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沙漠之鼠
如果你想要關於狗的真相, 就直接從狗那裡獲取, 如果你只想要獲得意見, 那麼就從人們那裡獲取吧… 他以「沙漠之鼠」(desert rat)而聞名,多年來,他唯一的名字就是「莫札夫 •鄧」(Mojave Dan),而他也只需要這樣的稱呼就夠了。 他愛沙漠,而沙漠也不間斷的向他展現它最深層的秘密,他的「家族」,包括有 各式各樣的狗和驢子,而經常的,野生動物也會來參一腳。 在實際生活上,鄧並沒有什麼社會或經濟上的地位,但在各方面,他卻是最富足 的,而不管何時,這些內在的富足,都是無法被奪取的。 他是我所知道的人當中,最自由的一個,他沒有什麼義務,也不需負什麼責任, 他沒有恐懼,也沒有憂慮,當他需要為他的「家族」和他自己補充生活所需時, 他總知道到何處去淘洗金子來變現,但他從來不從土地上,汲取超過他謙遜生活 所需的金子。 鄧從不閱讀書籍、雜誌或報紙,從不聽收音機或看電視,也很少向其他人探詢消 息,然而,神奇的是,他總是能夠透徹的知曉他感覺有興趣的事務,不管消息的 遠近。 而他的訊息來源,就是他的狗兒、驢子,或野生動物、蛇類、昆蟲、鳥兒,或是 任何在他的領域裡出現的生物,而真正的神秘之處在於,鄧不只能夠無聲的將他 的思想傳達給動物知道,也能夠了解動物所要告訴他的。 . . . 在晚餐時刻,或是先前準備晚餐的時候,鄧和我甚少交談,即使和他的朋友在一 起,鄧也是沈默寡言的,甚少發言,因為他相信,不需要的談話,不僅浪費能量 ,也污染了週遭的氛圍,他是古代沙漠戒律的嚴格遵守者: 如果你不能增進沙漠的靜謐的話,那麼你最好閉嘴。 「評析」: 的確,「靜謐」是一種能讓人心寧沈靜的聲音,或至少是一種,逼迫 你必須去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 老子說:「大音希聲」,誠然斯言,當一種聲音達到它的極致時,那時,自然無 聲勝有聲了,套用金剛經的句型,那就是:「聲音,即非聲音,是名聲音」,而 這「是名聲音」,不就是「靜謐」是什麼?這時,任何文字語言,都顯多餘,就 是心裡的聲音,在「靜謐」之前,也得臣服、讚嘆了! 我告訴他,我是如何和史強哈特碰巧住在一起,而我在了解這隻大狗上,碰 到了我所無法解決的困難,所以我問他,下一步我該如何做呢? 經過了很久很久之後,鄧終於打了一個哈欠,伸伸懶腰,然後注視著星空,開口 說道:「人們對於狗的觀念,有真相,也有意見。」他接著說:「而狗擁有真相 ,人們只擁有意見,所以,如果你想要關於狗的真相,就直接從狗那裡獲取,如 果你只想要獲得意見,那麼就從人們那裡獲取吧!」 「評析」: 這些話,並不是在賣弄口頭禪什麼的,如果我們把它改成這樣,就更 容易理解了: 「人們對於X的觀念,有真相,也有意見。而X擁有真相,人們只擁 有意見,所以,如果你想要關於X的真相,就直接從X那裡獲取,如果你只想要獲 得意見,那麼就從人們那裡獲取吧!」 所以,要得到X的真相,只能從X那裡獲取,自是理所當然之事了,而所有人們對於 X的見解,也只是人們的「指X之指」,再怎麼貼近,仍是「指X之指」,而不是X本 身! 所以要想獲得關於X的直接真相,只有從X那裡,不然,就是傾聽自己的內心,貼近 X的律動,傾聽X給你的回應,以獲得間接的共鳴一途吧 ? 一個真正懂得人與動物之間關係的專家,終於開口說話了,說完後,他轉個身子, 而這次,他真的睡著了。 在這些少數的話語裡,鄧給了我真正需要的幫助,他清楚的顯示出,在和史強哈特 的關係處境上,我所犯的基本錯誤之所在。 因為關於史強哈特,我幾乎諮詢了我所能找到的各式各樣的狗專家,就除了史強哈 特自身之外! 隔天清晨,當太陽從沙漠遠處的地平線升起時,我就迫不及待的啟程回返好萊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