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偵探大師
史強哈特往前衝了過來, 而在我旁邊的這個人, 見狀趕快轉身,開始朝後門跑, 但他還是太遲了… 有天,一個儀態不凡,說話溫和的外國人,來拜訪史強哈特和我,他說他是一 個作家,為了在雜誌上寫作一系列有關史強哈特的文章,以作為將來出書之用 ,所以特地被一家歐洲著名的出版商派到加州來,來採訪史強哈特。 . . . 當我們走出去時,史強哈特正在後院悠閒的逛著,當牠看到我們時,牠突然的 停了下來,將牠的一隻前腳抬離地面,然後開始注視著我們的訪客,那種眼神 是我從未在牠身上看到過的。 牠頸子周圍的毛髮全豎立了起來,突然的,史強哈特往前衝了過來,而在我旁 邊的這個人,見狀趕快轉身,開始朝後門跑,但他還是太遲了,史強哈特抓到 他一隻後腳踝,將他整個人往後拉倒,然後咬住他一隻手臂,並將牠全身壓在 那個人身上。 牠的牙齒在那個人的下巴上來回的甩動著,就像要將他的喉嚨撕裂一般,這種 場景,差點嚇死我,也差點嚇死那個人了,還好,他一直趴著不敢動。 我趕緊將史強哈特拉開,並把那個人扶進屋裡,他滿臉驚慌,全身不住的戰抖 著,當他離開時,威脅著要採取各種的法律行動,並且公開宣傳此事。 對於史強哈特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我感到非常的懊惱,並煩惱著即將面臨的各 種麻煩,但牠看起來就像個無事狗般的冷靜,好像全然沒什麼麻煩事發生過一 樣,我納悶著,難道史強哈特已經偵察出那個人的什麼動機了,以致讓牠覺得 採取那樣的行動,是理所當然的? 在隔天的日落前,我終於發現那個訪客的底細了,原來,他並不是什麼作家的 來著,他不只和任何的出版商毫無關聯,也和他所宣稱的其他種種,都有出入 ,他是一個職業的訓狗人,而他帶了一隻德國牧羊犬來到好萊塢,也希望讓牠 拍電影,好趁機大撈一筆。 據我了解,那個人有一張相當含糊的暫時合約等著他,條件是,如果他能發現 ,為何史強哈特能在攝影機前做出那樣非凡舉動的秘密,而且,如果他也能訓 練他的狗贏過史強哈特的話。 而這個人,以他的外表和各種虛誇的藉口,完全的騙過了我,但他卻一點也無 法愚弄史強哈特。 . . . 史強哈特根本不需要看到我,就能輕易準確的閱讀我的心思和企圖了,就好像 牠是坐在我的身旁一樣。 舉個例子來說好了,一個星期總有一兩次,我會在洛城的一個俱樂部午餐,那 個地方離我和史強哈特住的地方有十幾哩遠,但不管何時,當我外出用餐時, 我總會安排一個朋友來家裡看顧史強哈特。 我用餐回來的時間從不定時,但不管何時,當我決定離開俱樂部回家時,不管 史強哈特當時正在做什麼,就在那個時刻,牠總會停下所做的一切,然後走到 牠最喜歡的觀察位置,有耐性的坐在那裡等我,直到看到我從路口的轉彎處出 現為止。 「評析」: 劍橋大學的教授,路伯特•薛傑克博士(Dr. Rupert Sheldrake), 1999年曾出版一本書:「狗兒總知道牠的主人何時回家」(Dogs that know when their owners are coming home)。 薛傑克博士,親自訪問過歐洲和北美地區的狗場主人、動物訓練者和寵物擁有 者,他總共收集了超過五百個以上的案例,証實了狗兒總是在他們的主人回家 前,就已知道主人的意圖了,典型的類型,就像以下的案例: 「當彼德回到他位於農場的家時,他的狗兒總是在農場的大門口迎接他,彼德 的太太薇蒂說,狗兒總是在彼德回到家前的十到二十分鐘,就到大門口等候了 ,而那時,正是彼德離開大馬路駛進回家的道路時。 薇蒂本來視為這是理所當然之事,心想,狗兒跑到大門口等候了,就該是彼德 回家的時候了,但當她讀過薛傑克博士的研究文章後,才恍然大悟到,她家的 狗兒,如何能知道彼德何時要回家呢?因為彼德在倫敦的工作時間不定,就連 她也不知道彼德回家的時間,但狗兒就是知道,而且,不管風吹那個方向,或 彼德開那輛車,牠就是知道彼德要回家了。」 經過廣汎的調查,薛傑克博士發現,大約有三分之一到三分之二的狗兒,都具 備這樣的能力。 但狗兒究竟是經由和主人的「心電感應」(telepathy)得知,還是已經「預見」 (precognition)到未來事件的發生呢? 薛傑克博士傾向於心電感應的觀點,他認為,分別「心電感應」或「預見」的 一個方法,就是去研究,當狗主人突然改變回家的心意時,看看狗兒當時的反 應,如果狗兒是藉由「預見」得知的,因為狗兒已經預見到主人回來了,就會 前去等候,而當主人在回家途中突然有事阻撓,或改變心意時,這隻狗兒應該 仍會繼續等下去才是。 但如果狗兒是藉由和主人的「心電感應」得知的,也就是藉由超距離解讀主人 的「意念」得知的,當狗主人臨時改變心意時,狗兒一定會有所反應才是。 經由許多的例證,薛傑克博士證實了他的推測,以下是他得到的一個例證之一: 荷蘭一所大學的某位教授,告訴薛傑克博士說,他父母離他所住的地方,大概 有六分鐘的車程,而他一個星期會去探望他父母幾次,但時間都不定,他的母 親告訴這位教授說,他們的狗兒,經常在他出發回家前的幾分鐘,就已在花園 的門口等候了。 有一天,他的母親打電話問他說,在前一天時,他是否有回家的打算,因為狗 兒曾經出去等他。 這位教授回想起,當天他原本打算回家探望父母的,但當回家的途中,他突然 改變了心意,而狗兒那時也正在等著他,但母親告訴他說,當他沒有如預期到 達時,那隻狗兒當時顯得有點困惑,牠跑進屋子裡,但沒幾分鐘後,又跑出去 等了,這樣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後,狗兒似乎才忘了這件事。 薛傑克博士的研究,確實印證了本書作者的觀察。 那就是大部份的狗兒,不只可閱讀人們心中隱藏的意念,而且這種能力似乎不 受空間距離的影響,就是狗兒和主人遠隔兩地,狗兒仍能正確的閱讀到主人心 中當時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