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代言人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關於森林保育的辯論,關於法律的問題,
台面上,各路政治勢力間的角力,台面下,環保人士努力的積
極抗爭,明的協調,暗的鬥爭,一刻也沒有停止過。

雖然保護Luna和其周遭森林的談判,似乎還沒什麼進展,但茱
莉兒的名聲卻愈來愈大,各個平面和廣電媒體的邀訪不斷,很
多知名人士也都為她的行為所感動,不遠千里迢迢的趕來看她
,甚至要求爬上樹和她一聚,全國,甚至是世界各地,被她所
感動的鼓勵信件和電話,如潮水般的湧了進來,知名的民謠女
歌手Joan Baez,甚至也前來看她,並在「漢伯特郡」舉行
了一場募款音樂會,八百張的門票,在短短的二十分鐘內就銷
售一空了。

但茱莉兒似乎並沒有被漸增的知名度沖昏頭,也沒有被愈來愈
多的掌聲所淹沒,對她來說,離群獨居,住在深山的一棵大樹
上,卻變成一個眾所皆知的公眾人物,毋寧是一件很反諷的事
,也是她始料所未及之事。但如果能不忘初衷,能堅持自己的
理念,能為這瀕臨危及的古老森林做個稱職的「代言人」,也
未嘗不可!

她對媒體說道:
「光拯救Luna,對我或對環保團體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Luna只是我們所要拯救的一個象徵,我們不可能拯救每一棵樹
,因為即使我們救了這棵樹,終究也會失去其它樹的,但如果
我們能夠不停止的努力,情況畢竟會漸漸改善的。」

當各媒體都聚焦在她身上時,她強調著各種生命的同等重要性
,愛的力量,和每一個人都應該盡點心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
美好。

「而我在這裡,代表著這棵樹說話,也代表著整個無法為它們
自己發言的森林說話!」她鏗鏘的說道。
顯然的,她確實是個非常稱職的「代言人」。


■下台階
隨著時間的推移,茱莉兒愈來愈習於樹上的生活了,而太平洋
木材公司的姿態雖然仍高,仍拒絕任何的協商,但顯然也心裡
有數,要想「等贏」這隻不輕易屈服的蝴蝶,恐怕也是遙遙無
期了,而他們也知道,這樣耗下去,不只輸了公司的形象,拖
得愈久,也愈塑造茱莉兒的高知名度,這樣反而愈得不到輿論
的支持。

當理解到這一點,就要在面子、堣l都兼顧的情況下找台階下
了,所以一向不屑與那些所謂「環保強盜」、「環保流氓」接
觸的坎培爾先生,不得已與茱莉兒就有了初步的接觸了,雖可
預料的,雙方一定是各言其是,沒有交集,但至少台階已為坎
培爾先生,也為太平洋木材公司舖上了。

時間就在雙方的攻防戰中,漸漸的往前推進了,一年過去了,
一年半過去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四日的歷史性日子裡,
木材公司和環保團體的代表,在律師、見証人、媒體的簇擁下
,終於有了首次正式的會面,雙方達成一份初步的草約,這份
草約是根據茱莉兒和坎培爾先生的口頭協定而擬就的。

■最後的磚塊
在樹坐了十九個月後,茱莉兒終於首次有機會重新踏上那厚實
的土地了,但在正式合約簽定的前幾天,太平洋木材公司卻猶
豫了,因為他們擔憂這隻不受拘束的蝴蝶下來後,一定會對媒
體說一些不利於他們公司的話,所以有人要求,必須在某種程
度上,限制茱莉兒的發言。

但他們顯然也知道,這隻蝴蝶雖然會自願長久住到一棵樹上,
但絕不可會同意,簽署這種箝制她言論自由的條約的,既然如
此,那麼這最後的磚塊,就得勞動他們自己動手舖了,也就是
太平洋木材公司,必須先擺平自己內部的紛爭。

而這塊下台階的最後磚塊,太平洋木材公司竟然花了將近半年
的時間才舖完。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八日,茱莉兒終於和太平洋木材公司,
簽署了一份正式的合約,合約內容規定,太平洋木材公司必須
永遠的保存Luna,和其周圍約二百呎的緩衝區,而茱莉兒則由
各方捐款,付給太平洋木材公司五萬美元,再由該公司將這筆
錢轉捐給「漢伯特大學」(Humboldt State University),供
作科學研究之用。

顯然,太平洋木材公司還是沒有忘記,在已惡名昭彰的面子上
,塗抹了最後一點公益的彩妝和粉飾。

而茱莉兒則保証,不得再踏入太平洋公司的土地,但她可以在
兩天前提出申請,探訪Luna,而該公司不得拒絕。