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他心通
我吃驚的看著牠,想說, 一隻狗兒如何能夠知道我改變了我的計劃, 而準備帶牠出去健行呢? 當時我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外在的接觸和溝通…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我和史強哈特隱匿在好萊塢的山莊裡,遠離擾人的遊行喧 囂,和無止盡的名人盯哨追逐,現在,那令人驚奇和深不可測的史強哈特,和 我住在一起。 對我來說,牠那和我住在一起、吃在一起、玩在一起的部份,是相當容易了解 的,但我所了解的,並不是牠心靈的深沈部份,不是那神秘、不可見的部份, 也不是支撐牠的外在做出如此不尋常舉動的部份。 然而,有一天發生了一件事,這件事賦予了我們之間,一種完全嶄新的意義和 方向。 在下過幾天雨後,那是一個美好的春天早晨,從太平洋吹來的季風,帶著令人 興奮的、含有鹽味的氣息,而鄰近地區也飄過來一絲鼠尾草的溫暖香味。 對任何人來說,這種日子,都不是一個枯坐在書桌前,對著打字機打字的日子 ,也不是那種光從窗外就可享受的日子。 「我應該一個人,整天坐在這裡,以完成今天的寫作進度呢?」我問我自己: 「還是,我應該像隻老鼠,不管這些事情,然後帶著史強哈特到山上去,去享 受這美好芬芳的一天呢?」 顯然的,這並沒有多少爭論的餘地了,所以我決定成為一隻老鼠。 在下決定不到幾秒後,我聽到後門猛烈被撞了開來的聲響,史強哈特異常興奮 的一路衝撞了過來,在我的座位前牠急速的剎住,用牠的舌頭輕觸我一隻手的 手背,然後快速的衝進臥室裡去,叨著一件我和牠出去郊遊時常穿的運動衣回 來,然後又再度衝回臥室叨出我的牛仔褲,然後是一隻我的短靴,然後是另外 一隻,最後,是我那根愛爾蘭的枴杖。 所有這些東西,牠都井然有序的擺在我的面前,在這五次快速的來回臥室間, 牠帶給我到鄉野健行所需的一切裝備,然後牠快樂的跳躍著、打轉著、吠叫著 ,牠透露的訊息已夠清楚了,我們應該立刻出發,愈快愈好。 我吃驚的看著牠,想說,一隻狗兒如何能夠知道我改變了我的計劃,而準備帶 牠出去健行呢?當時我們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外在的接觸和溝通,而事實上, 當時已有幾個小時了,我一點也不知道牠在那裡,或牠在做什麼,在當時的內 心裡,我是突然改變主意的,而牠就突然出現在我面前了,全然知悉我的意圖。 直到入夜時分,史強哈特和我仍然倘佯在山林鄉野間,當牠到處探險時,我跟 在牠的後面,感到一種智力上的茫然和困惑,就像我在生命中曾經經歷過的茫 然與困惑一樣。 當回程快到家時,我突然警覺到,從我第一次和牠見面起,牠就以這種方式在 閱讀我的心靈了,只是那時我還不夠警覺,或是還不夠聰明的足以察覺出來, 我開始回想起,有許多次了,在我還尚未以外在的行動和語言表現出來前,史 強哈特想必已經知道我要幹什麼了。 「牠是如何做到的呢?」當我跟在牠後面下山時,我一次又一次的問我自己。 「像這種讀心(mind-reading)的能力,在所有的狗類當中,或是所有的動物 當中,是一種本俱和自然的能力嗎?還是,那是一種只有像史強哈特這樣的狗 兒才具有的特殊才能,而藉著人們表現出來?」 我想了又想,就是找不到一個滿意的答案,除了一項呈現在眼前的事實,那就 是,只要牠想這麼做的話,這隻大狗就能輕易的進入我的心靈之中,正確的讀 出我最內在的思惟。 「評析」: 當我們想說出一句話之前,或我們想表達一個概念之前,在我們的 心中,一定會先有一個意念形成,然後藉由這個內在的清晰或模糊的意念,我 們才能將它外顯為一個別人可以懂的概念,也藉由這個已成形的意念,我們也 才可以藉由語言文字,將它表達出來。 所以,心中的意念,一定先於語言文字,而語言文字,只是藉以表達心中意念 的工具而已,並不就是意念本身。 而有時,語言文字也不是一種真正表達心中意念的工具,而只是一種言不由衷 的社交工具罷了,就像一些虛矯的言語,虛偽的、客套的言語,甚或是一些欺 騙、欺詐的言語等等,都不是心中意念的真正表達 。這時,為達某種目的而 說出來的話語,只是一種經過修飾偽裝的語言罷了,所以就和真正心中所思所 想的,彷彿南轅北轍、天地玄隔了。 既然意念先於語言文字而存在,所以,當一個人不將他心中的意念外顯出來時 ,並不代表他心中沒有意念,而是這個隱藏的意念,沒有被外顯,或是沒有被 正確解讀出來而已。 但每一個人應該都會同意,意念雖是無形的,但它確實是「存在」的,所以, 對於一個確實「存在」的東西,所該討論的,只是能不能解讀出來,或該如何 解讀出來的問題而已罷了! 所以,如果說存在著一種人,或是什麼存在體,能夠直接的解讀一個人心中的 真正意念,而不需藉由外在的話語,才來了解一個人的思想的話,那也不是什 麼太令人訝異的事了,因為對這種人或存在體來說,一個人的任何言語或行為 上的偽裝,都是無際於事的,因為對他們來說,每一個人,都是精神上的「裸 體」! 而這裡所說的「存在體」,當然也包括所謂的動物們。 因為所謂的動物和人類,在外在上雖有很大的差異,但如果以情感和理性的意 念表達來看,可說幾乎不存在什麼差異了,唯一有差異的是,就在意念的表達 本身,也就是所有的動物、生靈,其各自表達各自意念的豐富與多樣性了,有 的較簡單,有的較複雜,有的較迂迴,有的較直接,有的較豐富,有的較平淡 而已,就像人一樣,如果稟性不同,意念的內容就不同,但做為「意念先於語 言而存在」的本質,不管是人同人,或是人同動物,都是絲毫無異的! 所以,從意念的表達來看,所謂人或動物的差異,就非常稀微了,而如果說, 動物比人更能解讀出那被隱藏的意念的話,也不是什麼跨大、牽強的事,因為 比起人類那被重重偽裝、修飾、扭曲的意念,動物的,就顯得簡樸、直接多了 ,也就因此,生活在「當下」意念中的動物,也就總能輕易的就偵測出,那隱 藏在人類重重保護殼下的「意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