不和大自然失聯的一種象徵。 很少人不喜歡花園的,因為人類本就根源於大自然,所以,在 花園裡,人們就像從大自然的臍帶又從新獲得養份一樣,不只 疲憊的精神得以舒解,久經壓抑的靈魂,也得以重新舒展。 但知道花園背後的機制,和不知道之間,兩者所帶給我們的意 義就有很大的不同了,就像我們去郊遊踏青時,如果我們能夠 多認識「草木蟲魚、鳥獸之名」,那我們就會有全新的觀感了 ,因為每一項事物,當你對它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你對它的 欣賞層次也會跟著加深,因為,當你知道的愈深,你不只更知 道事物背後的緣由機制,你也會更加的懂得如何真正去欣賞一 項事物了。 而對花園的欣賞,也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你能多認識一些花草 樹木的名字、性質和作用,從此當你再走進同一座花園,你的 欣賞,就不再只是浮光掠影的美感經驗了,而是多了一份知性 的參與,與探索的樂趣了。 同理,就像作者所說的,如果我們能夠知道,精靈是如何的為 了它們對「美」的理想的追求,而和人類一起在為花園的完美 而努力奉獻時,當下次我們再造訪同一座花園時,我們必然會 有著全然不同的感受了。 因為,那時我們已經輕輕開啟了那道鑰鎖,那道進入大自然神 秘的秘密花園的鑰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