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捨的離別
自從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日,茱莉兒樹坐Luna那天開始,到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達成協議這天,茱莉兒共樹坐了
738天,在這738天之中,她信守了對Luna的承諾,在沒有獲得
具體保障它安全的協議前,她絕不離開它一步,而她做到了!

承諾愈難,信守愈難,而當艱難的承諾一旦被達成,卻也總是
該分別的時刻了。

在離開Luna的前一個夜晚,茱莉兒爬到她最喜歡的一個枝幹上
,倚靠在Luna的懷抱中,那時皎潔的月亮,高掛在空中,照著
林中的霧氣閃著微微的光芒,她知道,這是她最後一次在Luna
的懷抱中,看著這樣的美景了,她的眼淚不禁的流了下來。

那晚,她寫道:
「我感覺有一部份的我,正在被撕裂著,那個在這裡成長的女
人,現在正在被撕裂著,但我也感覺到一種新的了解,新的學
習在進行著,那就是「放下一切」這個永不停止的課程,當我
離開這棵樹,就像離開了一位所曾擁有過最好的朋友了,那是
一種我無法形容的痛.....我還會再回來,但我不可能再像現
在這樣,倚靠在它懷裡,欣賞這樣的美景了,但我將儘我所能
的,過好我的餘生,來向Luna致敬。」

十二月十八日那天,當茱莉兒準備從Luna下來的時候,她不禁
又感傷的流淚,她想著,在離開這裡後,她如何才能保持從這
裡所學到的一切,而不喪失呢?在離開這裡後,她如何在遭遇
險阻時,仍能保持向前的動力呢?

她祈禱著,最後一次在Luna的懷抱裡。

她聽到Luna溫柔的對她說:
「茱莉兒,當妳害怕、孤獨、沮喪或無法承受時,妳所需要做
的,就是輕觸妳的心扉因為就在那裡,才是真正的我,也就
在那裡,才是我永遠的居所。」


■我們做到了!
當「茱莉兒」從那棵她「樹坐」了兩年又八天的紅巨木下來的
時候,她隨及激動的跪下,親吻兩年來所不曾觸及的芬芳土地
,然後獨自跪坐縮成一團,哭泣不能自己,旁邊,她的朋友、
親人、支持者,莫不跟著感動落淚。

一會後,她站了起來,高舉著雙臂,大聲向著Luna喊道:
「我們做到了!」
(We did it !)

然後她哽咽的說道:
「我了解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我也了解,對有些人來
說,我只是一個骯髒、擁抱樹木的嬉皮,但我就是無法想像,
竟然有人能夠拿著電鋸,把這麼美麗壯觀的生命砍掉!」

然後她幽默的說道:
「我想,在任何人被允許砍倒這麼美麗的事物前,他應該先被
強制住在樹上兩年!」旁邊的人都爆出了笑聲。


(剛從樹上下來的茱莉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