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神
一九九七年十月,「地球第一!」的成員在史塔佛(Stafford)
地區上方的山脊某處,聽到有電鋸伐木的聲響,他們途步進入
探查,發現一個新的伐木區正在進行著,而在山頂上,他們發
現挺立著一株高約200呎(約六十公尺),直徑約15呎(約四點六
公尺)的巨大紅木,樹幹上被噴灑上藍色的油漆,顯示這株古
老的巨木,即將遭受被砍伐的命運。

為了拯救這棵巨木,一個「地球第一!」的成員,叫「丹尼爾
」(Daniel)的年輕人,徒手從這株巨木主幹旁長出的一株小樹
,攀爬上了巨木,當伐木工人發現了,他們立即將旁邊的小樹
砍掉,將他困在巨樹上,並威脅要將這株巨木也砍掉,五天後
,救援隊伍終於到達了,在一個月圓夜,他們利用攀爬繩索和
器具爬上了樹,並在離地一百八十呎高的樹上搭了一個平台,
為了紀念這次月圓夜的事件,他們將這棵巨紅木命名為
「Luna」,「Luna」是西班牙語,意思是「月亮」或
「月之神」。


(Luna的樹幹)

從此,他們就在這棵樹上,展開了有計劃、有組織性的「樹坐
」。

「樹坐」可說是環保人士最後的訴求了,當一個人爬上一棵大
樹試圖要保護這棵樹時,就知道整個社會都失敗了,所有的訴
求都失敗了,因為先前所有的努力和行動,不管是訴諸法律或
訴諸抗爭的各種行動,都宣告失敗了,「樹坐」是人樹合一的
活動,也是用人命保護樹命的最後手段。

事實上,在茱莉兒爬上這棵樹前,她根本不知道「地球第一!
」是個什麼樣的團體,她這麼做,只是想為她的生命尋找一個
目標、一個指引而已,因為幫助拯救古老的森林,就像是一個
回應她追尋生命意義的答案,儘管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所追
尋的是什麼,而從一「坐」上「月神」的那天開始,她就隱約
的感到一種充實的生命意義,因為她知道,這樣做,多少可以
為她也為這個森林做一點事。

■真正的愛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日,當茱莉兒和另一位「地球第一!」的
成員一同爬上Luna時,「太平洋木材公司」也展開連續十二
天的恫嚇行動,伐木工人不停止的砍伐在Luna四周的樹木,
並恫嚇要砍掉Luna,當茱莉兒看到電鋸刺穿那些巨木時,就
好像自己也被從胸膛般刺穿的痛苦,看到樹木一棵棵的倒下,
她不只傷心,同時也感到憤怒,就好像一隻被逼急了的野獸,
充滿憤怒的想展開反擊,她甚至也痛恨自己起來了,因為她竟
然和這些不尊敬大自然的人同為一種族,和這些人同處一社會
。

她的痛苦、憤怒是如此的強烈,如果她不處理她的痛苦和憤怒
,那麼她將被恐懼、悲傷和挫折所吞噬,就像其它環保人士一
樣,而變得空虛和萎縮,但她不想這樣,反而,她想將這種恨
意轉化為一種愛,一種沒有條件、開放性的愛。

而她也省思到,所謂的憤怒和想反擊的念頭,不也是一種她一
直想阻止的暴力形式嗎?
所以她開始祈禱:
「求求你,宇宙之靈,請你幫助我,幫助我找到可以消弭這種
負面情緒的方法,因為,我感到就快被消耗光了!」

一天,經由祈禱,她感受到一種豐沛瀰漫的愛,從內裡升起,
填補了那威脅要吞噬她的黑洞,她突然了解到,她所感受的是
地球的愛,是創造的愛,每天,作為人類的我們,都在破壞這
種創造性的愛,但創造的愛,仍源源不絕的供給我們生命力,
而這才是真正的愛。

但如果那創造的美好源頭,能夠為我們如此做,她不禁思惟著
,而我們都是其中的一部份,那麼她就必須在她的內裡,找到
那種無條件愛的感覺,不只對地球如此,對人類也要如此,甚
至對那些在她面前,正在破壞生命禮賜的人也是如此。

經由這種思惟過程,她學習著如何擴展她的體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