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與大狗的會談
當我愈不將史強哈特視為一隻「狗」時, 我發現,牠就愈表現得不像一隻「狗」… 現在,我準備開始遵循莫札夫•鄧的忠告了。 我要從這隻大狗身上,直接得到有關牠的真相,而不是倚靠人類的意見,但我 知道,史強哈特要了解大部份我所說的,並沒多大的困難,但問題是,我要如 何才能了解牠呢? 我所做的第一個實驗是,我和史強哈特都坐在客廳的地板上,這樣,我們就可 以直接看進對方的眼睛裡,而我希望,這樣,我們也可以看進彼此的心靈裡。 然後,我開始告訴牠,就好像牠是一個非常有智慧的人類一樣,我告訴牠有關 沙漠之旅,我為什麼到那裡去,和有關鄧所說的,跳過人類的意見,直接從狗 兒那裡獲取真相的談話。 「而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現在會坐在這地板上的原因了!」我接著說道: 「我 想和你談談有關於你自己,和有關於我們之間的事,因為有關你的許多事情, 深深的困惑著我,而這困惑必須被解開,這樣我才能與你好好的相伴。」 . . . 史強哈特靜靜的坐在那裡,就好像是個彫像一般,牠極端警覺,頭稍微上揚, 兩個耳朵豎起,朝向我的方向,而牠的眼睛則跟隨著我嘴唇的每個動作。 我內心裡決定,如果得不到答案,我將會整夜就這樣坐著和看著,直到天明, 然而最後,史強哈特終於打了個哈欠,站了起來,抖了抖身體,然後轉身,以 極標準的軍事步伐走向客廳的另一端,打開門,然後消失在夜色中,我們的會 談就這樣結束了。 當我們坐在地板上時,史強哈特一直試圖要和我溝通,但我缺乏了解牠那無言 之語的能力,所以最後牠只好中止會談了,直到我再次做好準備之時。 試圖在這隻大狗和我之間,建立一個溝通的管道,就變成了我的主要訴求了, 我遵循每一個可能的線索,不管聽起來多麼的奇怪,就像要在濃厚的迷霧之中 ,找尋特定的目標一樣。 我無法了解,為什麼這隻大狗,能夠如此精確的觸及我的思考過程,而我卻一 點也無法觸及牠的,除了我以最粗糙和明顯的外在方式了解牠之外。 . . . 當這種充滿教育性和冒險性的日子,一天天往前挪移時,我又有了一個既有趣 而又富啟示性的新發現:那就是,當我愈不將史強哈特視為一隻「狗」時,我 發現,牠就愈表現得不像一隻「狗」,至少,就我所能觀察到的,情形確是如 此。 而當這種有趣的事情愈發生,我們就愈像一種理性上的朋友,而我們之間的同 類關係,也就愈來愈明顯而密切了。 「評析」: 這件事,至少有兩層意義: 一是,當一個人愈不將一隻狗視為一隻狗時,當實踐的愈徹底,在內心裡,他 就愈不將一隻狗,視為是一隻狗。 二是,當一個人愈不將一隻狗視為一隻狗時,而當狗也覺察到了,所以在狗的 內心裡,也就愈受激勵,而愈表現的不像一隻狗,以達成那個人的期望。 同樣的道理,也可適用在人,或所有活的、有反應的事物上。 至於在這裡,究竟是那一種情形呢? 或許是兩者的綜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